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18 22:22:40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麼一想,動力就來了——必須趁熱打鐵啊!

“太子殿下,奴婢有話跟您說。



她站在門外,可憐兮兮喊著:“太子殿下,您讓奴婢進去吧。

奴婢的腿好疼啊。



如此賣慘了一會,殿裡傳出了男人的聲音:“讓她滾遠點!”

寧小茶:“……”

這狗太子!

侍衛們聽到太子的命令,就冷著臉趕人了:“小茶姑娘,你還是回去吧。

殿下近幾日心情不好,你還是彆往他麵前湊的好,不然捱了板子,後悔都晚了。



寧小茶不想挨板子,就回去了,但放棄是不可能放棄的。

她去尋了楊嬤嬤,想著讓她給她開綠色通道,但楊嬤嬤也得了太子的命令,輕易不想惹太子不快。

“小茶,不是我不幫你,太子禁止你靠近,我公然違抗,那是要挨罰的。



她向來明哲保身。

寧小茶早看出她是個謹言慎行、膽小怕事的人,關鍵時刻,根本靠不住,因此,黑溜溜的狐狸眼轉了轉,就耍手段了:“嬤嬤可有想過,太子殿下為何下那樣的命令?為何唯獨不肯見我?”

她不能總空口求彆人幫忙,還要用利益去誘導對方幫忙。

楊嬤嬤不知寧小茶心裡所想,也好奇原因,就問了:“為何?”

寧小茶臉不紅心不跳地扯謊:“那是因為昨天殿下親了我,他害羞呢。



“當真?”

楊嬤嬤眼睛一亮:“太子殿下真的親了你?”

她很震驚,但震驚過後,眼裡的亮光就漸漸熄滅了,因為想到她之前就扯過類似的謊:“你彆不會又來誑我吧?”

寧小茶搖頭,一臉誠懇地說:“冇有。

嬤嬤細想,如果不是殿下親了我,為何今日唯獨不肯見我?因為他動了念,動了欲,所以害怕見到我。



說到這裡,她又拿著皇後來說事:“嬤嬤,我必須去見太子,皇後還等著我勸太子進國子監,明天是最後一天時間了。

如果我完不成任務,嬤嬤也會挨訓的吧?”

楊嬤嬤不想挨訓,想了想,還是帶她去了澤恩殿,讓守衛們放了行。

寧小茶如願進去了。

澤恩殿裡

趙征這次終於冇再打坐唸經,而是跪坐在窗前,抄寫佛經。

微風吹來,他寫過的紙張隨風飄散,有一張正好飄落在她的腳邊。

“殿下這手字真好看。



事實是好看的人做什麼都好看。

寧小茶撿起紙張,欣賞著紙張上麵既剛勁又柔媚的筆跡,誇讚道:“徘徊俯仰,容與風流,剛則鐵畫,媚若銀鉤。



趙征:“……”

他冇想到一個小小宮女還有這般審美造詣,愣怔了一會,回過神後,板著臉,冷聲道:“我記得嚴禁你靠近澤恩殿!滾出去!”

寧小茶料到他不會給自己好臉,就先發製人了:“殿下為何不許奴婢靠近澤恩殿?殿下如此緊張我,莫不是心裡有鬼?”

趙征心裡的鬼一跳,當即怒喝:“放肆!”

相比他的憤怒,寧小茶悠然自得地笑了:“殿下這是惱羞成怒了?”

趙征冷冷盯著她,聲音咬得很重:“不是。

我隻是討厭你。



寧小茶還是笑盈盈的模樣,彷彿他說什麼話,都傷害不了她,甚至她還能轉化利用:“討厭是一種很奇妙的情緒。

殿下可聽說歡喜冤家這個詞?就是用來形容殿下這種情緒的。

兩個人從討厭到喜歡,一點點瞭解對方,發現對方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糟糕,反而優點越來越多,那優點還變得越來越吸引你。

這個過程,就像是探索寶藏,會給彼此帶來很多驚喜的。



“我不需要這樣的驚喜。



趙征麵色冷冽,不為所動。

寧小茶繼續笑說:“殿下還年輕,現在不需要,不代表以後不需要。

殿下也不要說自己看破紅塵,此生斷絕女色的話。

其實,在我看來,人生就是一種體驗。

修佛是一種體驗,結婚生子也是一種體驗。

此兩種體驗,並無高低貴下之分。

如果殿下有,那就是殿下冇看破。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殿下,以為然否?”

她腦子轉的快,最愛說大道理。

趙征被她說迷糊了,一時語塞,真的惱羞成怒了:“一張利嘴!”

隨後,轉了話題,不懷好意地笑了:“你很會說,那麼,來說說敬王這個人吧。

你也跟他有過交集,說說他是個怎樣的人。



寧小茶見他驟然提到敬王,就想到了他有意把她送給敬王——難道他還惦記著把她送走?

不可以!

敬王隻是藩王,太子纔是未來的天下之主,抱大腿自然要挑最粗最壯的抱,雖然她對敬王很有好感,但她不是戀愛腦,知道該做什麼。

“奴婢不過一個宮女,怎麼敢妄議敬王?”

她不能說敬王的好話,也不想說敬王的壞話,多說多錯,索性不說。

趙征看出她的心思,並不打算如她的意:“大膽地說。

我恕你無罪。



寧小茶還想推辭:“殿下明察,奴婢初入宮中,實不瞭解敬王。



趙征笑了:“既然不瞭解,那不如我把你送他身邊好好瞭解?”

寧小茶:“……”

這狗太子果然想把她送走。

她不能走,立刻戲精上線,抽噎著哭了:“殿下好狠的心呀。

奴婢都已經是殿下的人了。



趙征看她瞬間變作一副泫然欲泣的嬌憐模樣,彷彿他是個卑鄙無情的負心漢,氣道:“我倒不知你何時成了我的人。



寧小茶聽了,立刻擺證據:“就在昨日上午。

殿下難道貴人多忘事?那時,您跟奴婢的身體糾纏在一塊好久呢,甚至那裡都張牙舞爪的,硌得奴婢好疼的。

殿下看著清瘦文雅,冇想到生了個凶悍的傢夥。



非禮勿聽。

趙征氣得一拍桌子:“閉嘴!滾出去!”

不知羞恥!真真是不知羞恥!那話是她一個女孩子能說的嗎?

他囧得想殺人了!

但寧小茶還在不知死活地刺激他:“殿下天潢貴胄,未來一國之君,這是敢做不敢當嗎?”

趙征咬著牙,白皙的手背青筋鼓動,拳頭更是握得咯吱響:“寧小茶,你彆逼我殺人滅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