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漢魂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明末漢魂

明末漢魂
明末漢魂

明末漢魂

蒂梵兒
2024-06-13 22:17:05

明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舊日江山成血海滔滔 多爾袞、林丹汗、鼇拜、朱由檢、魏忠賢、吳三桂、李自成,忠臣與奸臣的博弈,英雄與梟雄的對決,國家、民族屈辱與抗爭 文無忌穿越而來,振眉天下,我們的民族強勢生存精神宛如大河之源,滔滔千年而不廢,我們的民族冇有悲哀,隻有金戈鐵馬百戰浴血的將士 國難當頭,漢魂不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身影混亂的衝撞。

火光呼嘯,叫嚷聲交疊,灼人熱浪壓了下來,文無忌隨之衝入眼前一片亂影。

沉悶的肘擊中麵部肌肉扭曲起來,鮮血、牙齒噴濺入空中。

竭斯底裡的慘嚎聲響起,黑色麵孔人影倒飛而出摔落在地麵。

刺眼的日光落下,空氣中刀鋒寒芒幻映出一抹流彩,文無忌衝入對方懷中,雙拳砸中牛皮大鼓般的聲音密集響起,下一刻體格健碩的白人男子就像懸浮在空中,整個身體膨脹了下,人便摔出數米遠。

血漿從口中、衣服浸了出來,整個胸腔被擊打的癟軟下去。

“三點鐘”亂影中一個窈窕卻出手剽悍的女子開口。

女子匕首揮下硬生生砍掉對手手腕,拉起的時候順勢刺入喉嚨,一攪一扭,以霸道蠻橫的方式將其攪碎。

“火箭彈”耳際中落入女子急促示警聲,文無忌視線餘光內一道白色煙線快速放大。

“特麽的”人躍起滾落向路側河灘,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也隨之響起,氣浪、煙塵狂暴升騰擴散,瞬間就將文無忌拍打了進去。

氣浪壓下,終歸失去了所有意識。

南非;一份電文被機要人員呈送到黑水集團文建陽手中;文無忌,男,22歲,漢武軍事大學、輕騎兵特種院校畢業,現黑水集團安全防務公司近距離作戰教官;宋秦歌,女,19歲,北美秦皇集團實習財務官,伯利克大學金融工程專業碩士,跆拳道聯盟黑帶一段,有北美黑水防務公司階段性學習、訓練四年經曆,實戰能力一級。

九月十四日自營地常規出行,途中遭遇**襲擊失蹤;明媚光線自窗戶落入方方正正的房間,視線遠端鬱鬱蔥蔥林木錯落在高低起伏的山嶺間,更遠一點距離是黑水集團控製的金伯利鑽礦。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失蹤了?文建陽神情飄忽。

一種輕盈感充斥著文無忌,使其覺得身體都宛若是有形無質。

意識中還是未曾退卻的一幕。

刺耳的刹車聲、槍擊聲,混戰,火箭彈猛烈轟爆。

各種聲音雜亂充斥著。

“秦歌”文無忌意識嘶喊掙紮,耳邊似乎有幻覺般的音響,深邃而無儘的黑暗令人恐懼,身體坐起來的瞬間各種先前作響噪音朝周邊黑暗退去,鼻端亦有濃烈血腥味強烈的開始衝撞著嗅覺。

“殺”馬蹄聲如雷,熟悉,不熟悉的各種聲音冇有任何過渡湧入文無忌感官。

不熟悉的聲音快速靠近,熟悉的血腥氣撲麵而來。

意識中還殘留著前一刻影像,睜眼,大駭!兩扇盾牌朝著文無忌推砸了過來,猙獰的麵目也同時在視線內放大。

餘光下身側有人搖搖欲墜,胸口紮了一把長刀。

完全是千鈞一髮下本能反應,文無忌起腳踹出,一名持盾人員踢飛,反手自身側身體拔刀劈砍而下。

似乎還看到了對方視線中的錯愕不解,長刀劃過,順著刀勢去向頭顱飛出落在地麵。

血水與皮肉迸濺入空中。

後退數米,完全震驚文無忌的畫麵也隨之強烈撲麵而來,就像前一刻還停留在意識中的那枚火箭彈。

原野上戰旗延綿,盾牌、長槍、刀光將一列列士兵轉化為推進的巨牆將另一方的軍士拍打進去。

林地之間,戰馬噴著白氣,奔馳間呼嘯的交錯,兵器響聲伴隨著人體落地的轟鳴剷起高高泥土,沙塵飛揚。

紅與白交彙在一起,一匹軍馬疾馳,馬上服飾詭異的騎士一杆大槍刺出,下一刻,槍鋒從被刺中的軍士身體另一側捅出。

人也被槍勢,馬勢帶起高高的挑入空中。

箭矢越過天空,坡地上方一麵殘破軍旗迎風招展,幾成碎絮的旗麵上一個讓文無忌心驚肉跳的大字依稀可見。

“明”“明,大明?”文無忌腦袋轟然炸裂般作響。

戰馬慘叫嘶鳴,冇有任何的緩衝,小規模馬隊衝擊向文無忌方向。

作為黑水集團安全防務公司近距離作戰教官的文無忌冇有矯情到這種狀況還要去分析求證意識中前後畫麵的衝突以及眼前“明”字大旗所代表真正含義,更或者猜測衝擊而來的人員善惡。

活著纔有資格去瞭解真相;左手抓起地麵盾牌,右手持刀,文無忌側向奔跑向百米外的樹林。

開闊區域,單人單刀隻有被騎兵碾輪一樣擠壓成粉碎。

弓著腰,身體前傾,姿勢還是安全防務公司近距離作戰時的戰術躍進動作,人像豹子一樣彈掠了出去。

“樹林,樹林”身後方向有軍官同時在嗬斥指揮,十多名軍士奔跑向坡地區域。

絕對是文無忌有史以來最為緊張、生死攸關的一次衝刺,腎上腺分泌到峰值,耳際落入的儘是呼嘯風聲,踏入樹林的同時視線餘光也掃視到側翼出現的馬影。

對方長槍刺出的時候文無忌也躍了起來。

身體毫厘之間從長槍起勢中穿插了進去,瞬間破了對手攻勢,盾牌狠狠砸在騎士頭部。

“噗”沉悶的骨骼碎裂聲響起,大蓬的鮮血帶著碎肉飛濺而出,戰馬嘶鳴,帶著頭骨已經被砸入胸腔的騎士屍體如山倒下。

順著慣性身體自前方數米外一株樹木之間掠過,鋒刃捲曲的軍刀已經換成了對手長槍,扭正方向,文無忌助跑。

稍遠的距離,一匹奔馳中的軍馬嘶鳴一聲四蹄釘子一樣紮在原地,瓜爾佳.鼇拜眼睛眯了起來,殺氣也隨之在陰沉的天氣下散射而出。

文無忌不知道數百米外距離有一名後金都統在注視著自己;當然更不知道按照後金編製,屬八旗固山額真的將領全名叫瓜爾佳.鼇拜。

文無忌心無旁騖,精氣神都在手中長槍及其快速逼近的對方騎兵當中。

小段距離的助跑,其實隻有三步,第一步大,第二步小,最後一步在肩軸向騎兵方向轉動的同時持槍右手也運動起來,向上的轉動帶動前臂和手腕,形成一種動魄姿勢,左腿彎曲,胸部前送,小臂向前做出爆炸性動作,手中長槍風馳電掣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破空而出。

“嗤”尖銳的破空聲隨著長槍的投擲在空中犀利響起,順著去勢,長槍從一名後金騎兵身體穿透進去,健壯的身體被長槍石破天驚力量帶起臨空飛出砸在後方一名騎兵身上。

筆直的一道鮮血從空中飆射而出,死了的和活著的兩具身體滾落在地麵。

“好”遠處軍馬上瓜爾佳.鼇拜喝彩一聲,如同被刺中的是大明士兵而非自己屬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