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途餘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命途餘燼

命途餘燼
命途餘燼

命途餘燼

金楷
2024-05-13 22:21:56

命運與世界交織,構成人類最初的慾望。在慾望與命途的彼岸,毀滅的火種第一次落下了它的餘燼。那一年,蕭琅第一次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屬於命運之外的另外一個世界:鬼怪、慾望、惡魔、死亡和毀滅,破敗枯寂的命途隻餘下那唯一的秩序,於是人們學會瞭如何去擁抱那世界的不朽。噓……那你,做好選擇了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命運本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途。

關鍵不在於最後的結局,而在於這一路上所看到的風景。

**與酸甜苦辣摻雜在一起,毫不畏懼般扼住了你我的咽喉,然後為你我每個人綁上一根根無形的絲線,共同編織成一張無形的巨網,看到那些深陷其中的人了嗎,它們在哀嚎、在求助,他們伸出了手拚命地想要握住些什麼,隨後卻又被看不到光的黑暗所吞噬。

如同一輛被載滿了乘客的列車,隻能行駛在既定的軌道上,無論前方是否黑暗,但實際上,每一條鐵軌卻又給予了它不同的路線。

——但最後,所通往的目的地永遠都隻有一個。

……

“歡迎各位乘客乘坐本次K423號列車,本次列車已經到達目的地——泉空港,祝你我都能有美好的一天,下車請注意收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期待我們能夠再次相遇,謝謝!”

略帶些寂寥的地鐵站內散發出一道模糊的光亮,忽地吹起一陣微風載滿不知幾人的思念和情感停在了那最終的目的地。

幾乎是每天人們所必須要經曆的事情一般,大家都隻希望他們自己能夠平安到家,無人在意窗外本就黑暗一片的隧道。

雙目微閉著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的蕭琅從沉吟中甦醒了過來,他伸出手調整了一下自己那雙已經戴了一路的白色耳機,從懷中掏出手機隨意的點了幾下,確保現在耳機裡播放的是他喜歡的音樂,然後將聲音調到一個相對的大小,確定他不再能聽到四周下車人群的說話聲,抬起頭看了一眼列車螢幕上所顯示出的站點資訊。

仿若空氣人一般冇有人注意到他,當然他也不會去刻意注意他人,一米八的身高站了起來,隨即雙手插兜一臉平靜地走下了車,他似乎是這趟列車最後一個下車的乘客,而在他之前下車的人似乎很久都冇有回過家十分興奮地跑出了站。

蕭琅這一路上都冇有開口說話,也冇有去環顧他人。

他似乎很享受自己的那一方小世界,已經將自己完全地放了進去,憑著記憶離開了地鐵站,深夜的餘暉摻雜著今夜稍顯明亮的月光對映了下來,恰好灑在了地鐵站的附近。

泉空港雖然叫這個名字,但是作為一個港口而言的確有些不太合格,因為這裡甚至冇有一處真正的港口,自然也就不會有真正的船隻,此地充其量也就算是遠離城市喧囂的小鄉村罷了,不過即便到了夜晚,泉空港內還是能夠依稀的看見幾處還亮著的燈光。

安靜的環境下似乎可以聽見十分細微的聲音,或許是因為蕭琅太過於專注於自己的世界中,音樂的旋律將他的靈魂帶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中,高大的身體此時正弓著背,低著頭雙手插兜地走出了地鐵口。

隨後他便打開了手機,在手機上看著在來這裡之前父母給他發送的訊息,自從上了學之後,他幾乎很少與父母之間聯絡,而且自從上了大學之後,父母除了每個月定時會給自己打生活費之外,幾乎很神秘的從人間蒸發了,與自己根本就冇有再多的聯絡。

在他收到父母久違的訊息的同時,他也被校長告知:自己已經提前從學校畢業,而且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什麼的基本上早已經幫他準備完善。

“歡迎加入特殊異聞搜查部的大家庭,請蕭琅同學在5月11日來泉空港報到——實在是不想調休啊!!!”

蕭琅簡單地從手機上掃了一眼,他的父母僅僅隻是給他發送了這麼一張圖片,說他被一個從來冇有聽說過的組織給錄取了,然後……他便提前結束了大學的生涯,畢竟他也知道回家之後也冇有人在,所幸在學校待了幾天之後便來到了這處看上去破敗不堪的鄉下。

隻是,唯一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冇有人告訴他之後的路該怎麼走呢?

剛收起了手機的蕭琅突然感覺旁邊有人在用手輕輕地戳他,於是他在耳機上輕輕地點了兩下暫時關掉了音樂,轉過頭麵無表情地看向了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邊的一個年輕人,他應該也是剛纔從列車上下來的乘客之一,臉上帶著笑容,看上去有些和善,也是第一個跟蕭琅主動說法的人。

“你好,你應該是第一次來泉空港吧?”

蕭琅冇有說話,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而麵對自己的冷漠,麵前的男子的臉上卻依舊掛著笑容,緊接著他便向蕭琅遞過去一張看上去花花綠綠的傳單,上麵是關於這泉空港一些基本的介紹和路線圖,而且那男子的手裡似乎不僅僅隻是準備了一張傳單。

不管是對於初來乍到之人還是居住在這裡的人,他總會帶著笑容將一張張傳單遞到他們的手裡,儘管有時候有可能會被人拒絕、甚至是丟棄、厭惡,他似乎依舊堅持不懈的站在了那裡。

蕭琅淡淡地看了一眼,本欲伸出的手突然一頓:“為什麼要給我這個?”

“因為你需要它啊。



需要?蕭琅鬼使神差般地從男子的手中接過了傳單,然後那男子十分恭敬地向蕭琅行了一禮,他認為自己的職業似乎得到了某種尊重,這比他撿到了錢還要高興。

蕭琅似乎是他今天的最後一個任務目標,而他似乎也是一臉滿足地打算離開地鐵站回家,離開之際回過頭還不忘叮囑了一下蕭琅:“對了,希望你今後能夠喜歡這裡。



蕭琅低下頭看了一眼手中那張關於泉空港的傳單,關於這個地方傳單上似乎記錄的十分詳細,背麵還十分貼心地標註了一下此地的一些有名的景點,而在最後,蕭琅似乎看到了傳單上關於那個神秘的“特殊異聞搜查部”的資訊。

“……你有煩惱嗎?你很焦慮嗎?你感覺自己每天晚上都失眠嗎?你覺得你的舍友每天睡覺都打呼嚕嗎?專業的事情就要交給最專業的團隊來完成,不管是找尋失蹤的貓狗,還是幫打醬油,我們……都是你們最貼心的關懷者!萬事皆可達,你們的命令就是我們的使命!我們——纔是泉空港最專業的團隊!如有需要還請撥打如下電話預約服務:400-820-12138。



蕭琅不知道自己該懷著一顆怎樣的心情去看待這件事情,總覺得他好像進到了某種坑人的傳銷組織,而學校方麵似乎也很想儘快的跟自己撇清關係,難道學校和自己的父母都是他們的客戶?單從介紹上來看,總覺得那裡會是一個十分奇葩的地方——一群奇葩聚集在一起做著一大群奇葩的事情,還有比這更奇葩的事情嗎?

蕭琅並不打算繼續找下去,拿起手機便準備撥打傳單上的那一串號碼,卻在不經意間抬起頭,手中的動作卻猛然停了下來,那張幾乎不曾出現過表情的標準“麵癱臉”,幾乎在同一時間第一次流露出了驚恐。

你,曾經直視過黑暗嗎?

蕭琅注視過不止一次。

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是特殊的,因為他的眼睛——可以看見鬼!如同開啟了陰陽眼的他第一次接觸到了另一個世界,但是他並不確信自己看到的是否真的是鬼,那更像是一團不可名狀的煙霧,通體散發著黑色氤氳的氣團看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模樣,時常會出現在其他人的身邊,但是他們自己似乎感受不到,也觸摸不到。

這一次……是剛剛遞給他傳單的男子,此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無數團不可名狀的黑色物質包裹其中,那團氣體似狼、似狗、似氣、似幻,總之不能用語言來構築的形象看上去如同某種生物死後所遺留下來的靈魂一般,黑色之中又透出那麼一點點的紅色,那是血紅,就像是被噴湧而出的新鮮血液一般,裹挾著那一團不可名狀的黑暗朝著他伸出了獠牙。

蕭琅很奇怪,為什麼他可以看見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卻不會主動地攻擊他?

從他有記憶開始便時常可以看見這些不可名狀之物,也因此他也遭受到了不少人的冷眼,認為他有精神方麵的疾病,父母、同學、甚至是老師,幾乎對他都有意見。

此時包裹在男子身邊的那團黑色物質似乎融在了一起,本來微小的氣團卻在蕭琅的眼裡急速地放大、收縮,隱約之間似乎從那團黑色中露出森白的獠牙和一張看上去有些恐怖的頭顱,那本不屬於人類的頭顱之上晃動著撩撥心絃的血紅,有那麼一瞬間,蕭琅似乎被拽進了與現實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世界。

他很想去提醒那個人,但他的內心卻在阻止他這麼做。

欲要伸出的手緩緩的抬了起來然後又放了下去,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去救他,反正此時的蕭琅是絕對安全的,他完全冇有必要引火上身,而且他與自己本就素不相識,我為什麼要救他?

蕭琅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傳單,似乎是想到了至今為止自己所看到過的景象,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做這種選擇題,而且每一次他的選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於是他牢牢地記住了傳單上的電話,隨即便將手裡的傳單揉作一團,毫不在意的扔到了一邊,再次抬起頭時,眼前那位還渾然不知的可憐人在他的麵前被洞穿了身體。

隨著那一陣陰森的囁嚅聲,似乎是有人在黑暗中咀嚼著什麼,剛剛倒在血泊之中的身體頃刻間被那團黑色物體吞噬殆儘,隻餘下了那滿地的鮮血。

我的選擇……從來就冇有任何改變。

這看似是一道選擇題,但蕭琅從始至終就冇有做過選擇。

因為命運的使然永遠都隻會導向那唯一的結局。

蕭琅的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的變化,適才的那團不可名狀的黑色氣體從他的身邊穿過,似乎是冇有注意到他一般,而蕭琅也重新打開了音樂,腳下輕輕地踩過那片還冇有乾涸的血跡,於夜色下掏出手機撥打了剛纔的那個電話。

命運在做出選擇時,同時也在注視著你。

而此刻夜色之下一直在注視著蕭琅的影子也突然閃爍了一下,隨即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