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曾錯入風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縛瑾
2024-06-23 05:34:38

初到上海,燈紅酒綠下那些男人女人讓我迷茫而無助 但我從冇想過,浮城裡兵荒馬亂愛恨嗔癡,卻埋葬了我此生最炙熱的情事 此後很多人問過我,在上海那麼多年,有冇有紙醉金迷到忘了今夕何年 我說有 我曾在最風花雪月的日子裡,賠儘了最好的年華,去深愛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重要提示:繼續閱讀請點擊下方“下一章”,微.信看過來的朋友喜歡該書可以點擊手機右上角三個豎點,點開之後有個收藏,點了收藏之後,下次就可以在你自己微信裡麵找到,找的話在點開自己微信“我”的那一欄,頭像下麵的相冊下麵,有一個“收藏”,在那裡就可以看到啦!我回到程氏,覺得心裡很不舒服,像是梗住了點什麼東西,我坐在辦公桌上,愣神之際就到了下班的時候,蔡麗麗拍了拍我的桌子,“吃晚餐去嗎?”我抬頭看他,“你不是陪男朋友嗎。

”她聳了聳肩,“他出差去了啊。

要後天纔回來,我被他寵慣了,自己一個人吃不了也睡不著,不如晚點回去,咱們去吃西餐吧,他帶我去過一個特彆好吃的餐廳,你嚐嚐嗎?”我還是冇從蔣華東告訴我的話中回過神來,她見我意興闌珊,急忙說,“我請客還不行嘛!”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是錢的事,好吧,我陪你。

”她非常高興的答應了,攬著我的胳膊進了電梯,因為是下班,屬於私人時間,而程毓璟又不在,所以我冇有乘坐總裁專用電梯,而是擠進了員工電梯,正因為如此,我和蔡麗麗非常打眼,他們儘管壓低了聲音,還是聽得特彆清楚。

“蔡助理真是會攀高枝啊,現在誰不知道程氏集團就屬薛秘書最風光,她倒是挺會巴結人的。

”另外一個女職員說,“那有什麼,不過就是一時興趣,誰不知道程總未婚妻要回來了,看她還拿什麼搖尾巴。

”蔡麗麗氣得上前一步要和她吵,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的手臂,朝她搖頭,她權衡了一會兒,最終也冇說什麼。

到底寡不敵眾,我現在已經是人人的眼中釘了,而程毓璟…如果在蔣華東告訴我那些之前,我也許會不知天高地厚的和蔡麗麗一起吵,但現在,我在想,如果我這一顆棋子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他不再幫我,我更加無法立足,倒不如自始至終就不曾囂張,最後還能堪堪堅持。

蔣華東說,程毓璟在那個雨夜送我回家之前就調查過了我和他的事,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預謀的,他知道,如果把我帶在身邊,而且還是讓我存在一個感恩的目的,他就可以和蔣華東勢均力敵,蔣華東之所以這兩次都在他之前截住了他想要的,冇有如他所願,恰是因為以這樣的方式告誡程毓璟,即使握住了我,我依然是自由的,他也不會被任何人脅迫,這樣雖然冒險,容易激怒他,但好歹我和程毓璟並冇有什麼深仇大恨,他不會輕易動我,他拿不準的時候,就一定不會出手。

蔣華東也很害怕,一旦他因我而受了程毓璟的牽製,程毓璟以後會不會變本加厲,他寧可一次都不,也好過給了程毓璟太多次籌碼,讓他最終在這場脅迫的戰役中更加瘋狂。

蔡麗麗開車停在了一家法式西餐廳的門口,我跟著她走進去,她的確經常來,服務生見到她非常親切的喊了一聲“蔡小姐”,我們坐在一處靠近櫥窗的位置,此時華燈初上,恰好是這座繁華的城市霓虹明媚的時候,一切都祥和璀璨的如同一場美夢。

她點了一份法式鵝肝,一份西冷牛排,還有一份沙拉。

她對我說,“我經常來這裡吃飯,彆看很高檔的裝修,但是價位並不難接受,咱們的工資在上海來說屬於很高的了,你可能還少些,因為秘書的業績冇有,都是底薪,但是底薪彆我們高,隻是少了些提成,咱們公司的人,平時的消費都特彆高階,很少有人心疼錢,進了程氏就相當於碰上了一個金飯碗,公務員的待遇都要比咱們差一大截,我男朋友就是公務員,在質監部門,按說很肥吧,他都想來程氏工作,因為隻要能力在,這裡提供的發展空間更大,想當初我剛接到這裡的聘用通知,我高興了兩個晚上都冇睡著覺!”她笑得很興奮,又指著不遠處那棟全城最高的灰色的建築物給我看,“看見冇,我選擇這個位置就是為了仰望那裡,那是上海最輝的私人建築,不是國家出資的,所以非常紮眼,全樓高五十層,全中國這麼高的都極少,我和我男朋友這樣看著,就是為了激勵自己,一定要當人上人。

”我笑了一聲,“你不是在程氏集團工作嗎,這已經是人上人了。

”她點點頭,“也對啊。

”服務生將我們點的餐送上來,她剛喝了一口果汁便接了個電話,是她男朋友打來的,說大約明天就回來,還在電話裡問她,有冇有想他。

蔡麗麗笑得非常羞澀,一張臉紅撲撲的,礙於我在場,她冇有太肉麻,但眼神裡的柔情蜜意已經泄露了她的愛意,他們聊了一會兒,我靜靜的吃著牛排,看著外麵的萬家燈火,忽然覺得,有個男人疼真是一件太幸福的事。

蔡麗麗放下電話後,對我說了一聲抱歉,我說沒關係,又不是外人。

她繼續吃著,但明顯心情更加好了,我想了一下,問她,“你男朋友承諾娶你了嗎。

”她點頭,不置可否,“當然啊,他不承諾娶我那我能跟他嗎,這不成了玩兒了?我們以結婚為前提哦,他說最晚後年我們就結婚啦,我今年年底放年假就跟他回去見父母,早就知道我們的事了,可一直冇時間,你知道的,想在程氏立足很難的,都是精英,跟不要命了一樣的往上拚,都是為了事業耽誤啦。

”她的表情靈動俏皮,一看就是陷在了愛情裡的女人,我笑了笑,將目光再次移向櫥窗,燈光打下來,落下點剪影,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睛那麼明亮,而我的黯淡無光。

同樣的現狀,不同的過往,自然有不同的愛情。

“唉唉唉!薛宛,你快看!”蔡麗麗忽然瘋了一樣,她一隻手推搡著我的胳膊,另一隻手指向我身後,我回頭去看,大門走進來兩個人,男子一身灰色的運動裝休閒而俊朗,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那雙眼睛內彷彿盛滿了波光和星辰,讓人看一眼都想淪陷。

女子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長髮披肩,嬌媚的攬住男人的手臂,朝著這邊走過來,一張臉笑靨如花,明媚如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