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毒粽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奶奶的毒粽子

奶奶的毒粽子
奶奶的毒粽子

奶奶的毒粽子

胖茄子zZ
2024-05-24 10:56:56

奶奶的毒粽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端午節,包粽子的米突然變得金黃。

奶奶卻興奮地說,這是財神爺的恩賜。

我好心勸阻,這是黃麴黴素大米,吃了會死人的。

爸爸怪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反手給了我一巴掌。

冇有辦法,我隻好偷偷把米倒進了垃圾桶裡。

奶奶見狀,拿掃帚狠狠抽我一頓。

她說我不知感恩,財神爺就是被我趕跑的。

爸媽也認同奶奶的說法,一邊罵我是賠錢貨,一邊將我關進豬圈裡。

他們對我拳腳相加,猶不解氣。

為了證明黃金米冇毒,爸媽又在弟弟的歡呼聲中,把垃圾桶裡的生米塞進了我嘴裡。

雷雨夜,我在臟臭的豬圈裡斷了氣。

再睜眼,奶奶興沖沖地包著黃金粽。

我不動聲色地看著全家大口大口地吃粽子。

1

“發了發了,這是財神爺眷顧咱家了。

”奶奶興奮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讓我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看向那個正在忙碌的身影。

我呆呆地看著她手腳麻利地包著粽子,那盆裡赫然是黃變米。

每一粒都像是閃耀著金色的光芒,卻淬了致命的毒。

忽然,一個巴掌重重地拍在我的後腦勺,伴隨著媽媽的催促聲:“陳小慧,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生火?等下就該煮粽子了。



我回過神來,看向在院子裡玩泥巴的弟弟,還有坐在桌子旁迫不及待等吃粽子的爸爸。

這才意識到,我重生了。

忍下內心的激動,我快步走到廚房生火,我家還是古老的土灶,生火頗為費勁,我的動作有點慢。

媽媽又在身後劈裡啪啦地指責我又懶又冇用,但看到盆中的黃金米,她又語氣轉為興奮:“吃了這粽子啊,咱家絕對要發財了。



爸爸也在一旁翹著二郎腿,催促道:“你倆手腳麻利點,老子還等著吃了黃金粽出去玩兩把呢,今天的手氣絕對中!”

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絲貪婪和興奮。

但轉頭看見我,他又麵露不滿:“陳小慧!你怎麼回事!還不快生好火,過來給你媽和你奶幫忙?”

如果是以前,我會默默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而現在,我卻忽略那些不滿的聲音,故意慢吞吞地乾活。

因為儘管我已經很儘力地在做事了,但是他們永遠不滿意。

在這個家裡,我永遠都是一個被忽視的存在。

而弟弟呢?儘管他做了錯事,爸媽卻仍會誇獎他。

這不,弟弟用剛玩了泥巴的雙手,重重地拍在媽媽的腿上。

媽媽卻笑著說:“哎呦,我兒子真孝順,還知道給媽媽按摩呢。



弟弟惡劣一笑,一下又一下拍得更重了。

媽媽卻強忍著痛說:“好好好,我們強子真有勁,等下一定要把最大的黃金粽,給我們強子吃。



聞言,弟弟拍得更起勁了。

目睹這一切,我冇吭聲,也不再像前世那般好心勸阻。

這輩子,他們自己找死,就讓他們去死吧。

粽子很快上了桌,奶奶最先給我爸剝了一個。

“你是家裡的頂梁柱,快多吃點,這黃金粽啊,吃了吉利。



隨後她又剝了一個粽子,用筷子仔細地餵給弟弟。

我裝作嘴饞的模樣看著弟弟碗裡的黃金粽:“奶奶,能給我吃一口嗎?”

不出我所料,弟弟果然鬨著護食:“都是我的!不給她吃!不給賠錢貨吃!”

“好好好,不給不給,都是咱們強子的。

”奶奶拍著弟弟的背,耐心哄他,也不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招惹你弟弟乾什麼?掃興的丫頭片子。



“滾滾滾,你在這,強子都不肯好好吃飯了。

”媽媽用筷子敲了敲我的頭,“去廚房裡吃冷飯吧,這黃金粽可輪不到你吃。



我裝作委屈地低頭走開,心裡卻暗暗得意。

這毒粽子,你們愛吃就多吃點,我可吃不了一點。

2

我獨自一人,抱著一碗已經冷掉的飯,靜靜地蹲在廚房門口那幾塊冰涼的石階上。

目光不自覺地飄向飯桌,那裡,一家人正其樂融融地圍坐在一起,享用著所謂的黃金粽。

粽子的香氣在空氣中瀰漫,夾雜著一絲怪異的黴味,他們卻毫無所覺。

爸爸還倒了一杯雄黃酒,慢慢地就著粽子吃。

媽媽回頭看了我一眼:“看把你給饞的,眼珠子都粘在這粽子上了。



“我可告訴你啊,這黃金粽難得,可不能給你吃。



奶奶也跟著接腔,她的聲音裡滿是偏見和不滿:“就是,冇用的小丫頭片子,就會花錢,給她吃了也是浪費錢。



“還是咱們強子多吃點,以後長大了賺大錢。

”奶奶說著又給弟弟餵了一口粽子。

弟弟吃得津津有味,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

隨後,她又剝出一個金黃的粽子輕輕地放在爸爸的碗裡,臉上滿是慈愛的笑:“兒子,你也吃,你要多吃點,這個家可都全靠你撐著。



爸爸也冇有拒絕,夾起粽子三兩口就乾完一個。

其實今天做的粽子有很多,他們卻捨不得分給我一口。

在這個家裡,我就是一個外人。

怪不得上輩子隻因為我好心倒掉了一盆黃變米,他們就把我關進豬圈,拳打腳踢。

我被他們打得口鼻流血,鮮紅的血液順著我的臉頰流淌下來,染紅了我的衣裳。

他們卻仍覺得不夠,憤怒的眼神裡充滿了對我的厭惡和仇恨,甚至將垃圾桶裡未煮熟的毒米硬塞進我的嘴裡,強迫我嚥下這些可能致命的米粒。

“陳小慧,你以為認識幾個字就了不得了?說什麼黃金粽有毒,吃了會送命,我看你就是見不得你老子好!”

“你這個賤胚子,竟敢詛咒老子,擋老子的財路,給老子找晦氣!”

“我現在就讓你把這些米全都吃了,看你死不死!”

他一邊咒罵著,一邊喊上我媽和我奶,一起把那盆生米灌進我的喉嚨裡。

我吞嚥不下,他們就掐著我的脖子,逼我嚥下去。

弟弟在一旁拍手叫好:“好玩好玩,賠錢貨像條死狗一樣,真好玩!”

“我也要一起玩。

”說著,他也抓起米往我嘴裡塞。

米粒糊了我一臉,還有的被塞進了我的鼻腔,我的呼吸開始不暢。

直到我暈死過去,他們纔像拖死豬一樣,把我拖進豬圈裡。

天上突然亮起一道閃電,緊接著是震耳欲聾的雷聲,豆大的雨點很快砸了下來。

“晦氣!”本來還想出門玩幾把牌的爸爸咒罵了一聲。

他們冇有再管我,而是各自進屋呼呼大睡。

後半夜,我開始抽搐痙攣,腹痛難忍。

天光微亮時,我終於脫離了這種痛苦的折磨。

我死了,死在了臟臭的豬圈裡。

第二日,媽媽早起餵豬,纔看到早已冰冷僵硬的我。

我死了,爸媽卻像是鬆了口氣。

“小慧死了也好,以後咱們也少點負擔了。

”媽媽如是說。

爸爸也讚同地點點頭:“賠錢貨又不能傳宗接代,死就死了吧。



我的命在他們眼裡,猶如草芥。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管他們能不能活?

3

吃完粽子後,奶奶抱著弟弟在院子裡乘涼。

爸爸本想出門去玩幾把,可他剛走到院子門口,就蹲了下來。

“你怎麼了?冇事吧?”媽媽急忙過去扶他。

“肚子有點痛……”爸爸的臉色蒼白,連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媽媽扶著他到凳子上坐下,爸爸突然捂著肚子嘔吐了起來。

奶奶放下弟弟,過來扶住他:“哎喲,多寶貴的黃金粽啊,吐了,福氣可就跑了。

你快躺下忍一忍吧。



爸爸依她所言,回屋躺下,用力地捂著嘴巴憋了一會。

不一會兒,奶奶和弟弟也開始不舒服。

媽媽著急地過去檢視,發現我弟捂著肚子,痛得滿地打滾。

她再進屋一看,發現我爸已經冇了動靜,暈死過去。

而她自己也開始感覺到腹痛;“小慧,快去找人幫忙。



媽媽扶著門,滑坐在地上,疼痛讓她的聲音失去了平日裡的氣勢。

我慌忙地點頭答應,打開門走了出去。

一道恐怖的閃電在天上炸開,就像我前世死的那夜一樣。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大雨傾盆而下。

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泥濘地鄉村小道上。

當我慢吞吞地走到村裡的衛生室時,才發現醫生去鎮上培訓了,三天後才能回來。

冇辦法,我隻好又冒著雷雨折回去,敲響了鄰居家的門。

奶奶話多又刻薄,在村裡的名聲並不好。

大部分的村裡人都不愛搭理我們家的人,怕被我奶給纏上,不死也會脫層皮。

要不是看我一直淋雨,擔心我會淋出個好歹來,鄰居大概死都不願意去我家瞧上一眼。

鄰居進屋時,奶奶和弟弟也已經暈死過去了。

媽媽還有些意識,但是吐了滿地的她卻冇有力氣挪動自己的身體。

她躺在自己吐出的臟東西上,衣服上滿是粘稠未消化的黃金粽。

鄰居怕出人命,不敢耽擱,通知了村長,給他們叫了救護車。

但是因為暴雨天,視線不佳,路上還遇到了車禍堵車。

救護車就這麼硬生生地在路上耽誤了一個多小時,纔到了鎮上的醫院。

“這是中毒了啊。

”醫生對著唯一睜著眼的媽媽說,“要趕緊去洗胃。



媽媽掙紮著問:“中毒?怎麼會中毒?我們隻是吃了黃金粽而已?”

“黃金粽?什麼黃金粽?”醫生疑惑皺眉。

“就是用變黃的黃金米做的粽子啊,那可是財神爺的恩賜,怎麼可能會有毒。

”媽媽還在堅持。

“真是愚昧!白米變得金黃,是因為有黃麴黴毒素,纔不是什麼財神的恩賜。

”醫生趕著去救人,不再多言。

他留意到一旁的我,停下腳步問:“你怎麼冇事?”

“他們說黃金粽難得,給我吃太浪費了。

”我如實回答。

醫生聽後,沉默了幾秒,摸了摸我的頭:“你是個命大的。



媽媽還在後麵追問:“醫生,黃金米怎麼可能會有毒呢?是不是有人給我們家下毒了呀。



醫生懶得再跟她解釋,吩咐護士給她灌了催吐藥。

媽媽捧著痰盂吐得死去活來。

這時,爸爸被推了出去,換弟弟被推進去洗胃。

媽媽衝過去喊爸爸:“孩他爸?你冇事了吧?”

但是我爸的臉都成了青灰色,一點都不像是冇事的樣子。

“太晚了,救不回來了,節哀吧。

醫生匆匆安慰了我媽一句,就趕去幫我弟洗胃。

4

弟弟從裡麵被推出來時,我媽和我奶奶都暈倒了。

不知道是毒素未清還是傷心過度。

醫生又是緊急搶救,才保住了她們的命。

情況稍稍好轉,奶奶就鬨著要出院。

她心疼錢,三個人的住院費可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而且,我爸的喪事也該辦了。

接近40℃的氣溫,奶奶堅持要停靈七天,才肯把爸爸的屍體火化。

她讓我們所有人都要日夜守在靈堂裡。

弟弟不肯,哭鬨著要回房間打遊戲。

“乖孫,聽話,你是你爸唯一的根,要給你爸守靈,你爸纔會在地下保佑我們。

”奶奶不顧弟弟的哭鬨,堅持要他留下。

弟弟哭著哭著,在她懷裡睡著了。

我反覆想著奶奶的話:唯一的根?

是啊,我是個女孩,不能給老陳家傳宗接代,就不是老陳家的根。

睡著睡著,弟弟突然痛苦地呻吟起來,那聲音中充滿了難以忍受的煎熬:“好熱……我的肚子好熱……”

隻見弟弟在奶奶懷裡翻滾著,身體扭曲成各種奇怪的形狀,似乎是在努力地緩解著那股熱浪帶來的痛苦。

他的雙眼瞪得大大的,一個上一個下地翻著,表情異常恐怖。

“天呐!這是怎麼了?”奶奶著急不已。

聞言,媽媽也撲了過來:“怎麼這麼燙!是發燒了嗎?”

“肯定是發燒了呀,陳小慧,快去給你弟拿退燒藥!”奶奶著急地命令我。

我聽話地從抽屜裡翻出退燒藥遞給她。

奶奶接過藥,趕緊給弟弟喂下,可是弟弟的病情似乎並冇有得到緩解,他仍然抽搐個不停,甚至開始口吐白沫。

看著弟弟痛苦的樣子,我心裡不禁有些懷疑,這應該不是普通的發燒吧。

我想起了之前聽過的關於熱射病的描述,症狀和弟弟現在的情況非常相似。

但是,我又想起了前一世因為多管閒事遭受的折磨,於是我決定保持沉默,不再多說什麼。

媽媽比奶奶稍微有些見識,她終於也意識到了不對:“該不會是中暑了吧?”

“中暑?那趕緊放水缸裡泡泡,降降溫就冇事了,咱們以前種田的時候不都這麼過來的。

”說著,奶奶和媽媽就抬著弟弟,把他放進了院中的水缸裡。

終於,弟弟不抽搐了。

奶奶放下心來,端著小凳子守在一旁。

可是,等了兩個小時,弟弟都冇有醒過來。

奶奶伸手探了探弟弟的額頭:“哎呦,怎麼這麼涼?”

聞言,媽媽也走過來摸了摸弟弟的額頭,意識到不對,媽媽又摸了摸弟弟的手腳。

最後,她抖著手湊到弟弟的鼻下。

下一秒,媽媽嚇得屁股著地:“冇……冇了……”

奶奶用力地踢了媽媽一腳:“什麼冇了?你倒是好好說話。



“強子!強子冇了!”媽媽大哭出聲,使勁地把弟弟拽出水缸。

奶奶也終於反應過來,一起幫忙。

抱著弟弟冰冷的屍體,她們倆人嚎啕大哭。

就這樣,我爸還冇下葬,靈堂裡又多了一具弟弟的屍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