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西瓜瓜
2024-06-07 21:29:47

夏清寧重生到了一本書裡,她爹是反派,她娘是大美人 可惜反派的下場淒慘,冇有實力的美貌也隻是懷璧其罪 夏清寧心灰意冷 【爹爹也太慘了,全書最大的反派結果被男主淩遲處死,嗚嗚嗚……】 她爹:…… 【孃親好美好香!可是孃親馬上就要活不長了,嗚嗚嗚嗚……】 她娘:…… 【哥哥對我真好,可惜了,冇有主角光環的男人,註定下場淒慘!】 大哥二哥:…… 全家人臉色凝重,決定逆天改命 拯救反派,從自己做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夏千帆說做就做。

隻是冇辦法弄到整塊的木板,他撿了幾個破損的抽屜拆開。

完整的木板當外殼,有缺損的木板放在裡麵做隔板,邊角料和兩條麻繩做了個簡單的閉合卡扣,一個有分隔的木箱就做好了。

隻是做輪子的時候犯了難。

琴娘愁眉不展。

“王木匠還在村裡嗎?”夏文曜跑回來,抹了一把額頭的汗。

“木匠因為之前的洪水,帶著妻女搬走了。

村裡的人都各自清掃打點著,磨木頭的器具一個都騰不出空來。

”木匠不在。

村裡人人自掃門前雪,東西不外借。

夏千帆動手能力再強,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夏清寧囁嚅兩聲,兩隻小腳鉚足力氣往後山蹬。

【後山有竹子!】【竹子切開,一頭一尾用竹片固定,再從正中間穿孔就能當小輪子用。

】【竹子對半劈開,就是輪軸上的固定,都不用工具的呀。

】夏清寧乾著急,小腿亂瞪,差點兒從床上翻下來。

琴娘趕緊把女兒抱回懷裡。

“乖乖,小心些彆翻下去了。

”“嗚嗚——”【孃親我著急呀。

】夏清寧踢踏著腿,軟糯的聲音可可愛愛。

逗笑了一屋子家人。

夏千帆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讓小兒子夏文瀚守著母女倆。

自己帶著大兒子,拎著刀準備上山。

夏清寧倒是不踢踏,隻是盯著兩人手裡的菜刀,大眼睛眨巴眨巴。

【菜刀用不上力,如果有割麥子的彎刀就好了。

】後山的竹子長得健碩,皮子更硬。

還是要找巧勁兒的工具來用。

夏千帆聽完,從泥巴地裡尋摸了兩把不知誰家的彎刀上來。

又用僅剩的布條子包住虎口。

夏清寧笑眯眯。

【爹爹真聰明,這樣就不會受傷啦,但上山還是要小心呀。

】夏千帆回過頭:“我會小心的。

”夏清寧滿意的往琴娘懷裡一鑽。

琴娘攏著碎髮微微頷首,溫溫柔柔揉女兒腦袋:“嗯,早去早回。

”父子倆才往後山上去。

之前去過一趟。

這一次上山簡直輕車熟路。

兩人找到那片竹林,尋了最大的兩根砍倒下來。

夏千帆再把竹子抵在木樁子上,用彎刀劈開成一節一節的,放滿了一整個揹簍。

夏文曜閒來無事,挖挖地裡有冇有什麼地瓜之類的,卻挖出筍尖子。

他挖了一半,就直接上手去拔。

“哎喲喂——”他拔了個倒栽蔥。

夏千帆聽聲小跑過來,把他拎起來,撣去身上的灰塵。

“你這小子,皮得很,可傷到哪裡了嗎?”“冇。

爹,你看這竹筍很新鮮的,能不能吃呀?”夏文曜抱著那半截竹筍。

外麵的皮子灰撲撲,裡頭卻是白嫩嫩。

竹子硬,吃起來是要磕掉牙齒的。

可這竹筍,捏起來有點發軟,看起來像是可以入嘴的樣子。

食物不嫌多。

夏千帆當即擼起袖子,又順著挖了幾顆竹筍回去,直接裹在衣服裡往回走。

天色漸晚。

眼看著天就要黑了。

琴娘不安心,在門口坐著等。

夏文瀚幫忙抱著妹妹,仰臉:“孃親,爹爹說你吹不了風。

”琴娘掩嘴:“月子坐完,哪兒就那麼嬌氣。

你爹是個拎得清的,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我去燒個火先做點吃的。

”“我去,您歇著——”夏文瀚跑得更快。

琴娘接過女兒,無奈歎氣,低聲嘀咕:“這麼養著,都成嬌嬌小姐了。

”【就要嬌嬌小姐,香香孃親就是要最好的。

】夏清寧笑眯眯的往琴娘懷裡拱。

琴娘小臉微紅,舉著女兒玩鬨。

夏千帆帶著兒子回來,正看見母女倆在門口玩的咯咯直笑。

“東西帶回來了。

”“如何?”琴娘抱著夏清寧過來。

夏清寧扒拉著琴孃的胳膊往下看。

【竹筍耶!可以吃炒竹筍了,不對,家裡冇多少油,那煮一煮也好吃的。

】夏千帆眼睛一亮。

真可以吃?夏清寧嗚嗚的去扒拉竹筍。

【輪子要做好久,竹筍煮了就能吃。

先吃,不要夜裡乾活,瞎眼睛。

】她還想把竹子踢開點。

琴娘趕緊把她攏回懷裡:“竹子硬,踢到腿要受傷的。

”夏清寧眨了眨眼。

咻的一下把腳收回琴娘懷裡,捂著臉。

【我的腳指頭還是軟的,成熟太早身體跟不上,討厭——】夏千帆把竹子放到裡頭去,先跟兩個兒子去下廚。

不過一會兒,一盆子竹筍湯就放了出來。

夏清寧歪著頭盯著筍湯。

夏千帆先給琴娘添了一碗。

琴娘喝了一口:“又苦又澀,真的能吃嗎?”“我嚐嚐。

”夏千帆趕緊跟著喝了一口。

果然又苦又澀。

可……女兒說能吃,女兒怎麼會錯呢?兩個兒子也都不甘心,跟著喝了一口,都愁眉苦臉的盯著眼前這湯。

【竹筍要先焯水,再放到鍋裡炒熟,再加水和調料。

】【可惜孃親都不帶我去廚房,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輪錯了。

】夏清寧眼巴巴的看著廚房。

被琴娘捂著臉摁進懷裡。

這丫頭纔多大。

就算懂事會預災禍,也不能接近灶台!夏千帆失笑:“興許是湯的問題,我把水倒了,留下竹筍重新炒一盤。

”他照著夏清寧說著,重新焯水了一遍,又用冷水泡了一會兒,再炒。

夏千帆還怕做錯,加了兩片肉進去燒出點油脂來。

炒竹筍出鍋。

琴娘嚐了一口:“好吃。

”“我也嚐嚐!”“哥哥我也要!”夏千帆給幾人添完,這才自己開始吃,吃的眼前一亮。

“的確不錯。

”【那可不,咱國人吃遍四海八方,小小竹筍,儘是鍋裡美食!】夏清寧笑眯眯,吃米糊糊也吃得高興。

夏千帆驚愕,這纔出生的小丫頭竟然還吃過四海八方,莫不真的是神仙下凡了?他扯了小片肉出來,往夏清寧的碗裡走了一圈,留點肉味。

夏清寧眼睛亮亮,大快朵頤。

【好爹爹,好香的米糊糊。

】一家人吃的飽飽。

第二天清早。

天一亮,夏千帆又做了一頓炒筍。

“可惜,這筍白嫩嫩的,儲存不了多久。

”夏文瀚坐在桌前,饞的很。

要是可以儲存,豈不是天天有筍吃。

【可以儲存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