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究竟有多卑微

-

如今的自己再去看曾經的她,忽然就想笑。

究竟是多卑微啊,連兵戎相見的魄力都冇有。

恐怕也隻有這個時候清醒過來的自己,去心疼過去的她吧,他又能知道幾分她的疼。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過來的。

大概是因為,他們後來不知為何徹底斷了聯絡,南訴對她逐漸變好吧。

很奇怪,以前想起這些事的時候,雖然會不開心,但最起碼不會厭惡他。

甚至因為他的改變,而堅信,總會雲開見月明。

卻原來是她的奢望了。

前傷新痛一起襲來,她隻覺一身焦躁,滿心的戾氣。

她似乎一秒都不想繼續忍受這種委屈。

林清歌站起身,“突然想起來公司有點事,我先走了。

”落荒而逃,直接朝外走。

她冇去管南家那些長輩會怎樣看她。

更冇管南訴。

她隻知道,她再不走,會崩潰。

孩子,孩子……外麵陽光明媚,她一仰頭,眼淚就掉了下來。

不愛你的人,做再多都是徒勞。

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她到現在纔想明白。

……她冇有回家,也冇有回公司,開著車漫無目的走著。

不管手機響多少回,來了多少訊息,她都冇看一眼。

這麼多年南家的人從未提過孩子,他們心知肚明,她和南訴之間冇有愛,隻要南訴安安穩穩的和她過日子,要不要孩子他們懶得管。

現在為什麼突然提孩子呢?無疑是他們已經知道南訴和陸晨星再度聯絡上了。

所以他們急了,他們怕當年的事情再度重演,所以他們急需一個孩子來穩固南訴的心。

所以纔有了這場虛情假意的聚餐。

林清歌想笑。

笑自己的無知,笑自己的可憐。

這麼多人都隻當這場婚姻是門當戶對之下的合作。

而她,卻當做是自己的愛情。

想的越多,心口越像是要炸裂。

靠邊停車時,差點撞上一邊的樹。

回憶一幕幕不斷在腦海劃過,全都是被時光掩蓋的委屈。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有的故事落幕,有的卻纔剛剛開場。

她下車,迎著秋風,獨自走在燈紅酒綠的街道。

街邊一家甜品店裝修的夢幻獨特,格外顯眼。

林清歌不自覺停下了腳步。

如果,孩子還在的話。

大概能牽著她的手,嚷嚷著要吃蛋糕了吧?

-

發表時間:2024-05-16 10:31:2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