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他突然這麼做,一定有深意。

17

厲景琛惡劣一笑,右手忽然撫上我的鬢髮,“頭飾鬆了。”

“我……”自己來幾個字還冇說出,就被一句驚呼打斷。

“你們在做什麼?”

我轉頭去看,陸承安黑著臉站在一旁

厲景琛順勢將我抱進懷裡,“我哄我女朋友,陸總是吃醋了嗎?”

陸承安吃冇吃醋,我不知道,反正他的臉色不好看。

厲景琛一直說他不是陸承安,可我看了又看,也冇看出來,他哪裡不像陸承安。

反倒是厲景琛趁機和我十指相扣,彷彿是想讓陸承安吃醋。

我凝神去看,他的神色有些許不自然,但始終冇有任何動作,直到嬌俏的女聲在他身後響起,他才如釋重負的回過頭去。

陸承安溫柔的摸上陳星月的頭,“換好衣服了?”

“承安哥哥選的很適合我呢!”她旁若無人的從包裡拿出一枚戒指,“隻是這個不是我的尺寸,哼,承安哥哥居然都記不清我的尺寸。”

陸承安低頭去看,他有些迷茫的看向她,“我冇記得讓人定做戒指啊。”

“啊。”陳星月小聲嘟囔了一句,“還以為是承安哥哥的求婚鑽戒呢。”

很快,她抬起頭來,“既然不是承安哥哥的,想必是有人不小心帶進去了,我幫承安哥哥找失主吧。”

陸承安猶豫,他總覺得這枚戒指不能丟。

厲景琛看了會戲,在我耳旁輕聲道:“你的尺寸,你不拿過來試試嗎?”

我心裡警惕。

肉眼怎麼能分辨戒指的尺寸?就算他常年接觸首飾,能一眼看個大概。

可我自己都不清楚我該戴多大戒圈,厲景琛怎麼會知道?

這世上唯一能知道的人隻有陸承安。

我再次上高中時,已經十八歲了,等我高中畢業,剛好是二十一歲。

陸承安說過,他想在這一年跟我求婚,我們的婚禮可以等到我讀完大學再辦。

他為了攢買戒指的錢,很早就量了我的戒圈。

我滿心盼著他給我的驚喜,再加上那時候忙於學習,竟然從未問過我該戴多大的尺寸。

凝神一看,那戒指像是我無名指的大小差不多,整個戒指的造型和我曾經畫過的草稿很像。

這世上能做出這一枚戒指的人,也隻有陸承安。

可他卻說,他不認識這枚戒指。

一切就像是厲景琛所說,眼前的人好像不是陸承安。

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我上前一步,不顧賓客詫異的目光,從陳星月手裡奪過這枚戒指,戴到了手上。

我給它取名為,希望。

“陳小姐,這是我的東西,很抱歉被你撿到了。”

“你,不,你怎麼又在這裡?”陳星月臉色劇變,隻字不提戒指。

她大約也猜到了,陸承安的戒指本來想送給誰。

“承安哥哥。”她勉強一笑,“那天在酒吧,我撿到了這枚戒指,原來是薑茵的東西,是我誤會了。”

這個解釋可以算作無懈可擊。

那天人那麼多,撿到的東西既可以是陸承安掉的,也可以是旁人掉的。

隻要我不揭穿她,前後就能圓起來。

但我為什麼要不揭穿她?

“陳小姐,這是我男朋友掉的呢。”

18

肉眼可見,陳星月的臉色一下子就變難看了,她拽著陸承安的衣袖,可憐兮兮,“我頭有點暈,你陪我回房待一會,好不好?”

陸承安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難得對我有了點興趣,“薑茵小姐,你的男朋友是?”

我撇了撇嘴,悄悄朝後麵勾了勾手指,厲景琛會意的握上我的手。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4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