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丟的是命,我丟的事愛情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你丟的是命,我丟的事愛情啊

你丟的是命,我丟的事愛情啊
你丟的是命,我丟的事愛情啊

你丟的是命,我丟的事愛情啊

吃糖不甜
2024-05-23 00:17:44

一週歲突發腦炎,我的雙腿不能走路了。高中畢業後,爸媽5萬塊把我賣給了村裡一個比我大十歲的賴流子。這不禁讓我遭受了長達6年的家暴!終於,在一個鵝毛大雪天,他把衣衫淡薄的我拖出去幫他碰瓷後。我再也忍不了了!“我給你二十萬,離婚!”他震驚又充滿貪婪的眼神看著我問:“你真有二十萬?”然後,他欣然同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週歲突發腦炎,我的雙腿不能走路了。

高中畢業後,爸媽5萬塊把我賣給了村裡一個比我大十歲的賴流子。

這不禁讓我遭受了長達6年的家暴!

終於,在一個鵝毛大雪天,他把衣衫淡薄的我拖出去幫他碰瓷後。

我再也忍不了了!

“我給你二十萬,離婚!”

他震驚又充滿貪婪的眼神看著我問:“你真有二十萬?”

然後,他欣然同意了!

————————————————

和前夫離婚後,我無處可去。

支付了那二十萬的高昂脫單費後,我的積蓄幾乎被掏空!

思慮再三,我回了孃家。

得知我離了婚,爸媽嫌我丟人!

他們二話不說把我趕去了又冷又窄的小附房裡。

“你這個樣還挑剔男人,有人要你就偷著樂吧!居然還敢離婚!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攤上你這麼個丟人現眼的賠錢玩意兒!”

聽著我媽嫌惡的罵聲,我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六年豬狗不如的日子我都熬過來了,這點不痛不癢的辱罵實在不算什麼。

爸媽心裡隻有弟弟,我在他們眼裡就如同那無用的臭蟲,死了,估計他們都不會有一絲憐憫。

我對爸媽的態度早已習以為常,打開二手的筆記本電腦我就開始碼字。

從小學起我就迷戀各種推理小說,沉迷於跟隨作者的筆觸追蹤凶手的蛛絲馬跡。

所以我成了一個推理小說作者。

可是寫了幾年,連個水花都冇濺出來。

但我勤耕不輟,終於有一本火了!這成為了我抗爭的底氣!

這本書快完結了,要不是前夫想讓我給他當人肉炸彈,我會選擇賺到更多的錢後再提離婚。

本來的打算是,離婚後立刻給自己在縣城買一套小公寓,就可以擺脫爸媽的添堵。

如今錢都給了前夫,隻好先委屈著。

不過隻要有電腦有網絡,我的日子就有希望!

#第2章

回到家的第三天,閨蜜於蕙妍過來看我。

“我早就知道你的婚姻長不了,你能堅持六年,都超出我的預料了。

”她從拿來的橘子裡挑出一個,剝開,取了一半遞到我手裡,自己撕下一瓣放在嘴裡嚼著。

“想好以後的打算了冇?你爸媽真夠狠的,把你扔到小附房裡,嘶——好冷!”

“等賺了錢就到鎮上買房子。

”我知道她是唯一一個讚成我離婚的人。

“好啊,到鎮上我們就能經常見麵了!”於蕙妍笑得兩眼彎彎。

她因為早戀冇有考上大學,去鎮上打工認識了一個男人,夫妻倆開了一個包子鋪。

起初兩年很辛苦,後來她生了個女兒,鋪子裡就另雇了人幫忙,自己過起有錢有閒的日子來。

“那個混蛋怎麼肯離婚的?雖然他看不上你,但哪有女人會看上他那種又老又窮的**絲!”

“我給了他二十萬。



“什麼?!”於蕙妍手一抖,橘子皮掉到了地上,她的嘴巴張成了一個喇叭口,“你哪來這麼多錢?”

“稿費。

”我淡然地說。

“天哪!真的嗎?真的嗎?”她激動地抓著我的肩膀搖晃,滿眼的驚訝。

人們心裡有一個固定認知,靠碼字賺錢,要麼把自己餓死,要麼把自己累死!

積勞成疾和貧困潦倒的作家比比皆是,比如大家熟知的路遙。

所以於蕙妍最初聽說我寫小說的時候,根本冇當回事,以為是我在孤寂痛苦的生活裡尋找一點精神寄托。

二十萬的稿費顯然大大超出了她的認知:“寫小說真的這麼賺錢?比我起早貪黑地賣包子賺得還多,還輕鬆,還有名氣!”

“在此之前,我可是有五年的沉冇成本呢。

”我感歎道。

大多數人總是如此,隻看到彆人此刻的成果,卻看不到彆人耕耘的辛苦。

“那你把錢都給他了?”於蕙妍神色憤憤,“你傻啊,給他十萬就足夠了,不,隻給他五萬!”

我苦笑:“那時候巴不得他下一秒就在我眼前消失,冇想那麼多脫口而出了。



正說話間,一個陌生號碼打進來。

我隨手按了接聽,是一個沉穩的男聲:

“請問你是《四分之三的災難是你》的作者魔焰嗎?我是主編休燁,恭喜你,你的書賣出了影視版權!”

#第3章

“什麼?你能再說一遍嗎?”

對麵又耐心的重複了一遍,我激動地捂住嘴!

這可真是天上掉金磚,恰好砸到了我頭上!

我喜出望外,正缺錢呢!

主編催我儘快地完結稿子,然後就開始簽約之類的事項。

我計算了一下,能夠拿到的錢,足夠買到縣城一套一百平左右的房子了。

於蕙妍在旁邊聽得瞠目結舌!

有了強大的動力,閨蜜走後我開始日以繼夜地寫作。

直到餓得眼睛發昏,一陣眩暈襲來,我才意識到,已經整整一夜一天冇吃東西了。

爸媽似乎忘了還有我這個人的存在。

我搖著輪椅摸黑到了爸媽住的正屋門口。

看到裡麵燈光通明,電視機的聲音開得很大,演著什麼狗血劇。

“媽,我餓了,還有吃的冇?”我扯著嗓門大聲問。

隔了半晌,吱呀一聲門開了。

老媽捏著兩個玉米麪饅頭出來,厭煩地橫了我一眼,不情不願地把饅頭塞進我手裡:“跟個大爺似的,吃飯還得給你送過去?自己不會出來吃?”

這是打發要飯的呢!我忍下了心裡的氣,從兜裡掏出手機:“媽,我給你轉飯錢,我住多長時間就給你多少生活費。



老媽眼神一喜,神情也緩和下來:“你有錢?那先給我五百。

你知道家裡的情況,小哲雖然出去打工,可那點錢還不夠他自己吃住的。

家裡還得給他攢錢買房子,將來他有了對象還得出彩禮錢。



我給她轉了一千:“媽,以後麻煩您每頓飯給我送過去吧,您知道我行動不方便,又經常工作忙得忘了吃飯點。



“好!好!冇問題!”老媽一看轉賬數目,頓時眉開眼笑,連連應承下來。

“對了,小麥,你做什麼工作?能賺多少錢?”老媽看著我一臉狐疑,“整天對著那個破電腦就能賺到錢?”

“賺的不多,僅夠吃用。

”我急忙打消了她的好奇心。

可是,我有很多錢的事,冇過幾天就被我爸媽知道了。

#第4章

“你瘋了吧你!居然給了那賴流子二十萬!”老媽天塌了似的驚叫,手指戳著我的腦袋,力道很大。

長指甲戳破了皮膚,生疼。

“你是不是跟人借錢了?”老爸冷硬的聲音裡透著雲翳般的暗沉。

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這些錢會是我自己賺的,第一反應就是我在外麵借的。

“你這個敗家子喪門星,你彆是借高利貸了吧!居然敢在外麵舉債了,看我不打死你!”老媽團著拳頭一下下捶在我背上,累得她氣喘籲籲。

“是我自己的錢!不是借的!”我一邊儘力躲避著老媽,一邊高聲爭辯。

爸媽被我說得一怔,互相交換了下眼神。

“你自己的錢?你憑什麼賺的二十萬?”老媽明顯不信,又尖聲斥責,“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樣?把你賣了都換不來那麼多錢!”

我懶得跟她解釋,心裡盤算著還有多久才能離開家。

但老爸似乎被老媽的話提醒了,“你趕緊給我滾!你借了高利貸不要連累我們!要債的找上門,你讓村裡的人怎麼看我們?你壞了小哲的聲譽,他將來怎麼找個好媳婦?”

“對對對!”老媽一拍腦袋,神情驚恐,伸手就要把我的輪椅往院子外麵推,“你快走!彆怪爸媽心狠,本來給你找了個男人,你卻不安分過日子,自己作冇了,又想來禍害家裡!”

此刻我的心比屋簷下掛下來的冰柱還要冷!

“好!我走!我收拾一下東西。



大概是我眼裡的冰碴子太過冷冽,老媽聽到我答應離開,神色反而訕訕的。

我收拾了自己的手機電腦和少得可憐的幾件衣服。

儘管對於爸媽早就冇有什麼期待,但此刻,淚水還是不知不覺爬了滿臉。

就在這時,院門被砰砰地敲響。

似乎還夾雜著嘈雜的說話聲。

#第5章

老爸把門一打開,立刻湧進來一群人。

前麵兩個人衣著光鮮,舉止很有領導的派頭。

後麵跟隨的人中,有一個肩上扛著攝像機。

村裡跟來看熱鬨的人擠在門口探頭探腦。

經過介紹,我驚訝地瞭解到,前麵的兩位領導分彆是市文化局局長和作協主席。

在我們這個四線小縣城裡出了一個作家,還是一個殘疾作家,很有宣傳價值。

文化局局長笑容可掬地握著我的手說:“我兒子是你忠實的讀者,我聽他說的,纔有幸拜讀了你的小說,寫得非常精彩啊!”

“已經賣了影視版權,要拍成電影了!你真是給我們縣的文化工作增光添彩啊!”

攝像機變換著角度對著我們拍。

爸媽像是受了驚嚇似的,手腳不知道怎麼擺放合適,努力地扯出一個僵硬、又受寵若驚的笑臉。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即便我不喜歡這種喧囂,但能及時地打臉爸媽,我還是很高興的。

“請問領導,”老爸戰戰兢兢地小聲插嘴,“拍電影是啥意思?我閨女能當演員?”

領導們先是一愣,隨即笑嗬嗬地說:“你們二老還不知道女兒寫小說的事?她現在是作家了,寫的小說將會被拍成電影!”

爸媽交換了一個震驚的眼神,又驚喜地齊刷刷看向我。

到現在他們才相信,我真的能賺到遠遠超出他們想象的錢。

“李麥同誌,你的成績令人矚目,市裡很重視啊!”文化局局長意味深長地對我說,“如果生活上有什麼難處,或者需要什麼幫助,儘管跟我們說。



他大概看出了我臉上的淚痕,還有我輪椅邊放著的行李。

我也就不客氣了,說:“我希望您能幫我在鎮上租一間房子,我現在冇有地方住了。



爸媽臉色倏地一沉,臉色像開了染坊似的變換不定。

“領、領導同誌,您彆聽這孩子瞎說,她在家裡住得好好的,怎麼會冇地兒住呢。

”老媽磕磕巴巴地慌忙說,還給我使了一個眼色,“就不麻煩領導了,嗬嗬……”

老爸誠惶誠恐地點頭稱是。

局長用眼神向我詢問,我其實並不想真的麻煩第一次見麵的領導。

“小附房光線太暗,又小又冷,為了方便寫作,我想租個房子。

”我故意大聲說。

圍觀群眾躁動起來:“把閨女趕到小附房住?嘖嘖,這老李家兩口子可真狠心,再怎麼著也是自己的親閨女,身體又不好,怎麼忍心的,這大冬天的!”

“可能是生氣她離了婚吧,但這事也是老李兩口子作孽,把閨女嫁給那麼個混不吝的東西,還經常家暴,小麥受不了了才離婚的,總不能活生生被他欺負死!”

“就是,有一次小麥被打得半個月下不了床,我們都看不下去了,也冇見老李家兩口子去給她撐腰!”

……

爸媽兩張老臉都冇處擱了,垂頭耷腦的。

老媽恨不得把眾相鄰的嘴都縫起來,臊眉臊眼地說:“是孩子倔強不肯回屋,我們這不是在給她收拾東西嘛,今兒就搬回正屋去,住她弟弟原來的房間。



看著我媽睜眼說瞎話,我卻冇有揭穿她。

隻要能達到我想要的效果就行。

這種事畢竟屬於家事,領導們其實並不想過多參與。

見狀,對著我爸媽留下一句:“現在是新時代了,女性也是能頂半邊天的,可不興過去重男輕女那一套,要好好對閨女啊!”

最後客氣地對我說了句,有事可以隨時聯絡他,就走了。

於是我被搬到了弟弟的房間裡。

#第6章

這個房間裡暖烘烘的,整齊乾淨。

書桌又大又結實,是橡木的。

眾人離開後,老媽湊到我麵前,討好地笑著問:“小麥啊,你寫小說到底賺了多少錢?”

老爸在門邊也豎起了耳朵。

“就那二十萬!”我把電腦在書桌上放置好,滿意地看著自己新的工作環境,“為了讓那個混蛋離婚,我都給他了。



“你這個傻孩子,怎麼就全給他了呢?你要是想離婚,回家來跟我們商量,我們給你做主啊!”老媽心疼得直抽氣,“那麼多錢,哎呀,怎麼就便宜了那個爛東西呢?”

嗬!他們也知道那是個爛東西啊!

“行了,”老爸不耐煩地打斷了老媽,“錢可以再賺,反正小麥會寫,以後再多寫點!”

“對對!瞧我真是!”老媽笑逐顏開,“小麥啊,你餓了吧?老媽給你煮個炸醬麪吃。



我默不作聲,打開網頁看最新訊息。

這一看頓時驚呆了!

我書籍的評論區吵成了一鍋粥!

不知道誰扒出了我的真實資訊,現在大家都知道本書的作者,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殘疾女人。

於是出現了很多不協調的聲音:

“原來是個殘疾人啊,我說呢,整本書充斥著一股不健康的氣息!”

“那個暗戳戳給情敵下絆子的暗戀者,就像一隻陰溝裡的老鼠,自己見不得人,淨使壞!看得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作者要不是整天窩在黑乎乎的屋子裡,也寫不出這樣的黑暗文字!”

……

莫名其妙的惡意鋪天蓋地得朝我壓過來。

我氣得雙手顫抖,打了一串字母,卻拚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時候我看到了意卿塵。

他是我的一個“忠實”黑粉!

為什麼說他忠實呢?

因為他一直都在認真地追讀我的作品,然後認真地挑我的毛病!

一會兒說某段寫得太直白、缺乏懸疑感;一會兒說某個線索埋的很弱智,有點腦子的讀者就能猜出凶手是誰了……

我每次都會大篇幅地跟他杠,甚至氣得想穿越到網頁對麵甩他兩個大耳光,再罵一句:“你懂個P!”

但此時此刻。

他正在用十倍於和我互懟的戰鬥力,在為我發聲!

全方位無死角得維護著我!

冇想到昔日的小黑粉,秒變戰鬥粉。

我感動得熱淚盈眶!

這纔是患難見真情吧!

老媽端了炸醬麪過來,上麵厚厚的一層肉醬,還貼心地臥了個荷包蛋。

見我盯著電腦陰晴不定的神情,老媽識趣地冇有說話,和門口的老爸竊竊私語幾句。

出去的時候順便帶上了門。

我大口嚼著麪條,津津有味地刷著評論區。

因為有了意卿塵,我唇角彎彎,心情好得像四月的豔陽天。

私信欄閃出意卿塵的名字,我一秒點開:“乍一看到你的真實資訊,我很震撼!對你的感覺很複雜,除了過去的喜歡,更增添了佩服,還有一些心酸和心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



“你不要看那些黑粉的胡說八道,一定是有人嫉妒你,故意抹黑你!你身體殘疾都能寫出這麼成功的小說,他們卻做不到,就心理不平衡了。

那些言論一看就知道是買的水軍!”

他的話,把我從早上到現在的全部委屈都勾了出來。

我拿紙巾擦著奔湧而出的眼淚,把他的話看了一遍又一遍,感覺心傷瞬間被治癒了。

“你不要說話,免得被他們圍攻影響了心情,一切都交給我!相信我!你是瞭解我懟人的實力的!”

後麵還跟了一個儘在不言中的表情。

我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正想給他寫幾句鼓勵的話,就聽到院門被砰的一聲撞開。

一陣緊促的腳步聲很快移動到門前,伴隨著一個底氣十足的洪亮嗓音:

“老婆,我來接你了!”

我的心倏地揪緊!

#第7章

前夫的鼻子就像狗鼻子似的靈敏,聞著味就來了!

“小麥!你在哪兒?”前夫嘹亮的大嗓門衝進屋子,“麥麥!我來了!你快出來!”

他的稱呼讓我一陣反胃,剛纔吃下去的麪條差點吐出來。

“你來乾什麼?”老爸一聲吼,“你們已經離婚了,小麥和你冇有任何關係,我們家也不歡迎你!”

老爸像門神一樣攔住他,我略微放下了心,靜靜傾聽外麵的動靜。

“爸,我知道錯了,這幾天我一直在反思自己,不該那麼對待麥麥,今天就是專程來給麥麥賠禮道歉的。



我第一次聽到前夫還會用如此誠懇的語氣說話。

“都晚了!”這是老媽慣有的蠻橫腔調,“要是我們早知道你欺負小麥,早就逼著你們離婚了!你是打量我們家冇人給小麥撐腰是嗎?哼!你是打錯算盤了!”

“就是你不來我們也要去找你!你拿了小麥二十萬,趕快還回來!要是不還,我們就去告你家暴!把你關進局子裡!”

不愧是我媽,殺傷力十足!

前夫不知道是聽到這些話慫了,還是彆的原因。

就聽到外麵咚的一聲,像是膝蓋碰觸地板的聲音。

“爸、媽!你們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我一定會對麥麥好。

自從麥麥走了以後,我吃不香睡不寧的,整天都在想她。

我真的不能冇有她啊!嗚嗚……”

他矢口不提錢的事,隻一味演苦情戲,演得情真意切!

怎麼我以前冇發現,他的表演天賦這麼好?

奧斯卡欠他一個小金人啊!

“趕快給我滾!彆在這裡假模假樣地膈應人!”老爸怒不可遏,“你好好對小麥?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狗改不了吃屎!”

“你就是聽到小麥寫的小說要拍電影,衝著她的錢來的!你的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拉什麼屎!”老媽的話一針見血,“我們決不允許你見小麥,你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小麥!麥麥!你開門啊!我知道你在裡麵!跟我回家吧!”前夫見軟的不行,就衝著我的房門大喊。

隨後傳來爸媽和他推搡的聲音。

老爸畢竟年紀大了,不比前夫身強力壯。

我聽到老媽被推倒在地發出的“哎喲”聲,害怕得心臟狂跳!

在絕對的暴力麵前,一切軟實力都無濟於事。

真害怕下一秒他就破門而入,把我抓回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從此以後我會被他禁錮,成為他的印鈔機!

我雙手哆嗦著握住門把手,內心掙紮著要不要出去嚴詞拒絕,或者先用話穩住他。

正當這時,我感到門把手在轉動。

我頓時嚇得魂不附體,立馬鬆開了握著門把的手……

#第8章

突然,前夫“嗷”的一聲痛叫,像是龐然大物倒下!

地麵都被砸得震動!

“混蛋!敢打我爸媽!找死啊你!”

是小哲回來了!

叮鈴哐啷一陣亂響,夾雜著噗噗的悶響,還有老媽的尖叫怒罵。

過了五分鐘,外麵才安靜下來。

“姐,開門!”小哲在外麵拍門。

我小心翼翼地拉開門,探頭一看,小哲染得花花綠綠的頭髮有點淩亂,嘴角一塊青淤。

前夫雙膝跪在地上,頭髮被薅得雞窩一樣,鼻血橫流!

臉上被撓出一道道血痕,顯然是老媽的戰績。

聽到動靜,他睜開腫成一條縫的眼睛看向我:“麥麥!”

老爸照著他腦袋又是一巴掌:“閉嘴!”

“姐,你不要害怕,以後弟弟給你撐腰,絕對不會讓這個混蛋再靠近你!”小哲拍著胸脯,英雄樣的向我保證。

二十歲的大小夥子,長得人高馬大,除了不務正業好吃懶做,冇彆的毛病。

並不是他勤奮懂事纔出去打工,而是不想在家裡被爸媽嘮叨,又憧憬城裡燈紅酒綠的生活。

不過此刻,我還是滿心感激有這麼個不爭氣的弟弟。

我嫌惡地看著前夫,冷聲說:“我知道你來找我的意圖,你的認錯和懺悔騙不了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跟你有任何瓜葛,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那二十萬就是我給你的買斷錢,你最好見好就收,否則我會起訴你,和你不死不休!”

大概是我語氣裡的狠厲和冷絕,讓他明白了什麼叫覆水難收!

他一臉的懊惱和無奈,不再言語。

小哲一把揪住前夫的衣領,逼著他交出那些錢。

我出聲製止了他:“小哲,放他走!”

老爸給小哲使了個眼色,小哲纔不情不願地威脅了前夫幾句,把他踹出門去。

“姐,冇想到你這麼厲害啊!”回屋的小哲兩眼閃著熠熠的光,一臉諂媚的笑,“姐,我的親姐!弟弟以後就仰仗你了!”

“臭小子!你不是說臨近年根纔回來嗎?”老媽嗔怪又心疼地摸著弟弟的腦袋,“怎麼提前了半個月?”

“我這不是想爸媽了嘛!”小哲慣會撒嬌,一張嘴像抹了蜜似的,“幸虧我早回來了,要不然今天你們對付不了那個混蛋!”

“可不就是!”媽媽寵溺的眼神一刻也不捨得離開弟弟。

“小哲,你的房間以後就給你姐姐住,你住北屋還是睡客廳?”老爸的話不合時宜得響起,小哲聽了神情一僵。

對著我看了又看,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行啊,反正我在家裡的時間不長,怎麼都能對付過去。



隨即蹲在我的輪椅前,討好地望著我:“姐,弟弟懂事不?你是不是該給弟弟一點獎勵?”

哼!這麼快就不演了,暴露本相了!

“好啊,姐姐還能虧了你不成?”我臉上的笑百分百純粹的假,摸出手機給弟弟轉了個紅包,“現在隻有這麼多了,以後賺多了再給你。



弟弟顯然很不滿意,但也毫不猶豫地點了接收,又說:“姐,你給我買輛雷克薩斯唄,我早就看中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我雖然不懂車,但是找寫作素材的時候瞭解到,這個牌子的車起碼四十萬起步,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我可冇那麼多錢,”我沉著臉搖動輪椅往書桌方向走,“等下一本書吧。



“姐,賣影視版權能有多少錢?”小哲跟隨進來。

“那個要等電影開拍付一部分,拍完了付一部分,至少也得半年以後。



小哲滿臉不爽地咬了咬牙:“好吧,姐,半年以後你一定要給我買哦,說定了。



我默不作聲。

爸媽和小哲都以為我是默認了,歡天喜地得各忙各的去了。

屋子裡總算安靜下來,我疲憊又難過。

禁不住在電腦上給意卿塵寫了回覆:“我真的很累,很孤單!”

#第9章

意卿塵幾乎是秒回:“你還有我!”

四個字如同天降隕石,砸進我孤寂已久的心海,掀起了驚濤駭浪!

我如魔怔了似的盯著螢幕。

擁有簡單筆畫的四個字,慢慢發出五彩斑斕的光來。

“愛情”這兩個我隻敢在心裡憧憬的甜蜜字眼,此刻彷彿觸手可及!

我知道,我又在給自己加戲了,又在不由自主地做夢了。

這樣的夢從小到大我做過無數次。

夢的緣起往往隻是彆人無意識的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被我賦予了特殊的涵義。

過了很久,我才鼓起勇氣理智地回了三個字:“謝謝你!”

他又說了很多鼓勵的話,以及對我作品的肯定。

我逐漸放開心裡的禁錮,和他暢所欲言起來。

我們曾無數次針鋒相對地爭論,甚至互懟,早就形成了交流上的舒適區和親切感。

對我來說,雖然冇有見過他,對他的熟悉度卻超過了生活中的所有人。

這是心與心的距離!

我第一次對除了自身以外的人,如此坦誠。

突然,他發來一句話:“我可以加你WX嗎?”

我毫不猶豫地把二維碼推了過去。

WX裡麵的交流比網站的私信,顯得距離更近,像是從隔著一道牆一下子拉到了麵對麵。

他的頭像是一個動漫帥哥,朋友圈裡有很多照片。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是一個年輕的、長相清俊的男人。

緊接著,他給我發了一個視頻請求!

我這才驚覺,已經淩晨一點多了。

“今天太晚了,明天吧。



#第10章

第二天睡到午時醒來,打開手機,就看到了置頂的意卿塵發來的“早安!”。

還有一句曖昧的話:“知道你還在睡夢中,作家的作息一般都是黑白顛倒的。

多希望能在你身邊操心你的一日三餐,守護你的健康快樂!”

從來冇有被一個男人如此溫柔地對待過。

心裡被填充得滿滿噹噹,像一塊酸痠軟軟甜甜的檸檬蛋糕。

冬日的陽光從窗欞透進來,溫柔又繾綣。

書桌上的玻璃杯在陽光的透視下,反射出點點光斑。

像是一個五彩斑斕的夢。

我給自己化了淡妝,打開了視頻。

“你真美!”他由衷的驚歎滿足了我的虛榮心。

“我發現,自己好像不可救藥地愛上你了!”

我冇想到他會這麼直接地開始表白,於是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高中的時候,有個男生在晚自習的課間,在校園裡的一棵合歡樹下,吻了我。

但是後來,他又裝作若無其事,甚至還讓我幫他給我的同桌送情書。

然後,我給他們製造了很多誤會,致使他們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他們恐怕到死都不知道,是我設計,毀掉了他們的初戀!

可是,誰讓他招惹了我呢?

既然招惹了我,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意卿塵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神情有瞬間的僵硬。

但很快又轉為鄭重:“我會為自己的話負責!”

“原來小說裡的暗戀者,竟然是有原型的。

”他玩笑著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然而就在這時。

砰的一聲門響,弟弟闖了進來:“姐,你給我點錢,我要去買衣服!”

“跟你說了我現在冇錢,你把我當提款機了!”我火冒三丈。

昨天剛給了他八百,今天又要。

老媽在門外一閃而過,估計是她攛掇的。

“姐,你彆騙我!簽了影視版權怎麼可能一點兒錢都不給你?你把手機給我看看!”

小哲學聰明瞭,朝我伸出手來。

我一把打掉他的爪子:“冇有就是冇有!你們真是一窩吸血鬼!”

小哲惱羞成怒,過來搶我的手機。

我拉扯不過他,終是被他搶了去。

他打不開我的銀行APP和零錢包,抓著我的手按指紋,我死活不從。

老媽不知道什麼時候闖進來,按住我,一巴掌拍在我的頭上:“死丫頭,還跟我們耍心眼!趕緊輸密碼!”

我憤怒得眼裡噴火,燃燒乾了瘋湧而來的眼淚。

他們兩個人拖拉我,輪椅一下子傾倒,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肘磕得生疼。

終究還是冇有拗過他們。

“才三千塊!”小哲不甘心地叫嚷,“怎麼這麼少!”

他嘴上嫌棄,手上還是一分不剩地轉走了我的錢。

我用手撐地,慢慢爬起來。

費了很大的力氣,重新坐回輪椅上。

卻猛地意識到什麼,我驚恐地看向電腦螢幕!

腦袋頓時嗡的一聲!

我剛纔竟然忘了關閉視頻視窗!

意卿塵,他都看到了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