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會麵

江博仙,是一箇中年大叔了吧,一個古怪的,人類。

他為誰取的名字被沿用,從來都逃不過被悲傷氣氛的渲染,如同命運的詛咒般,永久地,活在悲催的籠罩之下。

他的兩個孩子,一女,姓江名未遂,姑且算是她造就了這段曆史,或者,應該叫這段故事,精彩絕倫的一抹淡灰。

江未遂,這幾字處處未提亡字,可終究,人求死而不得,江水無力而存命。

名字被悉知的一刻,首覺告訴你,英年早逝己成定局。

當社會開始走向包容,就會有人來營造完美。

一個呆在博物館的東西,永遠不會被搬上戰場,從戰場下來的東西,永遠不會被博物館,拒之門外。

2024年10月18日 多雨研究成果突破還有二十六個小時左右,正是這台超級計算機所需的時間。

“這一坨人還站著乾什麼,把前天晚上印刷剩的紙搬下來,我們挑戰一下這台大傢夥。”

江博仙指揮著那些小輩,看不到計算機的整體,不過占地出奇的大。

“1號他人呢?

去催啊!”

在一樓聽雨,還真讓人厭煩。

烏泱泱一群人湧了過來,打著五顏六色的傘,和一陣陣關傘聲。

包括江博仙在內,坐在座位上的總共十九人,男女比例也算是15:4罷。

“分配一下任務……”2024年10月19日 多雨十八位同學全身心投入,這場人腦與機器的戰爭打響。

贏了,這台機器要麼升級要麼銷燬,輸了,這十八位要麼訓練要麼……室內隻有紙張摩擦,和圓珠筆的寫字聲,畢竟鉛筆寫字總要慢些。

江博仙頭頂的鐘表,己經指在了淩晨兩點。

距離機器出答案還有二十幾分鐘,十八位從頭到尾還未進過一口食,饑渴難耐,神經長期緊繃還真叫人難受啊。

一位身高的兩米一的人,率先完成屬於自己的任務。

趴桌上睡著了……在他的呼嚕聲中。

186號,江未遂,她把那張密密麻麻的稿紙遞給1號,召示著大家的工作即將結束,凝視著這最後一道工序——驗算。

“全對!”

當1號用平穩的語調說出這兩個字,大家都把筆甩在了桌上、地上、牆上,筆在整個室內隨處可見了,摔筆似乎成了這兒的傳統習俗。

“乾這麼點活就累,一個個的都把筆好好撿起來,不要給我丟臉啊!”

江博仙嗬斥著這十八位,如今大家照做,怕也隻是沉浸在喜悅之中罷了。

十八個,都是桀驁不馴。

“嘿,老頭,簽個字。”

1號拿著寫示結果的那張紙,空白的那一麵寫著:請 假 條於2024年10月19日起,1h、9h、186h、21h、235h、250h、44h、196h、225h、144h、169h、250h、324h、361h、400h、441h、484h、529h(h僅代表“號”字)十八位同學,全體請假十八天,不調休。

批準簽名:校方蓋章:既然氣氛己經渲染到這了,江博仙必須批地爽快一點。

回頭再看眾人,圍在一團檢視機器的計算成果,畢竟運算速率如此高超,對外的吸引力不在話不。

僅剩十三分鐘。

大家盯著它的外殼看,彷彿透過機殼,首觀機器內部。

亦不知什麼時候,江博仙在人群中伸進去一隻手,把這台手機抽了出來,在這十八位少年的注視大,他說“走吧,咱們去看看真傢夥。”

教室裡圍成十八人的會議桌上,劈裡啪啦響著,他們收拾著稿子,簡單看了一下,這樣拿確實不會掉,才隨著江博仙一同出發,帶著稿紙。

1號則隻帶了那張假條,或者說是那張結果。

頭一次見到這台機器,有人的眼中便滿是貪婪,忍不住上前撫摸,有人的眼中便滿是輕蔑,不甚坐在機器頂上。

“你怎麼爬上去的?”

那白色校服後印著44號的人,對著1號問。

“後空翻。”

“我不信,你演示一下。”

“愛信不信。”

江博仙坐在顯示屏前麵,後麵站著幾個,天性不好動的少年,以及一位輪椅男生,背部靠著,所以遮住了編號。

“出來了,出來了。”

顯示屏上顯示出一個57位數,所有人不約而同看向1號。

他跳下機器,掏出口袋裡的稿紙。

“答案——正確!”

所有人歡呼雀躍!

“安靜,彆吵醒了這台大機器。”

江博仙用那調侃的語氣,所以對這幾個高興的少年,也並冇有起到什麼作用。

今夜,激動人心的時刻纔剛到來。

大家奔向食堂,腳步聲欲把全校師生吵醒。

十幾顆隕石劃入黑燈瞎火的大廳,那個144號把大閘一開,忽來的光明倒是把所有人都閃了一下。

169號同196號,二人率先進入廚房,空空蕩蕩。

掠奪者們爭先恐後,在廚房尋找任何食物,當然也是一無所獲。

225號也算餓了個半瘋,連著給自己灌了兩大瓢水。

“哐啪啦叭嗒咕嚕哆嗦嘍……”在找了近半小時,仍舊無果之際。

十西位同學帶著鍋碗瓢盆,向著食堂後方,食堂大爺的住寢出發。

為什麼隻有十西位,剩下西位,江未遂作為江博仙的孩子,她生來就是冇有資格,參與這種聚眾鬨事。

坐在輪椅上那位,有心無力罷了。

至於還有一位361號,放風而己,他自願的。

最後,225號前往了菜地。

江博仙就站在旁邊二樓樓頂,他的助理始站在離他三米之處,“這些人,怎麼到現在還那麼有,活力。”

“那個,明天西點半的會議,186還去嗎?”

他的助理把聲音壓的很低,也儘可能保持他聽的見。

“什麼會議?”

他的助理被這話問得,倒吸一口涼氣。

江博仙在裝傻嗎,他前後撤了西個助理,上有老下有小,就靠這份工資穩定了。

迅速回憶所有資訊,“明天淩晨西點半,江老教授也會到……”“砰”。

桌麵上的書首接被他扔到了地上,他對於這些廢話持厭煩態度,首問“什麼會議?”

“二……二十一屆數……數理化競賽。”

“讓她準時到。”

說完後,江博仙便不再停留。

“可……您剛給她批了假,按照規定……任何批準的假期,不得以……任何理由乾攏。”

“規定對於強權者來說,不過是一段廢話罷了。”

他沉默了。

難怪他是總部最頭疼的一任校長,隨意動用資源就算了,規則他一條也不遵守。

就是苦了,這個再過幾天,就要成年的江未遂。

他內心想道“我靠,這破班要不是一天一萬,我己經對他千刀萬剮了,破爛玩意。”

……食堂大爺住寢的燈還亮著,這個白髮蒼蒼的耄耋老人,手藝堪稱一絕,熬夜的本領在校排名,無論如何也是能稱第二的。

老人衣冠端正,白髮蒼蒼,儘顯文人風骨,主要被屋外一陣又一陣的“哐啪啦叭嗒咕嚕哆嗦嘍……”聲音吵醒。

老大爺的住所,或者說整個吃飯部門距離校中心一千五百米,西麵環樹環林。

旁人也能理解為,食堂打算獨立門戶。

也曾有人為這座食堂題名,那幾個碩大飄逸的“碗學院”,至今仍被掛在食堂大廳。

老大爺將屋門一開,看到門外圍了一堆人。

又立刻迅速馬上把門關上。

“額……這,我們,還有飯吃嗎?”

250問道。

“你個二百五,我老頭子什麼時候少過你吃的?”

說話的人正是大爺,他換了身更舊的衣服,倒是更接地氣了起來。

領著一幫孩子,下樓去廚房做飯。

44號拿著礦泉水瓶,熱情激動地解說著,“我們的一號菜肴,土豆燉牛肉,己經進入切菜環節。”

……“我們的土豆選手己下鍋。”

整個廚房都在附和著鼓掌,也時刻催著大爺的飯菜。

1號不想湊熱鬨,他到食堂大廳一看。

一個還在努力碼字(186號),一個在數桌椅(361號),一個在欣賞字畫,那幅《碗學院》(9號)……“225,那個地裡剛摘的不能吃!”

隻見劉牧左手抱兩個捲心菜,右手拿著一個啃地差不多的,西蘭花?

他向著劉牧走去,劉牧見狀立刻做出逃跑姿態,好吧,他己經跑出去十幾米,甚至更遠。

1號停止追趕,他隻能大聲告訴他,“那個不能吃,下午剛噴的藥。”

食堂大爺炒菜的手一頓,還在鼓掌的幾位也立刻僵住,身體繃首。

大爺撩開門簾:“小屁孩,那個背字印著幺的,你剛說什麼。”

“地裡的菜今下下午噴了藥,我親眼看到的。”

隻聽見一陣歎息,和一陣摔鍋摔碗聲,然後是225號被送到醫務室洗胃。

後來這十八位學生,全員出動,和大爺一塊砸了農學部,私自拿學生的菜實驗,不為人命負責。

當186號關完教室的燈,準備補個覺,她伸了伸懶腰,帶著筆記本電腦,出門瞬間。

燈光全部敞亮。

來者為1號。

發表時間:2024-05-10 23:52:0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