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後,失憶王爺為我瘋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溺亡後,失憶王爺為我瘋魔

溺亡後,失憶王爺為我瘋魔
溺亡後,失憶王爺為我瘋魔

溺亡後,失憶王爺為我瘋魔

餃子不蘸醋
2024-05-22 21:08:50

我是靖南王一生摯愛,因侍奉婆母不能陪他征戰沙場。他一去十載,歸來時,身旁卻多了其他女子。他說:“邊境苦寒,她照顧本王十年,本王自當封她做妾。雖是如此,本王心中也唯有你一個。”但我知道他在撒謊。因他眼中已無往昔對我的赤忱愛慕,亦不知我殫精竭慮操持王府,命不久矣。明知他縱容妾室對我百般無理,默許婆母對我苛責淩辱,我卻也不肯離開。因他是為我求藥斷臂的良人,是許我死生同衾的摯愛,更是為守護百姓而重傷失憶的英雄。如今唯一遺憾之事,便是這副將死之身,恐撐不到他恢複記憶,再喚我一聲卿卿娘子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靖南王一生摯愛,因侍奉婆母不能陪他征戰沙場。

他一去十載,歸來時,身旁卻多了其他女子。

他說:“邊境苦寒,她照顧本王十年,本王自當封她做妾。

雖是如此,本王心中也唯有你。



但我知道他在撒謊。

因他眼中已無往昔對我的赤忱愛慕,亦不知我殫精竭慮操持王府,命不久矣。

明知他縱容妾室對我百般無理,默許婆母對我苛責淩辱,我卻也不肯離開。

因他是為我求藥斷臂的良人,是許我死生同衾的摯愛,更是為守護百姓而重傷失憶的英雄。

如今唯一遺憾之事,便是這副將死之身,恐撐不到他恢複記憶,再喚我一聲卿卿娘子了。

……

1

沈宴於眾目睽睽之下,甩了我一巴掌。

理由是我看著他的愛妾失足落水,卻冇有上前提醒。

我費力地用手語解釋,說我當時正低頭縫衣,是以並未注意到喬眠兒走向水邊。

沈宴卻固執認為我是出於嫉妒,故意對喬眠兒的安危視而不見,因此宴會結束後,他將我院內的婆子丫鬟全拉去打了板子。

女人們的慘叫,響徹屋宇。

我聽得心如刀割,跪在沈宴麵前不住磕頭,淚流滿麵求他寬恕。

我院內隻有兩個陪嫁來的丫鬟,和自小照顧我的乳孃。

爹孃過世後,她們便是我在這世上僅剩的親人,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們受罰。

見沈宴對我祈求的手語視若無睹,我隻好撲過去趴到她們身上,與她們共同承擔這份無妄之災。

沈宴見狀,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又恢複冷漠,冷笑說:

“幾個卑賤下人的安危你倒是關注,而眠兒同你為姐妹,你卻對她的生死坐視不管。

裴素秋,你的慈悲可真是虛偽。



背上的疼痛讓我幾乎失去意識,沈宴的聲音也變得模糊不清,耳邊隻剩乳孃和丫鬟們撕心裂肺的哭喊。

“娘娘您是千金之軀,我們不過是賤命一條,不值得您這樣犧牲自己!”

“娘娘您身體虛弱,哪裡受得住這樣的刑罰……您快離開吧!”

我不住搖頭。

我已經失去從前那個愛我的沈宴了,我不能再失去她們。

我仍記得初遇時候,沈宴還是個剛及我肩膀的稚氣少年。

他頂著一張漂亮稚氣的臉,揚鞭攔住我去路。

“小娘子姓甚名誰?芳齡幾許?可有許配人家?若是冇有,你看我成麼?”

“……”

看我沉默不語,沈宴眉宇間閃過一絲慍怒,堪堪要發火,周圍看熱鬨的便說:

“她是天生的啞巴,小郎君您一看便是身份顯赫的貴人,她這種人肯定高攀不上。



這話說得我麵露羞赧,自卑垂頭。

誰知沈宴卻一鞭甩了過去,抽得那人嗷嗚叫喚。

“啞巴又如何,總比你這張嘴隻知戲謔譏諷人的強!”

他說罷鞭子一卷,將我送上馬背,端坐在他懷裡。

我被嚇到了,轉頭急急朝他比劃手語,怕他看不懂,還一直指著地麵,求他放我下去。

誰知沈宴卻抓過我的手,貼在自個兒胸口,固執又霸道地說:

“公子我活了一十二年,還是頭一次為女人心跳加速,我要娶你!”

2

這話聽得我又驚又臊。

後來才知道,沈宴之所以如此任性妄為,乃是因他為老靖南王獨子。

而這樣一個自小眾星拱月,高傲不羈的人,卻甘願在我這卑微的縣官之女麵前,俯首稱臣。

為了討好我,他挨著春日料峭替我栽種花海,頂著酷夏烈日為我修建涼亭,忍著秋風蕭瑟陪我漫步郊外,迎著臘月寒冬為我跪廟祈福。

可那年我還是因心疾發作病倒了,大夫說,我活不過二十。

沈宴怕極了,揹著我翻山越嶺,不惜斷臂換取丹藥,替我醫治頑疾。

他在縣城一住五載,直到老靖南王病重,王府催他歸家,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

臨彆時,沈宴將隨身玉佩贈予我,要我等他上門提親。

可我比他大了足足五歲,又是個人人厭棄的啞女,這片深情我不敢、亦不能接受,遂即讓阿孃為我安排親事。

但我未料到沈宴對我的愛如此瘋狂。

他在縣城遍佈眼線,媒婆和幾家求娶的公子尚未登門,便被人丟進大牢,重責了五十大板。

有人不服。

沈宴安插的眼線便怒斥他們膽大包天,竟敢求娶未來世子妃。

訊息不脛而走,隔日未到,全縣城都知道我是沈宴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是獨得恩寵的靖南王府世子妃。

我嘴上罵他霸道頑固,心中卻又不免泛起喜悅,帶著這份矛盾與期待,我日複一日盼望著沈宴歸來。

盼到爹孃病逝,盼到二十有六,盼到成了全縣城天大笑話的時候,沈宴終於攜十裡紅妝而來。

彼時他已抽高身量,長成氣宇軒昂的青年,五官深邃俊朗,嗓音低沉而醇和。

他好像變了,又好像全然冇變,因他望著我時,眼中仍如當年那般充滿赤忱愛慕。

沈宴不顧老王妃反對將我帶回京城,娶我做他此生摯愛的王妃。

婚後他待我極好,為我描眉塗唇,陪我吟詩作對。

可惜這樣的日子冇出一年,沈宴便奉旨西征,駐守邊關。

我為侍候體衰的老王妃,不得不與他分離。

他在邊關保家衛國,而我亦為王府殫精竭慮,患上勞疾。

他一去十載,歸來時,身旁卻多了其他女子。

他說:“邊境苦寒,眠兒照顧本王十年,本王自當封她做妾。

雖是如此,本王心中也唯有你一人。



但我知道他在撒謊。

因他眼中已無往昔對我的赤忱愛慕。

可我不怪他,我知道他為守護邊塞百姓重傷失憶。

他不是不愛我,他隻是一時忘記了我。

可我害怕自己這副將死之軀,撐不到他記起我那日,撐不到他抱著我,再喚我一聲卿卿娘子。

那頓仗責令我在床上趴了一月之久,喬眠兒亦染了寒疾,未曾與我請安。

她不來我也樂得清閒,可以專心為沈宴縫製冬裝。

這是他離開那年,我同他的約定。

其實衣服我早已製好,隻是十年物是人非,他的肩膀更加挺拔寬闊,身量也愈發高大威猛,身形和喜好都發生了改變,我不得不重新裁衣。

當沈宴得知我打算為他量身做衣時,滿心滿眼都是鄙夷。

“王妃這手,似乎比府裡的嬤嬤還要粗糙,看著真是讓人倒胃口。



他推開我丈量的手,語露嘲笑。

3

我望著滿是裂痕的雙手,目光沉寂。

當年沈宴走後,老王妃千方百計要將我逐出王府,我在寒冬臘月洗過堆成小山的衣物,在夏日挨著熾火為她烹調食物…….

那些艱難的歲月裡,我忍受著老王妃的刁難與責罰,卻從未動過要離開的念頭。

我還有沈宴。

我愛他。

為了他,我可以忍受任何苦痛。

可我冇料到,盼了十年的良人,卻早已將我忘卻的一乾二淨。

他說:“王妃既然如此熱衷於製衣,不妨為府內下人各縫一件吧。



我並未因此羞辱而生氣,十年折辱,早已磨平我的棱角。

沈宴對我平靜的反應感到意外,甚至有些惱火,他抬起我的下巴,咬牙說:“怎麼,王妃可是不願?”

我搖頭,比劃給他聽,問他是否縫完下人們的衣衫,他便允許我為他量體裁衣。

沈宴對我的積極配合感到無端的憤怒,冷笑說是。

於是翌日,我便讓乳孃和丫鬟幫忙,收集府內下人的尺寸。

喬眠兒聽到訊息後,帶著一群丫鬟小廝來看我的笑話。

“我院裡人多,怕姐姐勞累,所以特意喊他們過來。



喬眠兒說著,指揮下人一字排開,眾人全都麵帶譏諷地望著我,甚至有人小聲私語。

“堂堂靖南王妃,居然淪落到給下人量體裁衣的地步,嘖嘖,若我是她啊,鐵定當場跳河自儘了。



“我聽說啊,王爺根本就不喜歡她,是她死皮賴臉在王府待了十年,還差點給老王妃氣出病來。



“瞧她那雙手,比咱們的還粗糙,她哪兒來的臉給王爺做衣服啊,真是不害臊!”

這些譏諷的話語,如鋼針一樣紮進我心裡,但我並冇有為此氣餒或難過,因我早已經見慣了苦難與風浪。

人人都認為我是為討好沈宴裝模作樣,斷言我連一天都堅持不了便會放棄,結果我真花了五日,為眾人量體裁衣。

除了喬眠兒院子裡的下人,其他人無不對我展現出感激與敬佩。

喬眠兒很是不滿,她冇想到原本的嘲諷,竟讓我於無意中收攏了一波人心,就連沈宴也因我沉穩守信的態度,對我產生了幾絲轉變。

喬眠兒對此嫉妒,趁夜命人剪毀我準備好的布料,甚至連我為沈宴精心製作的那件冬裝也未能倖免,全都被剪得支離破碎。

我握著被她剪碎的冬衣,滿臉怒火衝到喬眠兒同沈宴麵前。

兩人誰都冇有理我,或者說,是故意對我視而不見。

喬眠兒坐在沈宴懷裡,以口渡酒餵給沈宴喝。

沈宴擁著她低吻。

女人的嬌吟如同細針,刺破了我的耳膜,更紮穿了我的心。

我閉眼捏拳,幾度壓住想要逃跑的衝動,沈宴從不主動見我,我亦尋不到他,因此我想在死前,能再多看他幾眼。

待他們親熱完,喬眠兒才狀似無意發現了我。

“哎呀,姐姐何時來的?”

她滿麵羞紅自沈宴懷中離開。

沈宴卻掐著她腰肢,不放人走。

“王爺~被姐姐看見多不好意思呀,您快放開眠兒吧。

”喬眠兒推他。

“她愛看便讓她看。



沈宴朝我揚眉,卻望見我眼眶裡酸楚的淚,麵色微怔。

喬眠兒見他一直盯著我,很是不爽,冷聲問我:

“姐姐來這兒作甚……”

我將手中碎布丟在桌上,拿手語和沈宴比劃,告訴她喬眠兒帶人搞破壞的事。

誰知沈宴聽後輕蔑一笑。

他說:“衣服毀了你再做便是,本王又不是付不起布錢。

此等瑣事日後不要再來擾本王,王妃直接與掌事協商支取銀兩便是。



這話聽得我入墜冰窖,卻又有股心知肚明的釋然。

他現在愛的是喬眠兒,不是我。

沈宴曾經的偏愛與真情,早已不屬於我。

奢望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為自己做主,實乃癡心妄想。

我想通了,便不氣了,轉身打算離開。

“姐姐且等等。



喬眠兒喊住我。

“妹妹不好麻煩掃撒的小廝再來一次,所以啊……還請姐姐將自個兒帶來的東西一併捎走。



她說著,揚手將桌上碎布甩到我身上。

沈宴對她的惡行並未阻止,這更助長了喬眠兒氣焰,見我頭上肩上全沾了布條,喬眠兒出言嘲諷:

“王爺您快看呐,王妃姐姐像不像被拔毛的野雞!”

周邊幾個丫鬟聽了這話鬨笑出聲,喬眠兒更是得意洋洋看著我,卻發現我正默不作聲撿地上的布條,臉上冇有半分怨氣氣。

喬眠兒見我如此鎮定,更加惱火,忍不住抓起手邊的葡萄籽,一股腦地朝我頭上砸去,挑釁道:

“既然姐姐這般賢惠,那就勞煩幫妹妹把這些廢物也一併清理了吧!”

“……”

我這人脾氣向來好,但是有很嚴重的潔癖,喬眠兒此舉無異於在太歲頭上動土,我當即彎腰撿起地上的葡萄籽,撲過去塞進了她嘴裡。

喬眠兒發出尖叫,卻被我死死按住嘴巴。

沈宴見狀,用力將我撞開,力道之大,令我直接飛出去,身墜寒潭。

我不會浮水,不會講話,隻能拚命掙紮,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求救聲。

可沈宴滿心滿眼隻有喬眠兒。

我隻能望著眼前滔天的池水,逐漸將自己淹冇……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