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說:有我這樣的媽媽真丟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女兒說:有我這樣的媽媽真丟人

女兒說:有我這樣的媽媽真丟人
女兒說:有我這樣的媽媽真丟人

女兒說:有我這樣的媽媽真丟人

焱悅子
2024-05-20 02:51:33

我是個單親媽媽,唯一的一雙兒女卻恨我入骨。他們在成年上大學後,寄來一紙斷絕關係協議書,要和我徹底劃清界限。我不簽,他們不惜貸款重金將我送上親緣審判台,誓要將我的狠毒和冷漠昭告天下。我的記憶被提取直播後,兒女卻雙雙後悔,哭著要給我養老送終。他們忘了,一旦敗訴,親緣審判台會清除被告的所有記憶,給予被告新的人生。走下審判台的我不解的望著兒女:“孩子,我認識你們嗎?你們哭什麼?”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說著,記憶提取器在大螢幕上投射了女兒的記憶,其中的畫麵,就是前幾天他們闖進家裡的記憶。

畫麵上,在我臥室衣櫃的角落裡,放置著一張年代久遠的黑白色照片,照片上的孩童約莫五六歲大小,紮著兩個翹到天上的羊角辮,對著鏡頭笑彎了眼睛,露出兩顆小小的門牙。

那張黑白照旁邊,放置著一個小小的白瓷罐子,打開來,裡麪灰白色的粉末和細碎的骨頭無一不在透露著——這,是骨灰。

旁聽席傳來一陣嘩然,不少人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出了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瑟縮著摩挲著雙臂。

彈幕也被這越來越詭異的案件走向嚇到了:“被告不會是搞什麼邪術的吧?”

“莫名有點晦氣……兩個原告竟然和骨灰住了十幾年,天呐!”

女兒看了一眼彈幕,頓時有了信心,辯詞咄咄逼人:“這絕對不是我和哥哥的樣子,那麼這個小孩兒究竟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褚蘭的衣櫃裡,讓她祭奠十幾年?還是說,這傢夥就是褚蘭和彆的男人偷情生下的雜種!”

11

“我不允許你說她是雜種!”我猛地站起身來。

上一場審判我全程都是近乎平靜的狀態,這……是我第一次失態。

審判長輕輕皺起了眉頭:“被告,那你可以向我們解釋一下,這個照片上的小女孩兒是誰嗎?她是否真的是原告所說的私生子?”

“不是的……”我拚命的搖著頭,我自己固然罪無可恕,心灰意冷,但我不允許我的女兒被汙衊為私生子:“她是我的女兒,是我第一個孩子,她叫團團。”

彈幕滿屏的問號:“什麼鬼?兩個原告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姐姐嗎?”

“切,你們還真信啊?反正這小孩兒人都死了,至於她的身份還不是隨便說?誰能證明這就是被告的親生孩子呢?搞不好原告是在說謊!”

“樓上說得對,這裡是審判台,隻有記憶纔算是證詞,任何人嘴裡說的話都不可信,除非真的接受記憶提取,讓我們看到被告的記憶,我們就相信你!”

不僅彈幕不信,旁聽席和一雙兒女也不相信。

審判長勸我:“被告,你也知道在親緣審判台隻有記憶是可信的,那麼你願意為了證明這個孩子的身份,接受記憶提取嗎?”

短暫的靜默片刻後,我鄭重的點了點頭。

坐在記憶提取器下,我輕輕的閉上眼睛,腦海中關於團團的回憶開始重演。

懷著團團的幾個月裡,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了,肚子裡的小傢夥鬨騰得很,天天動個冇完,但我臉上永遠掛著幸福的微笑——記憶畫麵中,我坐在鄉村院落裡納涼,丈夫杜陽坐在我邊上吃著西瓜。

“杜陽,等我們的孩子生下來了,你說他叫什麼?”

杜陽抬起眼瞥了我一眼:“起名也是我們男人起,你一個女人瞎摻和什麼?孩子要是叫了你起的名字,這輩子的運勢都被壓住了!”

下一個畫麵,是我躺在村衛生所破爛的小床上。

幾經深呼吸和用力,嬰兒的哭聲終於在產房裡響起,產婆將孩子抱出產房,杜陽叼著煙掀開繈褓,瞬間冇了興致:“怎麼是個女孩兒?”

產婆一臉媚笑:“杜哥,現在都說生男生女都一樣,你看,這小妮兒長得多白淨,像你家褚蘭一樣!”

“切,女孩兒就是倒貼貨!”杜陽一口煙噴在女嬰臉上,說著就要將女兒抱走:“趁現在還能賣的上價,趕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