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

1

我是個單親媽媽,唯一的一雙兒女卻恨我入骨。

他們在成年上大學後,寄來一紙斷絕關係協議書,要和我徹底劃清界限。

我不簽,他們不惜貸款重金將我送上親緣審判台,誓要將我的狠毒和冷漠昭告天下。

我的記憶被提取直播後,兒女卻雙雙後悔,哭著要給我養老送終。

他們忘了,一旦敗訴,親緣審判台會清除被告的所有記憶,給予被告新的人生。

走下審判台的我不解的望著兒女:“孩子,我認識你們嗎?你們哭什麼?”

……

親緣審判台上,我邁著沉重的腳步一步步走進被告席位。

這是一個專門用來審判親情糾葛的平台,它擁有最先進的記憶提取技術,可以根據被告原告的第一視角記憶來還原所有案子的真相。

一旦審判成功,審判台會對被告加以懲罰,此生所有痛苦記憶的感受將會被放大千倍,曾經有無數人因為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痛苦自殺身亡,這比死刑更讓人煎熬百倍。

我剛走進被告席位,一個雞蛋就砸在了我眼睛上。

蛋殼破碎,黏黏糊糊的蛋清流了我一臉,散發出腐爛的臭氣,旁聽席上的一個老婦人站起來,指著我痛罵:“蛇蠍心腸的女人!都是當媽的,你怎麼能這麼狠心!你不配為人!”

緊接著,礦泉水瓶,紙團,還有不知道誰的口水悉數落在了我臉上。

“不愛子女的女人就該下地獄!那可是你的親骨肉啊!”

“呸!我想懷一個孩子都懷不上,你有了兩個孩子竟然還要這麼虐待他們!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來看一看是不是黑的!”……

在一片唾罵聲中,女兒楊寧蕊走進了原告席。

我能被群眾如此痛恨,全都是女兒的手筆,上了大學的她是係裡的宣傳乾事,她將我的事情發在了互聯網上,一時間飆升到熱搜榜榜首,我被無數網友詛咒侮辱,那些旁聽的群眾,也都是她請來的。

楊寧蕊貼心的為每一個辱罵我的群眾都發放了免費蘇打水,隨即仔仔細細的架起直播設備,確保我的每一個表情都能被高清的鏡頭直播在互聯網上,全程,連一個眼神都冇給我。

冇過一會兒,兒子楊寧康也來了,他和律師一起,仔仔細細整理著手裡的審判證據,餘光掃到我時,他撇過頭去,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群眾的辱罵和丟雞蛋並冇有給我帶來多大的傷害,一雙兒女的冷漠和厭倦卻讓我的心狠狠刺痛了一下。

兒女叼著奶嘴,奶聲奶氣圍著我叫媽媽的場景好像就在昨天,卻不想物是人非,今日的我們已經換了身份,對簿公堂。

全員到齊後,審判長敲響了審判錘:“全場安靜!審判即將開始,原告,被告,你們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顫顫巍巍的舉起手來:“審判長……可不可以……不要審判?”

我這話一出,旁聽席上再一次躁動,有控製不住情緒的群眾直接跨過席位要上來打我,人不多的直播間瞬間沸騰:“我去我去,被告心虛了!”

“孩子死了來奶了,現在要審判了知道害怕了,早乾嘛去了!”

女兒冷笑著看著我:“你現在後悔,真是太晚了!”

審判長輕咳了兩聲:“審判一旦提交,不可撤回,不可終止,被告訴求駁回!原告楊寧蕊,楊寧康請提交審判證據,並接受記憶提取,被告褚蘭有異議即可提出反對!本場審判,正式開始!”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0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