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p>

“你知道嗎?雖然我的確願意看到你在魔法上有所建樹,但說實話,當初下定決心收養你時,我隻有一個願望,那就是你以後能活的開心就好。”萊卡拍了拍凱瑟琳的肩膀。

“如果去不了學校,那我就得去前線與惡魔作戰,以後就很難有時間來看你了,甚至你都有可能收到我的骨灰盒...”凱瑟琳哭的更厲害了。

“所以你要對得起我呀...活下去,然後來見我。”萊卡摸了摸凱瑟琳頭上的髮飾,無論是顏色還是形狀,都和自己佩戴的款式一模一樣。

這是凱瑟琳在萊卡入獄後戴上的。

雖然這難免讓凱瑟琳在學校裡受到排擠,但她依舊選擇了堅持這麼做,而老師對優秀學生的寵愛又令她在受到霸淩後往往能得到很好的聲張。

“時間到了。”門口傳來了獄卒機械而冰冷的聲音。

“老師,我不認為你做錯了什麼。”

“堅強點,彆忘了帶上我留給你的筆記,除了九階以上的大術士外,能夠解開封印的隻有你的血。。”萊卡摸了摸凱瑟琳的臉。

“嗯。”

凱瑟琳鬆開了萊卡,轉身離開了房間。

她將手中的雨傘拖在了地上,任憑冰冷的雨水打在自己的黑色連衣裙上,直到身子被完全浸濕。

“看,女巫的孩子。”

“天賦再好有什麼用,不還是得送上戰場當炮灰。”

不遠處傳來了已畢業同學們的竊竊私語,凱瑟琳冇有理會他們,轉身沿著街道的小巷返回了空蕩蕩的家。

自己的書桌上擺放著十張黑白照片拍攝的合影,主角都是凱瑟琳和萊卡。

是自己從七歲到十七歲的每一次生日。

其中,最後三張是在監獄裡拍攝的,並且蛋糕的尺寸也從之前兩個人根本吃不完的十餘寸變成了巴掌大小,而凱瑟琳的表情也從一開始失去雙親的沉默逐漸變為了歡笑,然後又在十三歲之後,再度變得低沉和強顏歡笑。

用萊卡的話說:

“你笑的就和那些被伊德海拉控製的木偶人一樣。”

“我終究還是...要離開你了。”

凱瑟琳從抽屜裡翻找出了萊卡留下的筆記,並將其裝進了自己的單肩包。

隨後,凱瑟琳將相框內的照片依次取出,咬破手指解開了筆記的封印後將其統一封存在了筆記的最後一頁。

這本筆記的文字使用了一個已經滅亡的國家的語言——希爾克裡斯語寫成,除了凱瑟琳和萊卡基本冇有...

-

發表時間:2024-05-15 06:08:5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