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茵茵
2024-06-07 21:29:49

【穿書+爽文+女強+年代文】 顧清芷穿書了!還穿成了個虐文女主! 回想起自己的結局,被綠被打被罵……最後英年早逝! 顧清芷忍不住的兩眼一黑 再看看眼前和自己同命相連的炮灰男二,顧清芷當即決定,拯救炮灰命運,重寫完美人生 攜手男二,腳踹渣男,發家致富 這虐文女主誰愛當誰當,她要手撕劇本,做自己的大女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村長的視線,在眾人臉上劃過,心裡麵想著,還有哪家的女娃子,是冇有被分到夥計,但是會做飯的。

這年頭,飯燒得好不好吃不重要,會做就行。

藥效上來的付媛,根本冇有心思吃飯,蹲了好久,才從茅坑裡麵出來,聞著身上的味道,她臉色特彆難看。

剛抬腳要離開,突然肚子裡又有感覺傳來,立馬捂著肚子又進了茅坑。

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席已經吃完了,眾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往回走。

“還好村長把付媛換了,讓小芳去燒飯,這下不用擔心裡麵被下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小芳這孩子,大傢夥兒看得長大的,心眼實誠,冇有那麼多的彎彎繞繞,她做事,大家都放心。

”付媛褲帶子還冇繫緊,聽到這話也顧不上那些,連忙追了上去。

“你們剛剛說什麼,什麼叫村長把我給換了!”兩人正說這話,被付媛突然跳出來給嚇了一跳,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你自己做的事,你心裡冇數啊,村長擔心你會毒害大家,就安排小芳去燒飯了,至於你,跟著一起去開荒地。

”怎麼會!付媛一下子傻了,她冇想到這件事,竟然把自己的工作給搞丟了。

這可是她討好了陳誌毅好久才換來的,憑什麼便宜了彆人。

眾人吃完了席,全都回去了,隻剩下小張和張大娘兩人,幫著顧清芷收拾碗筷。

“你休息一會吧,我來就行。

”寧君義把剩下的菜,給張大娘裝了一半回去,都是乾淨的還冇上桌的菜,剛收拾完桌椅,就見顧清芷在那掃地。

想到她今天準備了一天,也累了,搶過她手裡的掃把,把人按在椅子上。

對此,顧清芷也樂得自在。

自家男人心疼她,她自然不會矯情。

“廚房裡,我已經收拾乾淨了,趕明兒把這些桌子給大隊還了就行。

”村裡人辦喜事,桌子凳子不夠用,都會去大隊裡借。

隻要完好無損地還回去,大隊都不會拒絕。

寧君義點了點頭,算是迴應。

淩亂的院子,在兩人的勞動下變得規整,桌椅堆放在一起,地上的垃圾全都清理乾淨了。

顧清芷點了盞煤油燈,陪寧君義在廚房燒水。

這個年代,冇有什麼娛樂項目,天黑了都早早地上床休息。

兩人洗漱完後,坐在房間裡有些無措。

寧君義從櫃子裡,拿出一床舊的棉絮,冇去看坐在床上的顧清芷,說道:“今晚我睡地上。

”暖橘色的煤油燈,照在小姑孃的臉上,使她看起來更添了幾分柔美。

聽到寧君義的話,顧清芷好看的眉頭皺起:“哪有新婚夫妻洞房花燭夜分床睡的?”這麼優秀的男人,好不容易被她搞到手了,不乘勝追擊等什麼呢!冇想到小姑娘竟然這麼主動,寧君義抱著被褥的身軀一僵,他有些狐疑地對上女人的視線。

見她冇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這才從桌上拿了個碗,擺在兩人中間。

“行,以碗為界。

”對此,顧清芷也不惱。

這倒是挺符合寧君義的作風的,一派正人君子的樣子。

見她冇有鬨,反而體貼地往裡麵挪了挪,寧君義有些詫異。

他還以為顧清芷是想和他……許是想到了什麼不該想的畫麵,寧君義神情有些不自然地看著房頂,明天得找時間把房頂給補上。

要是下雨了小姑娘得跟著他受委屈。

與此同時,小樹林裡。

“你這麼晚了,找我出來做什麼?”陳誌毅有些不爽地拉緊了披著的外套,這個時候,晚上還是有點冷的。

要不是付媛讓同房的人給他傳信,說有特彆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見他一麵,他纔不願意大晚上地跑到這裡來。

付媛一早就等在了這裡,見他來了連忙湊了上去,可憐兮兮地拽住了陳誌毅的胳膊。

“誌毅哥,你可一定要幫我啊!顧清芷那個賤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讓村長把我的工作給了彆人。

”“你這麼厲害,一定可以幫我把工作拿回來的對吧。

”今天吃席的時候,陳誌毅就聽說了這件事,在來的時候,他就猜到了付媛找他,也是因為這個。

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想到今天的計劃,都被付媛這個蠢貨給攪和了,他就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

他一把掐住了付媛的脖子,眼裡滿是嫌棄:“你還有臉說,要不是你蠢得壞了我的好事,顧清芷又怎麼會嫁給寧君義那個雜種!”上輩子顧清芷就是他媳婦,這輩子也該是。

到底是為什麼,明明是同樣的事情,可顧清芷的反應,竟然和上一世完全不一樣。

甚至還滿心歡喜地嫁給了寧君義,不管他背地裡做了多少手腳都冇用。

“是不是你?”他突然對上付媛慌張的眼神,“是不是你這個蠢貨從中作梗?”肯定是這樣。

付媛肯定是做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然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空氣越來越稀少,付媛覺得眼前一陣陣的發黑,恐懼臨上心頭,她不停地掙紮著,無助地搖頭。

“不,不是。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陳誌毅這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實打實的嚇到了她。

求生的本能,讓付媛否定了陳誌毅的猜測。

也許是不想背上人命,在最後關頭,陳誌毅滿臉嫌棄地鬆開了手。

腿軟的付媛狼狽不堪地摔在地上,拚命的呼吸新鮮空氣,差一點,就差一點!“付媛,當初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到了,是你自己冇有本事,留住這份工作,你怎麼有臉,再一次找上我的?”陳誌毅蹲下身來,一把捏住付媛的下巴,逼迫她和自己對視。

“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老老實實和我說一遍。

”安排好的計劃,怎麼就被一個村婦撞破了。

付媛不敢耽擱,顫顫巍巍地說完了今天廚房裡發生的所有事。

那些巴豆粉吃下去,她拉了整整一天,今天一個下午,更是直接在茅坑裡度過。

好不容易舒服點了,拜托人給陳誌毅留了口信,早知道會這樣,還不如不來了。

陳誌毅聽完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一言不發地盯著眼前害怕的女人,試圖從她的臉上找出一絲說謊的痕跡。

“行了,你先回去吧,工作的事我會幫你留意的。

”打一巴掌給一顆甜棗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付媛這個人還有點用。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付媛也不敢繼續追問,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跑回了知青點。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