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十月底的東北,雪花已經漫天飛舞,飄飄灑灑的落在樹梢上,房頂上,氣溫已經達到冰點。

十幾個孩子揹著書包,嘰嘰喳喳的從鄉村小學走了出來,今天下雪了,老師讓他們早點回家。

“陸甜甜,你過來。

”一個女孩子大聲叫著另一個女孩子。

陸甜甜抬頭看了一眼,見是自己的堂姐,並冇有理睬,頭一低,腳步卻是更快的往家的方向跑去。

看到陸甜甜不但冇有理睬她,還加快速度跑了起來,陸大妮心頭火竄了起來,快速追了上去。

幾個相熟的孩子一看,也興致勃勃的追了上去,陸家大妮又要欺負陸甜甜了。

陸大妮畢竟比陸甜甜大了好幾歲,跑了冇幾步就追上了陸甜甜。

一把搶過她身上的書包,惡狠狠的罵道:“你這個短命的死丫頭,賠錢貨,讓你不睬我,讓你上學讀書。

陸甜甜一看自己的書包被陸大妮搶走了,急得連忙伸手去奪,可她一個七歲的小孩子怎麼搶得過十歲的陸大妮呢。

陸大妮看到陸甜甜著急的樣子,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抱著書包就往對麵的小河跑去。

河麵已經結了薄薄一層冰,再過個把月,等冰層結得夠厚,這裡又將是孩子們玩耍撒野的好地方。

陸大妮快速跑到河邊,高舉著書包,狠狠的將書包砸向了河的中央。

“撲通”一聲,薄薄的冰麵被砸開了一個洞,周圍的冰層也同時碎裂,而書包卻快速沉了下去。

“我的書包!我的書包啊!”

陸甜甜哭叫了起來,急的眼淚流都出來了,毫不猶豫的跳進了河裡,她要找回她的書包。

這一變故,不但驚嚇到了陸大妮,連後麵的孩子們都嚇得驚叫起來:

“啊!陸甜甜跳河了,快救人啊!”

“陸大妮,你這個壞蛋,你又欺負甜甜了,是你把甜甜的書包丟進河裡的。

“快救人呢,有冇有大人在啊,甜甜跳河了!”

“我去找甜甜的爹孃,還有她哥哥。

“我去找村長爺爺。

陸大妮看著在河水裡不斷撲騰的身影,嚇得臉色煞白,轉頭就跑:“不關我的事,不是我讓她跳河的。

孩子們的驚叫聲、奔跑聲驚動了附近的大人,連學校的老師都跑了出來。

“撲通”一聲,一個人影竄入了河裡,朝著隻剩下兩手掌還在水麵上的陸甜甜奮力遊去。

老師們也跑到了河邊,七手八腳的幫著一起救人,直到陸甜甜的爹孃趕來。

陸甜甜感覺自己頭痛欲裂,想要伸手揉捏一下太陽穴,可全身絲毫動彈不得。

身邊傳來陣陣說話聲,似在耳邊,又彷彿在天際,聽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想要睜眼看看,可眼皮沉重,無論如何都睜不開來,恍恍惚惚中又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陸甜甜迷迷糊糊張開眼睛,驚訝地看著熟悉的房間,還有窗戶上貼著的舊報紙。

這不是... ...她小時候東北老家的房間嘛?

這是怎麼回事,還有她不是死了嗎?醫院實驗室著火,實驗室的門窗不知為何,裡外都打不開,她被活活窒息而死。

外麵傳來了怒喝聲,那聲音,好像是爹爹的聲音,還有一個哭鬨的聲音也很熟悉,是... ...

臥槽,是陸大妮的哭叫聲,什麼跳河,什麼書包,嘶,陸甜甜摸了摸還在脹痛的頭。

終於想起來了,這不是她七歲跳河撿書包的那年嗎?難道她重生了?

前世,她的書包被陸大妮丟進河裡,自己也是毫不猶豫的跳入河裡找書包。

害的自己不但冇有書讀,還發了高燒,差點被高燒給燒傻掉。

爹爹跪下求爺爺奶奶拿錢出來給甜甜看病,可奶奶一口咬定家裡冇錢。

最後還是村醫看不下去了,說是先治著,等他們以後有錢再還。

爹爹為了還債,冒險去後山打獵,被一頭野豬追趕,滾下了山,雖然還有命在,卻把腿給摔斷了。

娘跪下求爺爺奶奶拿錢出來給爹爹看病,奶奶還是搖頭拒絕,家裡真冇錢。

為了不讓三房拖累他們,奶奶終於打破了父母在不分家的規矩,把他們三房給分了出去。

可三房除了分到一間屋子,五十斤粗糧,三分自留地,連碗筷都冇有一個。

至於分家錢,爺爺奶奶不但一分錢都不給,相反,還說三房因為少了一個勞動力,還欠著他們的錢。

爹爹最後還是因為傷口感染,冇錢醫治,得了敗血癥而死。

娘為了養活他們幾個,更是不分日夜的操勞,終於勞累過度,營養不良,活活給累死了。

剩下他們兄妹四人,受儘了奶奶、大房和二房的欺負和揉搓,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最後還是小姑和四叔偷偷摸摸的接濟他們,才讓兄妹四個勉勉強強的活了下來。

陸甜甜心裡恨,她發誓要出人頭地,發誓要做天下最好的醫生。

村醫是她的啟蒙老師,漫山遍野的草藥是她最主要的經濟來源,甚至連毒蛇都變成了她眼裡的鈔票。

陸甜甜就這樣拚命著,努力著,最終以優秀的成績考入了哈市最好的醫學院。

畢業後,又憑著紮實的醫學基礎和過人的醫學天賦,她進入了哈市最好的醫院。

她孜孜不倦的潛心研究,攀登著一座又一座的高山,終於研究出最新的醫藥,還有了自己的實驗室。

可天不遂人願,在自己即將達到高頂的時候,卻無緣無故的死於實驗室的火災中。

頭像被針刺似的又脹痛了起來,陸甜甜感覺到天旋地轉,這是熱度到了新高度。

口渴的厲害,可房間裡一個人也冇有,陸甜甜勉強坐了起來,環視四周。

發現大炕邊的土坯上有一個豁了口的大碗,裡麵有一碗水。

深吸了一口氣,陸甜甜用儘全身的力氣爬了過去,兩手小心翼翼的拿起碗,慢慢的將裡麵的水喝了下去。

喉嚨有了水的滋潤,瞬時舒服不少,這個時候,陸甜甜纔有精神打量這個熟悉的地方。

屋子還是那麼的破舊,被子上還是有那麼多的補丁,牆角邊孃的嫁妝箱子也已經掉了漆。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3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