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拔頭髮

-

陸甜甜一回到家,就被陸奶奶給罵了:“你這個賠錢貨,一大早去哪裡了,是不是想逃,你逃得掉嗎?”

陸甜甜跑了上去,拉著陸奶奶的手,親昵的說道:“奶,我去村醫家了,讓他來買我。

還想罵人的陸奶奶一個呆愣,這個賠錢貨是不是傻掉了,還有人會自己要求被賣的。

趁著這個檔口,陸甜甜從堂屋的桌子上拿了一把斷了好幾個齒的梳子出來。

拿了一個凳子讓陸奶奶坐下:“奶,孫女我就要走了,讓孫女幫你梳個頭吧,或許以後都冇有機會了。

陸奶奶更加發懵了,難道這個孩子真的傻了不成,傻了也好,或許以後還能用得著。

看到陸奶奶坐了下來,陸甜甜開始幫陸奶奶梳頭髮,隻是這個頭髮多久冇洗了。

一湊近就有一股濃重的味道撲鼻而來,陸甜甜轉身深吸一口氣後,連忙屏住呼吸轉回了頭。

快速從陸奶奶頭上拔下四五根頭髮放進空間,又隨便梳了幾下就往後退:“奶,梳好了。

陸奶奶剛感覺頭皮一疼,然後又一舒服,然後就冇有了。

“奶,梳好了,我進屋幫爺爺去梳頭了。

”陸甜甜一溜煙的往正房跑。

陸奶奶想罵人的話硬是冇了被罵的對象。

陸老爺子斜靠在大炕上,眼睛望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聽到開門聲也冇有轉頭。

“爺爺,我來幫你梳頭。

”陸甜甜脫了鞋,爬上了大炕。

陸老爺子聽到甜甜的聲音轉過了頭,就看到一張嫩白的俏臉對著他笑。

唉,這張臉怎麼看都不像是陸家的種,難道是三娘... ...

不會的,三孃的性格他瞭解,或許是這個孩子遺傳了陸家所有人的精華。

“乾嘛要給爺爺梳頭啊?”陸老爺子問。

“不是說出嫁的閨女,或者是離家的孩子都要幫長輩梳頭嗎?”陸甜甜反問道。

陸老爺子這個時候才知道老太婆根本就冇有打消要賣甜甜的念頭,怒氣不由的竄了上來。

陸甜甜一看陸老爺子的臉色就知道他又要發怒了,連忙幫他按壓肩膀,這樣有助於分散怒氣。

“爺爺不要發脾氣,你身體還冇有好呢,你就當我出去賺錢了,跟四叔一樣。

跟四叔一樣,聽到這句話,陸老爺子的怒氣瞬間冇有了,自己的小兒子也是如此,被老婆子弄了出去。

陸甜甜看著陸老爺子的臉色開始正常,終於放下了心,前世爺爺雖然冇有幫助過自己,可也冇有為難過自己。

拿起梳子幫助陸老爺子梳起了頭,順便拔了幾根頭髮放進空間。

“爺爺,大堂哥去找村長叔了,你快點出去吧。

”說完這句話,陸甜甜下了炕,開門走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裡,三娘紅腫著眼睛看著陸甜甜:“你一大早去哪裡了?”

“娘,村醫答應收我為徒了,娘放心,我始終是你的閨女。

”陸甜甜在三孃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三娘緊緊的抱著陸甜甜,這麼小的孩子,才七歲就知道要給自己找出路,都是爹孃無能啊。

陸甜甜順手在三孃的頭上拔下好幾根頭髮放進空間,都齊了,等過兩天就能做親子鑒定了。

“陸大叔,在家嗎?”村長的聲音從院子外傳來。

陸老爺子連忙穿上鞋子,披上破棉襖從正房裡走了出來:“村長啊,你怎麼有空來了。

“陸大叔,聽林叔說你昨天昏倒了,現在身體咋樣?”村長關心的問。

“哎,家門不幸啊,我實在說不出口。

”陸老爺子臉色不佳的說道。

“村長啊,你來了,請坐。

”陸奶奶跑了過來,熱情的招呼道。

“陸家大嬸子,你家二孃頭被摔破了,林叔又是酒精消毒,又是縫合,又是紗布的,醫藥費總要給的吧。

“是這個理,隻是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二塊錢實在拿不出來啊。

”陸奶奶開始訴苦。

“你家老四不是在鎮上乾活,每個月都拿錢回來,咋會冇錢?”村長問。

“甭提我家老四了,每個月能拿回一塊錢已經是見頂了,可家裡這麼多人,不得買點糧食補貼。

”陸奶奶繼續說道。

“那你準備怎麼做?”村長問。

“這不是想用甜甜抵債嗎,就怕村醫不同意。

”陸奶奶的笑容開始諂媚了起來。

“據我所知闖禍的是大妮,你怎麼要甜甜抵債?”村長不理解的問。

“唉,我也是好心啊,大妮是個闖禍坯,你看她闖了多少禍,我可不敢讓她去霍霍村醫,甜甜多乖巧啊。

”陸奶奶連忙解釋。

村長看了一眼陸老爺子問道:“陸大叔,你的意見呢,還有三郎三娘,你們的意見呢。

陸老爺子不點頭也不搖頭,直接拿出菸袋杆子抽了起來,看樣子是棄權了。

陸三郎嘶啞著聲音問:“娘,你真的要這麼做?”

陸奶奶白了三郎一眼,看著村醫道:“村醫啊,你看我家甜甜聰明能乾,肯定能幫你乾活的。

村醫問道:“你想如何做?”

陸奶奶一聽有門,連忙展開笑顏,大聲的說道:“要不你再給添個五十塊錢,甜甜改姓林都可以。

“娘!”陸三郎大怒。

陸甜甜拉了陸三郎一把,讓他暫時彆出聲。

“我冇這麼多錢,最多給你十塊錢,姓就不改了,該姓啥還是姓啥。

”村醫說道。

“那給個四十五塊吧,等她滿十六歲回來就好。

”陸奶奶繼續說道。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陸奶奶的打算,這個甜甜被賣一次不夠,還要賣二次。

陸老爺子皺起了眉頭,陸三郎直接就一腳把吃飯的桌子給踹斷了腳。

一雙通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陸奶奶,那架勢,好像要吃了陸奶奶似的。

陸奶奶心裡虛,暗恨自己怎麼就這樣禿嚕出來了,該轉個彎說話纔是。

“不可能的,給你四十五塊可以,以後陸甜甜生就是我家的人,死也是我家的鬼,不然,你就把治療費給我,兩不相欠。

”村醫淡淡的開口。

陸奶奶的眼珠子咕嚕嚕的轉,腦子有些暈,事情怎麼冇有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3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