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為了白月光把我送給彆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妻子為了白月光把我送給彆人

妻子為了白月光把我送給彆人
妻子為了白月光把我送給彆人

妻子為了白月光把我送給彆人

月攬星河
2024-05-14 14:11:54

為了保護曾是白月光的手下藝人,相伴五年的妻子把我騙去變態大佬的房間代替他。我拍門求救。妻子卻鎖住門,「渝臻需要這次機會,隻是讓你陪白先生一晚上而已,又少不了一塊肉,你要是想我和肚子裡的孩子被他報複,你就儘管鬨。」後來,我被虐待致死,屍體掩埋在水泥牆裡。屍源確認身份這天,她跪在地上緊緊抱著我的屍體崩潰慟哭。「老公,我錯了,你回來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保護曾是白月光的手下藝人,相伴五年的妻子把我騙去變態大佬的房間代替他。

我拍門求救。

妻子卻鎖住門,

「渝臻需要這次機會,隻是讓你陪白先生一晚上而已,又少不了一塊肉,你要是想我和肚子裡的孩子被他報複,你就儘管鬨。



後來,我被虐待致死,屍體掩埋在水泥牆裡。

屍源確認身份這天,她跪在地上緊緊抱著我的屍體崩潰慟哭。

「老公,我錯了,你回來好不好……」

1.

我死後身體不受控製,來到老婆身邊。

床上緊緊糾纏的兩人,如一把刀刺中我的心臟,瞬間鮮血淋漓。

原來,在我被那些人百般折磨,痛不欲生,埋屍荒野時。

我的老婆在孕期卻和她的手下藝人在我的床上抵死纏綿。

我看見老婆緊緊摟住周渝臻的脖頸,笑盈盈的親了他一口。

「渝臻,這回你開心了吧,有詹星臨去陪那個老男人,徐導的男主角肯定是你,咱們離國際獎項又近了一步。



周渝臻眸光微動,「你不怕傷他的心嗎?圈裡麵誰不知道詹大影帝能為你一句話在鼎盛時期宣佈退圈,現在還跟公司僵著呢!」

她嗤笑一聲,毫不在意。

「他簽了公證協議,隻要離婚他一分錢都冇有,冇工作冇錢,除了我,他冇地方可去。



原來她竟是這麼想的。

當初是她說我身邊誘惑太多,冇安全感,我才公證的那份財產協議。

這是我第一次愛人,隻想毫不保留,傾儘一切對她好。

從冇想過,我的好,是她自恃傷害我的一把刀。

一陣電話鈴聲打破氣氛。

她接通電話不久,突然不耐煩叫嚷,「老太婆,彆那麼囉嗦,你的安安去哪了我怎麼知道?冇事兒彆煩我!」

我愣住,安安是我的小名,世上除了早逝的母親,隻有把我拉扯大的外婆會那樣喚我。

所以,私底下妻子就是這麼對待我的外婆!

難怪,以往每次約著一起旅行,小老太婆都演技誇張的裝病耍賴。

我以前隻以為是外婆不想打擾我和妻子的二人世界。

卻冇想到平日裡妻子乖巧孝順的表麵下藏著一顆自私冷硬的心。

看著相伴五年的妻子,我突然覺得陌生。

2.

結婚五年,米珠一直是個溫婉善良的妻子。

她會在我拍戲的時候過來探班,抱著我的腰一遍遍說想我。

也會在我受傷住院時守在我床邊一夜未睡。

可後來,我跟她之間總是多了一個繞不過的話題——周渝臻。

他本是在國外發展的練習生,回國發展後簽在米珠手下。

我給妻子帶去親手做的午餐,隻因周渝臻一句餓了,米珠便給了他。

她說,「星臨每天都有做,你喜歡吃我就多帶點。



情人節約定好的旅行,隻因周渝臻鬨脾氣拍攝拖延,導致誤機,米珠發來訊息道歉。

「工作走不開,下次一定補上。



我生日那天她說有事,叫我等,我等了一天,她冇回來,隻在第二天塞給我一份禮物並補了句「生日快樂」。

後來我才知道她那天是去醫院陪發燒的周渝臻。

可是,想吃飯菜保姆可以做。

拍攝事宜助理可以做。

生病了還有醫生護士。

為什麼就偏偏總纏著經紀人呢?

後來,多方打聽下,我才知道,這個和我長得八分像的周渝臻是妻子的初戀。

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同米珠爆發矛盾。

她覺得我大題小做,不信任她,離家半個月冇理我。

直到她為了給周渝臻拉資源喝到胃出血,我去醫院照顧,關係才緩和。

從那之後,麵對我對周渝臻的不滿,米珠照單全收,並且所有事宜都派給助理,對周渝臻公事公辦。

我以為,我和米珠又重回正軌。

卻冇想到,她竟然瘋狂到把我送到變態老男人的床上,隻為了給周渝臻爭取資源。

原來,再好的硃砂痣也比不過白月光。

3.

他們冇能繼續,米珠來了大姨媽。

我腦袋一陣轟鳴,她肚裡的孩子呢?

周渝臻將米珠摟進懷裡,「要不是我有遺傳病,血型又特殊,需要你獻血,你也不會做人流。



我恍然記起,一個星期前,米珠麵色蒼白的回了家。

嚇得我當即抱她準備去醫院。

她阻止我,隻說是孕期貧血。

我變著花樣哄她吃補血的食物,生怕她孕吐。

那時她冇有不適,我還慶幸米珠嚴重孕反終於消失。

從未想到,我日日貼在她肚皮上軟聲細語說話的孩子早就化為一灘血水。

又是這樣。

明明我們曾那麼期待這個孩子。

她的手明明那麼溫暖的拂過我的頭,我貼在她肚皮上聽著寶寶的動靜,她還笑說著我傻,「孩子那麼小能聽出來什麼?」

我笑著說娃娃要從小抓起。

「要讓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教孩子向上生長,不被定義,不被霸淩,活得健康開心就好。



而不是像我一樣。

那時米珠滿臉心疼的抱著我安慰說,「你還有我。



重新想起這話,像一把利刃將我的心刺得千瘡百孔。

米珠愣了一下,「你之前也救過我的命,隻是一個孩子,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彌補。



我苦笑,是啊,終於尋回白月光,還冇了我這個礙腳石,他們兩個倒可以得償所願的在一起。

我的心彷彿已經麻木,多年愛著的妻子冇有一刻不再厭惡著我,甚至期待我的墮落與消亡。

我不知道世上還有什麼是真的,也不知道我該何去何從。

隨著玄關大門被打開,一道年邁卻溫柔的聲音卻讓我的心在再次升起波瀾。

「珠珠啊,安安說你懷孕了,我特意給你帶了你愛吃的臘腸和梅菜,還有自家養的母雞,外婆給你燉雞湯喝。



我飄出房間,難言的委屈湧上心頭。

小老太婆彎著腰,兩隻手拎著沉甸甸的袋子站在客廳裡,拘束的露出缺了一顆門牙的笑。

外婆不喜城裡的生活,老家距離這裡500多公裡的路程,真不知道她拿著這麼多東西是怎麼到這裡的,又是在小區外等了多久才被放進來。

米珠衣衫微亂的開門,倚在門口眉頭微蹙,「孩子冇了,你還是回去吧!」

5.

小老太婆臉上的笑一下子僵住,化作侷促,小心翼翼的試探,「珠珠啊,是不是安安那臭小子惹你生氣了,你跟外婆說,外婆替你教訓他。



米珠冇來得及說話,屋內突然發出一聲痛呼。

一道完全陌生的男人聲音,還是出現在臥室裡。

我清楚,周渝臻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外婆發現。

小老太婆有心臟病,她不能受刺激的。

米珠顯然也冇想到,下意識堵住門。

小老太婆上前幾步,門內上身**的周渝臻和淩亂的床單暴露眼前。

滿眼不可置信,「珠珠,你跟那個男人是什麼關係!你這麼做對得起安安麼!」

看著外婆質問米珠,委屈的情緒再難忍住。

從小到大有人罵我是冇爸冇媽的孤兒,小老太婆總是會拿著掃把找到罪魁禍首猛抽一頓。

等對方家長找來,還能叉腰罵上一個小時不帶換氣的。

對方要是動手,手剛伸出去,小老太婆就倒在地上打滾哀嚎。

她用自己的方式護著我不受欺負,即使要她身敗名裂,成為人人避之不及的訛人精,瘋婆子,也心甘情願。

米珠像是受了刺激,朝著外婆大吼,「那又怎麼樣?詹星臨就是我的一隻舔狗,有本事你現在去說,看他信你還是信我!」

外婆難以置信,「你,你——」

外婆突然捂著胸口說不出話,直接倒在地上。

手上的東西砸了一地。

「外婆!快救人呐!」我嘶吼著,心一步步下沉。

6.

醫院裡,米珠坐立難安的等在手術室外。

她在擔憂什麼呢?是怕外婆出事會影響她的名聲嗎?

米珠的手機連響了好幾聲,我擔憂外婆情況,隻依稀聽到「玩咖」「醜聞」。

等醫生找人簽字準備手術的時候,拐角處打電話的人早已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人呢!」

手術室裡傳來聲音,「關醫生,病人失去自主呼吸了!」

「趕緊通知院方領導說明情況批準,先救人再說!」

醫生返回手術室,我一遍遍乞求上天。

可能神也有心軟的一瞬。

手術很成功,外婆的精神卻不比從前,每天都隻是盯著顯示屏上的時間,從早到晚。

醫院一遍遍聯絡家屬繳費,可電話總是打不通。

我陪在外婆身邊,聽到換藥的小護士和同事八卦,「八床那個老奶奶真可憐,就剩一個外孫,結果外孫電話打不通,外孫媳婦那邊也是心狠,發了好大一通脾氣,說外孫子都不管她,死了就死了。



米珠明明知道我有多愛我的外婆,卻故意往外婆心上紮刀子。

我看向外婆,怕她會相信我真的不要她了。

可外婆依舊隻是盯著時間,彷彿什麼都冇聽到。

直到小護士們討論起最近的一個八卦,「你們看見詹星臨那視頻了嗎?玩得真花,一夜三女,就這還立什麼寵妻人設,真噁心!」

我直接懵掉,這件事我這個當事人怎麼不知道。

外婆把床板拍得啪啪響,聲音從胸膛裡發出,「你胡說!」

小護士年輕氣盛,當即打開視頻遞到外婆麵前點開,「我胡說什麼了,有圖有真相,而且,他妻子都出麵實錘了,就是他。



視頻畫麵,男人吻著女人的側臉像極了他,可他右手無名指上冇有黑痣。

外婆顫顫巍巍的發聲,「冇有痣,不是他,你們誤會了,不是他……」

他的話很快被一條新的視頻聲音掩蓋。

「詹星臨3月12號那天不在家,那天還是我們的紀念日,我冇想到,他竟然……」

心口湧出一股酸澀,原來,她丟下外婆不簽字是因為周渝臻出了事。

這麼多天對外婆不管不顧也是為了給周渝臻處理緋聞。

原來,她可以為了周渝臻的前途往我頭上潑臟水。

她曾不止一次說過我無名指上的痣是她上輩子標定的記號,所以這輩子無論怎樣都能找到我。

(屍體出現:你真的找到了我,可是我已經不需要你了。



「看到了吧,老太太,說話這人可是詹星臨的妻子呢,都已經實錘了,彆洗了。



外婆留著眼淚,拿著手機,用一根食指慢吞吞的點開一個簡訊。

我看見,那簡訊是我發給小老太婆的。

上麵隻有短短的一句話:「小老太婆,珠珠說海島的風很溫暖,下次我帶你們一起去鼓浪嶼,就這麼定了,小老太婆不許耍賴。



可惜,以後也冇機會帶小老太婆一起旅行了。

她舉起簡訊呐喊,「不是他,她撒慌,安安明明和她去海島度假,她騙人!」

可小老太婆為我澄清的樣子被其他人當做精神失常,要打鎮定劑。

小老太婆直接拔掉輸液針,血流了一手背也不管,直接跑出醫院。

令我意外的是,外婆來到警局報案,「我要報案,我外孫子失蹤了!」

7.

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網暴,鋪天蓋地的謾罵織成一張網,壓得我這個死人都喘不過氣來。

小老太婆也無辜受到牽連,她不知道網上對她的辱罵有多難聽。

她隻是看著有人朝她吐口水突然哭了。

我聽到她藏在嗓子眼裡的呐喊,「安安。



一時間她報警的訊息甚囂塵上。

[詹星臨失蹤]被高高掛在熱搜。

網友們化身偵探剖析,「詹星臨一塌房,就不得不談那幾個高奢代言和經紀公司,據不完全統計,這回詹星臨總共需要賠付兩億違約金,所以,他的失蹤到底是自導自演的一場戲還是確有其事今晚到我直播間,咱們詳細說說。



所有人都在為我的失蹤歡呼,隻有小老太婆弓著直不起的腰,一如當年學生時期被欺負時,她也是孤身一人走在前麵,說,「外婆要給你討公道啊。



一部手機被送到外婆麵前,正是我生前的那部。

外婆顫抖輸入密碼,一段視頻展現眼前。

刺耳的謾罵和怪異的尖叫大笑一下子將我拉回那個地獄般的日子。

我被米珠關在彆墅裡麵,我求她開門,身後突然出現一隻手死死捂住我的口鼻,我劇烈掙紮,那人險些按不住我。

「你要是想我和肚子裡的孩子被他報複,你就儘管鬨。



隻一句,我放棄了抵抗。

那些人蒙著臉,有男有女,將我圍起來。

我看見他們手上各異的刑具,麵具都掩飾不住的扭曲的臉,劇痛過後,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我撕心裂肺的慘叫被人為終止。

不願配合的雙手被折斷。

一輪又一輪的折磨不斷上演。

我知道,我活不成了。

我好恨為什麼冇能將那些人繩之以法,讓他們用我的死一遍遍鞭笞我的家人。

小老太婆顫抖著手看到一條新訊息彈出。

「趕緊去撤案,不然,這段視頻就會放到網上,詹大影帝永遠彆想翻身。



8.

小老太婆轉手將視頻交給警察,她說,「我的安安隻要個公道!」

我的視頻受到瘋傳,我再次成了「噁心」,「鴨子」的代名詞。

當外婆打開我家房門,屋裡傳來爭吵。

周渝臻慌張失措,「珠珠,警察都找到我身上了,再這樣下去,不就能查出那天是你把詹星臨騙到白先生那,還把門鎖上了。



米珠冷笑,「你慌什麼,有證據嗎?詹星臨到現在都冇有找我,不過就是覺得他臟了無法麵對我而已,報案抓我,他不會。



看啊,原來她也是知道我有多愛她,所以仗著我的愛肆無忌憚的傷害我。

珠珠啊,你可知你這次把我騙的好慘。

一片獰笑中,外婆拿起衣帽杆衝向米珠。

「是你們害死安安!」

我無法阻止外婆衝出去算賬。

米珠錯愕,躲都不躲,「你說誰死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