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小叔又野又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語飛
2024-06-08 00:40:18

相戀三年,阮棲以為能開花結果,卻不想慕屹舟暗中跟人聯姻了,為了報複,她招惹了他未婚妻的小叔——薄庭堯。薄庭堯是人人畏懼的商業魔頭,招惹他,不死也得脫層皮。前男友坐等她的下場,可等到的是阮棲被寵得橫著走,誰惹誰倒黴,還有眾人羨慕的目光。阮棲為了生存,承受著男人每晚如狼似虎的壓榨,但漸漸地,她動心了,直到傳來薄庭堯要聯姻了,她果斷收情,轉身成為戰地記者。後來,她在生死之際,薄庭堯瘋了一般抱著她,卑鄙哀求:“軟軟,醒來,救我一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拒絕的說詞很婉轉。

雖然她很想直白罵出口,人都給你了,還想偷窺她家的公司,她又不傻。

但她正處在拉投資的關鍵點,不敢得罪他,畢竟剛纔宴席上,梁知周很在乎他的態度……

她冷靜地對視,他的眼神從淩厲轉成了諷刺,冇會兒,捏她下巴的手也撒開了。

“行。”

他轉身,矜貴又桀傲的背影染著戾氣,她咬牙追上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聽我說完。”

薄庭堯停下,轉頭,幽沉的目光像一道淩厲的刀子射向阮棲,阮棲心裡有點擔憂,但還是冇放開人,手指有意無意勾著他的指尖。

“我是覺得,何必限製形式呢!”

薄庭堯幽深的目光詢問她什麼意思,阮棲拉著他往僻靜處走,在一處暗影的植物牆下,她攬住他脖子,湊上唇,很主動地親了親他。

“以後你需要了,來找我,我想了,去找你。”

薄庭堯垂眸似笑非笑地盯著她,“炮友?”

阮棲咬唇道:“你這樣想也可以,不過我覺得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達成了需求。”

從冇人敢讓薄庭堯當炮友,阮棲勇氣可佳,這勇氣惹得薄庭堯輕嗤,狠戾地捏住她的下巴。

“你還真當自個特殊,非你不可?”

所以這是拒絕了。

男人目色微沉著,捏她的下巴力道重了,警告:“什麼形式,我說了纔算。”

話落,他的手甩開她的下巴,陰沉地闔眼,轉身離開。

阮棲看著他的背影,抿緊了唇,他這是拒絕了。

可她實在是不想當誰的情人,又很需要薄庭堯去壓慕屹舟,就想了個折中的辦法,炮友。

可他竟介意,而且是因為她提出來的而介意。

不過薄庭堯這樣的身份的人,確實不可能被一個女人牽著鼻子走。

阮棲心事重重回到包廂,薄庭堯還冇回來,趁著梁知週中途停聊時,提起投資的事。

“梁先生,以現在的大環境看,製藥行業是非常有前景的,阮氏在製藥行業,也算是做得不錯的,你的投資,一定不會讓你虧。”

阮棲從前景方向著手。

梁知周是個精明的商人,笑著道。

“製藥業,確實很有前景,但是阮氏製藥到這個地步,一定有弊端的。”

這個問題很關鍵,有循循善誘,阮棲不動聲色,笑著說。

“公司就如人,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起起伏伏也屬正常。”

梁知周抿唇微笑,“這話倒是挺新穎,想想也是,人起起伏伏屬正常,可但得找到問題所在,然後改善它,不然,就算拿到投資,也是打水漂。”

阮棲微笑,“梁總的意思是?”

“我對於阮氏製藥也有一定的關注,在我看來,歸結於它的經營模式太過老舊化了,需要更新它的管理模式。”

阮棲一聽,就聽出幾分意思來了。

管理模式,不就是決策層要變動,所以他也是想拿下爸爸的公司。

可這點,她不會退讓。

“梁先生有所不知,阮氏製藥出產大多是中純藥,中純藥要遵純古法製造,才能保持住它該有的藥效,藥效是阮氏製藥的根基,不能變,隻有我爸爸才能把握它的方向,彆人都不能。”

頓了兩秒,又補了一句。

“近幾年,公司為研發新藥投入了大量財力精力,才造成資金緊張,待資金到位,新藥研發成功,那將是不可估量的利潤,藥跟其他物品不一樣,所以管理模式還真冇法換。”

阮棲的一翻話,讓梁知周對她越發好奇了,他直盯著阮棲,以為阮棲應該是什麼都不懂的千金小姐,可現在竟然不是。

這時候,包廂的門被推了開來,走進來的是薄庭堯,他麵無表情地回到位置上。

兩人剛纔的話題,再度擱置。

孟葭斜掃向薄庭堯,他臉上平靜,看不出他任何表情,隨後發現,他的酒杯空了,主動為他添上消緩他的怒氣。

酒瓶還冇放下,在場的人紛紛拿起酒杯,要敬薄庭堯,薄庭堯卻冇動,狹長的眸子掃了掃酒杯,最後又掃向阮棲。

“你倒這麼滿,是打算替我喝?”

阮棲神情一怔,目光落向灑杯上,半杯,怎麼就滿了?

她手中的酒瓶,尷尬地落在酒桌上,來不及迴應就聽見梁知周扇風點火。

“這可是薄總第一次開口讓美女替他喝酒,阮小姐魅力非凡啊!”

是否魅力非凡,她不清楚,但她敢肯定,薄庭堯是為了剛纔那個炮友的提議為難她的。

現在這個情況,她能拒絕嗎?

拒絕,她就是不懂事了,彆說投資冇得談,而且還會留下一個不識時務的名頭,以後想在這個圈子裡走,那都會有影響。

她皮笑肉不笑地接下了。

“我的榮幸。”

她拿起酒杯,大方朝在拿起酒杯的大佬們舉了舉。

“各位,我替薄總喝。”

其他人自然不會拒絕,而是一口氣把杯裡的酒喝了,阮棲隻能跟勢。

幸好,她倒的是半杯,不多。

那些人,喝酒跟喝水似的,她屏氣,隻是喝到一半時,實在難受。

中途停下,還冇喘上兩口氣,就聽見一道不陰不陽的嘲諷。

“要逞強,先練點本事。”

她喉口裡火辣辣地燒著,難受地掀眼瞟向男人,對上沁著冷眼旁觀的深眸。

果然是為了剛纔炮友的事,敲打她。

那要讓他失望了。

她嬌笑,笑得媚氣,又十分的勾人,隨後拿起剩下的酒,一飲而儘。

“阮小姐的酒量不錯。”在場的大佬們,很給臉地拍手。

阮棲勉強微笑迴應,其實胸口要著火了,很難受。

這是應該就是落魄的滋味吧!

席麵的氣氛很快熱鬨起來,阮棲安靜地坐著,因為那半杯酒,腦子漸漸地晃了起來。

“倒酒。”耳旁突然傳來一道命令的催促聲。

阮棲反應有點遲鈍,幾秒後才反應過來,剛纔被針對的氣還冇散,再加上酒精作崇,反骨竄出來,菲紅的臉上勾起笑說。

“我叫侍應生為薄先生服務。”

薄庭堯冷瞥她,抿緊唇,身上無形帶出來的冷意,瞬間籠罩整桌人。

還冇人敢這麼拒絕薄庭堯的,場麵有片刻的寂靜。

徐真真怕好友惹怒人,忙接話。

“薄總,棲棲喝多了,我替她幫你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