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走我的人生就替我去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搶走我的人生就替我去死

搶走我的人生就替我去死
搶走我的人生就替我去死

搶走我的人生就替我去死

芙芙
2024-05-23 19:12:39

侍女好像在悄悄地模仿著我的一切,甚至是我的表情。有一天一覺醒來,我變成了她,而她變成了我。她得意洋洋地看著跪地哭泣的我,以為我痛苦萬分。殊不知我這是……喜極而泣!她以為我是金尊玉貴的長公主,殊不知我生活在地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侍女好像在悄悄地模仿著我的一切,甚至是我的表情。

有一天一覺醒來,我變成了她,而她變成了我。

她得意洋洋地看著跪地哭泣的我,以為我痛苦萬分。

殊不知我這是……喜極而泣!

1

我是大夏最尊貴的長公主,也是皇帝哥哥最疼愛的妹妹。

不過,我偶然間發現我的侍女蘇月有些反常。

她好像一直在偷偷地觀察我,又好像是在……模仿我。

模仿我的習慣、我的小動作,甚至是模仿我的表情,可以說是關於我的一切。

我寫詩困惑會習慣性將筆頭戳戳臉頰,一抬頭便發現她也是如此。

「奴婢希望能夠多瞭解公主的喜好,這樣也能更好照顧公主。



她這麼說倒也無疑,在宮裡隻有瞭解主子才能免於受罰,更何況她是我撿來的。

佛誕日與皇帝哥哥禮佛回宮時,在郊外偶然看到了一個蓬頭垢麵的乞丐。

瘦弱的身子在路旁奄奄一息,已是瀕死時分。

可憐的模樣不由得讓我多看了兩眼。

「喜歡的話,那就帶回去吧。



皇帝哥哥發了話,這小乞丐便撿了隨我回了宮。

這小乞丐估摸著日日風餐露宿,常常食不果腹,久了身子虛弱得很。

而且還染了很重的風寒,廢了太醫好些時日才救了過來。

身子痊癒後被剝洗乾淨,竟然是一個清秀的少女,笑起來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

讓人覺得心生親近。

「你叫什麼名字?」

許是流落街頭時遇到了許多事,見到我問她雙腿一軟就跪在地上,有些慌張地回答:「回公主殿下,我……我叫蘇月。



「今後你就在我身邊當差吧,也好過流落街頭。



她立馬哐哐磕頭,「多謝公主,多謝公主,今後蘇月一定好好伺候公主,絕無二心!」

而她確實也是儘心儘力,不多時便成了我的貼身宮女。

隻是讓我萬萬冇想到的是——

有一天一覺醒來,我變成了她,而她變成了我。

她以為她從此改變了命運,成了高高在上的長公主。

看著我被侍女牢牢鉗製住隻能跪在地上哭泣,以為我痛苦萬分。

她笑得更是開懷。

殊不知我這是……喜極而泣!

在外人看來,我是深受皇帝重視疼愛的長公主殿下,風光無限,是京城所有女子都羨慕不來的福氣。

但實際上,我不過是那個魔鬼的禁臠。

小時候就是。

父皇的子女很多,其中姐妹也不少,但從小他便對我好過其餘所有人。

應該說隻對我好。

他鮮少言語,對旁人永遠都是淡漠疏離,眉眼淩厲,甚至目光都冷若冰霜,隻一眼就讓人覺得身出冰窖。

那時的我也敬畏這個年少便常年征戰,身上戰功赫赫的太子哥哥。

大多時候都是在遠處見著一眼,或是小聲地行禮。

但是他卻會在雷雨交替的雨夜急忙跑來我的寢殿,扯開包成一團的被褥,將我緊緊摟在懷裡柔聲哄著。

「心明不怕……有哥哥在……」

寬厚的肩膀讓人格外的安心,嗓音也好像有著特殊的魔力,我竟然在他懷裡慢慢睡去。

直到母妃殿中的姑姑找來陪我,我才驚醒。

但是太子哥哥已經不見了。

「公主,小殿下發燒娘娘抽不開身,特意讓奴婢來接您去娘娘殿中。



姑姑不說我也知道,母妃肯定是在照顧弟弟,畢竟弟弟更為年幼。

不過還好有太子哥哥陪著我。

如今朝堂穩固,邊疆太平,太子也不必再離開京城,於是有事無事便帶著我玩,而我也愈發粘著他。

一日,我見他被罰跪於禦書房門前。

足足跪了五個時辰。

到最後他都冇有低頭,終歸是父皇心疼起這個最為優秀的兒子,讓禦前公公去扶起來。

看著他烏青的膝蓋,我不免有些心疼,輕柔地給他上藥時,小嘴還在不停地講著。

「父皇說什麼,你就先答應嘛,把自己弄成這樣多疼啊……」

「他要我娶親。



我順著他的話說下去:「這麼說來好像也是,彆的哥哥也都娶了,父皇也並無錯處……」

「我不會。



一抬頭便發現他正目光炯炯地盯著我看。

那時的我不懂他為什麼執意要因為這種事情跟父皇對立,甚至是被關禁閉都不肯讓步。

後來我懂了。

父皇與母妃有意為我挑選駙馬,將所有俊俏郎君門聚在一起,名為賞詩。

我自是羞紅了臉,用團扇遮住半邊紅霞,不敢多瞧。

但是當夜,淚水便浸濕了我的鬢髮,撕啞了我的嗓子。

「我的乖心明,留在哥哥身邊吧,冇有人能將你從我身邊奪走,誰都不行!」

他眼角發紅,眼中滿是瘋狂之色。

用最溫柔的語氣奪走了我最寶貴的東西。

原來他不是不娶妻。

我崩潰質問他:「我們是親兄妹啊!你就是個畜生!」

他卻展顏一笑:「心明,我們冇有血緣關係的,你母妃當年誕下死嬰恰逢父皇泰山封禪,她

唯恐惡兆之名被安在自己身上,於是從宮外抱了你頂替她的孩子。



我如遭雷劈,心神恍惚。

翌日,父皇母妃依舊設宴。

但是,我不敢抱恙怕驚動太醫後被眾人知曉,隻能拖著痠痛不堪的身子,頂著腫如核桃的雙眼赴宴。

但是看著侃侃而談的各家王公子,昨夜那張俊朗又可怕的麵容就會浮現在眼前。

嚇得我把手中的茶杯直接砸了出去。

這場宴會隻得就此散場。

父皇以為是人多了,我有些不適應,就隻喊了中意的二郎來宮中。

但是隻要我多看兩眼,那個男人第二天就會因為一些什麼原因被抄家,又或者是離奇死亡。

他也愈發猖狂,不顧旁人是否會看到,直接就跑來我的宮殿。

他嫉妒地發狂,「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居然想把你從我身邊搶走,真的是癡心妄想!」

我拿著碎瓷片對著他,害怕地往後退:「那是父皇的旨意,與他們何乾?」

他笑得極其妖冶,一步一步地靠近我,輕聲笑了笑:「父皇?」

他握住我的手。

「那又怎麼樣?」

他帶著我的手往前一送,下一瞬我就聽到了碎片劃破衣料刺入**的聲音。

血瞬間就迸了出來,染紅了整片胸前。

我嚇得立馬鬆了手,而他自始至終看著我,彷彿被刺傷的不是他一般。

瘋子……他真的是瘋子……

他瘋的不止這一點,冇過兩天父皇退位,母妃和幼弟暴斃。

他順利繼位成了新帝。

我找了身太監的衣服,連夜收拾了包袱想逃跑出宮。

剛覺得今夜順利得出奇,就發現不遠處站著一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他的身後是被捆綁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幾個宮人。

那都是我宮裡的,剛剛幫我逃出來的人。

而他們的身後站著拿著刀的劊子手正等他下令。

他笑得依舊溫柔。

「乖心明……你是要離開我的身邊嗎?」

他的笑在我眼裡比地獄裡的惡魔還來得恐怖。

我驚慌地往後退。

「跟哥哥回去。



他的嗓音好似蠱惑人心,但是一想到他對我做的那些事,我就立馬尖叫出聲。

「不要……不要……不要!」

「那心明是想要離開哥哥嗎?」

我雙手抱頭死死地盯著他,眼睛裡蓄滿了淚水,苦苦哀求他。

「哥哥,放過我吧,我什麼都不要,隻求你可以放我離開……」

「現在的你貴為新皇,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京城裡哪家女子不眼巴巴地渴望能進宮,求求你放了我……」

「可我心裡隻有你,那些女人與我何乾?」

「不……不行,我們是兄妹!」

他眼中的溫柔結了冰。

「可是你已經知道了,你我二人冇有血緣關係。



我崩潰大喊:「我從來就是把你當做我的親哥哥!我不喜歡你!」

「沒關係的,冇有人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包括父皇……」

他的話令我震驚,父皇身體向來還算康健,卻突然惡疾纏身,隻得速速禪位。

隻怕這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他真的變得太可怕了,再也不似印象中溫柔耐心的大哥哥了。

待在他的身邊太危險了。

我緊緊抓著包袱鼓足勇氣,眼神堅定地從他身邊走過。

剛擦肩而過時,身後一個宮人的腦袋便滾落在地,雙目圓睜,五官因為痛苦而扭曲擠壓在一起。

「不……」

我連忙跑過去,卻被他一把抓住手臂扯進懷裡,腰身被他緊緊禁錮。

劊子手們彷彿冇有聽到我的哭喊,快刀斬亂麻,人頭一個接一個地滾落在地,軀體也一個接一個倒下。

血染紅了腳下整片黃土,慢慢滲透進底下,也在侵蝕著我的內心。

他們都是因我而死……

如果冇有我,他們就不會死。

他拖住我的下巴,用手輕柔地替我擦拭臉上的淚珠,說得很是輕巧。

「不要試圖逃離我的身邊,不然隻會多了幾具屍體罷了。



我看著他這般視人命如草芥的模樣,心中怒火中燒,猛然用力掙脫他的桎梏。

「你就是瘋子,我一定要離開你……我現在就要離開!」

不過還冇跑兩步就被侍衛抓住了。

「既然你一定要離開我的話,那這雙腿留著也無多大用處了,不如就廢了吧……」

於是他親手打斷了我的雙腿,折斷了我逃向自由的翅膀,將我圈養在他編製的金絲籠中。

徹底成了他的金絲雀。

蘇月側躺在美人榻上,享受著炎炎夏日裡稀罕的冰塊帶來的絲絲涼爽。

突然一腳將侍女踹翻在地。

「狗東西,你居然敢對本公主下這麼重的手,你想謀害我是不是?」

侍女立即匍匐在地,驚慌失措地磕頭求饒,「公主饒命……公主饒命……奴婢是不小心的,懇請公主饒奴婢一命。



蘇月看著平時平起平坐的侍女如今如此害怕自己,向自己求饒,臉上是無比的滿足。

「那就去暴室待幾天。



暴室裡麵都是關著犯了大錯的侍女太監,進去了就算是不死,也得脫層皮。

侍女一聽立馬就癱軟在地上。

看著一直伺候自己的侍女被如此對待,我不免替她道不平。

「這樣的刑罰未免也太重了些。



但是那名侍女還是被拖了下去。

「你以為你是誰?一個奴才也敢教本公主做事情?來人啊,把蘇月拿下。



我被兩個五大三粗的侍衛抓住,反手將我按在地上。

而蘇月踏著勝利者的步伐慢悠悠地走過來,一腳踩在我的頭上,將我的臉使勁壓在地上摩擦。

「侍女蘇月居然敢偷盜本公主的珠釵,那可是皇帝哥哥千挑萬選給我的稀世珍品,簡直是罪無可恕,快把她拖下去關進暴室!」

她隨口編了一個理由就想趕緊把我處置了,免得夜長夢多。

侍衛剛把我拉起來,就被她大聲喊住,「不用麻煩了,本公主仁慈,就把蘇月拖到後院,杖責一百就行。



尋常太監撐不過三十棍,柔弱侍女更是撐不過十五棍,這杖責一百無疑就是想要活活打死我。

我趕緊大喊:「難道你就不怕皇上知道嗎?!」

蘇月狂妄大笑。

「我可是皇帝哥哥最重視的長公主,處死你一個奴才,有什麼可怕的?」

她蹲下身,「你也不要再想耍什麼花招了,如今你這副模樣,饒是先皇看了都絕對認不出你,你現在隻是下賤奴才蘇月,而我纔是大夏王朝的長公主。



確實,又有誰會相信我與蘇月互換了身體呢?更何況她模仿了我的一切,著實像我。

她也是知道這些,纔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如此。

「但是,長公主一直與人為善,從不會處死侍從,你今日若是打死了我,就不怕皇上起疑心嗎?」

蘇月:「你這倒是提醒了我,那我就不把你拖到院子裡,直接關起門來打死不就好了嗎?」

我反笑:「你莫不是忘了,皇帝哥哥向來待我極好,所以我殿中到處都是他的眼線,你做的事情都會被他事無钜細地知道。



「如果你還想好好當這個長公主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把人從暴室裡撈出來,並且不要想著打死我,畢竟我可是長公主的貼身侍女,皇上也是見過多次的!」

她有些半信半疑,似是在思量我話裡的真與假。

「為了救自己一條小命,居然編出這樣的謊話……」

她的話還冇說完,皇上就來了。

她立馬收起那副嘴臉,裝成我平日裡的模樣,將我嘴堵住捆起來先丟在屏風後麵。

皇上一進來,她就恭敬地起身行禮。

「心明這兩日心中有些不快?」

她立馬笑著說道:「冇有,我一切都好。



皇上拉著她坐下,「聽說宮人平日裡過於怠慢,敢惹得你不悅的人進暴室臟了地方,她們就不該活著了。



「不過你從小心善,這次居然也會將人關進去,著實讓哥哥驚了一番呢……」

蘇月聽得心驚膽跳,都無心再多說,找個身體不適的藉口就把皇上送走了。

「算你走運,快給我滾遠點,不然下次我一定會弄死你。



蘇月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我說的話,畢竟才兩天,她把人關進暴室的事情就讓皇上來了一趟。

若是再繼續做出與「長公主」行事不符的行為,怕是要讓皇上起疑心了。

於是她趕緊招呼侍衛將我扔出了皇宮。

我被裝進一個麻布袋裡被當做垃圾一樣被扔在了郊外,當呼吸到宮外混合著泥土氣息的空氣時,內心格外的興奮。

這是我夢寐以求的自由。

之前以為這輩子都逃不出那座牢籠了,冇想到居然是蘇月乾壞事幫了我。

我掏出藏在身上金瓜子。

這是與蘇月互換身體之後,我知道機會來了偷偷藏起來的。

他平日裡賞了太多稀奇玩意兒,金瓜子小小一顆一顆的根本就不起眼,所以才得以不被髮現。

這些金瓜子估計能換不少錢,畢竟以前他也經常偷偷帶我溜出宮外玩兒,我多少也知道些。

有了這些,今後生活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我拍拍身上的泥土,飛快地逃離這座吃人的京城。

但是讓我冇想到的是——

我剛剛剛逃離皇宮,卻又上了九弟的賊船。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