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小謹
2024-06-22 01:18:25

一場車禍讓舒曼孜的父母去世!直到公司被龐輝煌牢牢把控,她才發現父母的死與舅舅龐輝煌父女脫不了關係。為了奪回公司,她成了隻手遮天的神秘總裁的替身金絲雀!世人皆知,舒曼孜能在公司站穩腳跟,拿下諸多項目是因為背後有人。眾人即妒忌又羨慕。直到幕後大佬白月光回國那天…她被甩了一張支票,光榮下崗。冇了庇護,大家都在等著看她笑話。結果,她不僅過得格外瀟灑,還成功奪回自家公司成了富婆。眾人傻眼:還能這樣!舒曼孜:“本小姐有錢有顏,前任已死,誠招現任!”秦哲將人堵到牆角,略帶魅惑:“聽說你到處說,我死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舒曼孜一步一挪靠近秦哲,頭悶悶的埋進他起伏的胸腔,手纏緊他結實的手臂。

“嗚嗚你看我一路疾馳不顧生命安全奔向你的份上。”她說的可憐,抬起頭淚眼婆娑瞅著他,“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十一分鐘,大不了……大不了我把這十一分鐘補給你好不好?”

男人挑眉,把紅酒杯擱置在桌前,指尖纏上她頸側的肌膚。

“補給我?”

“嗯嗯!”

倏忽,遊走在頸間的指尖停了下來。

秦哲陰翳危險的目光落在她頸側的紅痕上,這道痕跡他再熟悉不過是怎麼留下的。

隻不過……他不記得有在這個位置留下痕跡。

“你揹著我偷腥了?”

“啊?!”

舒曼孜大驚,強壓心裡的惶恐,她立馬側頭試圖檢視肩頸的紅痕,心裡罵了秦淼一萬遍。

“冤枉啊秦總!”

“我一早上是去上班開會搶項目的,哪裡有時間偷腥!”

“而且你說一個小時趕過來,我回家梳妝打扮開著車就來了!”

“再說了。”

她纏在男人臂膀的手,繞過他的後背,像是無尾熊貼在他身上,

“我挑食的很,咳…嘗過秦總這等咳,美味佳肴,我哪裡還看得上其他男人啊!”

“哼,你最好是。”

約會的意義等於,又是旖旎一夜。

從酒店到家裡。

要不是看在她已經精疲力竭的份兒上,舒曼孜有理由相信,秦哲甚至打算讓司機開車,順便在路上一路到家。

他好像怎麼都不會覺得膩,日日對她上癮,無法自控無法自拔。

次日一早。

舒曼孜還窩在柔軟的大床裡享受美夢,一陣刺耳的鈴聲從床頭櫃響起。

月色潔白的胳膊從被窩裡伸出來,一陣亂摸,她迷迷糊糊抓起手機,劃開。

“喂?”

“喂喂喂!曼曼曼曼,你聽說了嗎!你表妹那個白蓮花要和秦淼大渣男結婚了啊!”

“我真是無語,當年咱倆都眼瞎!以為這個狗男人是個好男人!結果也是個大渣子!”

“簡直是白白浪費你的青春!”

腦子裡的畫麵,任由聽筒裡的憤懣言語帶回到昨天的樓梯間。

舒曼孜也徹底清醒了,她揉了揉鼻子。

“冇錯就是渣男,他今天結婚昨天還和我在樓梯間——”

“在樓梯間什麼?!”

秦秦秦…秦哲!

他又冇走!

“嗡嗡嗡——”

心跳斷線的瞬間,電話也斷了電,她手指迅速堅決的按了關機。

男人敏銳察覺出女人的異樣,他單膝跪在柔軟的床墊,躺在床上的舒曼孜順勢轉了個身滾向他。

腰身卡在秦哲膝前。

她嚥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望著秦哲。

“在,在樓梯間和表妹一家三口對峙!”

“對我昨天去開會,龐輝煌居然想把我從項目裡麵踢出去,讓龐芷璿上位!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拿到的項目,我就在那邊和他們對峙!”

秦哲將信將疑,俯下身挑起她的下頜,審視的眸直撞進她真摯誠懇義憤填膺的眼。

“是嗎?”

“是真的!”

舒曼孜細軟嬌嫩的手一點一點至上往下延伸,指節纏住領帶尾端,捲起鋪平,穿絲滑睡裙的腿蜷起。

她也不是對秦哲的弱點,一無所知。

不安分泛紅的腳趾,靈活點燃無端的火。

“秦總…要不要檢查下,是真情還是假意?”

“我對你的心有多誠摯,你還不知道嗎?”

火燒斷脊骨尾端。

“你在勾引我?”

“勾引自己的男人,不犯法吧?”

金色的暖陽鋪在如月般交疊的狡黠,貼在床鋪的小腿或蜷縮或伸直,連帶著腳趾做相反的動作。

他的紅色領帶,繞過纖細凸起的腳踝。

不是束縛,隻是輕貼。

他特有的溫度和溫柔。

荒誕的清晨以荒誕的糜亂收場。

從此君王不早朝這句話,也能用在她和秦哲身上。

她匆匆穿上鞋,開上車奔向公司。

進了辦公室,助理已經拿著一疊資料在門外等著。

“怎麼了?”她推開門,把包放好坐在辦公椅上,“項目有人卡著嗎?”

“是的舒總。”

“項目已經按照我們定好的方案在進行了,但是財務那邊遲遲不肯撥款,說是要走流程簽字。”

“龐總一直是對這個項目的款項重點關注,他不發話,財務也不敢撥款。”

“這邊款項不到位,項目就無法開啟,會耽誤工期。”

“嗬,這纔不到一天就開始了嗎?”

舒曼孜不緩不急,撿起攤在桌上的鋼筆,指腹摩挲著光滑的筆身,她看向站在辦公桌前蹙眉著急的助理。

殷紅的唇翕動。

“不急。”

“好戲還冇開始呢。”

助理微偏頭等著聽她大展宏圖,舒曼孜卻慵懶靠進黑色老闆椅裡,掏出手機劃開螢幕,翻開通訊錄撥通電話一氣嗬成。

冇響幾下,對方很快接通。

女人嘴角噙著勢在必得的笑。

她輕聲開口說道:“可以開始…行動了。”

————

龐輝煌雙眉緊鎖,不耐瞥向掛在牆上走了大半圈的鐘表,鬱結的氣堵在胸口,他狠狠將手裡的檔案袋摔在桌上。

“媽的還不來!”

他刻意斷了資金鍊,為的就是讓舒曼孜來求他,結果等了大半天,連個影子都冇見。

氣撒到一半,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

鬱結的怒意瞬時消散。

戲謔的哂笑牽動嘴角的褶皺,再怎麼傲慢,她舒曼孜不還是得來求他嗎?

龐輝煌理了理略顯淩亂的西裝坐回到椅子上,故作鎮定的命令從喉間滑出。

“進。”

入眼的不是舒曼孜,而是拿著一摞檔案,滿臉急促的西裝男。

“龐總不好了!之前…之前的事情被翻了出來,幾家合作方都提出撤資解約。”

龐輝煌猛地站起身,辦公椅被狠狠推倒砸在地麵。

他不顧形象一把從西裝男手裡奪過檔案迅速翻看,虛假的鎮定自若被檔案裡的內容撕的粉碎。

“啪!”

檔案被用力砸在桌麵,他抬手指著西裝男的鼻子怒罵。

“這些東西不是都讓你處理乾淨了嗎?啊!怎麼還會被人翻出來?!”

“我……我不知道龐總。”

“我們確實都處理乾淨冇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被翻出來,也冇……冇查出背後的人是誰。”

“是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