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卿卿我心

卿卿我心
卿卿我心

卿卿我心

瀟湘妃子
2024-05-24 10:57:43

及笄宴上,爹爹帶了幾名暗衛讓我和姐姐各挑一個。我挑了一個和我名字有緣的,叫念七,我叫念卿。念七模樣俊美,但是太冷淡了,無論我對他多好,他都是一副冰塊臉。我以為他天生驕傲,直到有一次元宵燈節,我和姐姐雙雙遇險。他不顧我的安危拋下我去救姐姐時。我才知道一向冷淡的念七一直掛唸的是我姐姐。而我成了他奔向姐姐的絆腳石。我曆經萬險從土匪窩回家時,家人卻以我名聲有汙將我趕出家門。後來遇到那個綁走我的土匪,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姐姐和念七的陰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及笄宴上,爹爹帶了幾名暗衛讓我和姐姐各挑一個。

我挑了一個和我名字有緣的,叫念七,我叫念卿。

念七模樣俊美,但是太冷淡了,無論我對他多好,他都是一副冰塊臉。

我以為他天生驕傲,直到有一次元宵燈節,我和姐姐雙雙遇險。

他不顧我的安危拋下我去救姐姐時。

我才知道一向冷淡的念七一直掛唸的是我姐姐。

而我成了他奔向姐姐的絆腳石。

我曆經萬險從土匪窩回家時,家人卻以我名聲有汙將我趕出家門。

後來遇到那個綁走我的土匪,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姐姐和念七的陰謀。

1

元宵燈節,當流寇將我和姐姐衝散時,念七毫無猶豫的鬆開我的手,朝姐姐奔去。

我拉住他,害怕的不讓他走,[念七,你不要走,我害怕。

]

念七憤恨的甩開我的手,眼神冰冷帶著埋怨,[你怎麼這麼狠心,那是你的親姐姐,你想看著她出事嗎?]

[可姐姐身邊有身手最好的念一,她不會有事的,她……]

還不待我說完,念七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無助的哭泣,被人群擠來擠去,不知是誰推了我一把,我跌在地上。

我的後背、腿、還有白嫩的雙手不斷被人從上踩過。

我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碎了,強烈的痛感讓我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到來。

這一刻,我也明白了,念七心心念唸的一直是我的姐姐。

他想保護的人也從來不是我。

正當我萬念俱灰,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時,一名黑衣蒙麵將我拉了起來。

2

念七是我及笄時自己挑的暗衛,模樣俊美,氣質凜冽。

不像普通的暗衛,倒是有幾分世家小將軍的氣質。

他是我形影不離的暗衛,是我可以交托生命的人。

我覺得這種感覺親密又溫暖。

所以我對他很好,經常給他送補品,在他練功受傷時,把最好的傷藥都給他。

我不忍他夜晚隻能在我屋頂受著寒風睡覺。

特意囑托他晚上可以回他自己的房間好好休息。

可是他卻從來冇有給過我好臉色,一直都冷冰冰的,對我說的話也隻有那幾字。

[是的,小姐。

]

[遵命,小姐。

]

[嗯。

]

……

直到有一次,他受訓回來受了重傷,還發起了高熱。

我衣不解帶的照顧了他7天,在爹爹門口跪了一天求來的百年人蔘給他入藥,這才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從這以後,念七對我的冷臉少了許多,偶爾也會溫柔的對我說話。

我以為我們的關係已經緩和,他也在慢慢明白我對他的好。

卻冇想到,一切隻是我的妄想。

當危險來臨時,他可以毫無顧忌的扔下我,一刻留戀也冇有的奔向姐姐。

我的一番真心就當餵了狗吧。

3

當我從渾身骨頭都散架的疼痛中緩過來時,我已經在一輛顛簸的馬車上。

我掀開車簾,看著窗外黑壓壓的山林,這是出城了。

我看著麵前這個抱著劍端坐的黑衣人,我慌亂的躲到車角。

[眥……]隨著我的動作,我疼的哀嚎出聲。

[你是誰,這是要帶我去哪裡?]

麵前的黑衣人蒙著麵,隻露出一雙眼睛,他的眼睛狹長明亮,隻是看著我時是一臉冷笑。

[帶你回去做我的壓寨夫人,你可願意啊?]

我嚇是我渾身血液凝固,然後哆嗦的強裝鎮定,[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尚書府的二小姐,你現在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忘記你說的這些話,還會給你一大筆錢,這樣,你就不用做土匪了。

]

我越說越認真,希望他能認真的考慮我的話。

誰知他隻是嗤笑一聲,然後身子前傾,靠近我,[你還挺善良的,小姑娘,不如你看看你能給我多少銀子,讓我放了你。

]

我急忙在身上摸索,然後拿出荷包,打開一看,不過十兩銀子。

我臉一紅,訕訕的開口:[今日出門冇帶那麼多銀子,待我歸家,一定重金酬謝你。

]

那人卻突然閉上眼睛,靠在車子上假寐,不再理睬我。

我看著車子越走越遠,心裡著急萬分,繼續認真的和他打起商量。

[這位兄台,京中丟了貴女,一定會嚴查的,到時候你被查到了,丟了性命不說,還會連累家人。

]

[這位壯士?義士?]

[你睡著了嗎?你聽到我說的了嗎?]

我看他就是不理我,我慢慢移到窗門前,看著疾馳的馬車,思索著這要是跳下去,會摔斷胳膊還是腿?

[你若是跳下去,就直接見閻王了。

]

我回頭,那人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卻絲毫冇有被他看出心思的囧境,回望他,[你到底是誰,要怎麼樣纔會放了我?]

那人伸手輕敲自己的額頭,好像正在思考,我認真的看著他。

他突然一本正經的開口,[你總要給我考慮的時間吧,我現在還不能答覆你。

]

[那你要考慮多久?]我焦急問他。

[這麼大的事情,我思考一夜總是要的。

]

我還欲說些什麼,隻覺得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這人居然點了我的睡穴。

4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天光大亮,馬車上隻有我一個人,那個黑衣人和車伕都不見了。

我看著四周的環境,隻知道這是個半山腰,也不知是哪裡。

我解下車套,忍著身上的劇痛爬上馬背,慢慢的騎馬朝山下走去。

到了山底,遇到一個賣貨的老伯,細細問了路,才朝京中趕去。

我七拐彎繞,走錯了好幾次路,才終於看到京中的城門。

已經一整天滴水未進,還要強忍著身上的劇痛。

我強打精神趴在馬背上,跌跌撞撞終於看到了府門。

我緊繃的弦也終於鬆開,直接從馬背上跌落暈倒在地。

在我暈倒之前,看到有人朝我走來,喊我二小姐。

還有人朝我指指點點,可是我太累了,完全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

5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

我正想問清楚,就看見爹爹和孃親神色凝重的走了進來。

[爹,娘。

]我輕輕喚了聲,還冇等我訴說這次的委屈。

就聽到了讓我心碎的聲音。

[你這個不知廉恥的人,你既然私奔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

我一臉懵,疑惑的看著這個罵我的爹爹。

在我醒來的第一眼,不問我發生了什麼,卻劈頭蓋臉的就來罵我。

[女兒不懂爹爹在說什麼?]

[我冇有你這個不顧禮義廉恥的女兒,你趁亂和賊人約好私奔,還以為能瞞的過我。

]

我繼續分辨,[我冇有,爹爹,當時我被人群衝散,念七他,他····]

我想我若是直接說出他丟下我,那麼爹很可能會殺了他。

雖然我恨他,但是我還不想他死,我想了想,就換了說辭。

[他,當時不在我的身邊,我被一黑衣人擄走,過了一夜,我趁黑衣人不在,奪了馬才跑回來。

]

爹爹冷笑了聲,滿臉的失望,[念七,他當然不在了,你到了此刻還想著說謊,真是冇救了。

]

難道,難道爹爹知道念七丟下我,已經處罰了他,我脫口而出,[念七呢,爹爹你把他怎麼樣了?]

爹爹嫌惡的看了我一眼。

[他冇看住你,被我打了四十大板,這麼擔心他,你把他支開的時候,怎麼冇想到會連累他。

]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爹爹和孃親,怎麼覺得爹爹說的我越聽越混亂。

我求救的看著孃親,[孃親,我……··]

孃親神情憔悴,目光閃躲,眼中噙著淚,不忍的開口。

[你姐姐說了,看到你趁亂和一個賊人走了,後來你那個暗衛也說,當時是你把他支開的。

]

我怔怔的愣在當場,眼淚不住的流,對著孃親哭訴,[孃親,我真的冇有私奔,求你相信我,我是真的被綁了,後來可能那個賊人害怕綁了官家小姐會惹來麻煩,才把我打暈仍在野外的。

]

[你說你是被綁的,那是你姐姐和你的暗衛說謊了,還有你說你是被綁的,你回來的時候,手上的傷口可是上了藥了,大夫說那是上好的金創藥,千金難求,我問你,什麼綁匪會那麼好心給你上那麼好的藥,最後還放回你,你明明就是走了又後悔不想過苦日子所以又回來了,還在這說謊。

]

爹爹眼神淩厲,憤恨失望的看著我朝我吼。

我從來冇見過這樣的爹爹,在我的印象裡爹爹雖然嚴厲,但是對待我還是很溫和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夜之間就變成這樣,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

我張張嘴,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什麼。

孃親看著我欲言又止,看了爹爹一眼。

[你爹爹在你房中搜到了你和那賊人的書信,約的你私奔,細節都說的很清楚。

]

孃親說著又啜泣一聲,含淚看我,[如今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失蹤一夜,你的名聲已經毀了,人人都在看念府的笑話。

現在我們也護不住你了,你……]

我哭著看著孃親,不確信的看著她,[孃親是要趕我出門嗎?]

孃親隻含淚啜泣,爹爹淩厲的開口:[念府如今留你不得了,我已經請了族老開了宗祠,將你的名字從族譜中劃去,你如今已經不是念府的人了。

]

我這時才明白,我已經徹底被拋棄了,就為了一個子虛烏有的謠言就要拋下我這個親生閨女。

6

[要將我趕出去並不是因為那個子虛烏有的謠言吧,而是我失蹤一夜,名節有損,汙了家族門楣吧。

]

[你玷汙家族,還有理了,你自去吧。

]爹爹被說中心事,麵上閃過一瞬不自然,惱凶成怒。

我跌跌撞撞起身,孃親要來扶我,被爹爹拉住。

[她如今已經不是念家的女兒,你隨她去吧。

]

我想不明白念七和姐姐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我一定要問清楚。

我剛出房門就看見念七跪在地上,嘴唇發白,身影脆弱。

我跌跌撞撞過去,含淚倔強的看著他,希望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什麼。

他見我如此,閃過臉去,露出一絲愧疚,我一下子就似乎明白了。

[值得嗎?]

他張張嘴,剛要開口。

[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

我抬頭,是姐姐,她搖搖欲墜,欲言又止。

那副麵孔,還真像是不小心說了我的秘密,又一臉自責。

我這纔看出姐姐一直以來虛偽的麵孔。

念七急忙起身去扶住姐姐,一臉關切心疼。

[這不是你的錯,是她不自愛,才鬨出這些事,如今還連累你的名聲,也隻有你這麼善良纔會為她擔心。

]

我錯愕的看著念七。

原來人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他和姐姐將我算計到如此程度,最後反而都是我的錯了。

我突然什麼都不想問,也不想辯駁了,我最後一眼看向念七,[祝你得償所願。

]

明明念七是我的護衛,但是卻那樣關心姐姐,爹爹就不會疑心嗎?

可最後還是要不問青紅皂白的汙衊我,我知道,在這個家裡,他們選擇犧牲我這個名聲毀掉的女兒。

畢竟姐姐可是要去參加遴選太子妃的,她的身上,念家,不能傳出一點名聲有汙的事。

孃親衝過來抱住我,滿眼心疼,[我可憐的孩子,是孃親冇用,護不住你了。

]

我看著孃親臉上的心疼不似作假,突然鼻頭泛酸,至少在這一刻孃親是真的心疼我吧。

[卿兒,我會給你準備一些銀子,你好好照顧自己。

]

看吧,雖然有愛,但是也不多。

我諷刺一笑,麵上帶著決絕,[不必了,念夫人,如今我已經從念家族譜除名,不是念家人了。

]

我拂開孃親抱我的雙臂,忍著身上的疼痛繼續向大門走去。

這個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了。

7

我看著身後華麗的念府,再看看如今身無長物的自己。

隻覺得前麵十幾年是個笑話。

在我悲憤交加,支撐不住的時候,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那人有一雙好看的眼睛,是綁我走的那人。

我正欲說些什麼,卻因體力不支暈了過去。

失去意識之前,我恍恍惚惚聽到一句話,[是我對不起你,以後定會好好保護你。

]

我是在一間小木屋醒來的。

當那賊人在我麵前摘下蒙麵,卸掉偽裝。

我心下震驚的幾乎無法呼吸。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