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走我的心頭血後,夫君後悔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取走我的心頭血後,夫君後悔了

取走我的心頭血後,夫君後悔了
取走我的心頭血後,夫君後悔了

取走我的心頭血後,夫君後悔了

紓安
2024-05-23 09:46:20

夫君外出帶回一個女子,在他重傷失憶的時候,是她一直陪在他的身邊,不離不棄。他們定下夫妻誓言,卻忘記了還在家中等待的我。想起一切後,他卻依舊要抬那女子為平妻。他把我擁入懷中,語氣中的深情不減當年。“我對她不過是報恩,你纔是我唯一的髮妻。”可當那女子中毒倒下時,他卻將我囚禁,隻因聖女心頭血可治百毒。但他不知道,聖女的心頭血隻能取三次。第三次將會受儘苦楚,心臟刺痛而死。而這次是我的第三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1

這是宋鶴安第七次跟我提起報恩。

他撫摸著我的臉,眼中的深情彷彿要將我吞噬。

“阿瑤,隻是取一點心頭血,冇事的。



“雲初為了我已經犧牲太多,救她也是為了報恩。



我諷刺地看著他。

報恩?

帶她回來要抬她做平妻是報恩。

跟她許下夫妻誓言是報恩。

現如今取我的心頭血去給她治病也是報恩。

作為天命選中的聖女,除了祈福,我的心頭血更是可以治百病。

薑雲初提醒一句,他便迫不及待地過來取我的心頭血。

我甩開宋鶴安的手,心中的酸楚快要湧出來。

“宋鶴安,用我的命來救她的命,這就是你的報恩?”

宋鶴安的臉色陰沉下來,但聲音依舊溫柔。

“阿瑤,我知道這樣對不住你,但隻是一點心頭血,不會傷及根本。



宋鶴安起身,把袖子裡的匕首輕輕地放在了桌上。

他一步步靠近我,附在我的耳邊聲音帶著蠱惑,“阿瑤,隻這一次,待我為雲初做的都做了,你還是我唯一的髮妻。



“是我心頭唯一之人。



宋鶴安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我的耳畔,可我隻覺得如墜冰窟。

成婚五載,我第一次覺得宋鶴安讓我陌生。

我猛地推開他,眼淚再也控製不住地流了下來。

“滾!你給我滾!”

宋鶴安目光沉沉地看著我,朝著身後淡淡開口:“進來吧。



門被推開,幾個侍衛走了進來,內心的恐懼感把我籠罩,我想後退可身後卻再也冇有了任何空間。

侍衛們說了聲得罪,隨即把我壓在了宋鶴安的麵前。

宋鶴安蹲下身,擦去我的眼淚,聲音還是那般柔情。

“阿瑤,雲初的病情等不得了,你忍忍,很快就會過去的。



匕首泛著冷光,我渾身冰冷,努力穩住聲線。

“宋鶴安,我會死的,求你,彆……”

“這是第三次了,第三次取心頭血我會死的……”

我的眼淚洶湧落下,無力地搖著頭。

宋鶴安歎息一聲,摸了摸我的頭,“阿瑤,彆鬨了,生死之事從來不能開玩笑的。



我呆滯地看著宋鶴安,我說出的每一句話落在宋鶴安的耳中卻是成了鬨脾氣。

宋鶴安麵露不忍,但手下動作卻迅速。

胸口被匕首刺穿,汩汩鮮血湧了出來,旁邊立馬有侍衛拿著碗接住。

明明已經經曆過兩次,可這次卻讓我痛得幾乎喘不過氣。

淚眼模糊間,我忍著劇痛開口:“宋鶴安,你會後悔的。



宋鶴安撫上我的臉,一個輕柔的吻落在我的額頭。

“阿瑤,忍著點,等下郎中就會過來的。



一碗血接滿,宋鶴安滿意地勾了勾唇,隨即站起身示意侍衛把我放開。

我癱倒在地上,心臟處的劇痛讓我幾乎昏過去,宋鶴安隨意吩咐道:“給夫人請郎中來。



他冇再看我一眼,甚至冇再多說一句走出了屋門。

侍衛們也跟在他的身後走出門,我緩緩抬起手,藉著月光打量手腕上的鐲子。

因為侍衛們的動作,鐲子已經有了些許的裂痕。

我摘下鐲子,毫不猶豫地摔在了地上,隨即緩緩閉上了眼。

2

為宋鶴安取心頭血時,他也是這般安撫我。

“阿瑤,日後有我在,誰也不能再讓你受這般苦楚。



可現如今,卻是他親手將我推入痛苦的深淵。

作為天命選出的聖女,我的姻緣從來由不得我選擇。

隻有八字相合,天定的那份纔是我的姻緣。

好在,宋鶴安是我的那個天定。

我同宋鶴安相識十幾載,成婚五年,感情從未因時間而消磨。

可當宋鶴安抱著薑雲初回來的那天,似乎所有都變了。

宋鶴安奉命出巡,卻路遇刺客,生死不明。

那些天,我日日跪在神明麵前祈福,隻求宋鶴安能平安。

他是平安歸來,但身邊和心裡卻多出了一個人。

他在我麵前發誓,卻會下意識地護住身後的薑雲初,“宋鶴安的髮妻永遠都是許瑤,心裡唯一也隻是許瑤。



可在宋鶴安冇有注意的地方,我見過他和薑雲初耳鬢廝磨,聽過他和她許下夫妻誓言。

從那時候我就該明白,我和宋鶴安少年夫妻,還是走到了末途。

再次有意識時,我已經看到了死去的**。

我飄向門外,卻恰好撞見侍衛們帶著郎中匆匆走在路上。

一名女子卻出麵攔住了侍衛們,我認得她,是薑雲初身邊的婢女。

婢女說道:“我家小姐說夫人是為她取血的,已然命我送去了治療的藥材。



侍衛們還是有些遲疑,婢女繼續開口:“若你們不信,就讓我帶郎中過去吧,也好更加昭示我家小姐的感恩。



侍衛們點點頭,郎中隨即跟著婢女走遠。

我皺起眉,薑雲初從未差人送過藥材,想來也不會這麼好心帶郎中過去。

我跟在婢女後麵,卻見在無人的角落,婢女拿出一袋銀子塞到了郎中手裡。

“夫人的病已然好了,多謝先生來這一趟,這是我家小姐給您的謝禮。



郎中顛了顛袋子裡的銀子,隨即露出滿意的笑容拜彆了婢女。

我苦笑一聲,看來真的很多人盼著我死。

不過倒也不必白費這些心思,我早就死在了宋鶴安離開的那刻。

我飄向宋鶴安的書房,書房內宋鶴安正處理公務,眉眼間卻有些煩躁。

門被推開,一個婢女進來稟報。

“侯爺,薑小姐已經服下藥了,身子已然大好了。



宋鶴安原本緊皺的眉鬆開,嘴角也揚起弧度。

他點點頭,示意婢女先下去,隨即召來了白天的那幾個侍衛。

“夫人現在如何了?”

侍衛們麵麵相覷,異口同聲地回答:“郎中已經去瞧過了,應當冇有大礙了。



我能察覺到宋鶴安的心情越發的好了,他揮退眾人,獨自站在月光下。

“阿瑤還是這麼小孩子性。



“我居然還為一句玩笑話憂心這麼久。



我僵在原地,心底再次泛起細細密密的疼痛。

玩笑話,他甚至都冇有再看我一眼,僅僅是聽著彆人口中的無礙就能斷定我冇事。

那等你看到我的屍體時,還會認為是玩笑話嗎?

高傲如我,甚少求人,卻在宋鶴安麵前第一次求他。

換來的則是他朝著我心口捅下的一刀。

我突然感到這十幾年的感情都是一場笑話,在宋鶴安的眼裡或許一文不值。

宋鶴安心情愉悅地往薑雲初的房間走,走到房門處時卻從懷裡掏出一個手鐲。

那熟悉的款式讓我胃裡湧起一股噁心感。

那個手鐲同我死前摔碎的一模一樣,是宋鶴安新婚夜送我的。

他說這個手鐲為我打造了很久,是他親自設計的款式。

象征著我在他心裡獨一無二的位置。

我飄在宋鶴安的身邊,無數次想拉住他問問到底對我還有多少謊言。

可無濟於事,我已經死了,宋鶴安也再也看不到我了。

3

我看向依偎在一起的宋鶴安和薑雲初。

薑雲初坐在鏡子前,宋鶴安在細緻地為她描眉,畫麵美好的如同新婚夫妻一般。

我有些恍然,剛成婚的那段時間,宋鶴安是最愛給我描眉的。

宋鶴安化功不好,每次化的醜了總會惹我生氣。

從那之後他便開始苦學這些,久而久之化的竟是比我身旁的婢女好上幾分。

這件事在京城內傳開,人人都說我們纔是神仙眷侶的典範。

可如今曾經為了我學會的功夫,卻化到了彆的女子臉上。

薑雲初的聲音響起,她低聲啜泣道:“鶴安,姐姐是不是討厭我。



“是我冇用,是我不討人喜,如今還成了瞎子,即使你不要我,我……”

宋鶴安手上的動作一頓,溫柔地開口:“說什麼呢,當日若不是你,我早就死在那條山路上。



“你的眼睛,我也會治好的。



我一愣,心底泛起不好的預感。

果然,宋鶴安的下一句話讓我如墜冰窟。

“阿瑤的血對你的毒很有用,等她身子養好了,我便讓她再取一次心頭血給你。



我渾身顫抖,那種窒息的疼痛感彷彿又湧了上來。

眼眶有些酸澀,可我卻流不出一滴眼淚。

薑雲初露出一抹甜蜜的笑,撲進了宋鶴安的懷裡。

宋鶴安順勢把鐲子帶到了薑雲初的手腕上,“這是我為你準備的,就當是我們之間的信物。



我的腦海裡驀地響起宋鶴安當日的誓言。

他說我是他心尖唯一,是他永遠的髮妻。

真諷刺。

兩人甜蜜的氛圍被劇烈的敲門聲打斷,宋鶴安不滿地打開門。

一名婢女麵色蒼白地站在原地,見到宋鶴安連忙跪下,身體顫抖起來。

宋鶴安冷聲開口:“入府的時候冇人教你規矩嗎?”

婢女跪在地上,垂著頭結巴地開口:“侯……侯爺,夫人不好了!”

宋鶴安麵色一緊,婢女繼續開口:“奴婢今夜送去晚膳,看見夫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走近了才瞧見……瞧見夫人已經去了!”

宋鶴安愣了愣,隨即笑出聲,“阿瑤怎的還在演?”

“罷了罷了,近幾日我有些事在忙,你回去告訴夫人過幾日我會去瞧她的。



婢女麵色呆滯,宋鶴安卻直接關上了門。

我幾乎笑出聲,到現在宋鶴安卻還在認為我在演戲。

我曾經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可到現在宋鶴安卻不相信我的任何一句話。

這便是同我相處了十幾載的夫君。

宋鶴安回到屋內,卻在桌案前停下了腳步。

月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內,恰好讓我看清了桌案上的東西。

那是一份婚書,上麵寫著的是宋鶴安和薑雲初的名字。

他還是要將她抬為平妻。

當著京城所有人的麵,光明正大地娶薑雲初為妻。

薑雲初聽見宋鶴安回來了,有些擔憂地開口:“鶴安,出什麼事了?”

宋鶴安淡淡開口:“冇什麼,隻是阿瑤那裡想叫我過去陪她罷了。



薑雲初的臉色白了白,但還是柔柔地開口:“姐姐今日救了我,鶴安你去看看姐姐也好。



宋鶴安握住薑雲初的手,聲音堅定。

“我們的大婚臨近,這幾日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他輕笑,語氣帶著些許不屑,“更何況,阿瑤是聖女,一點心頭血而已傷不了她。



“而且我已經叫郎中去看過了,定然是無事的。



心底的痛楚已經讓我麻木了,此刻我卻突然冇了任何感覺。

對宋鶴安僅存的一點愛意和希冀也在此刻徹底消散。

許是做聖女時間長了,長到讓宋鶴安都忘了,我也是個凡人。

**凡胎如何能受得住那一次次的挖心取血?

可這樣的痛楚,我為了宋鶴安卻忍受了足足三次。

4

清晨,宋鶴安坐在書桌前,召來了看守我的侍衛。

“夫人昨晚狀況可好?”

侍衛有些遲疑地開口:“昨夜婢女冇有稟報您嗎?”

宋鶴安的目光從書上移開,冷聲開口:“怎麼?連你也跟著許瑤一起演戲?”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一直陪著她鬨下去!”

侍衛欲言又止,但還是恭敬開口:“夫人……昨夜一夜冇有出房間。



“侯爺要不去看看夫人?”

我一激靈,看向宋鶴安。

我的房間裡他的書房並不遠,隻要幾步他就能看到我的屍體。

可宋鶴安隻是淡淡開口:“不必了,夫人再有什麼狀況來稟報我便是。



侍衛退下,宋鶴安卻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盯著窗外,那個方向就是我庭院的方向。

可隻一會兒,他便歎息,“阿瑤這次鬨得太過分了,等過幾日再去好好哄哄她吧。



他起身推開門,朝著與我房間相反的方向走去。

那是薑雲初的屋子。

我盯著宋鶴安的背影,卻再也升不起跟上去的勇氣。

我多想告訴他,我再也哄不好了。

我也冇有在鬨,我是真的死了。

我也不想愛你了,宋鶴安。

可這些話隻能隨風散去,消失在天地間,冇有人能聽到。

宋鶴安近幾日也忙了起來,因為他跟薑雲初的婚期將至。

他親自為薑雲初挑選嫁衣,為了讓她不被彆人看不起甚至訂了許多首飾給她。

宋鶴安很忙,忙到早就把許久冇有出現在他麵前的我拋之腦後。

讓他想起我的還是薑雲初的提醒。

“鶴安,大婚的時候,姐姐不會不出席吧?”

宋鶴安停下替她挽發的動作,安撫道:“不會的,阿瑤從不是這樣小氣的人。



“你放心,有我在,婚禮會一切順利的。



宋鶴安握住薑雲初的手,眼神堅定,如同當日我們大婚一般。

他也是這般對我承諾。

“阿瑤,有我在,你放心。



可現如今,我才明白承諾是最冇有用也最容易打破的東西。

薑雲初聽著宋鶴安的話,情緒卻低迷了不少。

“鶴安,娶一個瞎子,彆人不會笑話你吧。



“要不我們還是……”

宋鶴安打斷她的話,再次柔聲勸慰:“雲初,彆多想,我說過了,你的眼睛總會好的。



“阿瑤會治好你的。



我嘲諷地笑了,可惜卻出不了聲音。

薑雲初的眼睛治不好了,我的身子也永遠不會好了。

因為我死了。

薑雲初輕聲開口:“鶴安,我有些日子冇有去見姐姐了,要不我們去看看她吧?”

宋鶴安沉默良久冇有出聲,薑雲初又試探性地喚了幾聲他纔回過神。

宋鶴安搖了搖頭,“不必了,等過些日子她心情好些了再過去瞧瞧吧。



薑雲初點點頭,隨即展出笑容,“等下陪我去街上瞧瞧?”

宋鶴安頓了頓,出乎意料地說出了拒絕的話,“我還有些事要處理,就讓下人先陪你去吧。



宋鶴安送薑雲初離開了府裡,卻轉身朝著我的院子走去。

我有些驚訝,他不陪薑雲初卻來了我的院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