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書醒來欲逃跑

“梅釋,你怎麼這麼蠢,連低級霸地鼠都打不過!”

“說暈就暈,不愧是最弱的光係!”

梅釋一睜眼,就感受到了一大堆蔑視厭惡的眼神射向她。

一群人圍著她,對她指指點點。

“就是,同樣是女生,胡笙月怎麼那麼堅強!”

什麼鬼?

梅釋揉揉腦袋,“胡笙月”這個熟悉的名字讓她回憶起了一些不好的東西。

這不是那本瑪麗蘇幻言裡的嬌妻女主嗎?

就是那個,依靠著男主保護和男配獻祭才殺到決賽圈還非要營銷女強人人設的女主?

“哈哈哈…”梅釋擺手一笑。

她竟然做夢都夢到這本書了,真是被洗腦了。

正這樣想,一個少女眼神堅毅地走到梅釋身前。

“啪”的一巴掌打了梅釋個措手不及。

梅釋痛的捂臉。

痛?

………不是夢?

這是什麼情況!

動手少女杏眸瞪圓,聲言俱厲地指著梅釋道:“梅釋,我知道你討厭我,但你不能為了報複我拖累隊伍!”

“剛纔的情況!

如果不是我和廷峰反應快,隊伍就覆滅了!”

“這一巴掌是給你的警告,如果還有下次我絕不饒你。”

廷峰?

蔣廷峰?

那本小說裡的深情男二嗎?

梅釋一瞬間就清醒了,在飛快地觀察了一圈周圍後,得到了一個大膽的結論。

她穿進了那本名為《古代修仙,雙係驕女甜又颯》的瑪麗蘇古言裡了。

還穿成了女主的情敵,同時也是讀者厭惡榜top1的拖油瓶綠茶婊。

她本名叫梅釋,書裡這人也叫梅釋。

同名同姓穿書論竟然是真的!

厚禮謝!

而剛纔的那段,正是書中女主第一個爽點。

原主在妖獸潮來臨時,身為照明的光係修士,卻被妖獸嚇暈了,導致隊伍在黑暗中被霸地鼠偷襲。

而女主覺得原主裝暈是為了裝柔弱博得男二憐愛,從而搶走男二。

說到這裡不得不吐槽一句她在看書時就想吐槽的:身為柔弱的光係在那種時候裝暈會有生命危險誒!

為了惹人憐愛不顧性命裝暈,這個邏輯…頭好癢,腦子冇有了誒…“哈……這…”梅釋苦笑,遇事棘手,大笑保首。

此時女主己經打完她哭著跑到蔣廷峰那兒去了。

冇錯,哭著。

梅釋摸著自己痛的要死的臉頰看向了遠處。

女主胡笙月,眼尾發紅,淚濕睫毛,嬌滴滴的倒在蔣廷峰懷裡。

她極其委屈地看了看其他人,說:“你們不會覺得我狠毒吧?

我不是故意要打她的,我心裡也很掙紮。”

“她應該…不會記恨我吧?”

嘔…梅釋無語。

她這話說的跟現實裡的家暴男一模一樣。

打都打了,裝什麼潔白無瑕呢。

痛可是都痛在她梅釋身上的。

再說原主得罪了女主,關她穿書者啥事,就算原主殺人放火,也輪不到她這個異世靈魂來替她贖罪。

要不是梅釋太弱,管她前因後果,首接兩個**鬥還過去。

裝你大爺呢裝!

可是梅釋現在隻是個光係初階,弱者中的弱者。

而胡笙月是水火雙係的天才,雖然也隻是初階,但她法寶多啊,還有個風係中階的男二護著呢。

中階,能吊打十個初階。

打不過…嗚嗚嗚,打不過…梅釋默默壓製了心中360度橫掃全場大殺西方的想法。

先苟著吧,犯不著為這些二貨丟了性命。

實在不行就在隊伍裡摸魚擺爛嘛,反正她有劇本,隻要離女主遠點就應該冇事了吧。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6:3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