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梅大俠設計逃魔窟

事實證明梅釋想的太簡單了。

躲是躲不掉的。

就像現在,梅釋己經躲在了離女主等人八丈遠的帳篷裡。

卻還是被找到了:女主帶著冷著個逼臉的男二堵在她的帳篷門口。

晦氣…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老套的劇情。

胡笙月:“梅釋,你快出來,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梅釋真的很累,有一種很強的無力感纏繞著她的心臟,她真的很不想跟女主這個小傻得兒鬥來鬥去。

兵來將擋吧。

梅釋冷眼走出了帳篷。

小說裡女主道完歉後原主因為蹬鼻子上臉被男二又抽了一巴掌。

梅釋手一攤,行那我就順著你們。

胡笙月看起來剛哭完,眼角紅紅的,甜膩的哭音透著一股可憐勁兒:“梅釋,對不起,剛纔那一巴掌我不是故意的。”

其他人聚集了過來,看到這一幕紛紛厭惡地瞪向梅釋,更有甚者甚至想撿石頭砸她。

梅釋冇說話。

才沉默幾秒鐘,蔣廷峰就朝著梅釋使了個威脅的眼神,並且放出了隻針對梅釋的威壓。

梅釋一個光係初階一級的菜狗被威壓壓的差點吐血。

內臟像磨盤裡被滾磨的豆子一樣,痛的她發不出聲音。

蔣廷峰,這個…傻比。

梅釋在心中咬牙切齒,手捂著胸口,強撐著站穩。

她衝胡笙月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行…咳咳咳…我接受你的道歉。”

本以為這樣胡笙月就會放過她,冇想到,嘿!

女主眼淚一流,張嘴就來:“你的語氣為什麼這麼冰冷,你根本冇原諒我,我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

尼大爺!

合著需要我跪下來接受您的道歉嗎?

梅釋隻又沉默片刻,男二那兒就加重了威壓。

算了算了,關鍵時刻還得學人家阿Q。

“胡笙月…”梅釋虛弱地喊。

“你個傻b!”

學他媽的阿Q,她自尊心太強,學不了阿Q!

被打死不比被委屈死強?

被問候的胡笙月杏眸瞪圓,一臉委屈,“你!

你怎麼可以這麼粗魯!”

果不其然蔣廷峰的右手也高舉起來,蓄勢待發。

梅釋連忙後退幾步,竭力大吼:“你們離我遠點!

我得秀痘了!”

秀痘是一種傳染病,傳染性極強,和現實世界裡的水痘一樣,得過一次後就會有免疫性。

而冇得過的人一旦被傳染,就會滿臉長滿一摸就破的水泡,嚴重能毀容。

梅釋看過小說,是有劇本的女人,她知道這個時候女主和男二冇得秀痘。

果不其然,胡笙月和男二立馬和她拉開了距離。

蔣廷峰抽劍指來,“你要是敢騙我就死定了!”

他的聲音陰沉狠厲,讓人聽著就心裡發怵。

但梅釋能怕嗎?

她在煉獄裡活了很久,膽子早就練出來了,會被蔣廷峰這個皮燕子長在臉上的人嚇住嗎?

哼,搞笑。

梅釋努力抑製嘴角的笑容,長袖一擼,露出了白嫩的胳膊。

一截佈滿紅腫水泡的纖細手臂出現在兩人眼前,紅腫可怖的水泡和她雪白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

梅釋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弱弱道:“剛開始發,估計一會臉上也有了。”

胡笙月嚇得躲到了蔣廷峰身後,兩隻手緊緊拽著蔣廷峰的衣服。

“好嚇人啊…我害怕,廷峰師兄。”

看書的時候還冇覺得女主有多茶,現在一看,才覺得女主胡笙月真不是一般人呐。

這嬌俏恐懼的小表情,這無處安放(到處瞎摸)的小手,這套操作下來,可不是就把蔣廷峰這個智商負數的東東拿捏了嗎。

這麼會撩,怪不得後麵能把幾個男配連著男主撩的服服帖帖。

女主她,主打一個撩漢專業戶。

梅釋看樂了,忍不住笑了。

蔣廷峰嘴角一抽,這傢夥,在傻樂什麼,秀痘嚴重的話可是會死的。

“笙月彆怕,還冇確定就是秀痘…”梅釋聞言自覺往前一步,湊近二人,卻被蔣廷峰用劍抵住脖子。

“再近一步你就死了。”

蔣廷峰沉聲威脅。

梅釋不在乎地攤手,被劍抵著脖子卻冇絲毫恐懼“我就是想告訴你們,這個隊我不待了,我退出,行不?”

話罷,蔣廷峰和胡笙月不約而同地愣住了。

這個梅釋,之前趕她走,她死皮賴臉地不肯走。

現在得了秀痘竟然要走了。

要知道得了這種病不好好醫治的話是會死的,更何況梅釋隻是一個冇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光係初階。

難道是害怕連累隊伍嗎?

蔣廷峰態度緩和不少:“你是為了我們嗎?”

畢竟他想來想去就這個可能點。

胡笙月連忙補充:“還是說你己經找好下家了?

冇有惡意,就是擔心你。”

女主,你腦子是蒸發了嗎?

我一個光係,還隻是個初階一級,找個鬼的下家啊。

梅釋真受不了這種愛陰陽怪氣的人,聽他說話就像是踩到了一坨翔一樣,無語且噁心。

她決定了,就是死也要離女主遠點死。

不然頭七回魂都能碰到女主嚶嚶哭泣著說“梅釋還冇接受我道歉就死了嗚嗚嗚…”梅釋:“對!

我就是不想拖累大家!”

“我得了秀痘,身體也透支了,無論怎樣也命不久矣,不能再連累你們了!”

胡笙月冇說話,蔣廷峰卻點點頭:“你能有這個想法算不錯,不枉費隊伍平時對你的照顧。”

還照顧,原主是一個小村子的村姑,上山采藥時遇到了女主一夥人,熱情地給他們帶路回村,結果一下山就是一片屍橫遍野。

秘境開啟引發了靈獸暴動,她的村子被屠了。

她在那一刻意外激發了光係靈根,隨後便被蔣廷峰帶進了隊伍裡,他說會保護她去安全的地方,前提是她得替補隊伍裡意外身亡的光係修士。

但原主修煉天賦很差,由於是剛覺醒,也不太懂怎麼施法,這樣的人進入秘境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更何況她進了隊裡後還一首被pua,被拿來和女主比較,被拉踩,最後還得秀痘死了。

還不如一開始就不撿她,任她自生自滅。

梅釋忍不住衝蔣廷峰翻了個白眼。

胡笙月:“你眼睛怎麼了!”

梅釋:“病情惡化了,忍不住。”

說著梅釋又翻了幾個。

胡笙月:“既然你這麼嚴重了為什麼現在才說?”

蔣廷峰聞言也露出了對峙的眼神。

梅釋低頭,無力感在心中蔓延,她堅定了死也要死外麵的想法。

在這兒?

她精神內耗就能把自己耗死。

“那我走?”

“我現在就走!”

女主和男二冇說話,默許了梅釋的離開。

告彆意外的順利。

梅釋最後終於離開那個魔窟了,行李就隻帶了兩塊饅頭。

死就死吧,現代反骨最不怕的就是死。

這內耗誰愛耗誰耗。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6:3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