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處意思

-

等袁君說後,領導們也就收住話題。

書記毛達和對唐祖德和高標兩人都認識,可說是熟人,平時見了偶爾還會主動招呼的。

此時雖故意冷淡兩人,卻也不能做過份,有損自己的身份,說,“兩位局長到了,我們就聽聽公安局的說法吧。

”領導們對公安局的工作,每一天的進展情況都掌握,就算唐祖德兩人不過來彙報,情況也知道,隻是跟領導彙報是公安局應該做的,而領導們聽正規彙報也是必要做的,總要有一個雙方交流的途徑,這樣的途徑是不能省略的。

領導不可能很專注地聽,人不少,今天來到聚集就是要聽公安局的彙報的。

可實質上是來對公安局興師問罪的,領導都要將自己的地位凸顯出來,如果不來,那就不是自己對這一點特大凶殺案不關心。

進而就表示自己對市裡的大局冇有表示出足夠的關注,這也是很嚴重的問題。

雖說大家都知道案子偵破的過程,甚至公安局做了哪些工作,一一被得出所作工作都為無用功的過程,都早得到私下的資訊彙報,可這時還是要做出姿態來。

唐祖德負責彙報,將“4.16”特大凶殺案從案發當天說起,公安局接到報案後采取了那些措施,做了哪些工作,一一地按時間順次地進行彙報。

整個彙報顯得乾練而清晰,就算第一次聽說這案子,也會弄明白的,對公安局所作的工作,隻是將做了哪些事說出來,冇有加上自己的任何評價。

最後的結果,當然讓所有的領導臉都為之一沉,雖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但親耳聽到唐祖德局長說出來,心情還是不同,感受也是不同。

辦公室裡頓時陰沉沉地很給人壓力,要是僅僅其中一位領導在辦公室裡,唐祖德或許會更慌亂壓力也會更大些,領導多了,反而感受吧到那種壓力。

麵子上卻要將受到的壓力誇大再誇大,讓領導感受到自己的心裡的那種無措和懼怕。

這也是態度問題,工作冇有讓領導滿意,至少態度要讓領導滿意。

倒是高標,從今辦公室後,一直都沉著臉,卻讓領導感覺到他心裡的沉痛,對他的態度還比較認同。

等唐祖德將工作彙報後,領導們第一選擇都是沉默,相互間像是要交流卻有都冇有那意思。

各人心裡早就有了定論,隻是看誰先說話表態都有一定的順次。

這次是公安局的口子,作為政法委書記,袁君自然要先說幾句,進行自我批評。

唐祖德心裡早就做好了挨批評的準備,但從袁君開始,領導們一個接一個。

都在強調案子對市裡的影響,對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挑戰。

每一種說法,唐祖德都很熟悉,這些話之前也都跟手下的人說過,隻是冇有領導們說得這樣有水平。

當然,每一個領導說的都各有特色,目的是一致,綜合起來就兩層意思:一是對公安局之前的工作很不滿意,讓市裡無法向省裡交待,也無法麵對社會輿論和全市的民眾;二是今後要加強,無論如何,都要克服困難,爭取在最短的時間裡將罪犯抓獲歸案。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1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