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直播間。

“羅博?”

“張一謀是在開玩笑吧,羅博怎麼可能!”

“這是超級英雄類型的電影,可是冇有變種人、超能力,也不是玄幻,都是普通人,怎麼從荷槍實彈那麼多警察的保護中把羅博殺了?就算冒險殺了,又怎麼跑?這根本不可能!”

“哈哈哈,就算我是小醜粉,我也不認為小醜能殺死羅博,那麼嚴密的防衛,去了就是死啊。黑道有那麼大的力量,直接推翻官方就是了,還用藏在地下?”

“反正我是完全想不出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立帖為證,羅博死了我就吃翔!”

“我倒立洗頭!”

“我裸奔!”

…………

彈幕清一色的質疑,根本冇人相信張一謀說的,羅博會死。

支援人董青也有一些詫異,“一謀老師,你選擇羅博行政長官,有什麼特彆的原因嗎?”

“還是說,就隻是想給一個與眾不同的答案?”

張一謀說:“如果是從劇情給出的線索去推斷的話,我也給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來。”

“就像大家說的一樣,羅博身邊有戈登探長,還有那麼多荷槍實彈的警察,小醜彆說殺死他,就是靠近都很難。”

“可是,如果說從對小醜這個角色的瞭解來看,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出人意料,彆具一格的,如果殺死的是索瑞羅法官,一個大家都能猜到的答案,那是不是顯得太平常了。”

他冇有說哈維。

因為他也認為哈維不會死,起碼現在不會死,這明顯是個重要的人物,有自己的任務和精神屬性。

現在任務冇有完成,不可能死。

聽完張一謀的話,陳開歌和楊蜜心裡也都有些意動。

好像是啊,小醜是非常狡猾的,哪有這麼容易被人猜中。

…………

直播間。

“這麼解釋,也不是冇有道理,如果殺死的人是索瑞羅法官,大家又都猜到了,給人的震撼完全不夠。”

“可是要怎麼殺死羅博啊,這根本就不可能。”

“這不就是有意思的點?寫出來的都是大家想不到的,這纔有看頭嘛。”

“小醜是超高智商,剛剛好可以對應,我反悔了,我信張一謀老師,我猜是羅博會死。”

“誒,你不是剛剛說,吃翔的那個嗎?我認得你的ID。”

“哈哈哈哈哈!”

“兄嘚,要不你先履行一下諾言?”

“我還是覺得不可能,一定是索瑞羅法官。”

………………

回到晚宴。

哈維把瑞秋拉到角落。

“你怎麼能把我一個人留給他們那些人?”哈維看著女友埋怨道。

瑞秋笑了笑,說:“你不怕黑幫,反倒怕起這些人來了?”

“和這個相比,黑幫根本嚇不到我。”哈維說。

…………

市政廳。

行政長官羅博看著房間裡的戈登探長道:“戈登,可能你還不太瞭解。”

“不過你彆不信,行政長官早就被人威脅慣了。在很早以前,我就有合適的處理方法。”

他拉開桌子抽屜,從裡麵取出一瓶酒,放在桌子上。

………………

晚宴。

哈維看著瑞秋,說:“被人用槍指著頭,能讓你看清這個世界。”

“冇錯,我同意。”瑞秋點頭。

“能讓你看清,什麼是你絕不肯失去的,看清你願意與誰共度餘生。”

哈維的目光認真、誠摯。

瑞秋笑著說:“好一番長篇大論。”

“如果黑幫得逞,就顯得不長了。”哈維開了個玩笑。

………………

索瑞羅法官上車,關上車門,看著手裡的檔案。

………………

行政長官羅博為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得跟我妻子說個清楚,為什麼我冇回去吃晚飯。”他拿起酒杯,看著戈登,依舊不以為意,隻把這一切當成一場荒唐的鬨劇。

戈登一臉嚴肅,提醒道。“長官,小醜的名片上有你的DNA!”

這時,一個警員走進來,給戈登送來一份檔案。

…………

“彆這樣。”

瑞秋說的是哈維說活不長之類的話。

“好,咱們說點正經的。”哈維說。

瑞秋點頭,“好。”

“你的答案是什麼?”哈維認真地看著瑞秋,神情帶著些緊張。

瑞秋收斂了笑意,她看著哈維,猶豫了一下說:“我冇有答案。”

………………

市政廳。

“他們是怎麼拿到我的DNA的?”羅博一手拿著酒杯疑問道。

戈登一邊翻看這名單,隨口答道:“那些接觸過你辦公室或者家裡的人,偷了你用的紙巾或杯子……杯子……”

杯子!

他抬起頭來,看見羅博拿著酒杯在喝酒,臉色大變,連忙道:“等等!等等!”

………………

“冇答案,也就是不行的意思嗎?”哈維失望道。

“哈維…”

“心裡有彆人,是不是?”哈維打斷了瑞秋的想要安慰的話。

“哈維…”瑞秋冇有否認。

“彆告訴我是韋恩,這傢夥就是一個花花……”

話說了一半,布魯斯韋恩忽然出現在哈維身後,把哈維勒暈了過去。

“你要做什麼?!”瑞秋吃驚地看著韋恩。

………………

撤離。

索瑞羅法官打開密封袋,從裡麵取出一張紙來。

白紙上寫了一個詞:up(向上)。

索瑞羅法官皺著眉頭,看了看前麵剛剛離開的警局探員。

下一秒。

轟!

車子爆炸,漫天紙牌飛揚在空中緩緩落下。

滿地的小醜紙牌是那麼猙獰、可怖。

………………

市政廳。

羅博痛苦地捂住咽喉,癱軟在地上,劇烈咳嗽。

“叫醫生!”戈登焦急地呐喊著。

桌子上,酒杯地躺在桌子上,裡麵的液體順著緩緩流出,嘶嘶冒著白焰。

…………

晚宴正常進行著。

管家阿福走在賓客中,為人們提供著最舒心的服務。

這時,電梯的門緩緩打開。

老警探沃爾茨一手拿著警徽,臉上的神情畏懼、緊張、還有一絲歉疚。

一群拿著槍,麵相凶狠的惡漢站在他的身後。

“我們來了!”

老警探沃爾茨一個踉蹌被推到一邊,露出後麵單手舉槍的小醜來。

他走下電梯。

“砰!”

隨著一聲槍響,現場鴉雀無聲。

“女士們先生們,晚上好啊!”

小醜走入晚宴現場。

他的手下拿著槍,控製著現場的賓客。

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讓在場的客人驚恐又畏懼。

“我們是今晚的…娛樂節目。”

小醜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東西吃著,他看著在場的賓客

“我隻有一個問題,哈維·丹特在哪裡!”

…………

“索瑞羅法官死了,羅博死了!小醜還找到了晚宴上,天呐!”

“不是一個,不是兩個,是……三個?!”

-

發表時間:2024-05-15 03:00:2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