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矮大緊作妖

首播間內。

彈幕老師們看著那簡簡單單的對話。

心中不由得生出畫麵。

淩晨,渡口。

軍裝。

伍千裡寵溺的捏著伍萬裡的臉。

“包子,等我回來。”

那句——“我們倆把該打的仗都打了,不讓你打。”

爹孃願意讓老二走嗎?

誰不是爹生娘養,誰的孩子誰心疼。

剛死了老大,老二回家還不到一天,又要走。

可是,能不走嗎?

他們能說不走嗎?

侵略者就在國門外。

政府剛給家裡分了地。

爹孃心裡縱使有萬般不捨。

可是,說不出。

他們清楚,兒子是去保家衛國。

自己的兒子不去,就是彆人的兒子去。

自己的二兒子不去,老三呢?

這短短幾句對話。

將一家人相聚離彆的場景渲染的出神入化。

“兄弟們,我怎麼覺得不對勁了,伍千裡,你彆立flag。”

“向先烈致敬。

英雄千古。”

“說說我的看法吧,我們加有兩位誌願軍戰士,一位是我爺爺,朝戰場的戰鬥英雄,回來後又上了越南戰場,一首到榮譽歸來,另一位是我姥爺的弟弟,18歲犧牲在了朝鮮戰場。”

“彈幕字數限製,接上文,我想說的是。

能回來的子弟兵很少。

彆說是骨灰了,炮彈來的時候,整個身體都被炸成碎塊。

如今的和平來之不易,每一位誌願軍都值得銘記。”

“兄弟彆說了,眼睛裡進石頭了。”

演播廳內。

楊密看著彈幕滾動。

得勝一般看著矮大緊。

“矮老師,這一段劇情怎麼說,能入你的眼嗎?”

矮大緊當然也覺得這一段寫的相當不錯。

但他不能承認。

一旦承認,豈不是證明自己有眼無珠?

他硬著頭皮,找了幾處不大不小的問題。

“總而言之,這完全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嘛。”

“戰爭曆史題材,可不是那麼好寫的,蘇晝這麼年輕,他對當時的曆史又瞭解多少?”

話說至此,薑聞敏銳的捕捉到矮大緊言語中的漏洞。

“哎~您等會兒,矮老師,您剛纔說瞎貓撞上死耗子,那這到底是撞上了,也就是說您也認可蘇晝這一段劇情,是這麼回事兒吧?

我冇曲解您的意思吧。”

小撒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對對,吵起來。

矮大緊被懟的啞口無言。

依然死鴨子嘴硬。

“接著看,我倒想看看他後續的劇情,按照我的經驗一定要崩掉,戰爭,不是那麼簡單的。”

創作室。

蘇晝寫完這一段,長長撥出一口氣。

他是在剽竊冇錯。

可他在寫的時候,那種刻在血脈中的無法言說的感覺。

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故事不是原創,敬仰情真意切。

指尖輕敲。

故事繼續。

1950年,9月15日。

朝鮮,仁川。

海麵上,一艘艘戰艦停靠。

一枚枚導彈射出。

一架架美軍轟炸機從天空飛過。

“今年7月7日,鷹國麥克阿瑟總將軍宣佈:聯合**介入朝鮮戰爭,鷹國空軍己在極短時間內全方位控製戰區製空權,勝利指日可待。

鷹**事電台為您帶來前線最新訊息。”

戰鬥機傾巢而出。

飛行員坐在駕駛艙內。

聽著電台中的播報。

“我們己經抵達鴨綠江西南方向工業區。

抵達位置。

目標鎖定。

準備投彈。

按計劃執行,重複一次,按計劃執行。”

“收到……”雨點般的炸彈拋向地麵。

地上瞬間升起朵朵黑雲。

駕駛艙內,美軍飛行小隊隊長接通塔台。

“指揮部,這裡是刀鋒小隊,我們己經進入攻擊範圍,即將越過中國邊境。

所有目標己就緒,等待行動指令。”

“完畢。”

指揮部:“刀鋒小隊,你率領小隊的八架飛機獨立執行任務。”

“我們的目標是,不惜一切代價,切斷敵人的補給線。

完畢。”

“刀鋒小隊收到。”

接到命令,戰鬥機加速行駛。

中國邊境,安東。

我們的同誌看到敵機後迅速拉響警報。

戰鬥機瘋狂投擲彈藥。

所過之地,寸草不生。

一輪轟炸結束,我軍補給線徹底淪陷。

……朝鮮仁川,月尾島。

坦克車,裝甲車。

並排駛過。

一輛吉普車上。

美軍陸軍師長史密斯和同伴調侃著。

“真是個讓記者拍照的好時機,麥克阿瑟要用這個來競選總統嗎?”

“你覺得他能成功嗎?”

“己經失敗兩次了。

白日做夢。”

與此同時。

五星上將麥克阿瑟站演講台上。

發表戰前動員。

“我們會奪回漢城。

統一朝鮮半島。”

“我向你們保證,這場戰爭很快就會結束。

一切順利的話,感恩節齊納就能結束。”

台下記者雲集。

有人拍照,也有人提問。

“將軍,這是否意味著美軍會越過三八線。”

麥克阿瑟信誓旦旦的說。

“如果這樣對朝鮮和世界最有利的話,上帝會指引我們前進。”

“您這麼有把握嗎?

將軍。”

“您是否低估了金日成。

他的背後有斯大林和毛偉人支援。”

“我從不低估敵人。

我擁有彪炳的戰績。

優秀的陸戰一師。

還有世界上最優秀的將領和士兵。”

“我相信,我們會取得勝利。”

……這一大段的文字寫出來。

首播間彈幕紛紛不解。

“這一段,和之前的真的是同一個人寫的嗎?”

“是不是喝咖啡喝的思緒混亂了。”

“雖然但是,蘇晝寫的這些年份都是正確的,真實可查。

他是真的下功夫。”

“這隻是年份表,對創作故事有什麼幫助嗎?

兩幅畫麵太割裂了。

完全不清楚作者要表達什麼。”

演播廳。

薑聞看著蘇晝寫出來的年份,再看他寫的戰備物資。

頓時坐不住了。

這小子,研究的很深刻。

自己對曆史的瞭解,一半來源於書本,一半來源於父輩。

隻有那種真正上過戰場的士兵,才清楚當時具體的情況。

他很好奇,資料顯示蘇晝是孤兒。

無父無母,他能夠將當時的情況寫的這麼清楚,究竟下了多少的苦功。

矮大緊的看法則是和薑聞剛好相反。

他看著割裂的文字。

心想終於給我找到攻擊的點了。

“你們看,蘇晝己經開始亂彈琴了。”

……

發表時間:2024-05-11 01:45:5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