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媽媽所願考上清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如媽媽所願考上清北

如媽媽所願考上清北
如媽媽所願考上清北

如媽媽所願考上清北

泡芙不甜
2024-05-23 03:28:52

考上清北那天,我媽在村裡揚眉吐氣,大談棍棒教育。可她卻忘了,她性子軟弱,外強中乾。被村裡人欺負時隻會哭,是我拿著柴刀保護她。她又歎息:“可惜我大女兒...”“哎~不然成績怎麼都比趙笛好。”可是媽媽,這些年我又要學習,又要乾活,拚儘全力考上清北。可在你心裡,依舊覺得我不如姐姐嗎?我給姐姐擦乾淨全身,把家裡收拾乾淨後,站在湖邊。媽媽,你要的,我都給你掙到了。下輩子,希望你隻有姐姐一個女兒就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考上清北那天,我媽在村裡揚眉吐氣,大談棍棒教育。

可她卻忘了,她性子軟弱,外強中乾。

被村裡人欺負時隻會哭,是我拿著柴刀保護她。

她又歎息:“可惜我大女兒...”

“哎~不然成績怎麼都比趙笛好。



可是媽媽,這些年我又要學習,又要乾活,拚儘全力考上清北。

可在你心裡,依舊覺得我不如姐姐嗎?

我給姐姐擦乾淨全身,把家裡收拾乾淨後,站在湖邊。

媽媽,你要的,我都給你掙到了。

下輩子,希望你隻有姐姐一個女兒就好。

1

一場煤氣爆炸,帶走了爸爸,把姐姐炸成植物人。

在農村冇有男人,就意味著要被吃絕戶。

不僅冇人願意借錢給我們家醫治姐姐,反而所有親戚都想來瓜分爸爸的存款。

我媽冇有辦法,隻能求同村的李叔叔。

李叔叔是我媽的初戀,因為外公嫌他窮,活生生拆散了這對有情人。

媽媽在村長孫子的升學宴上找到李叔叔,他正油光滿麵的打麻將。

姐姐還在重症監護室,等不起,媽媽冇有辦法,隻能直接在麻將桌上找李叔叔借錢。

李叔叔麵露尷尬,訕訕道:“我們家的錢都在我婆娘手裡。



坐在麻將桌另一邊的李阿姨,不露痕跡的一疊百元大鈔壓在手機下。

語氣裡透露著莫名的敵意:“大妹子啊,不是我不借給你,我們家也冇錢啊。



我年紀小,又擔心姐姐,毫不留情戳破大人的偽裝:“我明明看到你有錢。



空氣安靜了一瞬,又響起麻將聲,桌上的人視我為無物,自顧自的搓麻將。

“胡牌!給錢給錢,哈哈哈哈哈哈,這把一人給我三百。



媽媽眼巴巴地看著李阿姨大把大把數著錢,當著所有人的麵跪了下去。

我想拉她起來,卻被我媽一起拽著跪下。

麻將桌上的人收斂笑意,李阿姨冷冷看著我們。

我媽一咬牙,壓著我一起磕頭:“求求你借十萬塊給我,我大女兒還在醫院,我一定會還的。



“好啊~”

李阿姨站起來數著錢,我媽還冇來得及高興,我感到頭上一痛。

一兩塊的硬幣夾著十幾二十塊的紙幣從天而降。

“這些錢,不用還。



周圍的鬨笑聲帶著窘迫席捲了我的羞恥心。

可我不得不跟著我媽低頭撿錢。

李阿姨冷笑:“還敢跟我借錢,也不看你們自己還不還得起。



在一片譏諷聲中,我跟我媽緊緊的拽著一百來塊離開。

不一會,李叔叔追了出來:“淑芬,你彆怪我。



又朝我媽手裡塞了一張卡:“裡麵有七萬八千多,是我所有的私房錢,你先拿著用。



我媽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叔叔卻擺擺手回去繼續打麻將。

今天是村長孫子的慶功宴,來祝賀的人絡繹不絕。

有人在不遠處恭維:“你孫子可真厲害,差點就考上了清北。



“就是,考上清北可是有100萬獎學金呢!”

我媽眼睛一亮,100萬?這可是她一輩子都掙不來的錢。

從這一天起,她心裡就有了一個執念,要我考清北,掙了100萬獎學金。

還好我從小聰明,次次考試年級第一,所有老師都說,隻要我保持下去,肯定能考個好學校。

可好學校還不夠,必須清北,我媽纔會滿意。

2

“讀書能有多辛苦?天天坐在那裡比我輕鬆多了。



“你知不知道我為了掙一點錢,每天要搬多少趟,流多少汗。



可是媽媽,姐姐保住了命,但變成隻能吃流食的植物人。

家裡欠了太多錢,你也天不見亮就要出去掙錢,月落半坡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

所有照顧姐姐以及家務的重擔都落在了我肩上。

我必須要比你起得更早,給你做早飯,打包午飯,然後給姐姐餵食,最後才能去學校。

放學後,又要準備晚飯,給姐姐餵食,清理床上的糞便,然後給姐姐擦身子換衣服,最後纔開始做作業。

我冇有朋友,隻有大黃狗陪伴著我。

它會舔我的臉讓我起床,早上送我去學校,等我走進教室完全看不到了,它纔會回家。

晚上早早的在校門口搖著尾巴等我,接我放學。

月光鋪灑大地,一人一狗的影子被拉的老長。

可這一天放學後,我在熟悉的地方卻冇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我懷著揣測不安的心情到家,是冇有看到大黃狗。

第一次,我冇有及時準備晚飯,冇有顧得上姐姐,我獨自漆黑的田野穿行,呼喚大黃。

等我沮喪的回到家,卻看到李叔叔帶著他兒子,以及以及臉色鐵青的我媽。

他兒子李誌峰半挽著褲腳,露出小腿上的抓痕。

他說我的大黃咬了他,為了自救,他打死了大黃。

媽媽讓我道歉,李叔叔擺擺手說沒關係。

隻有我惡狠狠地盯著李誌峰,我的大黃那麼聽話,怎麼可能主動咬人?

肯定是他先傷害大黃的。

我想讓媽媽給我做主,可她隻是輕飄飄一句:

“不就是一隻狗嗎?死了就算了。



“你彆一天隻知道玩,重心要在學習上,一定要考上清北,知道嗎?”

我張了張嘴,還想辯解,但對上媽媽疲憊的眼神,終究什麼都冇有說。

初三那年,我後知後覺的意識到我的身體開始發育。

在體育課跑步時,有女生對我指指點點。

她們說,我是個浪蕩的女人,胸這麼大,故意不穿內衣,肯定是為了勾引男同學。

我搖頭,想要解釋,可她們隻是捂著鼻子,嫌惡的讓我離她們遠點。

“你一身都幫酸臭了,你是不是從來不洗澡?”

我窘迫的站在原地,低著頭。

可是沉默是冇有用的,沉默在他們看來是默認。

女同學三三兩兩抱團孤立我,大部分男同學視我為空氣,偶爾有幾個膽大的刺頭會在上自習時,用很大的聲音當著全班同學的麵問:

“你多少錢一晚?”

“聽說你不愛洗澡,兩塊錢就能睡一次?”

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我像動物園的猴子,被好奇打量。

甚至李誌峰也遞給我100塊,說要包養我,讓我不要再接彆人生意了。

我愈加沉默,他們卻變本加厲,我被堵在廁所,被潑一身臟水。

頭被按在洗拖把的池子裡,一下一下又一下。

我渾渾噩噩,成績很快就下降,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

他瞭解情況後,不僅批評處罰了霸淩我的同學,還給我媽打電話讓她來一趟。

我媽本來是不願意的,直到聽說我成績下降,立刻風風火火趕來。

她氣喘籲籲,絲毫不顧及上課的同學和英語老師,直接衝進了給了我一巴掌,力度之大,我直接被扇摔在地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