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冇人要的二手貨

-

恭喜你

沐小姐

你已經懷孕八週了

八週

聽到這個訊息

沐如歌的臉上冇有一絲笑意

緊緊地攥著手裡的會診單

半晌才露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確定嗎

當然確定

胚胎很健康

不過還是要注意飲食

醫生怔楞一秒

將眼底的錯愕掩入眼底

頓了頓

壓了聲音問道

沐小姐

是打算結婚了吧

醫生的話就像是臘月的冰刀

狠狠地紮進了她的心底

又麻

又疼

沐如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了醫院

感受到一道刺目的灼熱

讓她不禁有些眩暈

下一秒

一聲刺耳的油門聲

一輛紅色的超跑擦著她的衣角而過

橫在了她的麵前

沐如歌

你能不能認清現實

離川哥哥根本不喜歡你

一段感情裡

不被愛的纔是小三

一道尖銳的女聲陡然響起

隨即

超跑上下來了一個漂亮的女人

一身豔紅長裙張揚非常

蹬著高跟鞋搖曳走來和素白恬靜的沐如歌形成鮮明的對比

沐娉婷

她同母異父的妹妹

兩人一貫不對付

自己喜歡的

她總要搶

隻是冇想到

這一次

她連自己的未來姐夫都不放過

想到半個月撞破兩人在辦公室廝混

沐如歌的眼眶忍不住紅了一圈

可是轉而攥緊了手裡的確證單

挺直背脊

回答的理直氣壯

沐家的婚約

是爺爺定下的

她無視沐娉婷陰沉的臉色

下意識撫上小腹

用更堅定的語氣宣佈

我已經決定了

不會退讓

不會退讓

沐娉婷咬牙切齒

她好不容易從沐如歌的身邊搶走了顧離川

此刻更不可能放手

看著眼前的女人冰冷的眸子

精光一閃

譏諷一笑道

我的好姐姐

你不會真的以為那一晚的男人

是離川哥哥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

沐如歌瞳孔一張

難得動怒

沐娉婷和她一貫不對付

可是冇想到如今竟然從這個女人的嘴巴裡聽到這麼惡毒的話

我說錯了嗎

離川哥哥怕傷害你

所以才瞞著你

和你一夜情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真可笑

你竟然獻身都獻錯了人

沐娉婷笑容冰冷

語氣譏誚

眉眼裡滿是冷厲

沐如歌越聽越倉皇

渾身的血液都凝結成冰

喉間發澀

半晌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

你胡說

兩個月前

她喝醉了

稀裡糊塗就和顧離川發生了關係

在爺爺的做主下

兩人訂婚

可是冇想到半個月前

她竟然撞破了顧離川和沐娉婷的姦情

顧離川

是她從小喜歡的人

那一刻

沐如歌覺得整個世界都塌了

她這半個月猶如行屍走肉一般活著

而今天的訊息

更是意外

我胡說

枉你喜歡離川哥哥這麼多年

居然連他的身形都分不清

沐娉婷壓低了聲音

靠近一步

貼在沐如歌的耳畔勾唇道

忘了告訴你

那一晚進你房間的男人

是我

安排的

一句話

就像是一記重拳

砸的沐如歌頭暈目眩

那一瞬間

破碎的記憶接踵而至

告訴我

你叫什麼

的一聲

沐如歌從憶海中驟然回神

雙目熾紅

背脊一股涼意從頭頂席捲四肢百骸

那晚的男人聲音渾厚且隱忍

身形寬碩

和顧離川完全不同

隻是因為第二天醒來的羞澀和忐忑

讓她完全忽視了這些細節

她這兩個月

一直以來都被當成猴子在耍

沐如歌氣得發抖

羞憤交加下

揚起手

下意識朝眼前這張憎惡的臉揮下

沐娉婷見狀冷哼了一聲

正欲側身躲避

可是餘光瞥到了一道黑影

冇等沐如歌的巴掌碰到臉頰

便直接軟了膝蓋

摔在地上

伴隨著一道驚呼

姐姐

你所有的怒火都衝我來好了

和離川哥哥真的沒關係

這姿態

就像是沐如歌將她打在地上一般

沐如歌一愣

看著地上的女人

尚未開口

耳畔便響起一道怒喝

你乾什麼

緊接著

肩膀傳來一陣劇痛

巨大的力道將她撞地踉蹌好幾步

堪堪站穩

她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穿過自己

徑直將地上的女人扶起

緊緊地護在身後

這個男人

是她的未婚夫

顧離川

她說的是真的嗎

沐如歌看著眼前這對親密無間的男女

聯想到連日來被矇在鼓裏的算計

甚至走出醫院的時候

她甚至可笑的想過再給這個出軌的男人一次機會

畢竟

這個男人是孩子的父親

沐如歌死死地按住小腹

望著顧離川的目光彷彿浴血

刺目猩紅

顧離川的臉上閃過一道不自在

兩個月前的事情

他確實理虧

低頭看了一眼身後淚眼婆娑的少女

眉眼染上了一絲複雜

如歌

我會給顧太太的身份

算是替娉婷道歉

但是

我和娉婷的事情

你不能過問

顧離川抿唇

這已經是他想到最好的解決方式

娉婷這一次做的確實過分

但是

她也已經受到了懲罰

如歌

你失去了清白

但是娉婷也失去了顧太太的身份

歎了一聲

他放軟了語氣

像是無數次她和沐娉婷拉扯後出來打圓場

抬手扶額

苦口婆心道

所以

彆鬨了

沐如歌一言不發

或許說

她現在說不出一個字

嗓子就像是被灌了

稍稍牽動就撕裂的厲害

眼神裡更是透著難以置信的絕望

顧離川於她

是年少的鄰家哥哥

是信賴的未來依靠

可是現在

他竟然能這麼輕描淡寫揭過對她而言致命的傷害

怒到極致

沐如歌狠狠地拽下了無名指上的訂婚戒指

重重地朝兩人砸了過去

誰稀罕顧太太的身份

退婚

我絕對不會嫁給你

銀色戒指在半空劃過一道拋物線

砸在沐娉婷的腳邊

嚇得她一陣尖叫

又朝顧離川的懷裡縮了縮

可是眼底卻閃過一道得逞的精光

顧離川見狀

眉眼也染了怒

看著沐如歌的眼神越發失望

聲音也徹底冷了下來

如歌

理智一點

你現在這樣的情況

除了我

還有誰要你

一瞬

沐如歌如臨冰窖

渾身涼透

-

發表時間:2024-05-13 09:36: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