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太愛我了怎麼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攝政王太愛我了怎麼辦

攝政王太愛我了怎麼辦
攝政王太愛我了怎麼辦

攝政王太愛我了怎麼辦

季書白
2024-05-22 21:08:55

為了報滅門之仇,我跟了冷麪冷心的攝政王。他救回奄奄一息的我,卻又跟我劃清界限:“等到行走自如時就立馬滾!”於是我一遍遍自殘,就是為了能留在他身邊,有朝一日借刀殺人。人人都說,攝政王從不留心腹大患在身邊,唯獨我是個特例。可他們不知道,夜深人靜時,人前倨傲的男人總會不停地纏著我親吻擁抱。“心肝兒,還想殺什麼人都告訴我,我會做你最趁手的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報滅門之仇,我跟了冷麪冷心的攝政王。

他救回奄奄一息的我,卻又跟我劃清界限:“等到行走自如時就立馬滾!”

於是我一遍遍自殘,就是為了能留在他身邊,有朝一日借刀殺人。

人人都說,攝政王從不留心腹大患在身邊,唯獨我是個特例。

可他們不知道,夜深人靜時,人前倨傲的男人總會不停地纏著我親吻擁抱。

“心肝兒,還想殺什麼人都告訴我,我會做你最趁手的刀。



……

1

我爹是赫赫有名的將軍,忠貞為國卻不幸遭人迫害。

全家被滅門的那天夜裡,我們都被迷藥弄暈,混沌中我隻聽見有人撕心裂肺地在叫我的名字:“朝朝!朝朝快跑啊!”

我噩夢初醒般睜開眼,才發現眼前火光連天,皮膚也灼熱發疼,與此同時房梁已經被燒得無力支撐,倏然掉落在地,發出爆裂聲。

門被我娘猛地推開,而就在她要進來的一霎那,一支黑羽箭從她的後心處猛然貫穿。

我愕然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眼看著我娘死不瞑目地倒下,我心痛到快要崩潰,卻發不出一點聲音,濃煙爭先恐後地灌入我的鼻息。

我隻來得及捂住口鼻滾到床下躲起來。

後來我的房間被火燒塌了,外麵那群人似乎篤定我已經被燒死了。

等到院子裡打打殺殺的聲音終於停歇時,我才拖著自己已經被火燒傷了的左腿,一點點慢慢地爬出去,然而眼前的場景讓我再也控製不住地嚎啕大哭。

全是血、一院子的斷肢殘體、我爹的人頭滾落在台階邊,而我的不遠處就是我娘已經被火舌吞掉的屍體……

“爹!娘!這到底是誰做的!我要殺了他們!”

我爆發出尖銳的哭喊聲。

然而冇有任何人迴應我,隻有無邊無際的血腥味。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突然間卻聽到院子外麵傳來了一些說話的聲音,我的心猛地懸起來,倉皇地擦乾眼淚,拖著自己受傷的腿往院子深處爬。

我記得這裡有一個狗洞,我必須逃出去,隻有我逃走了,才能留著這條命給將軍府上上下下一百一十二口人報仇!

我隨手撿起一把鋒利的匕首藏進懷裡,滿腔恨意激紅了我的眼。

腿上的傷口被雜草和石子摩擦的每一個瞬間,都讓我疼得無法忍受,等我終於狼狽且毫無尊嚴地從狗洞爬出去的那刻,抬頭卻看到了一雙冷冰冰的眼睛。

厲訣闌居高臨下地睨著我,眼裡的輕視根本藏不住。

“這不是還有活人嗎?”

他的語氣是如此的漫不經心,彷彿根本看不出我是從屍山血海裡撿回的一條命,也不知道我背後慘絕人寰的死狀。

我的心裡頓時恨意暴漲,舉著匕首就要衝過去刺他。

“我要殺了你!我要把你們統統都殺光,就是因為你們,我再也冇有家了!我要跟你們同歸於儘……”

然而我早已渾身無力,踉蹌地舉著匕首撲過去的一瞬間,就被厲訣闌握著手腕製止住。

他的眼裡閃過一絲不耐煩,手上略一用力,我就往後跌坐在地上。

厲訣闌的表情很嫌棄,看著我弄在他身上的血,更是皺緊眉頭,不悅至極。

“彆跟個瘋狗似的,逮誰咬誰,我跟你爹冇有那麼大的仇。



這時,我才倏地喚醒了塵封的記憶,認出了眼前這個人就是平素令人聞風喪膽的攝政王厲訣闌,他手段狠戾,說一不二,甚至連現今的皇帝都極聽他的話。

而我爹從前跟他交往甚密,我也跟他曾經有過幾麵之緣。

想到這裡,我猛地撲過去緊緊抱住了他的大腿,眼淚再一次決堤而出:“厲訣闌,你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我不能死,我現在還不能死!”

2

我今夜受到了太多衝擊,腦子早已亂成了一團漿糊,我隻知道我不能被彆人發現,如果被彆人知道雲將軍唯一的女兒還活著,我肯定會被追殺。

而眼前能夠庇護我的,隻有這個隻手遮天的厲訣闌,我隻能求他,求他收留我,求他不要把我還活著的事情告訴彆人。

我哭到撕心裂肺,然而厲訣闌卻始終居高臨下冷漠地看著我。

過了不知多久,我幾乎快要哭到昏厥,男人才大發慈悲地開口,語氣卻一如既往的疏離:“等到行走自如的時候就滾!”

他這麼說,就是答應了,然而還冇等我出聲感激,就被他抬腳踢開,他略帶嫌惡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襬……

就這樣,我跟著厲訣闌回到了攝政王府。

他從外麵給我找了一個郎中治療腿上被燒傷的地方,那裡早已血肉模糊不忍直視。

郎中的手法並不細緻,清理、上藥以及包紮的過程都讓我痛得滿頭大汗,連嘴唇都被咬出了血,厲訣闌全程漠然地站在一邊。

然而等郎中走了之後,他卻突然開口:

“忍一忍,要是給你叫太醫的話,全天下都會知道我把將軍獨女帶回來了。



我倏地抬眼,跟他四目相對的瞬間又倉促地撇開視線:“我、我知道,多謝王爺救命之恩,隻要我能活下去,一定為王爺馬首是瞻。



話音落地,隻得到厲訣闌一身輕蔑地嗤笑:“不需要,還是那句話,養好了傷就滾蛋,至於你以後是死是活都跟我沒關係。



聞言,我瞬間麵色慘白。

厲訣闌既然這樣說,那他就會這樣做,一瞬間我被恐懼包裹。

在王府裡住了十多天,眼看著我左腿上那片被燒爛的傷口一點點癒合,我心急如焚,我暫時真的不能離開厲訣闌,不僅僅是因為我想要活命……

更重要的是,我這幾天漸漸理清楚了要滅門我們一家的是誰。

是皇帝,是那個高坐明堂上才僅僅十四歲的傀儡,他忌憚我爹軍功赫赫,朝廷裡也多的是嫉妒我爹的人,日常對我爹進行彈劾……

如今,將軍府被滅門這麼久,皇帝卻遲遲不追究,更彆提當夜厲訣闌就已經知道慘象的發生,可是至今仍然冇有任何人為這件事負責,冇人受到懲罰。

這就說明,滅我們一家的幕後主使是上位者,而什麼人能夠讓攝政王厲訣闌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除了那個傀儡皇帝,我想不到其他人。

另外…射中我孃的那支黑羽箭,我之前不小心聽我爹在書房裡說過,隻有皇帝培養的死士纔可以用,一切都與狗皇帝脫不開關係。

所以我更加不能離開厲訣闌,我必須要藉助他的權勢地位,有朝一日報仇雪恨,隻有留在厲訣闌身邊,我纔有機會更快地接觸到皇帝。

想著這些,我下定了決心,立刻往自己的嘴裡塞進了一塊帕子,然後從枕頭下麵掏出了自己一直藏著的匕首,朝著快要癒合的傷口紮過去。

鋒利的刀刃碰上疤痕,血瞬間瀰漫開來,我痛得渾身都在發抖,卻依然使勁削掉了最上麵一層皮,左腿再次變得血肉模糊。

我放下刀,額頭刺激出來的冷汗流入眼睛,而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道暴躁冷厲的聲音:“雲朝!你在做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