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讀心,嫡長女又狠又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手握讀心,嫡長女又狠又颯

手握讀心,嫡長女又狠又颯
手握讀心,嫡長女又狠又颯

手握讀心,嫡長女又狠又颯

丹九
2024-06-06 14:05:04

【重生虐渣X男強女強X1V1高甜無虐】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淪為棄子。父母拋棄,假千金虛偽,夫君背叛!她四肢儘斷,苟延殘喘,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一朝浴血重生,顧昭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撕爛她的假麵具!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滾遠點!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竟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說來聽聽。顧昭的臉紅到了脖子根,厲王,您想的那些能說出口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昭披著大管家讓人送上的鬥篷,不緊不慢的踏雪走著,穿過被大雪覆蓋後變得彆有一番風韻的國公府,心中一片冷硬。

紅兒被打了十個板子,仍舊一瘸一拐地走在顧昭身邊,提著燈籠,一直陪她走到了桂香閣。

剛剛旁觀了杖斃現場,桂香閣上下對顧昭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顧昭一回來,就被人簇擁著進了暖烘烘的房間,端熱水的,遞麵巾的,換衣服的,拆首飾的,通頭髮的……

丫環們來往穿梭,嬤嬤在邊上積極指揮,每個人都殷切熱情。

這待遇堪比寵兒林雪容了。

不一會兒,顧昭就捧著熱乎乎的茶杯,坐在窗邊美人榻上,全身穿著剛剛在蒸籠上薰好的衣服,舒舒服服地靠在迎枕上。

紅兒也換了一身乾淨衣物,實實在在地跪在地上給顧昭磕了三個頭。

“奴婢叩謝小姐的救命之恩,以後為小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也不跟你說那些虛的,我來到這府中,身邊冇有一個得用的人手,你若是能夠好好給我做事,忠心不二,我自是不會虧待你。”

顧昭讓紅兒起來,從今天收到的禮物中找了兩錠銀子,大概二十兩左右給了她。

“明日你不必來當值,拿著錢帶你弟弟去湯仁衚衕,找一位姓李的老神醫。那是從宮中退下來的太醫,雖然性子怪了點,可是心腸卻好,醫術也是一流,你好好求他,他會給你弟弟看病的。”

紅兒驚喜地趴在地上,又磕了好幾個頭,感激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睡覺時,顧昭拒絕了青竹青蘭陪夜的請求,隻說自己睡覺輕,有人在旁邊睡不著。

當初在北安皇宮中,可曾經發生過值夜宮女聯合絞殺主子的事情。

來曆不明的丫環睡在自己房間裡,她不放心。

躺在床上,顧昭回想了今天一天之間的經曆,思考著之後的計劃。

……

第二天早上,膳房送來的早點都格外精緻豐富,剛吃完早飯,就有下人來傳話,林維康讓她到他的書房去一趟。

這在上輩子也冇有發生過,顧昭有點好奇,林維康要跟她說什麼。

林維康一身常服,雙手背在身後,身姿挺如鬆,見顧昭來了,問得很直接:“昨晚你是如何斷定,紅兒是那個給她們傳輸贓物的人的?”

他就在跟前,不得不承認顧昭的推測都很合理,後來也證實了都冇有錯。

可是林維康反覆思量,如果讓他去查,能想到廊下傳遞贓物就不錯了,很難具體到紅兒身上。

接下來,他應該會把廊下所有丫環都拷打一遍,讓她們互相檢舉揭發,最終找到紅兒,但是顧昭就那樣輕而易舉地抓到了這個關鍵人物。

這份能力,大部分男人都比不上。

顧昭能怎麼回答?總不能說是她有讀心術,可以聽見彆人的心聲。

“這個,一個就是觀察細節,注意可疑者的每一個動作眼神身體變化。另一個就是偷偷監視可疑者的脈搏呼吸,看她對哪個細節或者人物有特殊反應,比如呼吸急促,脈搏加快,結合具體情況進行推測。”

顧昭現場開始編,說得頭頭是道。

也不知道林維康是不是真的相信了,一邊聽一邊點頭。

“那你試試,看看你能從為父身上觀察到點什麼。”林維康興致盎然地說。

顧昭笑了笑,即使不碰觸林維康,不使用讀心能力,上輩子陪著他們這些人走了那麼多年,這些人的性格和訴求,顧昭也早就瞭然於心。

“何需觀察?父親所憂心者,無非是國公府的未來。”

北安開國皇帝,當初率領三十六騎起兵,經過多次激戰,開國時這三十六騎隻剩下八位,論功封為國公,“與國同休,世襲罔替”。

這正是所謂“開國八公”,尊貴異常,但是皇室對這些以軍功起家的國公家族也深深忌憚,一直用各種手段拔除他們在軍中的人脈和影響。

經過了兩百多年的王朝興衰,八公隻剩下兩位,禮國公和延國公。其他六位,都以各種罪名消失在了王朝曆史中。

林維康為什麼捨棄她這個親生女兒,對林雪容這個跟他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兒寵愛備至,還不是因為林雪容得到了太子的青睞,即將成為太子妃?

一個皇後,足以讓禮國公府平安延續三代。

林維康繼續點頭,對於顧昭的判斷並不意外,從昨天的事情就能發現,顧昭並不是真的冇有見識的鄉下姑娘。

而且她比一般的女子都要聰慧不少,隻是這點小聰明卻都用在了對付他身上,這就讓他很厭煩!

“阿昭,為父知道,你是個聰明的,有些事情對我來說,是責任也是不得已。”林維康盯著顧昭的眼睛,緩緩說道。

“有些選擇,為父心中也不好受,可是為了國公府,為了林家全族數百口,我不得不如此。不知道阿昭能不能理解?”

顧昭看著林維康的眼神,猜到恐怕是昨天自己的言行引起了他的懷疑——

懷疑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否則她作為一個跟禮國公毫無血緣關係的義女,有什麼底氣對禮國公夫妻偏袒自己的親女如此憤怒不滿?

她輕輕笑了笑,陪他演戲:“父親言重了。我原本隻是細水鎮上一個貧女,能被父親母親收為女兒,朝夕孝順膝下,已是天大的福分。隻要父親母親不嫌棄我蠢笨,我就心滿意足了。”

林維康聽到了想聽的話,表情柔和下來,滿意地拍了拍顧昭的手:“好孩子,你放心,該是你的遲早都是你的。”

顧昭這是說,她能夠接受現在的身份,隻要林維康夫妻對她好一點,彆太偏心,她就不會鬨出來。

聰明人就是聰明人,不需要說透,就達成了一致。

【想不到我這麼多孩子當中,竟然是這個冇有養在身邊的女兒最聰明,最像我。莫非這丫頭不僅生得像母親,就連天賦也繼承了何家的智將天賦?】

【如今為了大局,不得不委屈她了。不過誰讓她是我女兒呢?隻要她不壞我大事,多給些好處籠絡住她便是。】

幸虧顧昭早已不對他抱有希望,所以現在聽到林維康的心聲也冇有什麼心痛的感覺。

“父親,我喜歡製香,能不能讓人給我采買一些原料?”

林維康點頭準許,這不算什麼,讓負責采買的添上一筆就是。

“父親,我聽說高門府中,所有主子每個月都有月例錢,我也有嗎?我一個月多少?我都十六歲了,還從未領過呢。”

林維康哈哈大笑起來:“好,好,為父這就把你十六年的月例錢全都補上,還有過年過節的銀子節禮都給你一併送過去。”

“父親,我從小無人管束,整日在鎮上觀察人來人往,才學了些眉高眼低。上京城如此繁華,想必有更多有趣的人和事,我能出去逛逛嗎?父親你放心,我絕對不惹事。”

林維康瞪了她一眼:“出門可以,不過每次都要帶上護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