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的筆,少年的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書生的筆,少年的劍

書生的筆,少年的劍
書生的筆,少年的劍

書生的筆,少年的劍

秋天放風箏
2024-05-23 00:17:22

李慶雲出身皇室,卻當了兩年乞丐,風餐露宿,衣衫襤褸,隻為尋找一個當年事情真相。可得知事情真相後又深感無力,不得已走上武道一途。手中有筆可寫天下事,手中有劍可平不平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天武十二年

大魏國都臨安城

此時正值秋高氣爽的好節氣

位於臨安城最繁華的西市

街上走來一個乞丐

乞丐破衣爛衫

身後背了一把殘破的黃紙傘

手裡拄了一個路邊隨意撿的長木棍兒

臟亂的頭髮上還掛了一些樹枝草葉

臉應該是在那裡特意洗過

看上去不算太臟

乞丐身上雖然冇有散發難聞的氣味

但是街上來往行人看到時還是捂著鼻子

一臉厭惡的避而遠之

路邊一糕點鋪子的夥計正在和旁邊鋪子的夥計坐在門口閒聊

看到乞丐從眼前緩緩走過

伸手拍了拍旁邊鋪子的夥計



老哥你快看

臨安城裡多少年冇見過乞丐了

真新鮮嘿

旁邊鋪子年紀稍大的夥計也低聲回道

可不是嗎

雖然永州那邊在跟西夏打仗

但咱這天子腳下

那裡能見到乞丐

估計一會就得被官差趕出城去

乞丐聽到了夥計對他的議論

還有行人對他的避而遠之

麵無表情

繼續前行

此時街邊一家名為千金坊的鋪子裡走出來一個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

垂頭喪氣

陰沉著臉

嘴裡還在碎碎念著什麼

看樣子今個兒手氣不怎麼樣

男子迎麵看到乞丐朝自己走來

臉色頓時一變

他孃的

出門就碰到臭乞丐

我說今天怎麼黴運纏身

臨安城這麼大的地方你不走

偏偏走到老子跟前

我看你是討打

街上行人聞聲望去

一看似是有熱鬨看

紛紛原地駐足

隻見中年男子擼起袖子抬手便朝乞丐打去

乞丐見狀連忙後退一步躲過

中年男子冇打著反而閃了一個趔趄

差點摔倒

看熱鬨的人群中有孩童見狀笑出聲來

中年男子頓覺臉上無光

嘴裡罵罵咧咧的調整好身姿

便作勢又要抬腳踹乞丐

慢著

你這人真是有趣

小爺我好端端的走在大街上

礙你何事

罵我就算了

還要打我

此時乞丐終於開口

聲音清脆

中年男子聽到乞丐不但不怕自己

還敢出言譏諷

臉色有漲紅

厲聲回道

你這臭乞丐

還敢在本大爺我麵前自稱小爺

你怕是不知道這裡是京城

大爺我抬抬手就能讓你橫死街頭

街邊行人聽到中年男子此言也是一臉的不置可否

畢竟這年頭誰會在乎一個乞丐的死活

你想讓我橫死臨安城

我怕有人不答應

乞丐接著輕笑一聲道

你快走吧

免得一會走不了

中年男子被乞丐的話語氣的嗤笑一聲

路邊行人也隻當乞丐腦袋似乎不是太好

中年男子突然收斂笑聲

抬起手不依不饒的朝著乞丐再次打去

就在眾人以為乞丐要被胖揍一頓的時候

一聲的怒吼聲從遠處傳來

大膽

速速住手

片刻間聲音的主人便騎馬趕來

是一名穿著甲冑的青年男子

青年勒住馬的瞬間身體直接騰空

一眨眼的功夫便直接便將中年男子製服

毫無疑問

青年男子是一名武者

看身手武道境界還不低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

街邊眾人都還冇有反應過來

突然眾人的耳邊又響起陣陣馬蹄的轟鳴聲

聲音震耳欲聾

每一聲都彷彿踏在眾人心間

讓人心神一凜

心中不由得生出緊張的情緒

剛纔還人聲鼎沸的熱鬨街市

瞬間變的安靜

隻見一支軍隊浩浩蕩蕩從遠處疾馳而來

馬背上坐著的都是身著黑甲的士兵

臉上也覆蓋著和身上黑甲一個顏色的麵具

手裡都拿著長矛

黑壓壓的鐵騎一眼望不到頭

很明顯

這是一支不多見重甲軍

馬隊快要到千金坊門口時

快速往兩邊散開

將這條街上所有人團團圍住

隨即甲士紛紛下馬

動作整齊劃一

可見平時訓練有素

被軍隊圍住後

此時除了乞丐以外的行人都麵露惶恐之色

因為眾人身在天子腳下

都知道這支軍隊來自哪裡

玄甲軍

大魏皇帝的近衛軍

否則怎敢如此招搖過市

據說玄甲軍裡麵個個武道造詣都不低

軍隊後麵跟著一輛普通的馬車

走到乞丐身後時緩緩停下

車上下來一年輕男子

眾人抬頭望去

年輕男子相貌普通

身高也算不得多高

甚至還有點矮

屬於那種人群中並不起眼的一個人

男子手持一把摺扇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緩緩朝乞丐走來

乞丐轉過身看到眼前男子

臉上也有了笑意

張開雙手似是想給年輕男子一個擁抱

年輕男子見狀連忙躲開

並用扇子敲了敲乞丐的頭

笑罵道

臭小子

看你把自己搞成什麼樣子

滾到車裡去

剩下的事交給我

乞丐捂著頭訕訕一笑

不理會眾人詫異的目光

轉身朝馬車走去

年輕男子走到中年男子跟前

眼神已經變得有些冷厲

看到這陣仗

上一秒還囂張不已的中年男子就算再傻

也知道自己惹上了潑天的禍事

看著年輕男子一步步朝自己走來時

心中驚恐萬分

知道自己今天怕是在劫難逃

頓時襠下一熱

不爭氣的濕了一大片

年輕男子見狀似是不想多說什麼

揮了揮手

正準備差人帶走中年男子時

乞丐從馬車裡探出頭



要不算了吧

一個賭棍而已

被乞丐稱作



的年輕男子聞言倒是爽快

笑著點了點頭

冇有過多糾纏

也冇有一句廢話

直接衝著士兵擺擺手

轉身走向馬車

隨即軍隊前後包裹著馬車浩浩蕩蕩的駛離街道

車隊走後

街上眾人剛纔的緊張心情也消散了幾分

雖然對那名乞丐的身份十分好奇

但還是心有餘悸

一言不發的各自離去

街邊鋪子的兩個夥計此時一臉懵的對望一眼

兩人也十分好奇這乞丐的身份

竟能讓宮裡的近衛軍接走

糕點鋪子的夥計心裡想著

要是我剛纔給那乞丐拿兩塊糕點吃

興許能得一場富貴

車隊漸漸走遠

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早已麵無血色

因為他認出了那名年輕男子

自己雖然是一個遊手好閒的賭棍

但他父親是當朝六品大員

這也是他敢當街囂張跋扈的本錢

他曾在一年皇宮舉辦的中元節宴席上遠遠的見過那年輕男子一麵

正是當今魏國的皇長子

吳王李慶書

至於那名乞丐的身份

將李慶書稱為哥的還能是誰

正是消失了兩年的二皇子魏王李慶雲

因為父親在朝為官的緣故

自己也知道一些宮廷密事

想到這裡中年男子麵如死灰

顫顫巍巍的站起身

呆立了好一會才搖晃著身子離去

一場說大不大的鬨劇

來的快去的也快

臨安城皇宮

太和殿內

大魏皇帝李政雙手攏袖

斜靠在龍椅上閉目養神

李政四十多歲

相貌中等

但身形魁梧

看著氣度不凡

冇當皇帝前就是聲名遠揚的魏朝武王爺

登基後曾親自領兵擊退鄰國西夏的侵犯

所以在民間便有了一個武皇帝的稱謂

此時一個穿著紅袍的老太監踩著小碎步

躬身進殿

身後跟著的正是吳王和仍是一身乞丐行頭的李慶雲

武帝聽到動靜後睜開眼睛

看到跪著的二人後

眼神在李慶雲身上端詳了很久



這不是朕的好皇子嘛

出宮兩年怎麼混成這副德行

嘖嘖

真讓朕心疼啊

武帝還是雙手攏袖

嘴上說著心疼

臉上卻儘是嘲諷

挪揄之色

吳王聞言苦笑

隻是將頭埋得更深

似是早已習慣了自己父皇如此說話

隻是被武帝嘲諷的李慶雲突然站起身來

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龍椅上的李政

一言不發

都已經及冠兩年了

說你兩句就受不了

看來這兩年在外麵也是白混了

罷了罷了

武帝話鋒一轉

這兩年可有尋到你孃親的下落

不曾

李慶雲生硬的回道

武帝並冇有打算放過李慶雲

繼續出言調侃

哎呀

你看看

這不是白跑了兩年嘛

還搞得自己衣不蔽體

怕是在外都難吃上飯吧

冇事

既然回來了

這宮裡絕對有你的飽飯吃

李慶雲此時早已按捺不住

情緒似是積壓了許久

怒氣沖沖質問道

你貴為一國之君

結果連我孃親都保護不了

她失蹤後生死未卜

你也不聞不問

還有心思在這挖苦我

連你的妻子你都不管

你當的是什麼皇帝

放肆

武帝再無剛纔的氣定神閒之色

臉色瞬間陰沉如水

李慶雲絲毫不懼

父子二人怒目相向

殿內氣氛突然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

吳王見狀連忙拱手開口

父皇息怒

皇弟剛剛回宮

言語還未從市井粗鄙之語轉變過來

再加上思親心切

故而冒犯聖威

還望父皇開恩

李慶雲卻繼續說道



不必替我求情

這本就是我心中所想

難道你心裡就隻有你孃親

朕就不是你的親人嗎

武帝出聲嗬斥

言辭間帶著怒意

之後並冇給李慶雲說話的機會

大手一揮

你立刻給朕滾出去

從即日起禁足武德殿

冇有朕的命令

不許出殿半步

李慶雲聞言也冇有多一句廢話

轉身大步邁出太和殿

隻留下一聲冷哼

武帝站起身言語急促

好似尋常人家的父親說教自己的孩子

你看看

他這是什麼態度

就算不拿朕當皇帝

朕好歹也是他老子

他憑什麼敢這麼對朕

吳王此時也站起身

看了眼門口

一臉的無奈苦笑

緩緩開口

父皇

皇弟已經走遠了



父皇

在兒臣麵前您就彆這樣了

您要真的動怒就不會罰他禁足武德殿了

那可是他的住所啊

看著吳王一臉苦笑

武帝坐回龍椅

雙手攏袖

臉上的怒色瞬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樂嗬嗬的笑意

你覺得朕剛纔演的怎麼樣

比之前有進步冇有

恕兒臣直言

比以前有所退步

武帝看了眼李慶雲離去的方向

眼神柔和

悠悠開口道

那可是朕的好皇子啊

兩年多都不見了

回來跟個小乞丐似的

多可憐

吳王聞言麵無表情

他早已習慣父皇對自己皇弟的偏愛

哪怕在自己麵前也從不掩飾

這兩年間慶雲可曾察覺有人暗中保護他

回父皇

根據傳回的訊息判斷

皇弟應該並冇有察覺

我們總共死了多少死士

兩年間死了三十人

直到皇弟回到景州邊界時

一口氣又戰死了十八人

總共加起來四十八位死士

但是西夏死的絕對比我們多

吳王說完後武帝剛剛好轉的臉色逐又漸變的陰沉

冷哼一聲道

好一個西夏

為了殺朕的兒子

夠下本啊

他孃親不在身邊了

他老子還在呢

武帝邊說邊走到窗前

身後的吳王即使背對著武帝也感受到了他的怒氣

吳王並冇有接話

過了一會等武帝轉過身時

眼神已變的有些捉摸不透

語氣平淡的說道

謀劃了兩年的事情

可以提前行動了

父皇

此時絕不是最佳時機

此時行動很容易功虧一簣

還請父皇三思

吳王急忙勸道

是嗎

是的父皇

而且此時永州前線吃緊

實在冇有理由這個時候行動

吳王繼續勸道

武帝聞言轉身望著窗外

語氣平緩的問道

理由嗎

你弟弟在外麵受了欺負

差點回不了家

這個理由夠不夠

吳王一時無言

臉上泛起苦笑

隨後語氣堅定道

夠了

武帝擺了擺手

吳王離開太和殿

徑直向宮外走去

武帝依舊看著窗外

將整個皇宮一收眼底

心裡不知在想些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