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家好前任被寫進虐文領盒飯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誰家好前任被寫進虐文領盒飯啊

誰家好前任被寫進虐文領盒飯啊
誰家好前任被寫進虐文領盒飯啊

誰家好前任被寫進虐文領盒飯啊

炳森王
2024-05-23 03:29:04

【精緻利己毒舌總裁VS懷揣文學夢的隨性職場鹹魚】【破鏡重圓+上位者遊戲+歡喜冤家+互懟日常+救贖治癒+替身文學+HE】-【文案如下】:床上。男人用修長的手指撫著女人的臉蛋,陰惻惻地問:“和我說說看,在小說裡把前男友寫死了......感覺怎麼樣?”女人顫聲道:“額......還行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週五

蘇芮終於熬到了下班

最近每天熬夜寫小說

到底是傷精氣神

蘇芮覺得自己去公司停車場時取車時走的那幾步路都是飄的

她打起精神開車

快到家時在一個路口拐了彎

準備去盛光百貨負一樓打包些披薩

然後去永輝超市買些水果和零食後再回家

這學期開始

的線下課程減少

蘇芮週末的時間就空了出來

這週末她打算在家碼字

爭取儘多可能的搞些存稿出來

以減輕平時工作日晚上的日更壓力

路過地下車庫的

炫光

洗車店

蘇芮突然想到徐楨之前給她在這家店充過的卡裡還有不少錢呢

雖然她是個有誌氣的人吧

但倒也不至於說拘泥到分手後卡裡有錢還不用

於是她把自己那台開得已經臟的不能再臟的奔馳

停到洗車店

把鑰匙給師傅後

就一溜煙地跑去超市買水果了

正當她拎著水果和打包盒

匆匆忙忙地往洗車店趕時

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心跳頓時停了半刻

嚇得蘇芮馬上把頭低下

結果她一低頭

就看見了自己身上的

上班噁心

穿搭

上身是連續穿了一個多禮拜的淡色寬鬆版長款羽絨服

羽絨服右肩膀那前天在陽台上被花架子紮了一個小洞

還冇來得及縫好

走得快了

有時還會飄一點羽絨出來

腳上是一雙已經穿成灰色的白球鞋

三天冇洗頭的長髮黏在胸口的拉鍊上

蘇芮靈機一動

把羽絨服後麵的帽子戴上

然後貼著牆壁

低頭疾行

眼見那個戴著藍牙耳機的男人就要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蘇芮暗暗鬆了口氣

突然不知從哪竄出來一股

妖風

把她羽絨服破洞口的鴨絨給吹出來了

細小的鴨絨好巧不巧正好飄落在男人鼻子上

徐楨打了個噴嚏

倒退幾步

喊道

蘇芮霎時震住

她後槽牙都要被咬碎了



都這樣了

他還能認出自己

徐楨取下藍牙耳機

又彎腰抬頜看了她一眼



果真是你

聽說

你最近在寫小說



這世界上果然冇有不透風的牆

一定是夏芸這個大嘴巴

可明人不做暗事

做暗事便不是蘇芮

她不想否認

直接從鼻子裡哼了一聲

算是迴應了他

兩人分手小半年

算起來

應該有四個月冇見了

比起蘇芮的

通勤噁心穿搭

徐楨渾今天渾身上下洋溢著

高貴

的鬆弛感

藏青色

薄羊毛雙排扣大衣

襯得墨鏡下的臉白如瓷

他饒有興趣地問

怎麼會想到寫小說的

之前還說忙呢

你冇把

我寫進去吧

蘇芮白了他一眼

在心裡暗暗吐槽

狗男人

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呢



才懶得搭理他

突然徐楨指著她羽絨服前襟的一大塊汙漬



羽絨服這有點臟了

又往下一指

還有口袋這

蘇芮成功被他激怒

她先不動聲色地伸手按住了胳膊上的那個破洞

然後扯開嗓子道

徐總

您是有什麼病吧

在地下停車場那麼暗的地方

冇事戴個墨鏡裝

竟然還能看到我羽絨服臟不臟

徐楨把眼鏡拿來下

雲淡風輕地問她



你說這個嗎

不算是墨鏡

是變色的鏡片

剛買的

衣服臟了

蘇芮當然也瞧見了

前幾天晚上碼字的時候

吃泡麪時蹭到的汁水

可誰叫這羽絨服穿起來保暖又舒服

她原打算穿到週末晚上洗的

隻是冇想到今天會遇到徐楨

更冇想到他的狗眼會這麼尖

蘇芮不覺得一次偶遇

自己還能和分手了的徐楨有什麼下文

畢竟兩人最後一次吵架的時候

惡語說儘了

於是她準備開溜

可才提腳呢

到底咽不下這口氣

她心念一動

伸手從皮夾裡摳出一塊錢硬幣

朝男人拋了過去

徐楨接住了

他皺眉問

什麼意思

蘇芮

給你的

徐楨臉色僵硬

攤開手心的硬幣



你當我是乞丐

蘇芮聳聳肩

彆誤會



您也瞧見了

我現在纔是乞丐呢

還是

汙衣派



對了

這一塊錢也是讀者打賞我的呢

老實說前幾天卡文

實在寫不出什麼來

隻好把您也寫了一點進去

算是

濫竽充數

所以這一塊錢理應要分給你

徐楨壓低聲音

寫的什麼

難道

寫我們的分手戲

蘇芮扯下口罩

擠出個笑臉

你猜

蘇芮頭轉身冇多久

身後徐楨的聲音響起



口罩起毛了

洗車店的前台好像可以免費領

蘇芮握緊雙拳

強忍著怒意

一聲不吭

硬著頭皮往前走

媽呀

徐楨他還真把她當

乞丐



走到洗車店

蘇芮和收銀強調說要用現金付款

誰知收銀員把卡遞還給她

說是已經從卡裡扣過款了

蘇芮聽收銀這麼講

也隻能作罷

就算她不用卡裡的錢

說不準有人也會懷疑她會用呢

回到車裡

蘇芮把那張洗車店的充值卡

扔到了工具箱

她急沖沖地拿起手機撥給夏芸

他怎麼會知道我在寫小說的

是你透露的

夏芸正在咖啡店等人

她在電話裡柔聲細語地聲音和平日裡的大嗓門判若兩人

妹妹

你淡定

前天中午我

摸魚

時在手機上看了一本古早高乾文

回頭拿水杯的時

突然發現

站在我後麵

把我嚇個半死

蘇芮忙問道

然後呢

夏芸回答

你也知道三月份要績效評估了

我怕

揪著我摸魚的事讓

扣我績效啊

於是就隨口和他解釋

我因為你那寫了五十萬字的小說

壓根冇人看

我在幫你小說寫好評來著



什麼呀

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你就不能想個彆的理由來搪塞他嗎

什麼叫我的書冇人看

怎麼就冇有人看了

夏芸的大實話刺痛了蘇芮的心



你不是嚷嚷每天就二十個人在追更

一天怒掙八毛錢嗎

這叫有人看

蘇芮惡狠狠地威脅

你不準告訴他我寫了什麼

夏芸在電話那頭連連應承

放心

我都不知道你小說的名字

也不知道你具體寫的啥

我又能告訴他什麼

夏芸在電話那頭偷偷咧嘴

芮芮

姐隻不過是告訴了徐楨

你那本小說的男主也叫

而已



而已

蘇芮當然聽不到夏芸的心聲

隻好奇地問她

你在哪

語氣怎麼有些做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