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我是替身,我死你哭什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說我是替身,我死你哭什麼?

說我是替身,我死你哭什麼?
說我是替身,我死你哭什麼?

說我是替身,我死你哭什麼?

人山劉
2024-05-18 16:06:57

我陪著祁連從孤兒到大導演,因為他的一句話甘願去做尺度替身,可他為了麵子,口口聲聲罵我下賤。直至我死在了反社會分子的無差彆投毒中。看見我的遺書,他才痛哭流涕。再次醒來,我卻重生了,成了他身邊的另一個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呲笑,眼角都笑出了眼淚。

祁連,求求你相信他吧!

我不想死後連屍體都找不到。

對方回答的很是乾脆,“這部手機被髮現在河邊,連同一套乾淨衣服,但是冇有身份證等證件,你能聯絡到失主嗎?”

他愣了一下,隨後眼底溢位濃濃地厭惡,“滾!阮見悅!你要是再玩這種把戲,我們就連陌生人都不是!”他再次掛斷了電話。

我頭疼欲裂,心口痛得直不起身子,蜷縮在地上看著青青滿是仇恨的眼睛,心臟更是要炸開一樣。

恍惚間好像看見自己掙紮著病體,給祁連去弄資源卻被逼道歉那天。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許天晴,這個傳說中和我很像的年輕女人,高燒未退地腦子還有點暈乎,冇有理會她,徑直走向那些大人物。

撐著打冷顫的身體,唇槍舌戰了一上午才把他們說服,獲取到幾十億的投資。

就在我推開腿間的手時,突然看見角落裡眼睛閃著奇異光亮的祁連,他兀得低頭,親上許天晴的唇瓣。

我怒火中燒,強忍住眼淚衝過去,“祁連!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好像又要燒起來了,眼前都有些模糊,隻看見祁連將那女人護在身後。

“這麼大聲做什麼?嚇到晴晴你就滾去陪那些人吧!”

我幾乎是怒吼出聲,“我已經高燒三天了!你就不怕我死了嘛?!”

他愣了愣,唇瓣挪動,手纔剛伸向我,身後的許天晴立馬握住,眼睛一閉,竟是直接暈倒了。

又來了,又來了!

我立馬拽著他的另一隻手,哀求道,“她是裝的啊祁連……我好難受,送我去醫院好不好?”

他有些猶豫,我心中升起一絲希望,雙手緊緊拽著他,生怕他下一秒就走了。

祁連向我的位置邁出一步,許天晴突然開始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嚇得他根本顧不上,決絕的甩開我的手,抱著她就衝醫院去。

我跌坐在地上,喘不上氣,呼吸愈加急促,眼前一黑,終是扛不住暈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看見的便是祁連一臉陰鬱,手上還拿著一個手機。

他抿緊唇瓣,將手機螢幕對著我,裡麵是臉色蒼白的許天晴,她身後明顯就是vip病房。

而我,是和好幾個人一塊的普通病房。

祁連不耐煩的開口,“跟晴晴道歉,因為你拖延時間,導致她錯過了最佳救治時間,昏迷了纔剛醒!”

我眼睛刺痛,已經流不出眼淚了,“我不是嗎?祁連!我不是在病床上嗎?到底她是你女朋友還是我是你女朋友?!”

他眼裡閃過一抹戾氣,“你明明知道晴晴有病,就為了爭寵拉住我!阮見悅,你變了,怎麼變得這麼無理取鬨?!”

我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笑出了聲,笑著笑著就咳嗽起來,恨不得把肺都咳出來。

可祁連就雙手插兜在一旁看著,甚至耐心等我咳完,“道個歉就要你命了?那她替你收拾爛攤子,陪那些人應酬的時候,你怎麼冇有一點歉疚?”

我說不出話來,任由他指責,心臟已經痛到麻木了。

可陪那些人應酬不是許天晴的本職工作嗎?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就因為我是她的尺度替身,所以陪睡我也要給她當替身嗎?

查房的男醫生打斷了他的話語,醫生說我身體太弱了,得補補,這次要是冇醒過來,真就死了。

就連醫生都慶幸我的求生**強,但祁連的一句話,讓我瞬間跌落穀底,“當然,她就是那隻打不死的蟑螂,怎麼都死不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