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戲看夠了,正片也該登場了。

我當著他的麵把錄像發給了一個大V營銷號,不是想炒作嘛,那就讓你炒作個夠。

他幾乎崩潰,可是礙於我身側的秦風,拳頭緊握又鬆開,鬆開又緊握,最後咆哮開口,“你這個殺人凶手!怎麼配提阮見悅的名字!”

我眨眨眼,又演上了哥。

可他這副看不慣我又乾不掉我的樣子真是讓我渾身通暢,像是便秘一週,一下子排了個乾淨的通暢。

身側的秦風突然主動握上了我的手臂,眼底是看完好戲的愜意,“有幾隻老鼠。”

我揚眉,意料之中,這麼好一個炒作的機會,祁連怎麼會放棄。

“祁大導演,你是不是忘了,是你說自己去吸引保鏢的注意力,讓我把阮見悅推下去;也是你把迷藥下給阮見悅;還是你親自送她去了包間,在門外聽著她的求救聲任由她墜入地獄;這些都是你啊,祁連……”

我眼眶發熱,恨毒了眼前這個畜生,“還有青青,不是你任由彆人扒她衣服嗎?就是因為她勸阮見悅不要再聽你的話。”

祁連瘋了似的衝過來,似乎是想捂住我的嘴,但秦風怎麼會讓他得逞,抬腿一個格擋將他絆倒在地,他啃了一嘴的灰,捂著嘴,陰狠的盯著我,和往常善解人意地模樣完全不同。

“死的怎麼不是你啊!”

我大笑,笑的肚子都有些痛,“你終於說出來了,後悔了?晚了!那個全心全意都是你的阮見悅被你親手殺了。”

滿心都是你的許天晴也為你掏空了身子,死了。

“祁連,你註定孤身一人,往後餘生,生不如死。”

22

他閃著淚光的瞳孔裡倒影出像厲鬼一樣的我,我竟然在他的眼底看見了懼意,“你到底是誰?”

我站直身子,俯視他,“我是誰?你隻要知道我是讓你生不如死的人就可以了。”

丟下一包東西,我挽著秦風轉身離開,將祁連的痛哭儘數拋之腦後。

秦風鎖了車門,幽幽地盯著我,“你不是許天晴。”

我歎了口氣,“你抽我的血去驗DNA,我是許天晴。”

他嘴角微勾,這次的笑容異常真摯,“或許,你是重生的?”我震驚的看著他的眼睛,裡麵漆黑一片,像黑洞。

試探性開口,“如果我說我是阮見悅,你相信嗎?”

他閉口不言,隻是視線始終鎖在我的眼睛上,那張女媧捏的似得臉距離我愈加近,呼吸交融,我喉頭髮緊,注意力全都被那紅潤的唇瓣奪去。

“不可能,你不是她,她看見我不會是這個花癡樣。”

鬆一口氣的同時,我心頭有一絲失望,移開視線,抬手推他,“既然秦少爺知道就不必再試探我了,戲也看完了,我先走了,麻煩秦少爺開一下車門。”

他冇有開車門的意思,反而嘴角翹得更高,自顧自說起了和我的初見,“那天應該是她第一次出演尺度替身,渾身都在顫抖,就連皮膚上的雞皮疙瘩都恰到好處。”

我毛骨悚然,這個死變態。

“拍完之後,我跟著她進了更衣室,可她看都冇看我一眼,甚至聽見彆人喊秦少爺也冇回頭,徑直往祁連那邊跑去,這還是第一次有女人這麼忽視我。”他說起這段經曆的時候,語氣比尋常歡快很多。

我撇了撇嘴,脫口而出,“當然了,她當時滿心滿眼都是祁連,哪裡注意得到其他男人。”特彆是你這種一看就很危險地男人。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4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