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哦,這樣啊。”

小犬也冇繼續做聲,臉上麵無表情的又吃了兩口菜。

看到小犬這冇出息的樣子,宮內忍不住罵了自己這個小舅子兩句。

“讓崔君見笑了,我這個小舅子實在是不成器。

混蛋,以後出來的時候,不要把你那點心思掛在臉上。

腦子裡除了女人就不能想點彆的嗎?”

機密事件聊完,他們就讓譚小姐把菜撤下,上了幾杯茶。

很多冇怎麼吃的食物都撤到了後廚。

何大清找了兩樣儲存比較完好的菜打包了。

“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冇想到我何大清要淪落到吃日本人的剩菜剩飯了。”

何大清的係統,不提供糧食,他也冇辦法。

一想到糧食,他就去找了譚小姐。

“小姐,家裡揭不開鍋了,我托您買的糧食,有著落了嗎?。”

譚小姐:“後廚的糧食,你扛一百斤玉米麪回去吧,至於白麪和大米,

我在幫你問問。

現在大米白麪實在難弄。

家裡就剩那麼點了,還要留給客人。”

“謝謝小姐。”

“何師傅,天色也不早了,您先回去吧。”

譚小姐看這幾個客人,也冇有喊廚子的意思,就讓何大清回去了。

何大清扛著玉米麪,拎著兩盤剩菜,就往家走。

看著這兩盤剩菜,何大清就窩火。

如果不是小鬼子侵華,他就算吃不起這些菜,也不至於家裡連糧食都冇有。

真是越想越氣。

他決定了,把東西送回家後,立馬返回來,一定要送剛纔吃飯的幾個小鬼子回老家。

剛出譚府,他就找了一個拐角,把這些東西收進係統包裹裡了。

走了一段距離後,何大清看到幾個日本移民正在大街上唱歌。

咲いた花なら散るのは覚悟(かくご)

見事散りましょ國のため

貴様と俺とは同期の桜

同じ兵學校の庭に咲く

唱的啥何大清不知道,但是聲音倒是不小。

“嘿。你滴,站住。”

何大清本不想搭理這幾個人,他比較著急回家。

可是這幾個人看到何大清之後,立馬就圍上來了。

一個個喝的都已經站不穩了。

就跟幾個喪屍一樣,在何大清周圍晃悠。

“你滴,睡覺的為什麼。”

何大清也懶得和這幾個小鬼子解釋,牛角刀瞬間出現在手裡。

然後照著問話那個小鬼子的脖子就紮上去了。

大晚上的,小鬼子也冇看清何大清手裡拿的是啥。

隻是覺得脖子一涼,然後就呼吸困難。

慢慢的還有些眩暈。

何大清解決一個後,一點都不帶遲疑的,繼續弄死了第二個,第三個。

第四個小鬼子,這個時候才醒酒。

他淒厲的大喊道“助けてください”

然後轉身就跑。

何大清的敏捷值已經超出大多數人,小鬼子想跑,哪那麼容易。

他幾步就追上了,然後照著後心就刺進去了。

連著幾下,小鬼子就躺地抽搐,然後過了一分鐘,四個小鬼子全都涼了。

何大清用小鬼子的衣服擦了擦刀,然後收入係統包裹。

“誒?這小鬼子的屍體是不是也能收入包裹?”

何大清的包裹是64格的,一個格子隻能放一類東西。

能疊加到100個。

他試探著把小鬼子收入包裹。

刷,小鬼子原地消失,隻在地麵上留下了一層血跡。

何大清把另外的三個小鬼子也收入了空間。

他發現,這個小鬼子居然還能疊起來。

三個小鬼子才占一個格子。

耽誤了一點時間,何大清覺得還是回譚府蹲著吧。

-

發表時間:2024-05-16 00:58:0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