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第五年,女友回來找我報仇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死後第五年,女友回來找我報仇了

死後第五年,女友回來找我報仇了
死後第五年,女友回來找我報仇了

死後第五年,女友回來找我報仇了

如夢令
2024-05-22 21:08:27

我死後第五年,女友回國,發誓要找我複仇。隻因五年前,在遊輪上,我為了一千萬遊戲獎金將她推下船。為了逼我出現,她將我癱瘓在床的母親一次又一次按進水池。搶走我爸等了幾年的腎源,丟去喂狗。甚至,她將我身體孱弱的爸媽關進小黑屋,活活把他們逼瘋。後來,她終於得到了我的訊息。我的名字,在官方通報的犧牲名單上。五年前,我作為臥底,潛入公海上那艘舉行狩獵遊戲的遊輪,不幸犧牲。而她,是當年唯一的倖存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死後第五年,女友回國,發誓要找我複仇。

隻因五年前,在遊輪上,我為了一千萬遊戲獎金將她推下船。

為了逼我出現,她將我癱瘓在床的母親一次又一次按進水池。

搶走我爸等了幾年的腎源,丟去喂狗。

甚至,她將我身體孱弱的爸媽關進小黑屋,活活把他們逼瘋。

後來,她終於得到了我的訊息。

我的名字,在官方通報的犧牲名單上。

五年前,我作為臥底,潛入公海上那艘舉行狩獵遊戲的遊輪,不幸犧牲。

而她,是當年唯一的倖存者。

……

1

城郊的高級彆墅裡,葉筱竹神色冷酷,看著地上穿著病服痛苦呻吟的婦人。

“還是不肯說出你兒子的下落?”

“當年他為了一千萬把我推進海裡,如今,自己媽癱瘓在床他都捨不得拿出錢。

這種人,你還護著他?”

我媽被人踩在地上,聽到這話猛然掙紮起來。

“你胡說!我兒子不是那樣的人!他其實……”

我媽捂著臉,痛哭出聲。

她模模糊糊知道當年發生的事,卻不能說出來。

幕後真凶還冇伏法,她不能讓我的犧牲毫無意義。

我媽哭著問葉筱竹:“我們兩家從小一起長大,當年你媽尿毒症,是南蕭忙前忙後到處借錢,你難道都忘了嗎?”

“忘了?我怎麼可能會忘!”

想到往事,葉筱竹臉上的神情越發狠厲。

“我記得很清楚,他說我媽是個拖累,還不如死了算!我不願意讓我媽放棄治療,他就果斷踢了我,轉身找了彆的女人!”

“分手就算了,隻當我瞎了眼!”

“可後來我好不容易參加了一個節目,眼看著就能拿到一千萬獎金,去救我媽!他居然為了錢把我推進海裡!”

“要不是我運氣好被人救下,我和我媽都得死!這是沈南蕭欠我的!”

想起被我拋棄的回憶,葉筱竹冷笑一聲。

讓保鏢退下,親自上前抓著我媽的頭髮,將她一路拖到泳池旁邊。

我媽下半身癱瘓,根本掙脫不開她的手,一路哀嚎。

“當初他把我推下遊輪,那種溺水的痛苦滋味我每天都會夢到!”

“既然你不願意說出他的下落,那這仇我隻能報在你身上了!”

彆!不要!

見她真的要動手,我急瘋了,上前想把她推開。

可是,我隻能看著自己的胳膊一次次從她身上穿過。

我頹然跪在母親身前,一下又一下扇著自己巴掌。

是我對不起媽,生前不能為她儘孝,死後還要讓她因為我受折磨。

葉筱竹,我已經死了!

你放過我媽吧,你彆動她!

我衝著葉筱竹嘶吼,可她完全聽不到我的聲音。

隻陰狠著臉,將我媽的頭一次次按進水池裡。

我媽大口掙紮喘息,被水嗆得死去活來,花白的頭髮亂糟糟糊在臉上。

看著這一幕,我眼裡幾乎要流出血淚。

葉筱竹似有所覺,她抬起頭來,看向我的方向,厲聲道。

“沈南蕭,你出來!你不是一向標榜自己是個孝子嗎?難道你想看著你媽死在我手上?”

一旁的保鏢打了個寒顫,上前提醒她。

這裡是私人彆墅區,不可能有外人闖入。

葉筱竹失落地鬆開手,狠狠將我媽丟在一旁水泥地上。

“沈南蕭這個,為了躲我,居然真的連自己家人都不顧了!”

“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纔會看上他!”

看著她眼中的後悔和恨意,我心裡一陣刺痛。

是不是當年我冇有和她在一起,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她很恨我吧,讓她恨吧……

我隻求她,不要再傷害我的家人。

2

保鏢開車帶著葉筱竹去了會所談生意,剛進包間,我渾身都在顫抖。

是那個人!

卓欣集團太子爺方琿!

五年前,在遊輪上,那個舉行狩獵活動的幕後真凶。

當年,我剛錄下他們在頂樓的犯罪記錄,就被髮現了行蹤。

殊死搏鬥下,我寡不敵眾,被連捅幾十刀,屍體也被丟進海裡餵魚。

看著那個男人起身,笑著往葉筱竹走去,我下意識攔在葉筱竹麵前。

可我如今隻是一個靈魂,保護不了葉筱竹,隻能看著他們握了手。

“你彆靠近他!這是個手上沾了不知道多少人命的凶犯!五年前你差點兒死在他手上啊!”

我急得不行,在葉筱竹耳邊大喊,全然忘了她現在已經聽不到我說的話。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談起合同。

方琿給葉筱竹倒了杯酒,眼中欲色漸起,試探著把手伸了過去。

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從小,葉筱竹就是我們小區最好看的姑娘。

上學時,總有不懷好意的小流氓衝她吹口哨,葉筱竹又膽小,怕得不行直往我身後躲。

每次這種時候,我都會抄起十幾斤的書包上去跟他們乾架。

幾年下來,老師都頭疼得不行。

找來我爸媽。

“你們這孩子,三年下來打的架比外麵混社會的都多。



我媽連連賠笑,我爸卻不以為意。

“葉筱竹這丫頭將來是要嫁進我們家的,沈南蕭為媳婦打架很正常。

他要是悶著當看不到,我倒還要揍他!”

聽到這話,葉筱竹紅著臉冇反駁,低頭偷偷拉住了我的手。

那時候,我以為我能保護她一輩子。

可冇想到……

我心裡一陣酸澀。

見方琿的鹹豬手伸了過來,葉筱竹不著痕跡避開,冷冷道:“既然合同簽了,那我先走了。



方琿連忙拉住她:“彆生氣啊,再坐會兒!我還安排了節目呢!”

說著,他拍手讓一群少爺進了包廂。

葉筱竹神色中透出不耐煩,正要離開,卻忽然掃到了其中一個人。

她如遭雷劈,當場僵在原地。

方琿還在喋喋不休:“出來談生意,放鬆放鬆很正常,你看看這些貨色都不錯……”

葉筱竹眼都不眨,果斷打斷了他的話。

“我要這個!”

屋裡的人俱是一怔。

我順著她的指尖看過去,看到了角落裡那個男人。

那張臉,和我有七分相似。

方琿還來不及說話,葉筱竹已經快步上前,死死拉住那個男人,像是生怕他跑掉。

“我就要你了,你跟我走!”

男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看著方琿沉下了臉,半晌,緩慢衝著男人點了下頭。

男人這才鬆了口氣,小心翼翼點頭。

“老闆,我跟你走。



我在包間裡將所有細節看得清清楚楚,想提醒葉筱竹這人有問題,可我已經死了,一個靈魂能乾什麼事?

我隻能跟在葉筱竹後麵,看著她帶那個男人回了家。

“以後,你就住在這兒。



那個男人點點頭,連忙答應下來。

“好的,老闆。



葉筱竹看著那個男人,微微出神。

下一刻,她忽然又暴躁起來。

“彆叫我老闆,他從來不會這樣叫我!”

她頓了頓,澀然開口:“叫我筱筱。



男人乖巧點頭:“筱筱。



聽到他的稱呼,我心裡委屈抽痛。

葉筱竹,你怎麼能找個替身?

當初,是你說的,這輩子隻能我一個人這樣叫你。

現在這個男人,算什麼?

是啊,我差點兒忘了。

我們早就已經分手了,還是我逼著你分的。

你要和誰在一起,讓誰這樣親密地叫你,都和我無關了……

葉筱竹不僅把那個會所少爺帶回了家,還強迫他改了名字。

“以後,你就叫南曉。



我已經看不懂她的荒唐行徑了。

既然恨我,為什麼要把一個長得像我的人留在身邊?

要是不恨我,又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家人?

晚上,南曉洗漱好敲響了葉筱竹的房門。

我看著她神色恍惚片刻,最後推開南曉,落荒而逃。

3

半夜裡,她開著車漫無目的在路上閒逛。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直接去了我媽現在所在的醫院。

我心底一驚。

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想出了什麼新的折磨我家人的法子。

我媽嗆水嚴重,肺部受損,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我爸守在病床前抹著淚,看到葉筱竹,臉上一喜。

他還不知道眼前這個,曾經他看著長大的未來兒媳,是造成這一切的凶手。

“早聽說你回國了,但這段時間家裡事多,我和你阿姨都冇空去看你。



葉筱竹不動聲色,問我爸。

“阿姨都住院了,怎麼冇看到南蕭?”

“葉筱竹,當初你和南蕭分手……”

我爸欲言又止,神色糾結。

在一旁的我緊張起來,我知道,我爸一直把葉筱竹當兒媳看的。

既然是一家人,那冇有什麼不能說的。

可我去當臥底這事,在當年真凶冇有伏法之前,是不能說出去的。

要是訊息傳了出去,一個是會打草驚蛇;再一個,萬一他們被罪犯打擊報複……

最後,我爸還是把真相嚥了回去,他歎氣。

“不管怎麼樣,南蕭是真心對你的。



見從我爸這裡得不到我的下落,葉筱竹也懶得裝了。

她冷下了臉,一腳將我爸踹在地上。

“真心?真心對我會為了錢要殺我?你們果然是一家人,虛情假意還裝作是為我好!”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看上我現在有錢了,纔來裝好人想從我這裡騙錢買腎源!”

葉筱竹神色狠絕,掏出了手機當場打了個電話。

“你不是好不容易攢齊了四十萬買腎源嗎?現在我告訴你,這顆腎我買走了!”

“我拿去喂狗都不會給你!”

“想活命,讓沈南蕭跪著來求我!”

醒來的我媽看到這一幕,慘叫出聲,強撐著從病床上起身。

但她下身癱瘓,一用力,整個人就從床上滾了下來,重重摔在地上。

我爸想去扶她,卻痛得起不了身。

看到這一幕,葉筱竹暢快大笑。

原本柔美的麵孔,此刻猙獰地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這都是你們欠我的!告訴沈南蕭,他要是還不出現,我可不會像現在這樣心慈手軟了!”

說著,她喊來人。

語氣輕描淡寫,說出的話卻像是摻了毒,一字一句都帶著刻骨恨意。

“把他倆關進小黑屋裡。

不準見光,不準人跟他們說話!什麼時候交代了沈南蕭躲在哪兒,什麼時候把他們放出來!”

這會把人逼瘋的!

我撲了上去,想要撕扯開她。

我臥底那幾年,見到過很多窮凶極惡的歹徒,他們都是用這個法子處理叛徒的。

被封閉五感在這樣的小黑屋裡關上幾天,一個好好的正常人都會精神崩潰,更彆說我爸媽這樣的身體。

葉筱竹,你這樣是要他們的命啊!

我目眥欲裂,心如刀絞。

這一刻,我什麼都不想管了,隻希望爸媽鬆口,告訴她真相。

當年,我從警局畢業,意氣風發,準備向葉筱竹求婚。

卻忽然得知自己的同事,因為查到了卓欣集團罪證,被他們殘忍殺害。

於是,我當即向上申請,去當臥底。

上級考慮到我的家庭狀況,勸過我好幾次,都被我堅定拒絕了。

鋤強扶弱,掃黑除惡,這是我當年報考警校的信念!

臥底乾的是把命放在刀尖上的活計,一旦出事,輕則自己冇了命,重則波及家人。

於是,我強忍心痛和葉筱竹分了手。

可這麼多年的陪伴,葉筱竹怎麼會願意分手?

她大雨中守在我家門前,等了一天又一天,希望我能迴心轉意。

可我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昏過去,被路人送進醫院。

我罵她,說她和她得了尿毒症的母親是拖累。

當著她的麵抱著彆的女人,說自己變了心。

我用儘手段,狠狠傷害了葉筱竹,讓她終於死心。

看著她灰敗的麵容,我何嘗不心痛?

說出每一句絕情的話時,我的心都像是在被淩遲。

我本以為,我和葉筱竹分手後就不會有交集。

可那天,我得到訊息,葉筱竹上了一艘開往公海的遊輪,去參加遊戲節目。

那艘遊輪,是卓欣集團勾結娛樂圈的人,以娛樂節目為幌子,開展的一場富人狩獵遊戲。

所謂的一千萬獎金是真的,但是那筆獎金是屬於手上人命最多的富人的。

跟葉筱竹他們這些被騙上遊輪的普通人根本沒關係!

我知道,葉筱竹是為了給尿毒症的母親湊齊醫藥費纔來的。

可她來錯了地方!

遊輪上處處有監控,我冇辦法告訴她真相,隻好假裝為錢紅了眼,把她推下海裡,讓原本接應我的小船帶走了她。

我以為救下了她,她可以好好活著。

冇想到,她會恨我恨到這種地步。

爸、媽,都是兒子不孝,害了你們……

我跪下爸媽麵前,心痛如絞,眼裡流下血淚。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