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江湖人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

-

周府很大,就像是一座城池,黑衣人四散奔逃,周輝一時半會也殺不完,一邊走,周輝一邊望向遠處。

洛雲墨告訴他,這次的敵人除了那名鍛體後期之外,還從皇城調來了一位大宗師,六名宗師高手。

爺爺周長空能夠拖住對方的大宗師。

周輝準備先將這些宗師乾掉,再去對付那名鍛體後期,儘量減少周府的傷亡。

另一邊。

周讓提劍擊殺黑衣人。

周讓,大伯之子,22歲,半步宗師,被譽為周家第一天才。

忽然,周讓看到一股強大的氣勁從某個方向襲來,就連閣樓都被震塌了。

鐺!

刀劍相交,周讓倒飛出去,雙腳在地麵上犁出兩道深深的溝壑,他彎下腰,劍鞘插在地上,整個人跪倒在地,嘴角溢位一絲鮮血。

一個照麵,他就輸了!

周輝披頭散髮,艱難的抬頭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駭然,咬牙切齒道:“宗師!”

夜色下,寒風呼嘯,周讓麵前站著一名黑衣人,手中握著一把長刀,臉上戴著一張青銅麵具,隻露出眼睛與鼻子。

黑衣人居高臨下,冷冷看著周輝,冷哼一聲,“年紀輕輕就達到半步宗師,周府出了一個天才,可惜,今日要死了。

他舉起了手中的長刀,一股寒氣從刀刃上散發出來。

周讓滿臉不甘,在此之前,他已經見識過一個大宗師高手,那是自家爺爺,在大離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曾得爺爺指點,深知半步宗師與宗師高手的區彆。

他絕望了,爺爺被拖住,家裡四大宗師被拖住。

如今,對方還有宗師。

“你到底是什麼人?幕後主使是誰?”

周讓掙紮著站了起來,雙手顫抖著,沉聲問道。

隻是一個照麵,就被對方真氣震傷了內腑,不過,這是自己的家,不能退縮。

麵具人朝他走來,刀鋒閃爍著寒光。

“一個將死之人,冇有必要知道真相。

麵具人冷冷道,手中長刀高高揚起,寒氣如霧,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

周讓擦掉嘴角的鮮血,擺出戰鬥的架勢。

就算無法將其斬殺,也要將其擊傷,給周府爭取時間。

此刻。

麵具人突然停了下來,就在周讓疑惑不解的時候,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我終於找到你了。

周輝下意識回頭,眼角餘光看到一道人影從他身邊掠過,速度極快。

不是彆人,正是周輝!

他施展著八步趕蟬步,速度極快,化作一道殘影,攔在麵具男子和周讓中間。

周輝穿著一襲青衣,身形已經長開,高大英俊,隻是麵容有些稚嫩,眉宇間卻有一種尋常少年所冇有的朝氣。

麵具人看著周輝握著劍鞘的右手,雙眼微眯:“好步法,年紀輕輕,當真是天縱奇才,跟你比起來,你身後那個傢夥就顯得平平無奇了。

“周家有一個妖孽。

周讓呆呆的看著周輝。

對於這個堂弟,他自然是記得的,隻是多年未見,如今又麵臨滅門危機,故而回來之後,還未有機會與周輝敘舊。

“他剛纔的步伐,難道是練過武功的?”

周讓驚訝地想著,回到周府後,他向父親打聽過周輝的情況,冇聽說周輝有這麼好的身法?

周輝盯著蒙麪人,忽然拔劍,劍光一出,蒙麪人瞳孔驟縮。

在他的瞳孔中,有一把劍在不斷變大。

噗次!

鮮血飛濺,周輝出現在麵具人身後,右手提劍,劍尖斜指弟麵,頭也不回,淡淡道:“這些強者交給我對付,你去保護好家人。

”咚!

周讓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帶給他絕望的麵具人倒下。

太快了!

這是怎樣的身法?

周讓畢竟是半步宗師,但即便是在後麵,他也看不清周輝的身法,因為周輝的速度太快了,出劍的速度更快。

一擊必殺!

周讓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是自己和周輝的差距太大?

周輝轉過身,用劍快速在麵具人的屍體上蹭了蹭,直到劍身上的血跡全部被擦拭乾淨,這纔將劍收回劍鞘。

他抬頭看了一眼周讓,道:“快回去。

周輝說完,轉身就走,踏著八步趕蟬,翻牆而出,消失在夜色裡。

周讓深吸一口氣,手持長劍,轉身回去。

……

周府一片混亂!

數千名家丁正在四處抓捕神秘黑衣人,這些黑衣人個個都是武功高強之輩,就算是最弱的,也能以一敵十。

周長空掌迎上了一個黑衣男子,雙方真氣激盪,衣衫獵獵作響,似乎隨時都會破碎,腳下的石板裂開,花草紛飛,十多步外的古樹搖晃。

和周長空交手的黑衣男子冷笑一聲,他臉上也帶著一張白色的戲曲麵具,臉上帶著陰險的笑容,在黑夜中顯得格外猙獰。

周長空雙掌如烙鐵,真氣激盪,雙掌通紅,震得周圍的空氣都在微微顫抖。

“身為大宗師強者,卻蒙著臉,一點江湖的血性都冇有!”

周長空冷哼一聲,雙臂發力,一股強大的真氣爆發出來,將兩人震退。

周長空連退八步,對手隻退五步,高下立判!

周長空心中一緊,他是周家第一高手,如果連眼前這個人都對付不了,那周家就真的完了!

剛纔那幾個人影,速度極快,應該也是宗師強者。

能調動這麼多高手來對付周府……

想到這裡,周長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雙掌連連變化,真氣鼓盪,一股炙熱的氣息從雙掌中散發而出,在夜色中分外顯眼。

對麵的黑衣男子,手中並未握刀劍,隻是右腳抬起,渾身肌肉緊繃,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兩人四目相對,瞬間殺向對方。

轟!轟!砰----

兩人纏鬥在一起,周長空以掌禦敵,掌力雄渾,一副以力降十會的架勢,而那黑衣人則是身手矯健,雙腿如鞭,迎著方實的攻擊,一腳接一腳,快如疾風,勢若奔雷,院子裡飛沙走石,到處都是亂流,摧毀著院子裡的一切。

院外的家仆們看得心驚膽顫,想要過去幫忙,卻根本冇有機會進入場中。

數百人將院子團團圍住,就連牆頭上也站滿了人,他們彎弓搭箭,卻冇能跟上黑衣人的速度。

這樣的戰鬥,在周府中並不少見,有院落,有走廊,有花園,甚至還有屋頂。

除了周長空,其他幾場戰鬥都是黑衣人占了上風,這些殺手個個武功高強,以少敵多,依然遊刃有餘,周府每時每刻都有人死去。

恐怖的殺意,籠罩整個周府!

周輝雖然有大宗師巔峰的實力,但不會什麼分身術,一路疾行,越來越多的黑衣人被他斬殺。

而此刻,有一個人,正站在周府的最高處。

不是彆人,正是白亮。

“江湖人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

白亮感歎道。

-

發表時間:2024-05-14 11:11:0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