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他高調宣佈與白月光的訂婚,讓她當眾難堪;

離婚第二天

他當眾換掉她比賽的名額,讓她斷掉事業生涯;

離婚第三天

他發表聲明將她告上法庭,讓她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我有冇有說過,你敢對黃靜不利,我會讓你消失。”

一句勝過寒風冷厲的話讓初希心尖一刺。

她聲音沙啞:“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事。”

楚墨沉眼神微沉,帶著濃濃的壓迫感走上前:“我已經初法院起訴,另外,你給我發的那些資訊,也會作為一部分證據。”

初希愣了:“什麼意思”

“你對我舊情未了,所以故意報複黃靜。”楚墨沉睨著她,語氣中滿是厭惡。

聞言,初希紅了眼,她微顫的唇張了張,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楚墨沉冷冷地收回視線,轉身要走時,卻覺衣角被扯住。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知道我這八年是怎麼過的嗎”

麵對初希含淚的雙眼,他神情如冰:“你的八年,和我有什麼關係”

初希心一窒,瞳眸顫抖,抓著他衣角的手也不覺收緊。

“所以…...你是不是從來冇愛過我”

楚墨沉冇有遲疑:“是。”

一個字就像一道響雷在初希腦中炸開。

她曾經一直以為楚墨沉喜歡過她,覺得離婚是因為孩子,覺得他會回來。

所以這八年裡,她拒絕了所有追求者,每天都在期待楚墨沉給她打電話。

每天都在想他突然出現,溫柔地對她說:“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她就這麼等著,等了整整八年。

可她等到的卻是他從來冇愛過的回答。

僵硬的手一下鬆開了,初希緊咬著牙,卻也怎麼咽不完嘴裡的苦澀。

“等法院宣判吧!”

車子駛過她身邊,激起的寒風和這句決絕的話充斥在她的腦海中。

手緩緩垂落,初希仰起頭,看著漫天飛雪落在她臉上。

冷意入骨,也入了心......

回到家,初希披著條毛毯坐在陽台。

她的目光落在無名指上的鑽戒上。

良久過後,她緩緩將鑽戒摘下,將其小心地放進了一個盒子裡。

初希仰起頭,看著漫天的飄雪,心中百感交集。

過往雲煙像是雪花片片落下,無聲地砸在她心上。...

-

發表時間:2024-05-14 20:40: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