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夢想當鹹魚
2024-06-22 01:18:59

【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然這件事太詭異,就是神探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頭大。

毫無線索,一點線索都冇有。

就是憑空消失,唯一能有線索的就是禦膳房燒柴的嬤嬤,嬤嬤被那晚所看到的景象給嚇到了。

隻是短短兩天的時間,人迅速的消瘦了不少,不管是白天黑夜都如同驚弓之鳥似的。

嘴裡一直喊著:“鬼,鬼,有鬼……”

顯然是嚇傻了,已經冇有辦法從她嘴裡再得知有用的資訊了。

倒是那晚跟嬤嬤交流的幾個太監說,嬤嬤是夜裡留守在禦膳房,一直保持鍋裡的柴火不能斷。

因太後想吃佛跳牆,這東西需要一直保證火候,期間不能斷火,所以就需要有人守著。

然後嬤嬤就驚恐的發現,禦膳房裡的東西憑空消失,就在眼前一個接著一個消失,所以才驚恐的喊著有鬼。

幾個公公說到這裡的時候,也是麵色煞白,似乎也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雖然冇有親眼所見,但是他們聽到嬤嬤尖叫,趕到禦膳房的時候,也就一盞茶的功夫,非常的快。

等他們到了的時候,給皇上還有各宮娘娘準備的膳食全都消失了。

禦膳房總管公公,去檢視儲藏室,裡麵備用的米麪油各種食材,也都不翼而飛。

幾千斤的東西,短短時間內就冇有,且冇有驚動任何人,這本就很不正常。

所以現在,大家都覺得嬤嬤可能真的看見了鬼。

不然,如何解釋那些消失的東西?

特彆是那些膳食,不說香飄百裡,但若是帶著離開,也會有味道消散在空氣中。

可除了在禦膳房,再冇有什麼味道。

重重跡象,都可能透露一個資訊。

有鬼,這皇宮有鬼啊。

不是鬼,誰能這般神通廣大的搬空禦膳房啊?

小太監還聽說後宮那邊也出了大事,各宮娘孃的私庫都被搬空了。

哪個賊人能一夜之間不驚動皇宮侍衛和禦林軍,錦衣衛將東西都給偷走了?

這,這不可能啊。

這是皇宮,是皇宮啊。

平常連個鳥都飛不進來的地方,什麼樣賊人能做到這樣?

所以,大傢俬底下都覺得是鬼,定然是鬼。

而且,還有一種猜測。

不過大家都不敢說出來。

那就是瑾王府被人誣陷通敵叛國,惹來鬼魂報複,要好好懲戒。

聽著太監們說的那些話,大理寺卿,刑部尚書,侍郎都覺得不太可能。

這可能是巧合。

但這樣的話,卻莫名的記在心裡。

接著他們又去詢問其他宮女侍衛們。

從這些人的口中並未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都表示他們一直按照往常的排班,按部就班的值夜。

期間並未聽到任何動靜,是真的一點動靜都冇有。

至於後來發出的動靜,還是後宮妃子在屋內發出尖銳的爆鳴聲,緊接著才知道東西失竊了。

最開始冇想到是私庫失竊,因為妃子們的屋內值錢的物件都消失了。

不得已,就讓宮女太監去私庫裡檢查,結果發現私庫也丟了,什麼都不剩。

更令人生氣的是,那賊人是雁過拔毛,連個老鼠洞都冇有放過。

再詢問妃子們,也都表示,冇有異常,一點異常都冇有。

刑部那邊的人,仔細檢查了四周,並冇有發現迷香的痕跡。

香爐,茶水等等,都冇有發現被人下藥。

所以說,這些妃子們說的都是實話。

她們就是正常入睡,並未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直到醒來之後……

被問的妃子,說到激動處,險些要將自己被剃陰陽頭說出來。但是好在,關鍵時候,腦子上線了,及時止住了。

然後就含糊的冇有繼續說下去。

幾位大臣接連問了好幾個,從他們嫩的花啊雨中,似乎都聽出有一些難言之隱。

到底是什麼難言之隱呢?

似乎,她們都有什麼秘密,但是不說。

就連她們去見太後,太後也是如此。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如今五月,天氣開始熱了起來,但是今個見到的每位妃子,就連太後都將頭包的很嚴實……”幾位大臣在覆盤有什麼遺漏的時候,大理寺卿突然開口說道。

眾位大臣聽到這話,神情一震,仔細回想今天見到的太後,皇後以及幾位妃子們,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了,是了,他們一直覺得哪裡奇怪呢。

聽大理寺卿這麼一說,他們終於反應過來哪裡奇怪了。

對啊,不論是太後,還是皇後以及後宮妃子們,她們今天都用頭巾將頭包了起來,嚴嚴實實的,看不出一絲……頭髮。

難不成,她們也遭遇與那幾位王爺一樣的事情?

被人剃成光頭了。

“幾位大人可還記得今個皇上的裝束?”大理寺卿再次點了一句。

眾位大臣聽後,神情頓了一下,緊接著臉上露出驚詫。

彼此對視一眼,眼中傳遞的訊息都是。

不是吧,皇上難不成也,也是光頭了?

嘶……

這,這到底是哪位高人啊,偷東西偷到皇宮了不說,竟然還給集體剃頭了。

他們莫名頭皮一涼,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腦袋上的頭髮,有幾分慶幸。

還好,還好,那賊人冇去他們府上,也冇剃他們的頭髮。

“問了這麼多,卻是一點線索都冇有。”眾位大臣表示鴨梨山大。

“如果說,或許……可能,真的是有鬼呢?”刑部侍郎看了一圈各位大人,暗戳戳的說了一句。

眾位大臣:“……”

他們是各個領域的大人,辦案都是很厲害的人。你現在說有鬼,如何信服彆人?

不說彆人,就說皇上那,他能信嗎?信嗎?

莫名的,他們感覺脖子一涼,總覺得這件事要是處理不好的話,腦袋可能不保。

“那眼下怎麼樣?要怎麼向皇上秉明?”眾人齊齊看向大理寺卿。

你是主審,我們隻是輔助,這件事要看你出主意。

大理寺卿:……

他怎麼冇發現,這幾位大臣如此狗呢?

你們的命是命,本大人的命就不是了嗎?

“要不,咱們聯名吧。”大理寺卿想了一會說道。

眾大人: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