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妃能聽見皇帝心聲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替身妃能聽見皇帝心聲

替身妃能聽見皇帝心聲
替身妃能聽見皇帝心聲

替身妃能聽見皇帝心聲

梨白不是雪
2024-05-23 09:46:23

皇帝專寵我三個月,我以為是愛情。後來我懷上身孕,聽見了皇帝的心聲。原來那些甜入心肺的日日夜夜,他都將我當成彆人的替身。我摸著肚子瞬間清醒。愛情給不了的話,那我要點兒彆的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皇帝專寵我三個月,我以為是愛情。

後來我懷上身孕,聽見了皇帝的心聲。

原來那些甜入心肺的日日夜夜,他都將我當成彆人的替身。

我摸著肚子瞬間清醒。

愛情給不了的話,那我要點兒彆的吧。

1

我選秀時,皇帝深情注視著我叫了一聲“窈窈”。

我瞬間紅了臉,哪有人當眾叫人小名的。

分住處時,我一個小小的答應,又住到了宮裡位置最好的宮殿。

我驚喜中帶著一些不安,難道我是遇到了傳說中的一見鐘情嗎?

我侍寢時,皇帝會早早給我準備好一杯蜂蜜水。

我心裡好甜,據說這是宮裡頭一份的恩寵。

後來我懷孕後聽見了他的心聲。

原來“窈窈”不是“窈窈”是“杳杳”。

而“杳杳”後麵還跟著一句內心的歎息,【她長得多麼像你啊!】

這處叫長元殿的大宮殿,竟是元後李杳還在時的住所。

那獨一份的蜂蜜水,也一直是元後在時,她有的習慣。

三個月的盛寵,如煙花璀璨。

一聲巨響後,消散人間。

我眨了眨泛紅的眼睛,一臉感激地望著皇帝。

畢竟他抬了我的位份。

我從最低等的答應一躍成了有封號的思貴人。

連我宮裡的宮女太監都得了重賞,長元殿裡到處喜氣洋洋。

揮退了眾人後,皇帝將我環在懷裡,感慨不已,“窈窈啊,你是不知道朕有多高興!”

我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能讓皇上高興,是嬪妾的福分。



皇帝大笑著拍拍我的肩膀,我聽見他心裡在說,【杳杳啊,她連性子都格外地向你。



我垂下眼簾,皇帝心裡的聲音不斷響在我的耳邊,【朕會好好教導這個孩子,讓他成為咱們兒子最忠心的臣子。



我垂著眸子甜笑,心裡想的卻是怎麼利用皇帝的期待順利生產。

不然光憑我自己怕是冇辦法在劉貴妃手底下保全我兒子。

夜裡我以不能侍寢為名硬推了皇帝出門。

我怕聽他心聲聽多了,不利於我兒子養成一個好的性情。

皇帝出門時,再三交代了我身邊的宮女太監要好好侍候。

等我生下皇子,他對他們另有賞賜。

我一臉感動地瞧著他離開,轉頭就請了一些品性不錯又不受寵的低位嬪妃來聚。

用不著的東西,不拿來換其他東西,太浪費了。

2

我懷孕了,太醫交代每日要適當走動。

我正在院子裡遛彎時聽見皇帝心聲,【朕想杳杳了,每次朕煩心時,杳杳總會給朕做上一碗甜湯,朕又煩了,可是杳杳再也不會給朕送甜湯了。



我立刻梳妝打扮,叫廚房加快做一份甜湯。

我雖然用不著皇帝這個人了,但他獨一份的寵愛我還是需要的。

貴人冇資格坐軟轎,我的身子走遠路又不太方便。

我望瞭望姹紫嫣紅的禦花園,決定抄個近路。

在幾株開得正是繁盛的海棠樹旁,我猝不及防地遇到了一直緊緊防備的劉貴妃。

我立刻戒備而規矩地行禮,“貴妃娘娘萬福。



劉貴妃盯著我的肚子一笑,“本宮最近眼睛不舒服,思貴人行的禮,本宮冇看清,思貴人再行一遍吧。



我垂著眼皮,再次行禮,“貴妃娘娘萬福。



劉貴妃裝模作樣歎口氣,“本宮呀,還是冇瞧清,”,說著她轉頭問旁邊婢女,“你們都瞧清了嗎?”

婢女整齊地回答冇瞧清。

劉貴妃轉向我笑得歡快,“那思貴人就行到本宮瞧清為止吧!”

我抬起眼瞧劉貴妃一眼,這並不是她第一次尋我的麻煩。

先是不滿我獨住一宮,她硬是不給我配掌事姑姑,讓我睜眼瞎一般在宮中雜亂的關係中撞了個頭破血流。

然後是教唆嬪妃孤立我,剋扣我宮裡的份例,我最窘迫的時候,借過婢女的月銀。

今日,她又將我堵在這裡折騰,眼睛盯著我的肚子透著狠意,她這是要傷害我的孩子!

我眯了眯眼,也問我身邊的婢女,“你們可瞧見我給劉貴妃見禮了?”

我身邊的婢女清一色地回答瞧見了。

我回頭衝劉貴妃輕笑一聲,“那不然請貴妃娘娘去看看眼睛?”

“你放肆!”,劉貴妃疾走兩步到我跟前,高高揚起了手。

我抬手欲攔,卻聽見了皇帝的心聲,【那邊鬧鬨哄的,更煩心了!】

3

皇帝在附近?我嘴角微微上揚。

我眼睛透過花葉往旁邊瞥了瞥,果然在枝葉的縫隙後瞧見一抹明黃。

我輕輕鬆手任由劉貴妃的手打在我的臉上。

順著劉貴妃的力道,我撞翻了婢女提著的甜湯。

我捂著火辣辣的臉心痛地大喊,“貴妃娘娘太過分了!這是嬪妾花了兩個時辰給皇上燉的甜湯!”

【她給我做了甜湯!】,皇帝健步如飛地抵達現場,正瞧見我半倚在宮女身上,哭得梨花帶雨,神韻跟元後越發相像。

皇帝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我聽見他心裡悲呼一聲,【杳杳!】

皇帝一把將我護在懷裡,怒沖沖地嗬斥劉貴妃道:“你真叫朕失望!你就是這麼代太後協理六宮的?思貴人她懷了身孕,你還打她?你是對她不滿還是對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滿!”

劉貴妃驚恐地差點兒倒在地上,她身邊的婢女扶了她一把。

皇帝冷哼一聲,“賜思貴人軟轎一頂,貴妃禁足吧,思貴人生產後你再出來!”

劉貴妃嫉恨地瞪我一眼,我往皇帝懷裡縮了縮,臉上卻朝她綻放一個笑容。

劉貴妃恨得差點兒撕了手裡的帕子。

皇帝叫人抬了軟轎來,擁著我回了我的承元殿。

他身邊的太監大總管給我搬來一小筐荔枝。

“這荔枝金貴,宮裡除了太後孃娘,隻有貴人這裡有呢!”

我眼裡立刻感激地冒出淚花,“皇上待嬪妾真好。



耳邊是皇帝的心聲,【杳杳最喜歡吃荔枝了!】

元後最喜歡吃荔枝了嗎?但她懷大皇子的時候應該冇吃吧?

荔枝其實對懷孕的人冇那麼友好。

皇帝親手剝了一粒送到我的嘴邊。

我拿嘴接了,又半含著喂到他的嘴裡。

皇帝眼裡**漸起,我暗想,陳答應也該來了吧。

我那日將幾個妃嬪超級在一起,按照年齡給她們排了序。

從陳答應開始,每日來我這裡領皇帝。

我給她們排滿了我的整個孕期。

“思姐姐在裡頭嗎?”,我精神一振,陳答應這就來了!

她走進來,見皇帝也在,似乎吃了一驚,她以手掩唇嬌俏一笑,似有我的風采。

我聽見皇帝在心裡道,【陳答應這一笑,頗有杳杳的味道。



第二日,我接到聖旨,皇帝封我思嬪。

我笑笑,看來,昨夜皇帝滿意至極。

4

我每日除了適當走動,還會曬半個時辰的太陽,太醫說這對孩子有好處。

我尤其喜歡坐院兒裡的那架鞦韆上,似乎閉著眼就能晃到爹孃跟前。

我嘴角上翹,但才翹到一半,忽然聽見婢女的驚呼,“主子!”

我痛呼一聲摔在地上,摸著肚子猛然睜眼,確定了好幾遍孩子還在後,我抓起鞦韆的斷繩厲聲低嗬:“查!”

我宮裡的宮女太監,很快聚在院裡。

我叫人搬了椅子坐在院中。

“你們互相查舉吧。

冇人站出來就都去慎刑司走一趟;有人站出來,本宮隻將他調出承元殿,不進行後續懲罰;誰舉報了犯事者,三皇子出生後,就調去做個近前人。



我的話說完,院兒裡靜得針掉可聞。

我將他們都看了一眼,又說:“點香,本宮隻給你們半炷香的功夫。



說完,我輕輕撫摸著肚子閉上眼。

一下,兩下,三下……

“奴才該死!”,我睜開眼看見一個小太監撲跪在我身前,“主子饒命!奴才的妹子得了燒錢的病,二皇子給了奴才一百兩銀子給妹子治病!”

我抬抬手,宮婢扶我起來,“你不必說這些話引本宮同情,本宮說話是算話的,你這就自行找其他地方去吧,其餘的散了吧。



幾日後,我請了幾個嬪妃和皇上玩了個遊戲。

地點就放在了禦花園。

“臣妾數二十個數,皇上可要帶著妹妹們藏好了。



我勾著嘴角輕笑。

你們藏好了,有個人就該出來了。

5

我數到二十個數,小路那邊匆匆趕來一人。

我手搭在花枝上朝著來人笑,他卻瞪著我眼神鋒利。

我微微屈膝,“二皇子萬福。



二皇子卻是回我一個陰笑,“本殿下今日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看著他臉上早已打好的巴掌印挑挑眉,“二皇子在說什麼呀?本宮聽不明白。



二皇子冷笑,“你會明白的!”

我乖巧地點頭,“哦。



我話音未落,小路那邊又傳來一個聲音,“二殿下、二殿下!”

二皇子聽見聲音,再次陰笑,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我耳邊是皇帝的心聲,【這個老二真是丟臉!一手婦人爭寵的小道之術,朕本來還指望著他輔佐老大,他太叫朕失望了!】

二皇子倒在地上,他身邊的太監忙湊到他跟前,“二殿下您快起來吧!”

二皇子往後望瞭望,“父皇呢?”

太監無奈道:“皇上他不在禦書房!”

此時皇帝恰從花樹後轉出來,“朕在這兒!”

二皇子驚叫一聲,步了劉貴妃的後塵。

皇帝攬過我麵無表情道:“二皇子封郡王,往封地去吧,無招就彆回來了。



我輕輕貼在皇帝懷裡,對二皇子眨眨眼。

二皇子吐出一口血來,“你算計我!”

我不安地往皇帝懷裡鑽了鑽,可憐兮兮哭了,“皇上,臣妾怕。



皇上拍拍我肩膀,“有朕呢,不怕不怕。



他心裡在說:【杳杳也是這麼溫良而膽小,朕甚是憐惜。



劉貴妃人在宮中禁足,降位聖旨送到門前。

她從貴妃降到了妃。

她現在是劉妃。

而我因為受了驚嚇,皇帝給我升了位份,我現在也是妃,思妃。

6

二皇子走前去見了太後,太後在一個午後叫了我去敲打。

“思妃是個聰明人,哀家喜歡聰明人。

但聰明人得先三從四德,哀家才真的喜歡。

思妃回去就把《女誡》抄上三遍吧。



我溫順地磕頭,“是,臣妾記下了。



我回去之後開始動筆抄寫,一日抄二三十個字,我抄完第一遍時,夏日過去了一大半。

我宮裡冇用冰,但皇帝還是日日都來瞧一眼。

這也是我當初用幾個嬪妃吊住皇帝的好處。

他每日來我這裡都能領回一個某些地方或者某些行為像元後的嬪妃。

我能聽到他的心聲,【杳杳,朕感覺像你還在一樣。



我抄完第二遍已感到了秋涼。

我越發行動不便,皇帝來我這裡時,時常盯著後院兒的那口井瞧。

他總是在心裡對著井道歉,【對不起杳杳,那時朕也難。



我抄完第三遍下了第一場雪。

期間陳答應幾個輪番侍寢,可冇有一個人成功懷上。

皇帝暗戳戳地自我懷疑,【難道是朕不行?怎麼這些嬪妃們,一個個都懷不上。



我笑噴的同時又覺得不太對勁兒,便叫她們幾個侍寢的暗中自查。

到了年三十,皇帝在宮宴上喝多了,回來抱著我一聲挨著一聲地叫“窈窈。



我將頭枕在他肩上,卻聽到他在心裡說,【朕當年是一時失手才誤將你推入井中,你還怨朕嗎?不怨的話,能不能在今夜來陪陪朕!】

……

“嘭!”,新年的第一聲煙花吞冇了我的震驚,我生產了。

我的孩子生在元月一日,皇帝高興得比我兒子還像孩子。

他心裡在說,【杳杳你瞧,這是咱們瓴兒的弟弟,他長得一臉的忠厚相,長大後定會輔佐好咱們的孩子。



皇帝給我兒子起名叫承誠,我聽著他的心聲默默起身跪下,“皇上,叫承誠彆人會以為這是一個小名,不如叫承元吧。



皇帝咀嚼一番,欣然答應,“承元好啊!承元好!朕怎麼就冇想到呢!”

承元是個好名字,皇帝以後每叫他一次,每見他一次,都能想起元後。

這將是他的一張護身符,說不定在某一日就能撈回一條命。

我轉眼看了看醜不拉幾的兒子,又內心無比嫌棄地看了皇上一眼,臉上卻擺出嬌羞“元兒與皇上長得真像!臣妾好滿足。



皇帝大悅,這一日我封了思貴妃。

7

我自生產後,一改往日的清雅裝扮,妝造和服飾日漸華麗起來。

兩根紅豔豔的指甲,越留越長。

皇帝帶著大皇子來過幾次,大皇子細細將我這宮殿逛過幾次,他說他要靜靜緬懷母親,不叫人跟。

我還是愛坐在鞦韆上晃盪,隻不過手邊多了元兒的小搖籃,我晃盪一下他晃盪一下,我們娘倆一起晃盪。

我兒子笑得正歡,我這裡來了個不速之客。

我叫人抱了元兒走,請了她坐,“我還以為劉妃會躲著我走的。



劉妃摸摸鬢髮,“我憑什麼躲著你走?你還不知道吧?你不過是彆人的替身而已呢!”

我心裡嗤笑,麵上卻一副審視戒備的樣子打量著劉妃。

劉妃見我如此,她眼尾飛上一抹得意,“你以為皇上叫的杳杳是你嗎?元後名諱李杳。

你以為你住的宮殿誰的?元後的。

你沈窈在皇上心中隻是元後的替身罷了!”

我心裡平靜不起波瀾,麵上激動和害怕交織,“你胡說!來人!來人!趕她出去!”

劉妃緩緩起身,“本宮不用你趕,本宮自己會走!你以為這鬼地方本宮愛呆?”

劉妃搖搖曳曳地走了。

我捧著臉想了一會兒,坐到了後院兒的井邊。

等皇帝過來時,我兩條腿正在井邊晃盪。

皇帝瘋了一般衝向我,我回頭看他,扶著井壁邊就要跳下去。

皇帝一把摟住我,“你瘋了嗎?你是要丟下朕,丟下元兒嗎?”

我痛苦著軟在皇帝懷裡,哭得撕心裂肺,“是皇上先騙的我,皇上從冇心悅過我,劉妃說皇上隻是把我當皇後的替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