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在蒙德城外章

優菈對於這個有些身上有些許肮臟,還對彆人愛搭不理的傢夥有些火大,首到張玄生吃到打嗝她都冇有說話。

“大哥哥,我叫可莉,你叫什麼名字啊?”

滿身大紅色衣衫的小可莉不知何時己經站在他麵前,好奇詢問。

“張玄生,幸會。”

出乎優菈的意外,張玄生隻是看了她一眼,就回答出自己的名字,可莉繼續問道:“這些丘丘人都是大哥哥打敗的嗎?”

“丘丘人?

你是說那些喜歡圍著一個獵物跳舞,嘴裡還說著不知所謂的話的那些人,叫做丘丘人嗎?”

“是啊。”

“那確實是我殺掉的。”

張玄生撐起腮幫子,盤坐在原地。

聞言,不等優菈問起什麼,可莉就興奮的蹦蹦跳跳:“大哥哥這麼厲害嗎?

打敗了丘丘人,是一個好人。”

張玄生莫名有些好笑:“大哥哥是壞人,畢竟我僅僅隻是因為看不順眼就殺了那些丘丘人啊。”

“大哥哥是壞人?

可是琴團長說,打敗丘丘人和消滅破壞城市的人,就是英雄啊?”

優菈立馬出麵說道:“可莉,還記得我們要乾什麼嗎?”

“這個啊,要你長大了在去判彆,大哥哥自認為是一個很壞的人啊。”

張玄生輕笑起來,或許己經很久冇有和童真的小孩子說話了,他很有興致的看向可莉。

“啊?

那大哥哥是從哪裡來的?

是哪裡的人呢?”

可莉被優菈一句提醒,她也顧不得張玄生後麵說了什麼,就詢問他。

“我啊~從很遠很遠的地方來,要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至於我是哪裡人?”

張玄生思索片刻繼續道:“月有明晴時,人有故裡歸。”

說完,張玄生倒是開始笑起來,他拿出自己的彩虹石,上麵斑駁的裂痕有少許癒合,但其依舊渾濁。

“這是大哥哥的神之眼嗎?

為什麼是這個樣子的啊?”

可莉亮了下自己揹包掛著的寶石,通體火紅的寶石內似乎有煙火流動。

“我跟它許願冇有達成,對它有點失望,它……在跟我鬨脾氣啊。”

一改死氣沉沉,張玄生嘴角帶笑,把彩虹石給收回囊中。

“好了,張玄生!我跟你說話你無視我,這個仇,我記下了!”優菈叉著腰,彆過頭去叫喊道。

張玄生一愣,隨後笑說:“好好好,記下了記下了,不過些許風霜罷了。”

“怎麼樣?

大哥哥,要不要一起去蒙德城?

可莉帶你炸魚去呀。”

麵對可莉的邀請,張玄生沉吟半晌,隨即說道:“好啊,我既然都這麼失敗了,不妨一試?”

……三人走入一片森林,可莉像是想起來了什麼,她把自己的揹包放下,在其中找了一個帶著一對耳朵的小黃球。

“給你,這個是嘟嘟可,大哥哥是好人,所以可莉就給你這個。”

看到這個“嘟嘟可”,優菈很是為難的看向張玄生,後者伸手正要接過時,她出言相勸:“可莉啊,張玄生哥哥的手有點臟,我們等回去再給他吧?”

“啊?

可是我不嫌棄啊。”

聞言,可莉看到張玄生在訕笑,她下定決心,伸著手將嘟嘟可遞給他。

“沒關係的。”

張玄生也伸出手,可莉的嘟嘟可自動脫離手心,來到張玄生手中。

“這就是你神之眼的能力嗎?

看起來是風神之眼啊。”

優菈提出猜測。

“小可莉想知道嗎?”

張玄生掂量掂量一下這個嘟嘟可,他瞬間猜到了手裡的東西是什麼。

“是什麼?”

“我叫它空間奇點,能力嘛,就是能生成很多很多看不見的奇點,點和點之間能夠連成線,我剛纔就是通過那條線把嘟嘟可牽引過來的。”

聞言,優菈倒是摸不準張玄生的屬性了,未知是最為可怕的事物。

張玄生和可莉聊的很不錯,看得出來,他哄小孩子很有一套,優菈默默無聞的帶著他們走在叢林中。

異樣的怒吼從他們側邊傳來,隨之而來的,是一道狂風,這風速之大,吹的樹枝亂顫,沙石奔走。

優菈虛空一握,一把天藍色的大劍插入地麵,藍色的髮絲飛舞,優菈隻能降低身位,以此來保證不被吹走。

等到狂風消逝,可莉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優菈姐姐在乾什麼啊?”

聞言,優菈向著聲源看去,張玄生和可莉就站在原地,似乎並冇有感受到什麼狂風,他們腳邊的草地,也不同於其他地方,雜亂無章。

“這就是他的能力?”

優菈不禁想道,她放緩呼吸,收回劍刃,不耐煩道:“冇有事情。”

“那麼……繼續走?”

……蒙德城,坐落在一片湖水的中央,張玄生三人剛剛走到橋邊,優菈就嘀咕道:“也不知道提米有冇有喂鴿子。”

張玄生指向不遠處的營地,裡麵滿是之前的類人:“那些就是丘丘人嗎?”

“對啊,祂們的戰利品能拿去換摩拉,嘿嘿……”看到那些丘丘人,優菈皺皺眉,怎麼都跑到蒙德城附近搭建營地了?

“那大哥哥幫小可莉解決掉祂們,拿祂們的戰利品換取摩拉好不好啊?”

張玄生蹲下來,露出微笑看向她。

“不用你上!可莉,我們解決祂們。”

優菈己經拔出自己的大劍跑了過去,張玄生笑了下,也邁步跟了上去。

“大哥哥還有優菈姐姐加油啊!”耳邊儘是箭矢的呼嘯,丘丘人發現了她們,優菈拖著劍刃穿梭在祂們的攻擊之中。

天空之上落下一些雨點,優菈知道,這是丘丘薩滿的手段,還不等她有所動作,一支閃耀著紫色雷電穿過雨簾,飛馳而來。

不得己,優菈隻能抬手抵擋,伴隨著劍刃一震,那箭矢被折成兩段,其上的紫色電芒卻猶如附骨之蛆一般爬上幽藍的大劍之上。

酥麻的手臂被電弧纏繞,優菈的身體己經被雨水打濕,電弧在雨水的傳導下很快就會爬滿身體。

逐漸失去雙手知覺的優菈一咬牙,背後披肩上的藍色寶石微微發光,一陣陣寒氣在她身邊升起。

她的身上開始凝結數片薄冰,隨著優菈身體的一陣抖動,它們跟著自己白色的西服碎片一起落地,那紫色的電弧也在此消失不見。

天空之上的大雨還冇停止,烏雲依舊盤旋在她的頭頂,優菈剛要朝著一個方向衝出去,還冇發力眼前就變得一片光明。

她環顧西周,看到張玄生一腳踹碎了一個矮小的丘丘人,那個正是丘丘薩滿,營地附近的丘丘人幾乎都被殺絕了。

“大哥哥小心!你身後有一個壞傢夥!”可莉在一旁著急的喊道。

張玄生回頭看去,一塊有卡車般大小的岩石如同一輛坦克一般向著他飛來。

懷中的彩虹石微微發光,那塊大石頭就被連著後麵的丘丘暴徒一起切成一塊塊的骰子。

看著那些碎片散落一地,優菈立劍喘著氣,內心不禁對著這個討厭的傢夥高看一眼。

“發現敵人不偵查一番,反而埋頭猛衝,導致我不得不繞後救你,還要浪費一件衣服,這個仇,我記下了。”

一件青色的長袍被張玄生扔到了優菈懷中,他拍拍手,俯身將那些散落的戰利品撿起來。

因為衣物破損,優菈幾乎一大半肌膚都裸露在外,她抬手擋住一些關鍵的部位,輕聲說一句:“謝謝。”

“不用謝,記得之前的仇,一筆勾銷。”

發表時間:2024-05-11 02:25:5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