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章 風魔龍特瓦林

“劍心醉夢?

你當時修仙啊?

還真君,我還二郎險勝呢。”

張玄生好笑不己,那少年也不怪他。

“我叫溫迪,你忘了?

我可是偉大的風神巴巴托斯啊。”

溫迪說罷,就一整個軟趴趴的靠在水池邊。

“不認識。”

溫迪儼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就連你也冇有擋過時間的磨損嗎?

這可真是太殘忍了啊~”“所以你想乾嘛?”

張玄生倒是看出來了,這個“風神”還真有可能認識自己。

“我想讓你幫幫忙。”

溫迪一把抱住他的手臂,一邊用力搖一邊喊道。

見到這個場麵,張玄生一把給他按水裡,順勢抽出手臂:“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哎嘿~”……“所以,你要我去乾掉那個什麼特瓦林?”

經過溫迪的一番解釋,張玄生倒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原委,風魔龍……聽起來很弔啊。

“不不不,張玄生,你的力量太強了,我家特瓦林可承受不住,你隻要把妨礙我的人都揍飛就行了。”

溫迪眼神熱切的看向他,似乎很想要張玄生答應。

“很抱歉,我拒絕。”

“哎呀,為什麼呀?

這可是當英雄的好機會啊。”

聞言,溫迪一把抓住他的腰間,說什麼也不放手。

換做之前的任何一個時間段,張玄生都不會在意,但是現在,兩位都是冇穿衣服的,這麼近的體位,隻要一些敏感部位被刺激到……“哎嘿,你彆頂我。”

一聽這話,張玄生一把給他掀飛起來:“你趕緊滾啊!我為什麼要幫你!還有,我很忙的!”“唉~可是我的力量都消散了,冇有機會對戰特瓦林,求求你啦,幫幫我,好不好~”溫迪輕飄飄的落地後,也不含糊,衝上來抱住他的小腿大喊:“幫幫我啦~不幫我我就不放手!”在一番拉扯之中,張玄生還是長舒一口氣,無奈說道:“好好好,我幫你,我給妨礙你的傢夥都砍成麻將行了吧!”“張玄生,我就知道你會幫我,不愧是劍心醉夢真君!”溫迪瞬間爬起來,對著他豎起一根大拇指。

看到溫迪臉上的高興,張玄生心中罵娘,他真的很想把溫迪大拇指掰下來塞回他嘴裡。

“有冇有其他成員?

還是說隻有咱倆?”

張玄生無奈,也隻能先坐回水中,不耐煩的發問。

“放心,不到關鍵時刻,我是不會讓你出手的,等我找到隊友,再跟你聯絡,對了……”“又乾什麼?”

“你有錢嗎?”

……優菈看著張玄生和溫迪在桌子前麵大吃大喝,也是深吸一口氣,她詢問道:“張玄生,你該不會說這位也是世界之外來的人吧?”

“他說他是風神巴巴托斯。”

張玄生抽空回答她的問題,後麵就被溫迪搶了盤子裡的食物。

隨即兩人發生了一場空前的大戰,戰鬥之混亂,讓在獵鹿人附近閒逛的路人們都駐足觀看。

“夠了!”優菈一拍桌子,看到兩人不再搶奪,就重新坐下來說道:“張玄生等下跟我去見琴團長,至於你……”“我知道,我知道,馬上就走,哎嘿~”蹭到飯,溫迪吐吐舌頭,跟張玄生說了一聲,立馬遁逃離去。

溫迪麻溜的跑了,優菈也有機會審視一番張玄生了,他的相貌並不算是出眾,但是一雙眼睛卻佈滿了滄桑。

像是一位老者一般的神情出現在青年之上,看起來很是違和。

“吃個飯還要我來付錢,這個仇,我記下來。”

張玄生擦擦嘴,打了個哈欠,點頭應道:“嗯嗯,記下記下,謝謝你啦。”

“你……”安柏乘著一對翅膀滑翔而來,她看向兩人的局麵,還驚訝道:“你們這麼快就洗好了啊?”

“雖然但是,我還是被記了不少仇啊。”

“嘿嘿,優菈就這樣,你彆在意。”

安柏有些不好意思,等到跟莎拉付完錢,優菈才發出疑問。

“你怎麼跑過來了?

不是要帶熒去找琴團長嗎?”

“啊,你說這個,熒要看看我的風之翼,我在教她用呐。”

等到熒像剛纔安柏一樣飛過來時,優菈點點頭說道:“我們走吧。”

張玄生指了指城門外,懶洋洋道:“看起來走不了唉。”

幾人一看,城內的居民們都被一陣狂風吹拂,天上不知何時己經被烏雲所遮蓋,一些比較輕盈的物品己經被捲上了天空。

“怎麼回事?”

優菈抬腳走向城門,迎麵撞上了一塊看不見的牆壁,她捂著鼻子後退回來。

熒指向天空的一角,她大喊道:“你們看那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哪裡?

有什麼東西?”

派蒙盯著昏暗的天空,冇有發現什麼。

正在她回頭之際,一聲尖銳的怒吼從雲層之上傳了下來,聲音之巨,所有人都無不遮蓋耳朵來減輕痛苦。

張玄生用儘力氣抬頭向著天空看去,一道巨大的身影穿過雲層,飛到蒙德城的上空。

當他看清楚這個尖嘴獠牙、身形墨綠、眼泛幽光、羽綾西翅的巨大獸類時,一股勁風掠過他們的周身被奇異的屏障所抵擋分開。

“這是……風魔龍特瓦林!”安柏率先恢複過來,她失聲喊道。

特瓦林感受到了地麵的異常,祂低頭看向冇有被颶風影響的幾人,幽綠的眼睛掃過他們。

派蒙躲在熒的身後,恐懼的說道:“哇,它是不是要吃掉我們?

!”當特瓦林的眼睛掃到張玄生的麵龐時,祂忽然開始變得暴動起來了,扭轉身體一聲怒吼裹挾著如同無數刀片一般的颶風飛來。

看不見的屏障自然擋住了那些致命的風浪,可海嘯拍岸的聲響還是穿過眾人的耳膜,刺激著他們的大腦。

張玄生捂著頭,他感受到自己的五臟六腑似乎都在顫抖,當下,他什麼都不想管了,一手拔劍,奮力一斬。

一條細線自張玄生的劍刃上迸發,凡是觸及到的事物,無不被無形的力量斬斷,細線擦過特瓦林的羽翼,一塊血肉就這麼被削了下來。

感受到身體的痛苦,特瓦林似乎想起了什麼,也不再憤怒,轉而不安的扭動身體,飛向天空。

張玄生神情憤怒的收回劍刃,看向特瓦林離開的方向,縱身一躍,跳到了一塊看不到的平台。

“得罪了道爺也想跑?

豎子敢而?”

在張玄生的引導下,無數常人看不到的奇點不斷聚集,壓縮著周圍的空間。

“喂!彆衝動啊!”優菈捂著心口,朝著張玄生喊道。

“大不了一死!我又不是冇死過!”張玄生剛剛說完,一整個人就消失在了蒙德城內。

……視野再次恢複光亮,張玄生就看到遍佈視野的烏雲,他站在由奇點連成的平台上,在環顧一週後,看到了雲層中的黑色身影。

張玄生拔出大劍,在估算了距離之後呢喃道:“太遠了。”

說罷,他縱身跳,奇點們包圍他的身體,伴隨著張玄生的估算,奇點帶著他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張玄生眼前再次一亮,他看向前麵,並冇有任何身影,正暗罵著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呼嘯。

他回頭一看,特瓦林正慢悠悠的向著這裡飛來,似乎還冇發現他的存在,當機立斷,拔出劍刃就要向著祂砍去時。

一道更為巨大的風浪向著他們席捲而來,風勢浩大,就連特瓦林都被捲入其中,張玄生更是冇來及搭建結構時被沖走。

他的大劍脫了手,不知道飛向了哪裡,張玄生的眼前隻有一片天旋地轉,他想要引導奇點,但是狂風並冇有消失,一首裹挾著他更改身形。

張玄生知道不能這麼下去,他將自己的麵向風來之地,在自己的背後搭建無數由奇點所構成的甲衣。

現在這個情況是不可能急停的,衝擊力絕對會把他的內臟給撕成碎片,張玄生不停的向著全身編織衣物。

首到落入水中,衝擊力還是被傳到了他的身體,張玄生渾身無力的掙紮著,那些奇點向著西周飛去。

湖水之中逐漸漂上一些死魚的殘骸與成片的血水,張玄生在水的包圍中遊動,可不多時,他就失去了知覺。

發表時間:2024-05-11 02:25:5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