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同一個句子含義的不同側寫,與故事的不同側寫邏輯。

有一個句子,他的麵前有一個方盒子,裡麵播放著人們扮演的故事,裡麵的陽光格外真切,彷彿是來自春天。

還有一個句子,他的麵前有一個電視機,裡麵播放著人們在春天的故事。

以及那確實是一個電視機,那裡麵也確實播放著春天的畫麵,但是那可是人們參與了的春天啊。

文章其實也是藝術的一種形式。

畫家描述同一個乾草堆,同一個向日葵,一萬個畫家擁有一萬個風格,同一個作家產生了不同重點的畫作。

對於一個小說家來說,他也同樣是在描述大自然,人類想象深淵所想到的東西。

由此明明是同一個故事,同一個意象,作家的手中產生了種種的不同。

畫家會因為精巧的搭配從而產生完美的風景畫。

但是在這之外出現了抽象畫,出現了中國山水畫,出現了,大寫意畫作。

或許對於文學來說,我們看到一種大家都可以理解的中國山水畫的同時,作家可以繪畫不符閤中國人審美的抽象山水畫。

雖說他們同樣都是小說。

但是就如上麵的一號句子和三號句子。

明明是正常的東西,卻被寫出了近乎妖魔的味道。

人們熟悉的成功的小說家偏偏是寫出瞭如同,電視機裡播放著春天的故事這樣的小說。

然而人們不喜歡的小說家,偏偏是寫出了人們不喜歡的如同,那個畫框裡偏偏是出現了綠色的風景正在移動,彷彿是要告訴人們春天在這裡的故事。

對於小說家,人們看到寫得好寫的不好,有時候是故事的原創精神,而有的時候僅僅是一種風格的展現,塑造出來的我們親切,我們不親切的東西。

描述一個人是美是醜,親人往往會選擇自己最熟悉的人,人類往往選擇自己經常看到的那一類。

或許對於文學來說,需要選擇已經出現在文學市場最經常提及的那一類。

而計算機人工智慧在這方麵很有優勢。

...

-

發表時間:2024-05-31 03:43:0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