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話,因為他堅定的態度,我纔有勇氣繼續走下去,堅信總有一天能感化他的家人。

薑母討厭我,是有原因的。

我們第一次見麵在醫院,薑成宥躺在病床上,受傷的原因,是為我打架打出了腦震盪。

那年我們還在讀大學,薑成宥是學院裡的風雲人物,一直轟轟烈烈的追求我,我卻隻當他是公子哥的心血來潮,從來冇放在心上。

直到有天晚上,我回宿舍時被路邊的醉漢糾纏,對方不顧我反抗,摟著我要把我帶走。

是薑成宥路過,不管不顧的衝上來,在桌角掄起一個空酒瓶就砸在對方後腦勺上。

“我看誰敢動她?”

夏夜悶熱,少年隻穿單薄的白襯衫,袖口高高挽起,露出結實的手臂。

他那時的表情我一直記得,英俊的臉上滿是陰翳,眼神冰冷,一隻手把我護在身後,一隻手拿著酒瓶,直麵那幾個醉鬼。

後來雙方都打紅了眼,薑成宥雙拳難敵六手,被人打得頭破血流,但直到最後一刻,他都牢牢的擋在我麵前,冇讓他們再碰到我分毫。

鬨到最後,警察和救護車都來了,他躺在擔架上,頭上的傷口還在滲血,眼睛卻盯著我,露出一個有些傻氣的笑容。

“還好你冇事,我冇來遲。”

他用沾血的手摸了摸我的臉,說:“阮思喬,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看到他指尖水珠,才知道,原來我一直在掉眼淚。

那一天,我答應和薑成宥在一起。

薑母接到訊息後趕來,看到兒子傷痕累累躺在病床上,又氣又怒,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罪人。

她大概從那時就開始記恨我,每當薑成宥出什麼事,她總覺得都是我造成的。

畢業那年薑成宥拒絕了她介紹的相親對象,寧願跟我異地戀也不肯聯姻,於是薑母斷了他的資金,想逼他就範。

我也以為他會放棄。

薑氏是A城本地的大公司,薑成宥從小錦衣玉食長大,離開學校立刻就變成總裁,而我家境普通,心儀的工作機會是經曆好幾輪艱難競爭纔得到。

我心裡清楚,我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於是靜靜等他提分手。

可那天傍晚,薑成宥敲響了我的房門。

他提著一個很簡單的包,做了一天一夜的綠皮火車,風塵仆仆來到我麵前。

“阮思喬,”他鄭重的說:“我的選擇永遠隻有你一個。”

他在我這裡呆了很久,放棄大好將來,從最底層...

-

發表時間:2024-05-15 15:38: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