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報仇進入魔教後,教主愛上了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為報仇進入魔教後,教主愛上了我

為報仇進入魔教後,教主愛上了我
為報仇進入魔教後,教主愛上了我

為報仇進入魔教後,教主愛上了我

沈念辭
2024-05-22 21:08:58

世道混亂,魔教一手遮天。我的師兄為了除惡揚善,下山後遭到設計,被魔教左護法和貪官聯手毀掉。我決定幫師兄報仇,意外發現魔教教主是小時候救過的小男孩,他一直在找我並且深愛著我。我借他的手除掉了我師兄的兩個人。後來在魔教救下了正派的首領,和他一起除掉了魔教,替師兄報仇後歸隱山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的師兄是心懷俠義、清風霽月的君子。

時正值世道混亂,官賊勾結,師兄毅然決然下山。

他說要守護山下的百姓,還這個世間一個太平。

再見到他時,他已被挑斷手腳筋,容貌俱毀,瘋瘋癲癲與狗搶食。

大貪官滿臉橫肉,肆意嘲笑著將他踩在腳下:

“武功再高又怎麼樣,認不清時勢的廢物,也不想想我身後可是有魔教左護法撐腰的。



後來,大貪官看到向來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竟跪在我的腳下。

痛哭流涕求我能不能不要離開時,徹底傻眼了。

……

1

我換下了身上整整穿了三年的繡雲長袍,上麵的針腳極為粗糙,是師兄臨走前親手給我縫的。

我小心翼翼的將長袍疊好,確定冇有一絲褶皺後,才鄭重的放進了衣櫃最裡麵。

床上擺放著一條薄如蟬翼的紅色衣裙,這是明日用作給魔教左護法慶生獻舞時所穿的。

左護法蒼玄羿貪婪好色,不管是男是女,隻要長得好看,他都會想儘辦法弄到床上,而且手段極為狠厲,死在他床上的人不計其數。

師兄便是被他毀掉的。

蒼玄羿當時聽了貪官嚴延的挑唆,本來是想直接殺了師兄。

結果在看到他俊秀的麵龐後,起了色心,將他下藥強行弄上了床。

師兄寧死不屈,在掙紮過程中弄傷了蒼玄羿。

蒼玄羿大怒,命手下生生挑斷了師兄的手腳筋,將他的臉按在熊熊燃燒的炭火上,青雲劍折斷隨手丟棄在垃圾堆中,後來更是把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師兄扔進了饑餓的野狗群裡。

這個人渣不讓師兄死,他要他一寸寸折斷傲骨,失去一切,痛苦萬分的活著。

我後來千辛萬苦的找到師兄時,他已經瘋了。

那個曾經一劍蕩九州,恣意灑脫的淩少俠再也回不來了。

那個我連夢中都不敢折辱絲毫,謫仙一樣的師兄被人徹底毀了。

“昭昭。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淚流滿麵,在聽到師父喊我後,我才渾身一顫回過神來。

“昭昭,你真的要這麼做嗎?萬一...我已經失去了清嶼,我實在不能再失去你啊。



師父滿臉擔憂的看著我,因為師兄的悲慘遭遇,讓本來就蒼老的師父一夜之間變得更加滄桑。

此時的他已經年近八十,白髮蒼蒼,瘦骨嶙峋,看著他望向我的充滿了哀慟與不捨的眼神。

我的心臟彷彿被淩遲般,千刀萬剮,疼得喘不過氣。

2

師門很小,一直隻有我們三個一起生活。

師父從山腳下撿回了身為孤兒的師兄,師兄又從集市上撿回了差點死在馬蹄下的我。

當時的我渾渾噩噩的走上街,一群凶神惡煞的士兵騎著馬疾馳而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師兄出現了,他像是神袛一樣從天而降。

英姿颯爽,意氣風發。

僅憑一把青雲劍,就喝退了疾馳的馬群。

他回頭對我笑得明朗:“世道無情,彆怕,以後我護著你。



在被師兄撿來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被愛,能吃頓飽飯是什麼感受。

我一直冇有名字,後來是師兄給我取的名字。

他叫我:昭昭。

教我識字。

他說希望我能像太陽一樣活得明媚。

我最喜歡看他在月光下練劍,師兄的身形快若閃電,手中的青雲劍在夜空中劃出一道道光芒,劍氣縱橫,所向披靡。

院中的桃花簌簌而落,撒了我和師兄一身。

我的師兄竟比那清冷皎潔的月亮還要好看。

我真希望可以和師兄一直這麼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

可是師兄堅持要下山,他聽說民間成立了一個反抗魔教和暴君的正義組織,叫蕩清閣。

盪滌妖邪,正清世間不平。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我的師兄雖身處偏僻的江湖,可他的心中卻一直裝著天下蒼生,裝著黎明百姓。

師兄說:“昭昭,等我回來。

等除滅了魔教,世間太平後,我就和你還有師父,一起隱居山林,我們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可如果早知道是現在這個結果的話,我一定拚死都不會再讓師兄下山。

師兄,我不如你偉大,這冷酷的世間從來冇有善待過我。

我對他們也冇有任何感情,我一生想守護的人,隻有一個你。

師兄,我這條命是你給我的。

我一定要替你複仇,萬死不辭。

華燈初上,魔教內部燈火輝煌,琉璃瓦下映照著金碧輝煌的內殿。

魔教果然聲勢浩大,僅僅一個左護法的殿宇,就已經裝飾的堪比皇宮。

我冷笑,這不知是搜颳了多少民脂民膏,用多少枉死百姓的血汗才造成的。

蒼玄羿坐在大殿最中心的位置,他大腹便便,滿臉橫肉。

醜陋扭曲的臉笑得一臉猙獰,正得意的享受著手下人的恭維。

而他最左手邊的位置坐的正是心腹爪牙,那個害了我師兄的罪魁禍首——大貪官嚴延。

師兄當時被他老實的樣子所迷惑,和他一起討論天下興亡,為百姓而憂心,在最儘興的時候毫無防備的喝下了他遞過來的裝了迷藥的毒酒。

想到這一切,心裡的恨意立刻湧了上來,我恨不得立刻將他們剝皮泄憤。

也許是我眼中的恨意太過濃烈,蒼玄羿皺了皺眉,視線向我們這邊瞟了過來。

我趕緊低下頭,將自己藏進舞女群中。

這次我選擇了替代一個舞女的身份,蒼玄羿的內功極為高強,和他硬碰硬幾乎冇有勝算。

我打算趁獻舞的時機,憑藉自己出眾的外貌俘獲他。

然後趁著他在床上最冇有防備的時候,將袖子裡淬了毒液的銀針刺進他的喉嚨裡,一針封喉。

此招雖險,勝算卻大。

而我自己能不能活著出去,我已經不在乎了。

3

悠悠的琴聲響起,終於輪到我們開始獻舞了。

我的身體隨著樂曲緩緩旋轉,衣襬如同波浪般盪漾,手腕柔軟無骨,似含春水的眼神流轉,使出渾身解數勾引他。

蒼玄羿果然被我吸引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裡麵是滿滿的垂涎、好色和勢在必得。

一曲畢,他迫不及待的指向我。

“你你,叫什麼名字,今晚留下來陪我。



我婀娜多姿的俯身一福,“小女子雲煙,左護法一直是我心中的大英雄,能服侍左護法是我的榮幸。



“好好好。

”他咧開嘴角哈哈大笑起來,喜滋滋的從位置上走下來,打算直接抱起我。

“住手。



就在距我隻有一步之遙的時候,一個清厲低沉但極有壓迫感的男聲響了起來。

蒼玄羿好事被打斷,滿臉狠厲的望過去,似乎打算把出聲的人直接撕成粉碎。

但在看到那人的真麵目之後,立刻嚇得渾身抖如篩糠。

“教...教主你怎麼來了。



我也循著聲音望過去。

來人一身玄袍,雙手負於身後。

他的眉宇間帶著天生的貴氣,眸子如同刀鋒一般,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淩厲與威嚴,渾身上下帶著睥睨眾生的氣勢。

竟然是魔教教主鳳夜桀。

傳聞他手段狠辣,殺人不眨眼。

少時流落在外,在被找回後,心機深沉,潛伏數年,一舉殺死原魔教教主和不服他的眾位長老。

魔教血流成河,哀嚎慘叫之聲七日七夜不絕,猶如惡鬼在哭泣。

因此還得了個鬼見愁的綽號。

而現在魔教還留下的人幾乎都是拚死效忠於他的心腹,他也確實有能力,在他的帶領下,魔教發展的蒸蒸日上,聽說甚至有了吞併朝廷的想法。

很多朝廷的高官都已經被他收買了。

這也是當時師兄迫不及待下山的原因之一。

如果真的被他帶領魔教掌控了朝廷,怕是會血流成河,民不聊生。

見到他的到來,魔教教徒幾乎是立刻跪下,高聲喊著:“拜見教主。



我的心卻是一驚,整個人如墮冰窟。

鳳夜桀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難道他知道了我的計劃。

可是...不應該啊!我的計劃天衣無縫,怎麼會輕易暴露。

我現在該怎麼辦?

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還有機會殺死蒼玄羿為師兄報仇嗎?

我要不要趁著現在近距離,試試直接刺殺蒼玄羿。

我緊緊捏著拳頭,指甲刺進肉裡也渾然不知。

正當我還在天人交戰之際,意外卻突然發生了。

距離我最遠的舞女,突然暴起,從袖子裡拿出一把短劍,向蒼玄羿直衝過去。

場麵大亂。

蒼玄羿暴怒,大喊一聲找死。

他發動內功,舞女立刻像一個破布娃娃一樣飛了出去,而她的劍竟直直朝我的胸口刺了過來。

這一切發生的如此之快,我呆愣在原地,幾乎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我閉上眼睛,準備靜靜等待死亡的來臨。

師兄,對不起。

昭昭很冇用,還是冇能給你報仇成功。

突然整個人被帶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我驚訝的抬起頭。

竟然是鳳夜桀,他的臉色很冷厲,眼神中蘊藏著我看不懂的複雜情愫。

此刻他將我公主抱在懷中,左腳沾地,騰空飛起。

右手隻是輕輕一揮,舞女的身體就重重撞在了遠處的牆上,把最近的桌子都連帶著摔了個粉碎。

她甚至來不及發出一句聲音,就已經失去了呼吸。

我的心一緊,鳳夜桀的內功竟恐怖如斯到這個地步嗎?

他將我安穩的放在地麵上,語氣溫柔:“叫雲煙是吧,你冇事吧?”

我驚愕的大腦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隻能茫然的點點頭。

不止我難以理解,魔教其他人也一臉驚恐的望向我們。

4

天呐?教主這是瘋了吧,之前也不乏很多貌美的女子想要藉機接近教主,下場都很慘。

他們還以為教主早就斷情絕欲了。

可冇想到教主現在竟然對一個舞女這麼溫柔,這個舞女長得是很美麗不假,可是也冇到傾國傾城的地步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教主難道轉性了不成?還是這個舞女竟有什麼妖法迷倒了教主。

特彆是蒼玄羿,他想起剛纔不僅想輕薄於我,還無意間把那個舞女打向了我,又聯想到教主之前一貫的狠戾手段。

當場嚇得瑟瑟發抖,他連忙跪在地上,磕頭求饒起來:“教主,我錯了。



聽到他的聲音,鳳夜桀轉頭立刻換上了一副臉孔,聲音冰冷無情。

“蒼玄羿,你身為左護法,帶一群舞女進魔教,竟然敢不查明底細,自己下去領罰吧。



他的語氣很輕,說出的話卻字字誅心。

蒼玄羿聯想到那些恐怖的刑法,臉色當場一陣青一陣白。

可他又不敢求情,他知道鳳夜桀的手段,求情的下場隻會更加慘。

最終,他還是認命的低下了頭。

“謝教主。



我看著發生的這一幕,震驚的揉了揉眼睛。

鳳夜桀是真的狠,蒼玄羿明明是被刺殺之人,結果自己反而還要去領罰。

那剛纔他為什麼會救下我,還對我這麼溫柔,難道是我驚恐過頭了在做夢嗎?

“雲煙,你跟我過來。



在魔教眾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我亦步亦趨跟著鳳夜桀走了出去。

因為不知道他有什麼陰謀,我緊緊捏著手裡的銀針,一刻都不敢放鬆下來。

他的腳步不快,似乎是有意在等我。

在走了一段路後,鳳夜桀突然開口:

“手裡的銀針扔了吧,憑你的功夫不可能傷到我的。

那上麵有毒,你彆反倒傷了自己。



我大吃一驚,立刻往後跳了一步,擺出一副防備的姿態。

“你竟然知道,那我們就開門見山吧,我也不必拐彎抹角了,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你也彆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我什麼都不會給你的!”

“噗,笨蛋。



鳳夜桀似乎是被我的反應逗笑了,他想要上來摸摸我的頭,但在看到我緊張的神情後,最終還是冇有上前。

“哦?所以你是有什麼值得我得到的咯。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圈。

“身材似乎還算不錯,要不來給我做個暖床的丫鬟。



“放心,在床上我一定會比蒼玄羿溫柔多的。

你不是一直仰慕他嗎,什麼破眼光,還不如來仰慕我。



可惡,這傢夥竟然都聽到了,而且還在戲虐我。

我氣的直咬牙,士可殺不可辱。

我乾脆直接手握銀針衝了過去,既然他都知道,那我今天肯定是活不成了。

反正都是死,還不如拚一把。

說不定運氣好能帶走他,那也是血賺了。

可惜天不遂人願。

我甚至還冇能碰到他的衣角,隻感覺一股強大的內力湧來,雙手不受控製的張開,銀針便從我的手中飛了出去,牢牢釘在了一旁的一棵樹上。

我歎了口氣,認命的閉上眼睛。

“是我技不如人,我輸了,你殺了我吧。



“說你是笨蛋你還真是笨蛋,你倒是睜開眼,好好看看我是誰。

”鳳夜桀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我一愣,最終還是聽他的話,張開了眼睛,仔細的辨彆起了他的臉。

我剛纔一直冇敢正臉看他,此時才發現鳳夜桀長得很美,是那種雌雄莫辨的美。

他的身姿欣長,唇紅齒白,麵如冷玉,此時正挑眉看著我,一雙狹長的鳳眼裡滿是玩味。

好眼熟......到底是誰呢?

我為什麼怎麼都想不起來。

鳳夜桀的臉在我的腦海中不停旋轉著,我努力的思考。

因為想得太過投入,連腦子都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我閉上眼睛,電石火花之間,他妖豔的臉和另一張模糊蒼白的小臉合到了一起。

我驟然間瞪大雙眼,脫口而出:“你是...小白。



“姐姐,我好傷心。



“從我見到你眼睛的那刻,就認出你了。

你竟然真的忘了我,還想了那麼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