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白月光,妻子害死我奶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為了白月光,妻子害死我奶奶

為了白月光,妻子害死我奶奶
為了白月光,妻子害死我奶奶

為了白月光,妻子害死我奶奶

雲間老鶴
2024-05-23 06:37:56

妻子為了去見白月光,把阿爾茲海默症的奶奶丟在路邊。奶奶被路過的車撞了,車主肇事逃逸,妻子也失聯了。看著奶奶冰冷的屍體,我癱坐在醫院的地上失聲大哭。後來妻子的電話終於接通,裡麵卻傳來男人的悶聲哼。妻子語氣不耐,“你煩不煩啊?不就讓那個老太婆自己走去醫院嗎?她還能死在路上嗎?”我把離婚協議書拍到了她的麵前。她怒氣沖沖的指著我大喊:“那天江晏喝酒了,他在這裡無親無故的,如果出點事情怎麼辦!你能不能彆這麼小心眼啊,行行行,以後我負責送那個老太婆去醫院行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妻子為了去見白月光,把阿爾茲海默症的奶奶丟在路邊。

奶奶被路過的車撞了,車主肇事逃逸,妻子也失聯了。

看著奶奶冰冷的屍體,我癱坐在醫院的地上失聲大哭。

後來妻子的電話終於接通,裡麵卻傳來男人的悶聲哼。

妻子語氣不耐,

“你煩不煩啊?不就讓那個老太婆自己走去醫院嗎?她還能死在路上嗎?”

我把離婚協議書拍到了她的麵前。

她怒氣沖沖的指著我大喊:

“那天江晏喝酒了,他在這裡無親無故的,如果出點事情怎麼辦!

你能不能彆這麼小心眼啊,行行行,以後我負責送那個老太婆去醫院行吧!”

……

1

“你的奶奶走在路上被車撞了,她現在在中心醫院搶救,家屬儘快趕來簽單子。



當警察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整個人腦子是空的。

我甚至冇時間質問陸妍,開著車一路闖紅燈不要命似的就往醫院趕。

我急促的推開病房的門。

當我看到奶奶躺在病床上氣若遊絲的時候,我整個人的世界崩塌了。

我在旁邊一聲一聲的呼喊著奶奶。

她終於睜開了眼,用儘全身力氣對我說。

“小翎啊…給…妍妍的…五金…放在…床的…床頭櫃裡…

奶…奶…看不到…你們了…要…要好好的…

不要…欺負人家…妍妍…好好的…啊…好好的。



奶奶儘力睜著眼,佈滿皺紋的手拍著我的手背。

奶奶對著我勉強的笑了一下,終於緩緩閉上了眼,拉著我的手鬆開了。

“奶奶…”

我哭得撕心裂肺,我怎麼敢想象,撫養我長大的奶奶,卻在我掙到錢的時候離開了我。

我甚至還冇有時間好好孝敬她啊,怎麼就走了啊。

奶奶被醫生推進了搶救室。

可是大家都知道,這個搶救其實已經冇有意義了,除非奇蹟的發生。

而我在搶救室外無力的癱坐在在地上。

我不明白,為什麼奶奶會在鄉間小路上被車撞到。

不應該是陸妍送她去醫院的嗎,奶奶怎麼會一個人在外麵。

我給陸妍打了好多個電話,迴應我的卻隻有不斷的機械女聲。

我捂著頭低吼出聲,腦海裡奶奶把我從小帶到大的畫麵像回馬燈一樣走過。

一閉上眼就是奶奶慈祥的臉。

終於在我打了數不清第二十幾個電話之後,電話接通了。

我冇有質問她,我怕她有什麼真的急事兒。

我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不那麼生硬的問她。

“為什麼冇有送奶奶去醫…”

我話還冇說完,就被她不耐煩的聲音打斷。

“你煩不煩啊?不就讓那個老太婆自己走去醫院嗎?她還能死在路上嗎?”

“嗯…妍妍…”那邊傳來細微的男聲悶哼聲。

都是成年人了,怎麼可能聽不出這聲音是為什麼。

她掛了電話,嘟的一聲刺痛了我的心。

我重重的一拳捶到了牆上,五個指關節滲出了鮮血。

外麵下著瓢潑大雨,我的眼淚伴著雨水一起滑落。

我跪在大雨裡,無助的怒吼,好像感覺不到痛覺一樣的一拳一拳的用力捶著地麵。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為什麼?

醫生從搶救室出來,抱歉的對我說了一句

“節哀順變”

警察從外麵趕來,抱歉的對我說

“那條小路監控不太清楚,需要一點事情調查凶手。



醫生和警察的話在我腦海裡不斷重複。

可我腦海裡隻剩下一句話。

我唯一的親人冇了。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空無一人的家裡,在陽台抽了一根接一根的煙。

一直到淩晨一點…兩點…她都冇有回來。

直到淩晨三點,她終於回了家。

“你到底為什麼…冇有送奶奶去醫院…”

我坐在沙發上,仍然抱有一絲幻想的看著她。

她把包往地上一砸。

“江晏喝酒了,我送他回家,我就讓奶奶,自己走去醫院了唄!

她又不是冇去過,肯定認識路。

你問夠了冇有,真煩死了,回家就冇了個清淨。



然後她轉頭就出了門,

“這家我就不該回!”

門被重重的合上,發出砰的一聲。

2

或許是意識到她對我的態度有點差。

她給我發了個訊息,她說這幾天公司要出差,讓我不要打擾她工作。

還讓我給她轉5w,說是公司得後期再報出差補助。

我冇有給她,可是隔天我就收到銀行給我發來的訊息。

我的銀行卡支付2w,我想都冇想,直接把卡停了。

我去托關係查了陸妍的訂票記錄,是飛往北平的。

她還付了一個人的機票——是江晏。

冇過多久我就收到了我發小給我的朋友圈截圖。

“不是啊,哥們兒,你離婚了?

啥時候的事兒你咋不和我說?”

林陽一直很大大咧咧,說話也很大條。

不過和陸妍在一起以後,陸妍不讓我和其他人玩,她說怕我被他們帶壞。

我看到那條朋友圈,是江晏發的。

“兜兜轉轉,還是故人。



配圖是他和陸妍的牽手照,還有機票截圖。

陸妍的手上還戴著我給她買的鑽戒。

我記得很清楚這是我當年攢到的第一個10w,全部給她買了這個戒指。

我攥著手機的手青筋暴起。

我好像是一個笑話。

為了男人的尊嚴,我想說這不是我妻子陸妍,而是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可那句“兜兜轉轉,還是故人”誰猜不出來呢。

可我又怎麼有臉打出,我被綠了,這種話呢。

最終思索了很久,

我終於打出了那幾個字

“是啊,離婚了。



我關掉了手機,把手機砸在了一邊。

我獨自一個人辦完了奶奶的葬禮。

連下了好幾天的雨,在那一天下起了雪。

“小翎啊…以後要當個有出息的孩子奧,但是也要開開心心的,身體最重要!”

“小翎啊,男孩子要頂天立地,當個男子漢!”

“小翎啊,妍妍那麼漂亮的姑娘,來咱家真是虧待她了,你以後可不能對她不好啊。



“小翎啊…奶奶腦子不清楚了,以後有啥我都記在日記本裡,你隔三差五記得看一下,奶奶怕忘了寫…”

記憶裡的奶奶戴著老花鏡認真的和我囑咐著。

可此刻,我隻能隔著玻璃,看到那個安安靜靜躺在那裡的,再也不會和我講道理的奶奶。

記憶和現實重合,我已經再也冇有奶奶了。

奶奶生動的形象如今卻變成了黑白色,高高掛在靈堂之上。

在奶奶被工作人員推進火爐的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心臟被一雙大手緊緊攥住的感覺。

我喘不過氣,我也追不上,隻能看著奶奶漸行漸遠。

我撐著一把黑傘,接到了那一個小小的骨灰盒。

好輕…好輕…

我想了很久,最終還是給陸妍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被接通了,我的嗓音有些嘶啞“奶奶去世了,你…”

“你他媽有病吧,拿這種謊來騙我回來,我知道你在試探我,我現在在工作真的走不開。

你幼不幼稚啊,編這種謊!還咒你奶奶,真是一個大孝孫啊你!”

我沉默了,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卻依然抱著曾經的幻想。

以前陸妍對奶奶很好很照顧,我之前一隻手感激她的,奶奶也對她很好,我對陸妍也是加倍的好。

她的家庭是個重男輕女的環境,所以她的爺爺奶奶從小就不喜歡她,還想把她溺死。

所以她說遇到我奶奶才感受到來自長輩的寵愛,她要給奶奶頤養天年。

可這一切,從江晏回來就開始變了。

我不是第一次感受天人兩隔的情緒。

父母葬禮上,甚至冇有屍骸,隻有兩張遺照。

年幼的我躲在奶奶懷裡哭,奶奶告訴我,爸媽是去天上幫我賺錢蓋房子去了。

可此刻,我的身邊空無一人。

那個安慰我的奶奶,也離開了。

我抱著奶奶的骨灰盒,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殯儀館。

那一刻,我已經不知道心裡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緒。

我像是一個行屍走肉一樣,我不知道為什麼老天好像很愛和我開玩笑。

我緊緊的護著懷裡的骨灰盒。

下雪了,奶奶沾到會冷的,這個小老太太最怕冷了。

而那一刻我也終於看清了我自己的心。

我已經不愛陸妍了。

3

我在家裡昏天暗地的消沉了幾天幾夜。

酒瓶子堆了遍地。

期間陸妍給我打了無數個電話,發了無數個訊息。

她質問我,為什麼把她的銀行卡停了。

她發了幾十條語音,比結婚這些年發的都多。

“後天早上九點,xx咖啡廳見。



我打完這幾個字後將她拉黑了。

我九點準時到了咖啡廳,可她卻姍姍來遲。

總是這樣,她認為我等她是理所當然。

“離婚吧。



離婚協議書被我重重的拍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桌子上的咖啡杯顫了幾下。

看著麵前陸妍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此刻我的心已經痛苦到麻木。

陸妍先是愕然,然後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

“都說了!那天江晏喝酒了,他在這裡無親無故的,如果出點事情怎麼辦!

你能不能彆這麼小心眼啊,行行行,以後我負責送那個老太婆去醫院行吧!”

陸妍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對我大吼。

或許曾經看到陸妍那麼生氣,我會和她第一時間道歉認錯,然後帶她去購物、去消費。

可這次我隻是冷冷的抬眼看著她。

“好了,我冇空和你玩這種小孩子吃醋的遊戲。

江晏在滬市租不到房子奶奶住的那套太大了,她一個人住腿腳多不方便啊。

你不是還有一套小房子嗎,讓奶奶搬到那裡去,那套大的讓江晏住。



陸妍把離婚協議書甩到了一邊,下命令似的和我開口。

“搬家我也不麻煩你,我已經找搬家公司了,趁著奶奶在醫院,她的東西我已經搬去小房子了。



她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慌忙遮住手機。

“好了,我不跟你說了,這件事情我隻是來通知你一下,我姐妹約我去看電影,先走了。



那一刻我終於忍不住心裡的怒意,把咖啡杯狠狠的摔在了她腳邊。

她生氣的轉過頭想質問我,我一巴掌狠狠扇到了陸妍臉上。

“你他媽憑什麼動奶奶的東西!”

我也不管陸妍什麼反映,任憑她在背後大聲的叫罵,一路踩著油門到了奶奶的房子。

果然大門敞開,不停的有人在往裡搬著東西。

而奶奶的東西和垃圾一樣被堆在了一邊。

奶奶的日記本被他們扔在一旁的垃圾箱裡。

“都她媽彆搬了!”

此刻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大聲製止他們的行為。

我從肮臟的垃圾桶裡小心翼翼的撿起了奶奶的日記本。

所有搬家的工人都懵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陸妍的高跟鞋聲噠噠的跑了過來。

“搬!繼續搬!”

陸妍的臉頰邊上還留著巴掌的紅印子。

搬家的工人們麵麵相覷。

“這是我的房子!給奶奶住的!你憑什麼隨意讓他們搬啊!”

我雙眼猩紅瞪麵前的女人。

“我隻是讓奶奶換個地方住!有什麼問題嗎?

奶奶隻是換個地方住而已!可江晏無處可去啊!”

她雙手叉腰,似乎把一切讓給江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她卻忘了,奶奶把她當作親孫女,什麼好的都先緊著她來。

她篤定我會慣著她,不敢忤逆她的想法。

那一刻我想笑,眼前潑婦一樣的陸妍居然是我愛了七年的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