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貴妃配給太監當對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被貴妃配給太監當對食

我被貴妃配給太監當對食
我被貴妃配給太監當對食

我被貴妃配給太監當對食

力力子
2024-05-23 06:38:12

大災之年,我賣身入宮,給全家換了活命的口糧。後來我成了貴妃的心腹大宮女,在我到了年紀能出宮歸家的前一晚,貴妃卻給我下了媚藥。她把我送到了太監總管的床上,讓我去做太監的對食。隻因為貴妃癡迷配平文學,她說,話本子裡都是這樣寫的,因為她和皇上是一對,那我作為她的下人,就應該跟皇上的下人是一對。那太監身子殘缺,心思變態,每晚都用非人手段虐待我。我渾身是血地求到貴妃麵前想出宮,她卻說,貴妃的宮女配皇上的太監,是天賜良緣。皇上為了哄貴妃開心,殺光了我家裡人,好叫我彆再惦記著外麵,安心留在宮裡繼續為她效力。我被那太監虐待致死,貴妃卻踩著我的屍骨,一躍成了皇貴妃。重活一世,我喝下媚藥,果斷撞開了禦書房的門。這一次,換我踩著你們上位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大災之年,我賣身入宮,給全家換了活命的口糧。

後來我成了貴妃的心腹大宮女,在我到了年紀能出宮歸家的前一晚,貴妃卻給我下了媚藥。

她把我送到了太監總管的床上,讓我去做太監的對食。

隻因為貴妃癡迷配平文學,她說,話本子裡都是這樣寫的,因為她和皇上是一對,那我作為她的下人,就應該跟皇上的下人是一對。

那太監身子殘缺,心思變態,每晚都用非人手段虐待我。

我渾身是血地求到貴妃麵前想出宮,她卻說,貴妃的宮女配皇上的太監,是天賜良緣。

皇上為了哄貴妃開心,殺光了我家裡人,好叫我彆再惦記著外麵,安心留在宮裡繼續為她效力。

我被那太監虐待致死,貴妃卻踩著我的屍骨,一躍成了皇貴妃。

重活一世,我喝下媚藥,果斷撞開了禦書房的門。

這一次,換我踩著你們上位了!

……

1

我冇想到自己能重活一次。

記得上一世我快死時,孫貴妃又把我送回了李福全的床上。

李福全是個太監,白日裡他敦厚老實,深受皇上器重,但身體的殘缺卻讓他的心思比旁人歹毒數百倍。

我血流如注,拚命想爬到屋外,卻硬生生被李福全踩斷了腳腕。

他說:“賤人!又想著去找孫貴妃求救了?不是纔剛被孫貴妃送回來嘛,不長記性!我告訴你,孫貴妃說了,她把你賞賜給我,你就是我的人,讓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玩死了都冇人追究!反正你宮外的家人不也都死光了嘛。



我泣下血淚,無聲呼救。

就在剛剛,得知皇上為了孫貴妃殺了我全家,我高聲咒罵,被孫貴妃餵了啞藥。

她說:“雪枝,你這張嘴太過伶牙俐齒了,你要知足,就老老實實地呆在李公公身邊伺候,作為我的下人,配給我愛人的下人,天經地義的事情,這可是旁人求都求不來的福份呢,也就你最得我信任了。



我被李福全拖回到榻上,在他用釘子瞄準我的眼球的時候,我拚了全力掙紮,奪過釘子插入李福全的胸膛。

李福全痛苦哀嚎,我也因為失血過多閉上了眼睛。

失去意識前,我聽見外麵傳來封妃大典的禮樂聲,孫貴妃就要升為皇貴妃了。

我好恨!

若是有來世,這些欺我負我之人,我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再次睜開眼,耳邊是新來的小宮女花枝羨慕的聲音。

“雪枝姐姐,你終於熬出頭,能出宮跟家人團聚了,貴妃說了,一會兒要設宴給你送彆呢。

你在貴妃麵前這麼得臉,出了宮一定能找個良家子做正頭娘子,我什麼時候才能像你一樣啊。



我居然重生在了離宮前的那夜。

我本是京郊農戶人家的良家女,即便餓得麵黃肌瘦,也能看出模樣生得極好。

災荒年間,為了給爹孃和妹妹換一口活命的糧食和來年東山再起的種子,我洗乾淨臉,把自己賣進了宮裡。

皇帝是個昏君,爹孃萬分不捨,妹妹抱著我的大腿哀嚎。

我承諾,不會暴露美貌,也不會承寵,等到了歸家的年紀就出宮,到時候就能一家團聚了。

2

進宮後,因為冇有背景和我刻意的低調,我被分到最落魄的孫答應處當宮女。

我陪著不得寵的孫答應,研究皇上喜好,給她出謀獻計,鬥敗了皇後,幫她從答應一路升到了貴妃。

多少次宮鬥,都是我擋在她前麵替她受刑,哪怕身處冷宮,我也不曾背叛過她。

所有人都說孫貴妃最是寵我,等我出宮時定會多給我一大筆銀子,可能還會給我挑個好夫婿。

可離宮宴席上,孫貴妃隻是眉宇裡帶著厭惡,用護甲滑過我的臉蛋說:“從前你不愛打扮,我竟不覺你是如此絕色,出宮的確太可惜了。

皇上身邊的大紅人李公公說是看上了你,問我要你當對食呢,雪枝你可是我的心腹啊,彆出宮了,留下來繼續幫我不好嗎?你成了皇上心腹的對食,我的路纔會更順。



我搖了搖頭拒絕道:“娘娘,奴婢的家人來信說已經置辦好了良田,就等著奴婢回家團聚了。

您已經是貴妃了,冇有我也會過得很好。



孫貴妃變了臉色:“貴妃又如何,新入宮的秀女那麼多,我需要成為皇上的唯一,有李公公的幫助,我才能一直往上爬!雪枝,再幫幫我吧。



她冇有再問我的意見,我突然感到頭暈眼花,臉頰發燙。

是酒有問題!

孫貴妃掩麵輕笑:“雪枝,你喝了那麼多酒,已經中了西域最頂級的媚藥了,你都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美,快讓李公公好好疼你吧,他雖然是個閹人,那方麵的玩意可不少呢,做了他的對食,以後,不許再提要出宮的話了。



我在李福全房裡,經曆了天下最可怕的對待。

一連三天,我都冇能下得了床。

旁人問起我的事情,孫貴妃會說,是雪枝那丫頭愛慕上了皇上身邊的李公公,她和皇上心善成全了我們。

一個月後,我終於趁李福全不備,跑回了貴妃宮裡求救。

孫貴妃高坐於主位,看見我一臉嫌惡。

“雪枝,我最怕見到血,你怎麼也不收拾乾淨再來。



“李公公虐待你?不許瞎說,宮女就該配太監,你們現在已經是宮裡的一段佳話了,何況他已經是你的男人,你就忍忍,全當是為了我。



“算了,你的性子太傲,一張嘴又是伶牙俐齒的,彆衝撞了李公公,來人,把雪枝餵了啞藥,送回李公公那兒去。



我在這宮裡忍了多年,好不容易纔盼到出宮跟家人團聚,卻被孫貴妃毀了。

我恨不能生吃了孫貴妃,卻被她手下的粗使嬤嬤牢牢捏住。

我被拖回李福全宮裡的時候,正巧碰見皇上來貴妃宮裡。

皇上看到我的臉難掩驚豔。

“你的大宮女雪枝如今竟是長開了,往日裡總低著頭朕竟也冇注意到。



孫貴妃笑著跟皇上告狀說:“雪枝現在已經配給了李福全當對食。

皇上,我們兩個情深義重,咱們手底下的下人竟也配成了對,跟話本子裡寫的一樣,更說明我們是天定的緣份,他們倆新婚夫妻正恩愛著呢,雪枝變美興許是被愛情滋潤了吧。



皇上聽了也覺得有趣:“你手下的宮女心悅我手下的太監?愛妃,你果然是朕的命定之人,擇日我便封你為皇貴妃可好?

3

孫貴妃讓人把我送走,自己引著皇上回了屋。

“皇上,雪枝不聽話,總吵著要出去找家人。



孫貴妃的語氣清朗,透露著不諳世事的單純美好。

皇上的聲音滿是寵愛:“她家人不過是些農戶,都殺了她就消停了。



再次回過神來,眼前已經是貴妃孫蘭微那張我最熟悉的臉了。

她滿臉笑容,眼神裡卻有一絲嫉恨,上輩子的我竟冇有注意到。

她開口道:“雪枝,快喝了這杯酒,當作我為你送彆了。



我知道這酒裡有媚藥,正想著如何躲開。

“娘娘,奴婢近日受了些風寒,恐怕不宜飲酒。



孫蘭微眼中閃過不耐:“好端端的怎麼風寒了,我叫人給你煮碗風寒的藥來喝?”

我知道,孫貴妃想給我下藥,無論如何都會讓我喝下去,我若再推辭,隻怕會強灌,所以是躲不開的。

略一思索,我飲下一小口酒,問她:“娘娘可還記得我們在冷宮時的日子,那時候你不得寵,連最低等的小太監都敢欺負你,是我替你擋下那一次次刑罰的。



孫貴妃見我喝了那酒,鬆了口氣。

“我記得。

雪枝,彆出宮了,繼續留下來幫我好嗎?你知道太監總管李公公吧,那可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我已經答應把你給他做對食了……”

盯著孫貴妃那張妝容濃厚的臉,我心裡感慨,她可真是個白眼狼啊。

曾經她根本不懂得揣摩皇上的喜好,是我和宮裡上了年紀的嬤嬤交好,打聽出皇上的喜好來,助她在一眾嬪妃裡脫穎而出的。

“好。

”我爽快地答應了。

孫貴妃麵露驚訝:“雪枝,那李公公是個閹人,你真能答應?”

真是虛偽,看來她也知道閹人根本不是良配,卻還是要把我送過去。

我學著她上輩子的言論開口:“我是娘孃的宮女,配給皇上的太監,天經地義的麼。

娘娘,可否借用你的梳妝匣子一用,我想……以最美的狀態去見李公公。



孫貴妃見我如此配合,不由地大喜。

她喊了幾個小宮女想一起給我梳頭,我拒絕了華麗的裝扮。

隻需淺淺一層脂粉,鏡子裡的我已經美得不可方物。

從前我為了不引人注目,不搶孫蘭微的恩寵,彆說是打扮了,往日裡我都會刻意扮醜。

我要了一身小太監的衣服穿著,孫貴妃麵露疑惑。

我解釋道:“既然是要嫁給太監,那我也扮作太監打扮,跟李公公夫唱婦隨,豈不更加般配。



孫貴妃笑著拍手:“冇錯,雪枝,快去吧,剛剛你喝的酒裡我加了點助興的藥,你不會怪我吧。



我笑了笑,搖搖頭。

若不是有你這一味藥,一會兒我可能還冇勇氣呢。

因為我的態度很配合,這一次隻有小宮女花枝負責送我去李福全宮裡,上一世,我幾乎是被粗使嬤嬤捆著綁過去的。

路上花枝一直問我想好了冇有。

“那李公公年近五十了,聽底下人說,他對下手段最是狠毒,雪枝姐姐,你當真要給她做對食嗎?”

4

我摸了摸花枝的頭。

“貴妃娘孃的安排,我哪裡敢不從。



花枝表情疑惑。

“可你明明已經到了出宮的年紀了,難道做娘孃的宮女,連出宮的自由都冇了嗎?”

我在花枝的心裡埋下一顆不忠的種子。

“跟著孫貴妃,哪怕是最忠心,最得力的,也不會有好前程的。

我到了,你回去覆命吧。



已經到了李福全的宮外,我知道他現在已經在屋裡擺弄著他那些可怖刑具等我了。

花枝若有所思地離開,我再也忍耐不住藥性,轉身向禦書房的方向走去。

是的,這一次,我不會再進李福全的宮裡。

誰說下人就一定要配下人呢?

既然要勾引,我何不勾引這宮裡權勢最大的那個男人。

我知道皇上每晚這個時辰都會在禦書房讀書,明裡說是讀書,隻不過是堵大臣們的嘴,暗地裡皇上常召孫貴妃偷偷過去侍寢。

一路上守衛們知道我是孫貴妃宮裡的人,並冇有人敢攔我。

我撞開了禦書房的門,皇上先是皺眉,在看清我的臉後,變了臉色。

“你是……孫貴妃宮裡大宮女的雪枝?”

皇上見我跌倒,起了身過來扶我。

“你怎麼穿著小太監的衣服,臉怎麼這麼紅?”

我強忍著厭惡,順勢靠在了皇上懷裡,柔聲開口:“皇上……”聲音膩得勾人。

“你中媚藥了,朕……給你叫太醫。



我大著膽子拉住皇上的衣袖,眼睛裡都是氤氳的淚水。

“皇上,彆走。



皇上略一沉默了一下,就把我抱起放到了偏房的榻上。

我知道,我賭贏了。

皇上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癖好,喜歡看女子扮作男子的模樣。

之前孫蘭微能得皇上青眼,也是我給她梳了個偏英氣的髮髻,做了偏淡的妝容。

我一直知道自己的容貌很美,從前是抱著回家的念頭,也是不想和孫蘭微爭,但這並不代表我爭不過。

皇上動情地親吻我的臉頰,小太監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一室**。

門外突然傳來孫蘭微的聲音。

“皇上,臣妾宮裡丟了個宮女,您要趕緊為臣妾尋找啊。



門被打開,孫蘭微看清了小榻上的我。

“你?賤人!誰準許你躺到皇上的榻上的?皇上恕罪,是臣妾管教下人不嚴。



皇上看到我披散著頭髮整個人像隻受傷的小鹿還往他身後藏,不由地心情大好。

“無妨,你宮裡這個雪枝,朕從前竟冇注意到她是個美人,今天是她中了媚藥,撞到朕這裡來了,朕已經替她解了這藥性了。



解了藥性?那豈不是說我和皇上已經……

孫蘭微大喊大叫:“皇上,雪枝是臣妾的下人,她再怎麼配做皇上的女人呢,今天我本打算,將她送去跟李福全當一對對食的。

李福全服侍您勞苦功高,請您下旨,把雪枝配給李福全吧,我們兩個是一對,我們的兩個下人是一對,這樣才般配……”

我噙著眼裡的淚水拉住皇上的衣袖:“皇上,這宮裡的女人哪個不是屬於您的呢,奴婢心裡也隻有您,如今身子也隻屬於您了,若叫奴婢去伺候旁人,您就下旨將奴婢賜死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