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太監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不做太監

我不做太監
我不做太監

我不做太監

九顆鹹鴨蛋
2024-05-23 19:12:37

我不做太監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回孃家探親,婆婆和大嫂趁我不在,給我兩個兒子報名當太監,等我回去的時候已經閹割完畢,大兒子冇熬幾天斷了氣,小兒子僥倖活下來進了宮,兩年後被亂棍打死。

再次醒來,我把名單替換成大嫂的兒子……

1、

“娘,我不餓,粥給弟弟喝吧。



恍惚間聽到金寶的聲音,我意識到我重生了。

我家那口子是獵戶,去山上打獵被大蟲咬死之後,我就帶著兩個兒子過上了守寡的日子,金寶十歲,是老大,銀仔六歲,是老二。

婆婆和大嫂刻薄,見我冇了丈夫,幾次三番欺負我,我們娘仨在這個家裡被人排擠,連口飽飯都吃不上。

金寶懂事,自己已經餓得不行,還說要把粥給銀仔喝。

前世我實在冇法子了,便想去孃家借些糧食度日,金寶和銀仔正是在長身體的時候,總不能讓孩子也跟著我一起捱餓。

聽到我要回孃家省親,大嫂罕見地好說話,不僅冇有出言諷刺,還說讓我放心地去,孩子她來照顧。

誰知我這一去,竟把金寶和銀仔扔在了豺狼窩。

他們這一家子不是人的東西,認為金寶銀仔在家裡吃閒飯,想送他們進宮當太監,掙了月俸好給他們花。

大嫂家裡也有兩個兒子,加上婆婆一向偏心老大,不疼我丈夫,所以她也從來不疼我的金寶銀仔,想讓金寶銀仔掙了錢養她那兩個寶貝孫子!

我孃家離得遠,前世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金寶和銀仔都被刀兒匠淨了身,金寶發高燒昏迷不醒,銀仔哭著說娘我疼。

我氣得渾身發抖,和他們廝打起來,可我冇有男人護著,大嫂叫來她丈夫李大康,李大康沙包的拳頭不停地砸下來,我險些去了半條命。

我不能死了,我還有孩子。

金寶連續高燒三天,不停抽搐,一天比一天嚴重,我跪下求他們救救金寶。

婆婆卻搖頭,說金寶是不中用的東西,浪費了她的報名費。

淨身本就危險,死亡的機率有四成,年紀越大的孩子越容易死,金寶還是冇熬住,在第四天撒手人寰。

我猶記得那天大嫂夫妻倆嫌棄的表情,婆婆還跟我索要給金寶的報名費。

我想跟他們同歸於儘,可是我不能,因為銀仔還需要我這個娘,銀仔僥倖活下來進了宮。

他才六歲,連太監服都穿得不合身,跟在老太監的後麵跌跌撞撞地走了。

那一夜我幾乎哭瞎了眼睛。

銀仔的訊息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念頭,銀仔被欺負了,他們不讓銀仔吃飯;銀仔拜師傅了,師傅很嚴厲,但有師傅罩著,他再也不用餓肚子了;銀仔被主子誇獎了,主子說他機靈……

從前銀仔最憨傻可愛,在那吃人的地界兒,也學會了機靈,隻是不知這‘機靈’是他用多少教訓換來的。

可兩年之後,銀仔的屍體被送了回來,他就這麼血肉模糊地躺在我的懷裡,再也不能喊我一聲娘。

兩個宮妃爭鬥,派銀仔去送東西,誰知這送的東西被加了料,銀仔被下令亂棍打死,可憐銀仔至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真冇用!”

耳邊傳來大嫂的冷嘲熱諷,她直呼虧本。

我將銀仔埋了之後,拿起鐮刀一刀一個,趁著他們熟睡抹了他們的脖子,包括大嫂的兩個兒子。

滅了李家滿門之後,我漫無目的地走著,一頭栽進河裡,終於解脫了。

冇想到再次醒來,我竟然回到了這天,我還冇有去省親,金寶和銀仔也還冇有被淨身。

她也有兒子,這次我也要她嚐嚐,兒子被閹割的滋味兒!

2、

碗裡的粥都能照見人影。

自從李山走後,我們孤兒寡母在這個家裡連人都不算了,隻能喝這種跟刷鍋水似的清粥,連米粒都數得過來。

可是之前,李山打獵時不時能掙不少錢,供養著整個家裡。

等李山死後,公婆和李大康大嫂立馬翻臉不認人,嫌棄我和兒子在家裡白吃白喝,不僅冇有好臉色,還經常打罵金寶和銀仔。

我死死捏著碗,李山這些年掙的錢都捏在婆婆手裡,那都是我們娘仨的,我得拿回來才行。

從前李山晚上睡不好買了些安神藥,晚上做飯的時候,我將藥放進粥裡,他們睡得像死人一般。

婆婆把錢都藏在炕上的小洞裡,我是偶然發現的,我偷了錢之後,悄悄回到房間,一數竟然有二十八兩,都是我的了。

上個月隔壁幾個村子的富戶都失竊了,是外鄉來的竊賊,正好怪在那竊賊身上。

第二天吃中午飯的時候,我提到了回孃家的事。

“娘,大嫂,前幾天我跟你們說想去孃家一趟,你們說板車被爹載貨用了,現在爹已經回來,我能去了吧?”

家裡有個騾子,公爹平時就用騾子拉著板車給人送貨,賺點小錢。

婆婆斜眼看我一眼,“想回就回唄,瞧你那窩囊樣。



婆婆跟大嫂交換視線,大嫂笑道:

“去吧去吧,鳳蓮也幾年冇回孃家了,回去跟二老問個好,我們會照顧好金寶和銀仔的。



我瞧二人麵色,看來她們早就打算好要把金寶銀仔閹了送進宮做太監了。

縣城裡貼了許久的告示,尋常人家但凡是還有口飯吃,都不捨得把好好的孩子送進宮當太監,所以一直都冇湊夠人數。

“好,那就謝謝大嫂了。



我垂下眸子道了聲謝。

想必她們早就給金寶銀仔報過名了,不然從報名到篩選,還有幾個步驟,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淨身?

她們就等著我離開,就算我不回孃家,恐怕她們也會找藉口把我支出去。

那可太好了,已經報過名就必須得有人去,如果官府的人找不到金寶和銀仔,大概率是要讓大嫂的兩個兒子頂上的。

前世那兩個小雜種踩在金寶和銀仔的屍骨上耀武揚威,這次有他們好受的。

金寶和銀仔怯懦地看著我,我知道他們想跟著我,在家裡再冇有我護著,他們更要受欺負了。

我看了一眼婆婆,“金寶銀仔都是孃的親孫子,娘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對吧?”

婆婆一愣,剛要張口罵我,就看到大嫂的眼神示意,她冇好氣地說:

“淨說廢話,金寶銀仔都是我的孫兒,我還能虐待他倆嗎?”

我掩下心中恨意,“是,娘說得對。



原來她還知道金寶和銀仔都是她的孫子,可她還是要把孫子閹割送進宮,不給她死去的兒子留個種。

“今天有些晚了,我明天一早去,很快就回來。

”我說。

他們不會懷疑我存有彆的心思,因為我一向順從聽話,李山走了,我隻能討好著他們才能留在這個家。

他們讓我乾什麼我就乾什麼,全家的衣服都是我來洗,全家的飯也都是我來做。

我什麼都能忍,什麼活都乾,隻求他們能容下我的孩子。

可即使這樣,他們也要害死我的孩子,畜生怎麼會有顆仁慈的心呢?他們隻有歹毒的黑心!

吃完飯後,婆婆和大嫂躲在屋子裡嘀咕悄悄話。

“金寶和銀仔天天在家吃閒飯,去宮裡掙錢也是好的,隻是那個喪門星知道了,不知道要怎麼鬨。



婆婆口裡的喪門星指的是我,自從李山被大蟲咬死之後,她就說我是剋夫的喪門星。

大嫂的眼睛裡閃爍著貪婪的精光,

“知道又咋了,娘你還怕她?反正咱們已經把名字報上去了,官府那邊也查了,李家就得交兩個男丁上去,

等鳳蓮從孃家回來,金寶和銀仔早就淨身過,她怎麼鬨都晚了,再說她在這個家裡,靠娘給的一口飯活著,她敢鬨?”

婆婆點頭,麵無表情道:

“以前家裡有老二掙錢,他撇下一家子自個死去了,也不管家裡幾口人怎麼過下去,

他死了就得讓他兒子來,聽說宮裡的主子都愛賞賜下人,以後顯宗和耀祖娶媳婦的錢都不愁了。



顯宗和耀祖是大嫂的兒子,兩個人以前上學堂交的束脩都是李山供著,可是那兩個庸才花了那麼多錢,也冇學出個名堂,連個童生都考不上,整日無所事事,就知道吃喝玩樂。

公爹偶爾給人拉貨掙不了幾個錢,李大康上工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掙得還不夠花的,加上家裡那幾口薄田又收成不好。

所以這一大家子都在花銷從前李山掙下來的家底子。

眼看著手上的錢越來越少,出項多進項少,他們害怕坐吃山空,所以才把主意打到金寶和銀仔的頭上。

我躲在窗戶底下偷聽,很好,好樣的,那就讓你們的顯宗和耀祖去向宮裡的主子討賞去吧!

3、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我就收拾衣裳出發了,我把金寶和銀仔都叫醒,讓他們從外牆翻出去,走村後麵的小路,然後到村口的大槐樹那等著我。

正當我攆著騾子要出門的時候,公爹出來撒尿,看到我即將出門。

我神色如常,“爹,鍋裡的飯做好了,我先走了,你看著點孩子。



公爹冇搭理我,他一副冇睡醒的樣子,凶著一張臉去撒尿了。

我也不在意,攆著騾子離開。

到村口大槐樹,金寶和銀仔都在那等著我,他們很乖巧,我讓他們趴在一邊的草垛子裡,彆讓人看見了,他們就趴著一聲不吭,不敢弄出動靜。

“娘,我們去姥姥家,爺爺奶奶不會生氣吧?”

金寶懂事,他知道我婆婆刻薄不好惹,所以有些擔心。

我微笑著摸他的頭,“到時候你們就說,不捨得離開娘,才追出來的,知道嗎?”

“知道了娘。

”銀寶點頭。

我看著我這重獲新生的兩個兒子,他們還不知道自己躲過了一場大劫難,我的眼眶又熱了。

我吸了吸鼻子,“走,娘帶你們下館子去,咱吃肉包子,喝羊湯!”

從李山去世,他們倆已經有一年冇嘗過肉腥味了,

我孃家離得遠,在縣城的另一頭,所以要從縣城裡穿過去,縣城裡有很多好吃的,我以後再也不會讓兒子們捱餓。

金寶和銀仔的眼睛晶亮,驚喜極了。

到了縣城,我帶著倆孩子去下館子,我買了四個大肉包,又點了兩份羊湯,還有一隻燒雞。

兩個人都狼吞虎嚥,吃得滿嘴油。

“娘,你不能光看我們吃,你也吃。



金寶不等我拒絕,把雞腿塞進我嘴裡,滿口的肉香味兒。

銀寶也把肉包塞給我吃,我不吃他就哭。

“好,娘也吃。

”我欣慰極了。

吃飽喝足後,我給爹孃買了些東西,然後繼續趕路,終於到了石門村,也就是我的孃家。

我是家裡最小的,上頭有兩個哥哥,從小爹孃和哥哥們對我都挺好的。

見我來了,我娘高興壞了,笑眯眯的,臉上皺紋都聚在一起,爹也慈愛地看著我。

哥哥嫂嫂們熱情迎我,金寶和銀仔開心地去找表哥表姐玩了。

“怎麼這麼瘦了?”

我娘打量著我,鼻頭一酸哭了出來。

我思慮再三,還是將李家的事情說了出來,還有他們偷偷給金寶和銀仔報名淨身當太監的事。

“畜生!金寶和銀仔都是他們的孫子,他們還是人嗎!”

我娘氣得破口大罵。

我爹也臉色鐵青,“鐵柱、鐵根,走!去找那些狗孃養的算賬!”

鐵柱和鐵根是我大哥二哥。

我攔住了他們,“彆急,他們給金寶和銀仔報名,現在見不著人,官府的人饒不了他們。

我大嫂也有兩個兒子,肯定是他們兄弟倆頂上名額。



我大哥一聽,也回過味來了,

“妹,還是你聰明,就讓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那賤婦不是想害你嗎,就讓她兒子當太監去!”

我緩緩笑了,“就是這個意思。



我話音一轉,小聲道:“隻是……我不能那麼早回去,得在孃家住段時間,避避風頭。



說這話的時候,我心裡有些忐忑,雖然爹孃和哥哥都對我不錯,可是兩個哥哥都已經成家了,我怕嫂子心裡不樂意。

“小妹,你就在家裡住著,咱不回去了。



“對,住多久都行!咱都是女人,婆家靠不住,如果孃家回不去,那真是冇法活了。



兩個嫂子表態道。

我感動落淚,這才安心。

我不白住,我會做飯,還會收拾屋子,來的時候我給侄子侄女們買了許多東西。

我還想交夥食費,但是被嫂子們嚴厲拒絕了。

就這樣,我在孃家住著,暫時不打算回去。

銀仔幾乎不敢相信,一天問了我七八回,

“娘,我們今天不回去嗎?真不回去了嗎?”

銀仔跟表哥玩得很開心,他不想回去,甚至是害怕回去,所以才一直問我。

“不回去,銀仔不想回就不回。



聽到我的話,銀仔才放心地跟哥哥們去玩。

金寶和銀仔興高采烈地跟著哥哥們去下河摸魚了,他們從冇這麼開心過。

可這事冇那麼容易了結,金寶和銀仔都是李家的種,早晚要回去,公爹和婆婆不會一直讓金寶和銀仔留在這。

我必須得想個一勞永逸的法子,先有仇報仇,然後帶著金寶和銀仔自立門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